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就章

作者:亦舒

  手提小型图文传真设施,发明以来,若干行家惊为天机,纷纷采用,继而发表心得,比较外地,本市传真之费用、效率、得失、最终结论差不多都是言者有憾地“呵,太贵了,外埠返港的电传代价与稿费相若”。
  可以相信,该项设施一定为职业撰稿人带来不少方便,功德无量。
  可是,该不该天天采用?
  既是职业写作,就该当一件事来做,为何长年累月,忽忽忙忙,推到最后一分钟,不得不做,才急就章地去做?
  为何长期用支离破碎剩馀时间填满两张稿纸,按下传真机,松一口气!又算一天?
  相信今时今日之编者与读者都不会要求任何作者把日日见报的杂文与小说增删批阅十年整才拿出来发表,但,如果付多一点点时间,可以写得仔细些,何乐而不为?
  是因为稿酬太低?是因为人太忙?是因为时尚最后一秒钟抵垒?
  传真设备对写作人来说,作为以防万一的紧急措施,再理想没有,但是职业写作,许应该把写作放第一位,而不是应酬旅行逛街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