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打从一大早起床开始,唐易凡左边下头倒数第三个牙齿便隐隐作痛。
  每当唐易凡的牙痛一发作,他的眉头便不禁深蹙起来。牙痛嘛:本来就是非人的折磨,别看它小小的一颗牙齿.要是真痛起来,不要说是痛得死去活来,让你痛得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也有可能。
  所幸,正所谓物物相克。牙痛自然有牙医师解决,只要牙医师不休假,一切好办事。不过唐易凡的牙痛稍稍与众不同。
  他的牙痛正是他不幸的开始。
  说来也许有人不相信,唐易凡自幼开始便是一身无病无痛,就连在外头淋厂—场大雨也不曾感冒生病过.更别谈他那口洁白健康的牙齿,简直可以去拍”黄’人牙膏了。不过这人人称羡的好身体,唐易凡却大不苟同,他宁愿偶尔蛀蛀牙、发发脓,看看牙医师,做个正常体质的男人——偏偏他不是。
  他的牙痛发作的时候,可不同一般人去探望牙医师就可止痛消肿。若想要他的牙痛消失,除非噩运结束。
  这不是神话,更不是信口胡诌,而是历史根据的。
  举凡过去事迹——唐父去世、高中突来的盲肠炎、公路上一场小车祸,加上几年前的初恋幻灭等,不胜枚举的不幸事件全在牙痛后的第:天发生,而且从不出差错;换言之、他的牙疼不为他带来噩运的机率等于零。
  若不是他天生就是属于那种太过理智的人——也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的改色的男人,只怕这回他早就吓得缩在棉被里.一辈子也不愿探出头来。
  想到这里,镜中的唐易凡几乎要冒出冷汗。
  这回——又将有什么噩运到来,
           ※        ※         ※
  唐家公寓共有七层,共有三层留给自家人住,其余四层皆出租。这是自四年前唐家长兄娶了老婆——艾昭筠笛后,唐家公寓才少了一层出租的房子。原因无它,只因唐家本三男一母.长兄唐伟彬,次男唐易凡,么男唐永平,除了唐伟彬心满意足地踏入婚姻陷阱外,其余二男至今仍然单身。
  这二男便是唐易凡与唐永平。
  本来嘛!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乃天经地议这事。偏偏这两个加起来已经有半个世纪岁数的兄弟,对婚姻可恐惧得很。而这份惧伯却来自长兄唐伟彬的婚姻之鉴。
  当年.唐伟彬娶了艾昭筠培当老婆,在蜜月旅行后便发现怀孕了,本来唐伟彬是打算生一个孩子,无论是男是女,对唐家也算有个交代;偏偏昭筠笛生了—对双胞胎,唐家大喜过望,反正一个孩子不嫌少.二个孩子恰恰好,于是这对双胞胎男孩便在唐家的宠溺之下过了一年。
  不料.一年后昭筠掐又害喜.唐伟彬暗叫不妙.一年前陪着老婆生产,那吓死人的痛苦可是亲眼目睹的,若不是身为律师的自制力迫使他走出产房才昏倒在地,只怕在产房里就要当场出丑了。为此,唐伟彬不打算再生小孩,反正已有一对活泼的双胞胎,此生又有何求呢?岂料艾昭筠统一个不小心又怀了孕,使得他好几晚连做恶梦。所幸,这问平安生下孩子——又是双胞胎,从此唐家不得安宁,四个小魔头——三男一女把唐家整得天翻地覆。
  就是这个前车之鉴,让唐家两个单身汉深信婚姻只有徒增麻烦,所以无论唐母如何强押他们俩去相亲,他们总是能在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下躲过了。
  想想.婚姻关系除了有吓死人的生产过程、烦死人的小娃儿.再加上吵死人、外加好奇心旺盛的老婆——虽然唐伟彬习以为常.还将此视为优点,但唐易凡、唐永平恐惧婚姻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要结婚,不如叫他们自杀来得痛快些!
  当唐易凡捧着牙痛,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态走进饭厅,还来不及间过神,一团黑影便直扑而来。若不是他眼明手快、训练有素地抱个满怀,只伯这回这团顽此的黑影早落了地,送医急救去了。
  “大叔.你真棒。”说话的正是三团。
  唐家为了便于叫这四个小魔鬼,干脆从一圆、二圆、三圆、小圆依序编排叫起,叫得顺口又不费力,这法子大概也只有女人才想得出来。
  哎!说不定这回牙痛又是唐母想逗他去相亲:易凡不安地想着,两、三天前那个多嘴的女子可是吵得他耳根子好几天都无法清静下来……
  “大叔,我也要!”四个小魔头中唯一的小女生—小圆,她也想模仿三圆的特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唐易凡身上跳。
  “等等!小圆,大叔抱不动ll,唐易凡警告她。
  三岁的小孩哪懂这个道理,只见她奋力地往上一跃,凭她肥短的身材,当然跳不到易凡怀里,反而像只无尾熊紧紧地攀住他的衣裤。
  没一会儿的工夫,小圆就绪人抱了起来,不过抱的人不是唐易凡,而是唐家幺男唐永平。
  “小圆圆,大叔不抱,小叔抱抱;来,给小叔一个响吻!”唐永平笑哈哈地把脸凑过去。
  “不要。”小圆皱起鼻头,慢慢咬着字说——她是四个娃儿里最像母亲的。
  “不要,为什么?”
  “臭!”
  “臭!”唐永平故作惊讶,还朗她胖嘟嘟的身子不住地闻去。“小圆圆一点也不臭啊!不过,小叔也不在乎这一点臭味!恩!来,给小叔—个吻。”他把脸凑过去。
  “不是我臭!”小圆大嚷:“是叔啦。”
  永平笑嘻嘻地说:“既然小圆害羞,那就让小叔亲你好了!”
  “妈咪,你看叔啦。”小圆急得快哭出来了,两支肥肥短短的小腿直在永平身上蹬着。
  昭筠药瞪了永平一眼,硬是将小圆抱了过去。
  “别理叔,八成昨天又让人甩了,心里有点不太正常。你知道叔这个人花心得很,见不得让别的女人先甩了他,所以心里不平衡,你要原谅叔,别生他的气哦。”昭筠笛边喂小圆,边认真地说道。
  小圆点点头,同情地朝永平说:“叔,我不怪你。”
  永平存心捉弄她。”你让叔亲亲,叔就不会难过.要不然叔会哭的哦。”
  “不行!妈味说过,亲亲是要留给自己最喜欢的男生,叔不是,我不要。”
  “你不要?当心叔晚上说鬼故事给你听,里头有好多可怕的青面獠牙,包你吓得屁滚尿流,你不伯吗?”他声色俱佳,装出一副吓死人的鬼样,让小圆又惊又叫地缩进昭筠掐的怀里。
  “你要是是再企图吓我女儿,就等着收法院通知单吧。”唐伟彬开口道,不忘给老婆一个吻。
  “所谓人尽其用.反正小圆就这点功效,让我逗逗又有何的立场,我先提醒你一声:开车小心、小心食物中毒,当心你事务的招牌掉下来砸到你,或是房屋意外塌陷,你知道最近地震很多的嘛!另外还有衷心地劝告你,管它是哪颗牙.真痛还是假痛,回家之前先去拔了它。”
  “永平!”这回是唐家的人一起喝住他——他太过分了。
  “我说的是实话嘛!”永平喊冤。‘你们不也这样希望,想想看,二哥的牙疼预报哪次不准的?”
  “我说够了,就是够了!”唐母拿出铁腕作风。“总之,今晚每个人都要回家吃晚饭,包括易凡,听见了吧易凡,”
  易凡随意地点点头,算是给了答复,之后便先行离开唐家。
  至于永平,则拼命地在想藉口,好让自己逃过今晚的一劫。
  这真是亲兄弟,
  如今,只有血缘可以作证了。
           ※        ※         ※
  如果电视剧可以骗死人不偿命的话,那么此时此刻温小薰已经只剩半条命可活,而另外半条则早已躺进坟墓里等着去了。
  ‘小薰,休确定要从这里‘一路无恙’地滑下去?”三十岁仍未嫁的温芝眉胆怯地问道。不是她不相信小薰,实在是这四层楼高的高度.光靠这条单薄的床单就想要溜下去,恐怕还未安全到地,人就已经坠了下去;严重点的,可能还会跌个粉身碎骨。
  要是她真敢尝试,只伯另半条命也离墓园不远了。温念薰再次向下瞟了一眼,那足以跌死人的高度和守在楼下那个虎背熊腰的巨人,小薰很识时务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收起那结成绳的白色床单.然后直接倒卧在柔软的床上。
  “我看你还是穿上新娘礼服吧!时间不早了,要是让大哥进来瞧见你还没妆扮,他会生气的。”
  “我宁可喝下那瓶砒霜,也不愿称他的愿。”
  小薰一想起这件事就有气。就算对电视剧再入迷,也不必拿亲生女儿做试验吧!那天她老爸摆在她床上的砒霜,她还特地拿去化验。本来还抱有半丝希望,不过现在她可绝望了!
  那要人命的砒霜可真是如假包换!
  想到这里,她就有气!
  温家大大小小,如果包括叔侄辈,什么表兄、堂弟的,起码也有三十多人跟她扯得上亲戚关系,偏偏里头就没有一个知心女性,便是表兄弟,再不然就是堂兄弟,换句话说.除了姑娘温芝眉以外,温家上下就只有她这么一位女性。
  在温家这般缺乏女性的情况下,小薰应该是让人捧在心里呵护着的,偏偏这二十二年的岁月里,她却感受不到半丝温情,不是说他们虐待她什么的,而是这群温家人以他们奇特怪异的方式在照顾她。
  自从上幼稚园开始,当老板的堂兄便开着保时捷准时接送她:上国中的大学的表兄则骑着125的摩托车来接送;而她上高中时,可就轮到骑脚踏车的表弟来接送了。那时可真羡煞不少挤巴士的同学,他们都羡慕她竟有这等的好亲戚。
  他们哪里知道温家男人保护欲过剩,以为她没有足够的判断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人给骗了,届时怎么对得起温家祖宗;所以上下课接送是为了确定她没有约会,或是有让人给教坏的机会。若是有同学登门拜访,怎么办?她老爸则伙同他的兄弟——过滤具有危险性的同学;在他们眼里所谓“危险”,就是举凡家中兄弟者一律符合此条件。长久下来,她的朋友可以说是少之又少。那么跷课呢?跷课总可以暂时脱离温家男人一时半刻吧?她要真能如此做,那可就不叫温念薰了。
  要从国中起——正是青春叛逆期,“跷课”这个字眼还是头一道接触到,但她还来不及付诸实行,殊料那高她一年级的表哥考试交白卷,自动留级一年,而那天才型的堂弟一连二跳,成了和她同年级还同班的同学,成天监视她,她想跷课?也难!这还不足为奇,最可恨的是为了摆脱温家男人的魔掌,她特地考上女子高中,正庆幸从此可以脱离苦海,偏偏温老爸的势力是无远弗届,将刚考上教师资格的表哥调到这所女中来.还以导师的身分处处限制她,让她连呼吸的空间也没了。
  这二十二年来,别说独自跨出家门一步,就连难得与朋友出游,她后头可还得跟着成群结队的表兄弟们。
  所以,这些年来她唯一的娱乐,就是坐在沙发上瞪着电视瞧,而那温老爸为了表现他慈爱,每逢下班就陪着唯一的女儿一同观赏电视荧幕,二十几年下来,别说她成了电视迷,就连她老爸也耳濡目染。
  换言之,温老爸是个标准得过火的电视狂。什么疯狂的举动在他眼里都成了模仿的对象,别看他在外头是堂堂的实业家,温文儒雅、行动有礼的斯文人,哪里料得到他连砒霜都敢逼女儿吃.更何况是为了不成理由的藉口而想将女儿嫁出去。
  那温老爸的世交之子贺天群,财务上的困难却坚持不向温家求助,于是温老爸便决定将唯一的女儿嫁入加贺家,如此一来,贺天群便不好再拒绝温家的帮助,她哪知温老爸的理由不只于此,他只是某天突然想看女儿穿穿婚妙的模样,然后屈指一算,想想女儿的年纪也该是嫁人的时候.所以就决定逼女儿嫁入贺家。
  有此等老爸,她不知幸或不幸。
  那多多少少遗传老爸基因的小薰,岂可就此罢休!
  本想也学学电视剧,来个大家措手不及的逃婚记,岂料她老爸早就防备,特地雇请保镖守在举行婚礼的花园里。
  偏偏她是个硬性子,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
  连姓贺的脸都没见过一次,要她结婚!免谈!
  “小薰,别再有逃跑的念头了!其实贺先生的条件不错,能嫁给他算是你的福气。”芝眉叹息,双颊微微泛红。
  虽以为她三十末嫁是因某种缺陷或是抱着单身女贵族的心态.实是因为她内外俱佳,称得上是个大美人、嫁不出去
  的原因还不是因为跟小薰的遭遇相同,被温家男人保护得过当.结果到了三十岁还不曾有过与异性交往的经验,这大概也是温老爸急欲让小薰出嫁的原因之一。
  小薰奇怪地瞄了一眼语气羞涩的姑姑——温芝眉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害羞,只要脸一红.她说的话铁定就是实话。
  小薰天生就遗传到温老爸的机灵与才智,就算没谈过恋爱的小薰似乎也在这时明白了一些道理。
  只见她贼贱地笑了.那副表情活像温老爸整人时的模样。
  “姑.咱们来谈—项交易。”她迅速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解起温芝眉前胸的扣子。
  “小薰,你在做什么?”温芝眉足足高小薰半个头,可是她天生就不懂反抗为何物,所以只能任小薰解开那起码有十颗以上的扣子上衣,而露出里头保守的内衣。
  小薰眨眨眼,鬼灵精怪地拿起那件漂亮的新娘礼服,迅速为芝眉穿上,虽然略嫌紧绷,不过却更凸显了她高耸的胸部。
  “姑.你真漂亮。”小薰退后一步,偏着头打量道。
  “小薰,你在玩什么花样?要是比大哥知道你还没换新娘礼服.他……定会生气的。”芝眉不安地拉着胸前那低垂的蕾丝——她最引以为耻的便是她那堪称波霸的胸部,偏偏当初温学照订作礼服时,就故意要有足够的暴露,连那背部也呈v字型的,存心要这件衣服的主人露出那引入遐思的双峰与玉背。
  “小薰。”
  “姑,这回能不能脱身,就算你帮忙了。”小薰眼波一转,道:“我虽然没见过那姓贺的.不过听老爸说,他人品一流,能力也极受肯定,要不是贺伯父留下一堆烂摊子,他也不会迫于无奈来娶我这个黄毛小丫头。其实他真正需要的是一位能懂他、帮他的贤内助。”她不怀好意地睨着她,说道。
  “你——”除了害羞之外,聪明也是芝眉的特色之一。光是看小薰那副贼样,就知道她脑海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了。
  “不可能!”芝眉为这个想法而脸红。
  “为什么不可能?反正他又没见过我,而且娶我只是为了拯救他的宝贝公司,那么他娶任何一个性温的女人都行,既然他择偶条件这么简单,不如我把这个机会让给姑姑,岂不更好?”
  “你当我是垃圾?”
  小薰甜笑着摇摇头。温家向来的遗传——能生出个女娃儿的机率是少之又少,偏偏这少之又少的温家女性个个都是娇艳如花,比那西施还美上几分;这个特殊的遗传因子虽不知是从哪一代遗传下来的,但却部代代没有出过差错,所以温芝眉可以说是个“水当当”的大美人。至于小薰、就有一点点基因突变;温老爸一眼瞧见那甫出生的小薰.当下就断定她将来绝非美女之流。果然温老爸—言成真,二十二岁的小薰的确称不上超级美女,既没有可以飘上天的纤细弱骨,也无那绝代风华。转着顽皮的神采,让原生就俏皮可爱的脸蛋永远有着源源不绝的活力;每当她那柔软的嘴唇微微向上扬时,熟知她习性的入莫不惊恐得退避三舍——因为又有人即将成为温念薰的受害者了。
  此时此刻,若不是温芝眉是天生的运动智障,怎么可能坐在这儿任她宰割呢,
  “姑.咱们心知肚明,若要挑明了说也就没什么好玩的。就只怕将来姑姑你会终日忧郁寡欢,以泪洗面……”
  就算再蠢、再没谈过恋爱的女人都知道温芝眉一提起那姓贺的,便语带含羞,那本就泛红的双颊更是霞光满面,难道这不算是爱上了那姓贺的?
  不过据她所知,温芝盾也是趁贺天群上门谈婚事时才见他的,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
  小薰可是连爱都不曾碰过,自然不懂这电光石火之间究竟能产生什么化学或物理作用,竟也能有这一见钟情的说词产生;但既然温芝眉有意,她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也顺便帮了自己一个忙。
  她愈想心愈乐.就只差没将计划公诸于世,当场气死温老爸。促的会面之后.贺天群的影子就一直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这是头一次有个男人能引起她的好感,若不好好把握,她可真要当一辈子的老姑婆了。
  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也许是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温芝眉盈盈似水的阵子中竟也出现了一股壮士断腕的决心。
  贺天群值得她放胆一搏。
  “好,你说我做。就算将来婚姻失败,我也不会怪你。”温芝眉坚定地说。
  “成交!”小薰虽有些吃惊姑姑的改变,但不趁此时把握机会,只怕这辈子的自由就得系在那姓贺的皮带上了。
  就算寻求爱情也该由她自己来找吧!
  正要吐露细节时,小薰忽地瞧见门缝一角有一双温吞吞的眸子。
  这人正是温家继承人。
  只见那温家未来的继承人很沉静地说道:
  “我全听见了。如果你要逃婚,是绝逃不过爸的眼线的。”他顿了顿,道:“你必须带我走。”
           ※        ※         ※
  那真是博命的演出!
  敢在台风夜里出门.无疑是在赌命。
  偏偏惜命如金的唐易凡,之所以敢在狂风暴鱼中开着“喜美”轿车出门,完全是迫于无奈。
  他是出来觅食的。
  唐家四个小鬼头决心在台风夜里听永平小叔自编自导的鬼屋惊魂,一来训练胆量.二来在台风夜里听鬼故事以便增加情趣,所以他这个易凡大叔自然就被踢出家门,而且身负重任——找零食给这几个贪嘴的小鬼头吃。
  谁叫他天生口拙,不擅言词,叫他说故事唬小孩,倒不如他哄小孩睡来得快些。所以,那永平和昭筠药合力踢他出门,而且命令他,若找不到充饥粮食,就算在外头被树砸死也不淮回家。
  要怪就怪他是唐家人。
  而且他是唐家唯一正常的人种。
  望望那车道上一株株倒塌的树木.再看看那漫天飞舞的看板.收音机里刚刚还播报附近有一间房子给狂风吹上天去。
  台风夜出来一遭,如果没有被砸到,他就已是万幸了,哪还有余力去找那不要命的、敢在台风夜里开店的店商?那根本是在做梦!
  不过,要是就这么两袖清风回家,只伯还没进家门,就又让人给逐出来了。
  于是.在能见度许可的范围之内,他挨家挨户地瞧着.一心只盼望有家商店好心地在台风夜里为他敞开大门。
  只是在这种风雨交加的夜里,一个鬼影儿也没有,哪来的商店和零食呢?
  唐易凡的牙又痛了。
  以往牙疼不过二天的工夫就自动消失——那是指在不幸事件发生之后.偏偏这回牙疼已经持续了一个礼拜,尤其这两天更是痛得让他础牙咧嘴,好不痛苦!
  而那所谓的不幸事件呢?
  如果说被那四个小鬼头整治,能够算是不幸事件的话,他倒心甘情愿任他们捉弄,偏偏牙疼至今仍未消,到底还会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发生……
  突然.路边那排老旧车行的屋顶在厉风地挟持下飞起,在天空打了几个转.然后“碰”的一声.不偏不倚就在他车子的正前方落下。
  就连向向来以冷静闻名的唐易凡也不禁冷汗直流,幸好及时踩了煞车。不然他岂不一路顺风去见阎王,
  就算为了讨那四个小鬼头的欢心,也不必拿自己的拿做赌注。
  主意一定.他决意回家。
  就在他倒车之际,有只不要命的人影猛地扑上前来,紧贴他的车宙,看样子似乎是死也不肯离去!
  如果不是他素来不信鬼神之说,只怕他真要以为倩女幽魂找上门来了。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他拉下车窗,那串串风雨拼命地朝车里窜来,扰得易凡那梳理得当的头发变成了鸡窝头。
  ‘救命……”凄惨的声音几乎淹没在狂风之中.若不是一支小手紧紧握住半开的窗子,只伯她这回早给风吹走了。
  “先进来再说。”唐易凡打开后座的车门.让打着哆唉的女孩躲进来,岂料这女孩后头还跟着六七岁的小女生,一身的湿,而且牙齿咯咯作响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她们忙不迭地爬进温暖的车里,两个湿透的人儿就紧抱在一块。
  “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出来走动。”唐易凡喃喃道,找出一条毛巾丢给她的,“你们住哪儿?我送你们回去。”
  “不—”因为反应激烈.她差点咬到舌头。天知道她在寒夜里已经待了多久,才有个好心人愿伸出援手,其他路过的人一瞧见她们,不是立刻加足马力呼啸而过.就是像是见了鬼似的掉头就走,他们八成以为她们是专门在半夜里出来的“好兄弟”。
  “不?”
  她发抖地点着头。
  “我——不瞒你说,我是被人卖到台北来的,如果不是正巧遇上台风夜,说什么我也逃不出他们的魔掌。”她看他一脸怀疑,急忙说道:“他们连我妹妹都不放过。虽然丫丫才六岁,可是他们却连她都不放过,还打算培弃丫丫,等她到十二岁就——为了她,我才拼命逃出来,你不能带我们回家。”她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珠,一起淌下。
  我带你们到警察局。”唐易凡决定道。
  不是他天生冷漠,实在是对于这种事他也无能为力,只好交予警方处理。
  对于眼前这个女孩的说词的可信度唐易凡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他不是烂好人的那种,也不是冷血无情的那种,只是能帮忙的地方他会尽量帮,不过看这女孩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名牌,就连皮靴也是意大利进口的!要他相信她口中的这一段可怜故事,真是比登天还难!
  “不行!你不能带我们去警察局。丫丫是末成年少女,到时候他们会把她交还给我父亲的,到头来他还是会把丫丫卖掉的。”她着急得差点没跪地求他。“我父亲是个酒鬼.没钱的时候他真的会卖了她。只要你不把我们送去警察局.随便哪个地方,只要能遮风避雨,我们都能接受。”
  唐易凡蹙起眉。
  “一个地方,小小的一个地方就成!”她小声地试着说服他。“这两天,我和丫丫都睡在公园里,要不是突然来个台风,说什么我们也不会求你的。”
  她都这样说了,若再没有半点怜悯之心的话,那他就不是人!
  那公园里大多都是流浪汉栖息之处,两个女孩能在这种龙蛇杂处之地安全待上几晚也算是幸运的了,如果此时此刻他再不伸出援手,只怕给唐家人知道了,不唾骂他、踢死他才怪。
  “你不会送我们到警局吧?”女孩小心地问,黑白分明的眸子不住地打量他。
  他叹息!
  “不,我先为你们找个栖身之所。”
  ‘我——我们身上没钱。”她很不好意思地说。
  ‘你不需要付钱。”
  “不用付钱?天底下有这么好的地方?”她以为是旅馆。
  “我家!”他从照镜瞧见女孩坦然的神色,倒有些好奇。
  显然这女孩涉世未深,杏则也不会对即将与一个男人共处一夜而毫无大惊之色——也或者这小丫头是个经验老道的应召女……无论如何,倘若是后者的话,这丫头肯定会失望而归。
  她感激得几乎要落泪,活了二十余年,还是头一遭尝到人间温情,低头一望,丫丫早倒在她的腿上睡着了,看来就只有她来表示感激之意厂。
  “谢谢你,我叫温——温薰。”她很激动地说道,差一点就被口水呛到了。毕竟感激的话还不曾从她嘴里吐出过。
  “唐易凡。”他简洁道。
  在未来二十分钟的车程里,他凝望后座的两个丫头.因困倦而合上眼倒在一块儿梦周公去了,他不禁为她们的睡姿笑了起来。
  这一笑可让他大大吃了—惊,差点又被看板砸到了。
  他的牙齿!
  左边下头倒数第三颗牙齿,疼了一个礼拜有余,竟在刚刚短短几分钟里止疼了!
  他吃惊地瞥向后照镜,再望一望那对女孩一眼……
  头一道——他感到大难临头了。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