想她水宓这可怜的小拖油瓶,
        亲娘死得早,后母又视钱如命;
        合该她是自小没人疼没人爱的。
        不过,好死不如歹活!
        东拉一点、西拔一些,如今也已亭亭玉立、二十姑娘一朵花了;
        虽是清瘦了点,可也花样年花正含苞!只是
        唉!卖就卖了!卖给徐老……落花街好吧?
        可……可是,有这么年轻力壮、俊帅又豪迈的……
        那日他还在后花园调戏她呢!真是羞死人了!
        大伙都说,她是他买回来生孩子用的,
        是真的吗?她还以为至少她该有一点点爱她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