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球室


  作者:亦舒
  幽暗的地下室,放著一张张撞球台子,充满烟雾,这是我的家。
  我的生意很简单,便是开著撞球室,招待客人来玩上一、两局,收取租金,等打烊之后,我与清洁工人便负责清理场地。
  我这里地方乾净,很多学生都乐意上来,人杂管杂,但是因为与警方关系良好,所以从没出过事。
  除了几具售卖汽水、糖果的机器外,地下室就只有计分架,经理室后面是我小小的睡房兼厨房。
  我生活得很清苦,没有娱乐,没有女朋友。
  但是我自给自足,不算太坏,我又没念过太多的书,算不得学问渊博,能够找到口饭吃,又自己做老板,实在是不错。
  生活并不枯燥,撞球室内之风情够你瞧的。
  昨日来了个美艳女郎,长发梳尾巴,穿低胸紧身T恤、短裤、高跟拖鞋,哗,连十五、六岁的男学生都瞪大眼朝她看,有些人更吹起口哨。
  她租桌子,要与人赌球。
  我上去说:“小姐,我们这里是禁赌的。”她风情万种地燃起一根香烟,跟我说:“我不会在你这里收钱。”我赔笑。“在我这里放盘口亦不可。”她飞来一个媚眼,这个女子邪管邪,可真的美貌。“老板,真的不行?”我摇摇头。“消遣则可,赌博不可。”“若果我羸了你呢?”她向我挑战。
  我说:“我不会玩撞球。”“唷,老板,你不会玩,开这个地方来干么?”观众哄然大笑。
  我正颜说:“我开来做生意。”有一个男孩子的笑声特别响亮,他步向前来说:“小姐,我与你玩一局,消遣一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那女郎并不介意别人吃她的豆腐,嚼著口香糖,使与那男生玩起来。
  我摇摇头。
  老实说,由我亲自下场,也未必胜得出。
  美女、孩童、老人走江湖,没有三、两度散手,如何站得住脚?这个年轻人还作梦呢。
  果然,不到一回合,那男生便败下阵来。
  那女郎得意洋洋地站著,气定神闲,不愧是高手。她用的手法很含蓄,并不一下子取胜,老使对方认为尚有机会反击,最后便输得一败涂地。
  我看到他们在我门口数钞票,那女郎再进来的时候,我便说:“小姐,请你走,我不欢迎你。”她一怔,随即笑。“老板,何必拘谨?”“为什么不到别家去?”“你这里学生多。”她很坦白。
  我说:“你的意思是羊牯多。”她媚笑。“老板是明白人。”“我不欢迎你,快快走。”“老板何必丁是丁,卯是卯。”我看著她。
  “好吧,”她晓得我不是好惹的。“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说:“你别在我这里搅局便可,我们照样是朋友,贵姓大名?”“曼露,老板呢?”“伍岳。”我与她握握手。
  “唉,”她笑。“三山五岳人马,轻视不得。”我笑。“你知道便好。”“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老板。”她也笑。
  这个女郎一张嘴真会讨人欢喜,我感喟的想,跑江湖不简单呵。
  “有空来坐。”我说。
  她扬起手,同我说再见。
  她以后没再来玩撞球。不过有空却来喝杯咖啡。
  在外头走的人都知道,多个朋友便是少个敌人,没朋友不打紧,多敌人可吃不消。
  所以我很给她面子,因为她晓得做人之道。
  曼露的身世也是个谜,能干得很呢,自撞球室到撞球室,她便维持了生活,而且活得不错,永远化妆鲜明,衣著动人。
  你别说我不佩服她。
  那些小男生看到她,像是中了蛊似的,为她著迷。
  而她那手球技,也出神入化。
  曼露常常说:“老板,我们几时来一场?”我微笑。
  “真人不露相,嗳?”她会向我挤眼。
  “别告诉我不会玩。”她笑。
  我说:“我的确是不会。”“老板真会开玩笑。”她补一句:“逢人只说三分话。”我有点歉意。
  但到底我们只是泛泛之交。
  况且她的对象只是那些穿校服的小男孩子,不是我。
  那日下午,我在吃自己做的三明治与咖啡,有人推开撞球室的门进来。
  我抬头一看,是个小女孩,十七、八岁,穿著时髦的短裙子,长得清秀脱俗。
  “找谁?”我问。
  “楚文青有进来吗?”“谁?”我笑。“我不认得这里客人的名字,相貌是记得的,你形容给我听?”“他这么高,瘦瘦个子,是K学校的,脸上一颗痣,长得很英俊。”“呵,叫楚文青?”我当然知道这个男生,他就是跟曼露赌球那个小子,现在还在她身边转来转去。
  原来是他。
  “你找他什么事?他常常来。”小女孩咬咬嘴唇。“如果他来的话,你就说,小玲找他。”“你是他的什么人?”我问。“是妹妹?”她的脸马上红起来。
  我明白了,这年头的女孩子早熟,很快就找男朋友。
  我替她惋惜。那个姓楚的小子不是好人,看得出来。
  “他来的时候,我同他说一声。”我应允。
  “他什么时间到这里?”我说:“没有一定,大概放学时分,你呢?你怎么不上学?”“我早已退学。”小玲低下头。
  “为什么?”我讶异的问。
  “家境不好,要我出去做工赚钱。”跟我一样,我想。
  “我可不可以在这里等他?”小玲盼望的问。
  “不必浪费时间,谁也不知道他来不来,你先回去吧,我会代你说一声。”小玲羞怯的说:“谢谢。”“不客气。”我说。
  她走了。
  当日楚小子并没有来。
  第二天中午时分,小玲又来了,很明显,她只有在午饭时候才抽得出空档。
  我给她一客三明治。
  “还没吃午饭吧?来,别客气。”她焦急的问:“他有没有来过?”“没有。”我说。“你找他找得很急?”她点点头。
  我不便问她太多。
  “老板,我常来麻烦你,不好意思。”她说。
  “没关系,我是开店的,任何人进来,都受欢迎。”“文青跟我……走了有两年多,我们本来几乎天天见面,最近这一、两个月,很难找他,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的头垂得更低。
  我不响。
  “对不起。”她的眼泪淌下来,连忙用手抹去。
  我递手帕给她。
  她站起来,奔出去走了。
  那天傍晚,楚小子来撞球室,他身边是曼露,两个人有说有笑,轻松得很。
  我向曼露打个眼色。
  她向我走来。“找我,老板?”我说:“曼露,你这么大个人了,跟这种小伙子泡,有什么味道?”曼露眼睛一亮。“老板,你不是吃醋吧?”她娇媚她笑。
  我啼笑皆非。
  “怎么,只要你一句话,我正眼都不看这种小子。”她说看眨眨眼,这个曼露足有一千种风情。
  “真的听我话?”我笑问。“那么我要请你帮帮忙。”
  “什么忙?”
  “你最近跟姓楚的走得很近?”
  “他付学费跟我学球。”
  “人家是有女朋友的。”
  “关我屁事。”
  “曼露,说正经一点,人家小女孩子好伤心呢。”
  曼露不悦。“我也做过小女孩子,那时侯不见得有人为我担心。”“曼露,你大人有雅量。”“我是个跑江湖混饭吃的女人,不懂这些仁义道德。”
  “曼露,”我只好哄著她。“你方才不是说帮我忙?”
  “我不晓得是这种事。”
  “男人要多少有多少,你何必要这种小后生?”
  “男人确是很多,但是我可没有追到你呀,老板。”我尴尬地笑。
  “怎么,对那小妞有好感?”
  “不是这样说,助人为快乐之本哩。”
  她悻悻然。“我更加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你帮她不帮我。”
  “你有办法。”我赔笑。
  “我不见得拿你有办法。”她又兜回来。
  我很为难。
  她似乎句句话语带双关,表示对我有意思,但我走遍大江南北,何尝不晓得这种场面话半真半假,作不得准,没有什么诚意。
  作为一个暂时息脚之地,她得留下来一年半载,这段日子一过,她又不晓得该到哪个埠、哪个镇去混了。
  这种野玫瑰是留不住的。
  “真的不给我面子?”我问。
  “老板何必为这种小妞操心?”她索性走开,回到那个小子身边。
  我为之气结,这样连消带打,便将我的要求推到凉快处去搁置,高手即是高手。
  我看不顺眼,拉一拉那楚姓小子。
  他讶异地间:“什么事?”“小玲来找过你。”“她?”他一愕。“找我干什么?””说好久没见过你。”“我没空。”他很不耐烦。“叫她少噜苏,我又不是她丈夫,乱忙一通干什么?”我倒抽一口冷气,退回我的小房间,低头不语。
  也许我已经老了,竟管起这种闲事来。
  世界上每个角落都在进行著这种悲欢离合,我要管也管不了那么多,真是太多事。
  但当小玲再上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原谅了自己。
  是因为她纯洁的外表与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
  大眼中的痛苦、哀伤、失望,感动了我,所以使我挺身而出,与曼露谈判。
  我静静同她说:“小玲,别难过啦!另外找更好的人吧。”她听了我这句话,也没说什么,眼泪如潮水般涌出来。
  我叹口气,站起来,避开去。过很久,转过头来,她仍然在那里哭,也不发出声音,只是流泪。
  我实在不忍,最受不了年轻女孩子伤心。做女人已经够苦了,像曼露,到底已经炼得铜皮铁骨,也不要去说它,青春无知的时候,应该高歌起舞,像小玲大好年华,应当开开心心我不忍地走过去。“好啦好啦,待我来替你再想想办法。”她一听这话,如获得救星般,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知如何替她想法子,但至少止住她的眼泪再说。
  我把曼露约来喝咖啡。
  她穿了一套唐装衫裤,非常美艳奇情,这身打扮走到街上,吸引的目光一定比法国时装为多。
  我吸口烟喷出来,说道:“杀鸡焉用牛刀。”
  “说什么?”她睁圆双眼。我笑。
  “又说什么难听的话?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她瞄著我。
  我不敢复述。
  “长得这么好,应该趁早找个正主儿,从此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她打个呵欠。“这些话好不闷人,十五岁那年,我妈已经对我说过了。”
  “听不入耳?”
  “我嫌人时,人亦嫌我。”她说。
  “你若慢慢找,总有机会。”
  “平日为口奔驰,谁还有这种兴致?”
  我沉吟。
  “说来说去,是劝我离开姓楚的?”
  “你是明白人。”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有空理这种事。”
  我按熄香烟。“我也奇怪,昨夜作梦,梦见故人,我才明白过来。”
  曼露问:“她像你初恋的女朋友?”
  “是。”真聪明。
  “多少年前的事了?”
  “当我心还柔软的时候,足有两百年。”
  曼露并没有笑,她脸上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怎么?也触动你的回忆?”我问。
  “谁没有回忆?”
  “我决定帮她一个忙。”
  曼露扭动腰肢,走到窗前。“告诉她,那个姓楚的并不是什么好人,她对付不了他。”
  “人家也走了两、三年。”
  “不见得我一走,他便会回到她的身边。”
  “你怎么知道他不肯?”我说。“你死缠著他。”
  曼露冷笑。“我缠他?”
  我又说错了话。“对不起对不起,他缠你,好了吧?”
  “反正与你无关。”
  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看著她白瞪眼。
  曼露“噗哧”一声笑出来。
  她并没有即刻站起来走,慢慢的喝著咖啡。
  这个下午天气很好!撞球室内三三两两的学生正在悠闲地玩球,有一丝阳光照进来,整个球室显得温柔了。
  曼露问:“你又是如何做起球室老板来的?”
  “没读过什么书,又有点小积蓄,随便做些小生意。”
  “老板当年名震撞球室,谁不知道?何必谦虚?”
  我不动声色。“那时你还没有出世。”
  她唏嘘。“我也不小了。”
  “到底还似一枝花般。”我是由衷的。
  “是吗?”她也笑。
  “你呢,谁教你这一手球艺?”
  “家父。”她说。“自小跟著他出出入入撞球室,每天与人赌两局,赢到钱拿去喝酒,他很少输。”
  “你也很能干。”我说。“得乃父真传。”
  “老板过奖了。”她说。“哪及你一半。”
  “真的,”我说。“我要是玩,一定败在你手中。”
  “开头还不承认会打球呢。”她取笑我。
  我讪讪地。
  “要不要赌一局?”她问。
  “赌什么?”我一怔。“我是小本经营,哪赌得起?”
  她不悦。“老板也太小心了,什么事都有言在先,不一定要赌钱,是不是?”
  “那赌什么?”
  她双眸凝视我。“如果我输了,以后不在这地头出没,将姓楚的交还给你,如果我赢了,你不得再噜苏我,要任我在这里设局。”
  我轻笑。“这简直是踢馆!”
  “正是。”
  “为什么把事情闹大?”我希望尚有挽回。
  她说:“这是你救你那宝贝小女孩的一次好机会。”
  曼露说得对,真好,这是一次好机会。
  我喃喃说:“我好几年没碰到球杆了。”
  “宝刀未老。”曼露说。
  我不禁技痒,取起球杆,在桌边作势射球。
  曼露喝一声采。“好!龙行虎步,果然有气势。”
  我转头笑。“你这小妞,一张嘴恁地讨人欢喜。”
  她也眨眨眼笑。“如何?”
  “下个月一号晚上七点,你到我这里来。”我说。
  她一怔,随即得意地点点头,脸上发出神气的光彩走了。
  我要赶紧练起来才行。说句不好听的话,曼露在明,我在暗,我对她的实力有两、三分了解,而她对我,却靠猜测。
  不过话得说回来讲,她输给我伍岳不打紧,相反地我如果输了给她,以后就不必混了。所以我也不能小窥她。
  当夜我便作了许多梦,梦见多年前的小女孩,因为家中穷困,所以不得不远嫁异邦……那双眼睛,真的跟小玲长得一模一样,可怜无助的看著我,彷佛盼望我救助她,但是那时候我没有能力。
  现在我有能力了。
  我一定要帮助她,令她快乐。一定!
  忽然之间,我把过去与目前混在一起而谈,只为尽自己一点心意。
  我开始天天操球,夜夜玩至十二点。
  生疏了,真的生疏许多,与从前打遍大江南北是不能比,希望真如曼露所说:宝刀未老。
  这场比赛的赌注是姓楚的小子。
  真没想到会为一个陌生的人操这样的心。
  曼露上来的时候不时讽刺揶揄我:“怎么了?在练球?也太谦虚了,何必呢,一举手就可把我击败,对付我们这种小不点,不用费劲。”
  我只装听不到。
  在她眼中,无异我是偏心的,偏给小玲,没有偏给她。
  她把话说得很明:“依我看做人做弱者好得多,自有人为你出头、为你争。老板,我说得对不对?”
  自然没有人会帮她,谁会为虎添翼?
  但我对曼露本身有好感:她爽朗、大力、富感情、人长得艳,又不失江湖儿女的义气,对我又彷佛有点意思。
  如果我还打算找个对象成家,曼露是较为理想的,难道我还能娶一个教书先生不成?选对象这件事,讲究门当户对。
  成家……我心一动。
  如果我羸了这场球,说不定也可赢得一颗芳心?
  一号终于来临,曼露准七点来到我这里。
  我特地为这场赛事提早打烊。
  她穿著紧身衣服,十分性感,我警惕自己:不要被分散注意力才好。
  她仍然浓妆,脸色却绷得很紧。
  我们开始。
  我发觉我仍然低估了她。
  这妞的一手球在平时只露了三分光景,与我正式比赛起来,施出浑身解数,球球会得转弯,力道一分不差,留下来给我的尽是险著,半小时之后,我开始流汗。 
  看得出对我是佩服的,每次我的球温柔地、潇洒地,转弯抹角达到目的,她都会发出赞叹,她识货。
  三盘两胜,我真的没有十分把握。
  曼露精于花招,输于力弱,女人家力道到底差点。
  我险胜一局。
  第二局我的功夫渐渐回来,一只球跟看一只球落网,几乎打完全局,但曼露留下一著险要,我没成功。
  她啧啧。“真的生疏了,应该落网的。”
  我随即表演一招两球同时进网,但她还是胜出。
  她有点兴奋,说:“这是前辈给我们留点面子。”
  我看她一眼,继续努力。
  球赛继续到九点。结果,我胜出。
  她说:“意料中事。”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胜得多险。
  她有点点怅惘。“由此可知,我那手三脚猫功夫,混饭是足够,打真军是差远矣。”我不出声。
  “伍老板,球彷佛会听你说话似的,怎么搞的?”她趋前来问。
  “这是秘密。”我笑说。
  她叹息一声。“自然,传男不传女。”她停一停。“我会遵守我的诺言,我不会再回来
  “曼露。”
  她扬起一条眉。
  “你留下来。”
  “什么?”
  “请你留下来。”
  “为什么?”
  “别问那么多,只要说愿不愿意,留在这一间撞球室,有饭吃饭,有粥吃粥,如何?”她怔住。
  “当然,我不会亏待你,一切依足规矩做。”
  她问:“为什么到现在才提出来?”
  我缓缓说:“因为到现在才时机成熟。”
  她的眼睛渐渐发红。
  “如何?”我说。“你还是赢了,如果不嫌我是个“老前辈”,一切你拿主意。”
  “我要正式结婚。”
  “自然。”
  她掩面痛哭起来。
  轮到我呆住。“喂,别哭别哭,哭什么:“
  她呜咽说:“所以说你不懂女人心理。”
  我笑了。
  我们的婚期订在一个月之后。
  过了三、两天,小玲来找我,曼露倚在房门口看我们说话。
  小玲说:“老板,谢谢你,他出现了,说是工作忙,所以先一阵子没空。”
  “是不是?”我说。“雨过天青,完全没事。”
  她笑著道谢而去。我内心觉得安慰。
  曼露“哼”的一声。“原来是只毛都没出齐的小鸡。”
  我说:“话别说得太难听。”
  “事实如此,”曼露说。“值你为她得罪这个得罪那个的。”
  我笑,天下的女人都一样。
  “怎么,不服气?”她泼辣地撒娇。“不服再来玩一盘!”
  我装得很呆木的说:“小姐,我……我不会打撞球。”
  “去你的!”她用枕头扔我。
  我与她笑作一团。
  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刻。
  人生如桌上的彩球,丢到哪里是哪里,身不由己,而我,我算是落在网中的球,已经知道结局,有曼露陪伴我,于愿已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