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世界


  作者:亦舒
  赌场内豪华得如好莱坞电影布景,大型的水晶灯直垂下来,樱络几乎一串串地碰到客人的头顶,精光灿烂。两公分厚的长毛地毯使脚步声消匿无踪。这所赌场内各种玩意应有尽有,最吸引的自然是轮盘局的一角。
  穿著礼服的男男女女把一叠叠方型的筹码推出去,荷官不断以法语报告看赢出的号码。
  我一整个暑假天天在这里,赌场是我家开的,或者说正确点,是我姑妈的产业。姑妈独身,没有子女,承继了她那份遗产,便一时好玩,买下一所小型但精致的赌场,却险些儿被逐出族。
  她心怀不愤,益发把赌场经营得异常出色,成为蒙地卡罗数一数二的好去处。
  接着她又在对面买下一个六十个房间的酒店,一并成为赚钱的生意。
  我母亲笑说:“三妹成了白相人嫂嫂。”
  事实不是这样的,二十世纪八年代,无论经营什么生意都需要一副生意头脑以及现代管理科学手法,不是雇打手抢地盘这么简单的事。
  而每个行业都是三教九流混杂,赌场内的人事关系并不见得比大学内更复杂。
  我应该知道,我在大学内做研究工作。
  暑假,我则来度假兼帮姑妈打点细务。
  说得难听点,我是赌馆巡场。
  一连三天。
  一连三天她都在赌轮盘。
  她年纪不轻也不大,二十五、六岁,面貌娟好,长发梳在头顶,喜欢黑色的衣服,都是在圣摩利士行买的名牌,要近万法郎一件。
  这证明她抵达这里已有一段时期。她天天都来赌轮盘,但一直没有赢。
  她专把筹码押一个数字,赢的机会极微,三十六分之一。
  不过不怕,她身边有个中年人,不住的去帮她将现款兑成筹码,成叠递她到手中,随她高兴地输出去。
  真正的豪客,而且懂得讨女人的欢心。
  两个人都气定神闲,这三晚输去近三、四百万法郎,在赌场中虽不算一回事,难得他们谈笑用兵,一丝紧张也没有,纯娱乐。
  伊是一个美女,特别是象牙色的细致皮肤及丰满的胸脯,引来无数赌客艳羡的眼光。
  那中年人也很满足。
  他的女伴那么出色,他一掷千金也值得。
  在赌场中,这种历劫奇花是特别多的。
  我不是没有感慨的,谁不贪吃贪喝,有点虚荣感呢,但为图享受而出卖肉体与灵魂谁知道呢?也许我过疑了,也许他们是相爱的。
  第三天晚上,她押在二十五号上的筹码足足有三十万,小球在轮盘上跳跃,二十一、一一十二、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不动了,二十五赌客们轻声惊呼出来,她终于赢了,三十六倍,她把前两个晚上输出去的金钱全部赢回来。
  她笑了,但并不过分,转身同她的男伴交换一个眼色,便把赢来的钱兑现,收手不赌。
  姑妈在我身后说:“精明的女郎,靠这下子,她就可以收山上岸了。”
  我笑。“她们之间很少有这么能干的。”
  姑妈点点头。“上帝公平,给她们姿色,不给她们脑筋。”
  那女郎随豪客而去。
  他们住在亚历山大三世酒店,本埠最豪华的地方。
  那女郎,叫莉莉。至少她的男伴如此称呼她。
  我不会天真得以为他们是父女,没有可能。
  在蒙地卡罗的赌场裹,美女如云,东方女郎无疑是少一点,但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神秘的中国人,居然打理一所赌场与一间旅馆,何尝不是惊世骇俗。
  白天我多数在海滩度过。
  碧绿海岸的法属里维拉是天底下最美的风景区。人们在此地有花不完的钞票,吃不尽的华筵,用不尽的精力。
  这里像中国六朝的秦淮河,金粉妆就的繁华锦绣。
  谁能不爱上这里呢?未老莫还乡,还乡需断肠。
  别问及明天如何。
  姑妈感慨的说:“在这里,老了还不知道是怎么老的。”
  那个叫莉莉的女孩子,她会不会离开?抑或留下来,赌她的青春,直至床头金尽?
  下午。
  艳阳、白浪、蓝天,我在酒店的酒吧喝薄荷酒。
  一个女孩子说声“嗨”,“中国人?”她问。
  我转头,看见她站在我身边。
  我一阵窝心,是莉莉。
  她穿看一件鱼网上衣、十紧身裤、凉鞋,足趾一颗颗搽成鲜红色。笑起来牙齿如编贝般,一头长发如云,我从没见过那么美的女郎,完全热带风情,使男人陶醉在她的巧笑倩兮之中。
  我问:“叫我?”
  “你也是中国人?”
  我点点头。
  她坐在我身边。“我见过你,你在皇家同花顺赌馆做事。”
  “是的。”我说。“你的手气很好。”
  “托福。”
  “几时回家?”我关心地问。
  “家?我没有家。”她说。
  我讶异。“你从哪里来?”
  “香港。”
  “那么回香港去。”
  她皴皴鼻子。“我才不要同去哪。”她说得一口流利但不成文法的法语。
  “把赢来的钱回去买层房子,好好安居乐业。”
  她被我说得啼笑皆非,听不出是肺腑忠言,马上说:“要不要在新界开农场养鸡以度余生?”
  我被她说得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
  “你不要介意,我喜欢这里,不想走。”
  我问:“你跟你朋友在一起?”
  “朋友?啊是,他是我老板。”她笑得很灿烂。
  “玩腻了便回去吧。”我轻轻说。
  “好的,”她见我那么诚恳,便问:“你呢?”
  “我?”我耸耸肩。“我要做工呀。”
  “这里中国人不多。”她说。
  “你不是中国人?”我说。“你老板也是中国人。还有,这酒店的女主人也是中国人。”
  “有土地便有中国人。”她大笑。
  我不死心。“是你老板带你来蒙地卡罗?”
  “不,我在此地认识他。”她毫不隐瞒。“第一个老板带我到巴黎,我是一站站走过来的,至今已有一年多。”
  多么奇异的经历!
  “还不累?”
  “不晓得多好玩。”她说。“欧洲风景美,人们可爱,又刺激,我都不想走。”
  我说:“那么请你记得皇家同花顺,有事……来找我。”
  “多谢你,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雷,叫贾三。”我说。
  “我全记得。”
  “下一站去哪里?”
  “罗马。”
  “要当心。”
  “我要到维亚康道蒂去买最精工镶制的珠宝。”她朝我扬言。
  我点点头。
  “我请你喝酒。”她兴致勃勃。
  那个中年人在她身后出现,我努努嘴。
  她转头,同他打招呼,然后便说:“我老板叫我,OK?我们以后再喝。”
  她小鸟似的扑向他那里。
  我同姑妈说起她,声音有著太多不应有的感情。姑妈也发觉,叫我暑假后用心读书。
  我不住的惊叹:“从没见过那么美丽的脸孔!”
  姑妈加一句:“还有身材。”
  “怎么会有那般天生尤物?”
  “有什么好值得羡慕?她又不肯学好。”
  “唉。”
  “这类女子不适合你,明白吗?”
  我不置可否。
  姑妈指指胸膛,又指指脑袋。“她没有心、没有思想,迟早完蛋。”
  “姑妈,”我笑。“你连手势都像法国人,太有趣了,是否居移体,养移气?”
  过了一星期左右,莉莉来找我,同我道别。
  她算是重情的了,我问:“往罗马?”
  “先到威尼斯。”她向往地说。
  “那诚然是个美丽的城市。”我说。“玩得开心点。”
  “啊,我会的,再见。”
  “再见。”我补一句:“别忘了这里有个朋友。”
  她在我腮上吻一下。
  “当心你老板看见。”我笑得很勉强。
  她走了,坐进一辆鲜红色的林宝基尼。
  姑妈说:“我有预兆,她会遇到麻烦。”
  我苦笑。“上得出多终遇虎。”
  “三弟,”她说。“她自己本是只野性难驯的雌虎,你何必替她担心?”
  我不出声。
  她终于结束她的蒙地卡罗假期。
  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我实不必把她紧紧记在心头。
  夏去秋来,我收拾包裹返加拿大继续学业。
  严冬时,使我挂念姑妈那间小酒店和小赌馆。
  姑妈那里还是那么热闹吧,时时生活在一赔三十六的刺激中,但是赌场还是赚钱的,很多人不明白,赌徒没可能一直赢下去。
  我想念姑妈,也想她那个架步。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幸运,有个姑妈在里维拉开赌场,供我每个暑假去做浪子,我益发珍惜起我的假期来。
  匆匆又到圣诞,半年了。
  地中海气候却不起太大的变化,避寒而去的有钱人更加成群结队,倍添不少热闹。
  姑妈忙得不可开交,见到我送上门去帮她的忙,特别欢喜。
  我在酒吧后作侍应,一目关七,看牢她的伙计,免得他们作弊。
  夜夜笙歌就是形容这里人的生活,女人们浓妆、华服、珠光宝气,陪看大腹贾,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做,都生活得像蝴蝶,花间翩翩起舞,没有明天。
  一日下午,酒吧生意较淡,我边擦玻璃杯,边同姑妈说话。
  姑妈说:“很想到义大利北部只普利去开一家滑雪酒店。”
  我笑。“真是神仙生活。”
  “分身乏术。”
  “姑妈,你是决定终身不嫁?”
  她笑。
  “你不想有家庭与孩子?”我问。
  她说:“你不能拥有一切。”
  我想到那个美丽贪心的中国女郎,她又在什么地方?罗马?威尼斯?翡冷翠?
  姑妈说:“你的眼睛裹都是寂寞,你才应该找个对象,三弟。”
  “我不忙,慢慢挑,他们说,在挑的时候,也是一项享受。”
  “他们说?你自己认为呢?”姑妈笑问。
  我努力把杯子擦得更亮。
  有人推开吧门进来。
  我抬起头。
  “喝什么?”我不经意的问。
  姑妈用手肘推一推我。
  我尚不会意,再问那个女子:“喝什么?”
  那女子沙哑看声音说:“你忘记我了?”
  她头发很油腻,身上的衣服很褴褛。
  我瞪看她,那么憔悴疲倦的面孔……
  “莉莉!”我把她认出来。“你是莉莉?”我震惊。“正是。”姑妈说:“快快坐下来喝杯东西,来来来,慢慢谈。”
  莉莉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她沮丧地坐下。
  姑妈取出饮料及食物。
  我拨开她的长发问:“你到底怎么了?”说不出的心痛。“从苏黎世搭便车到这里。”她说。“什么?”我惊道。“十万八十哩!”我很疲倦。“看得出来,”姑妈说。“待我收拾间房间给你。”“谢谢!”“同是异乡人,又是同胞,应该的。”姑妈上去准备。她伏在桌子上。我嚷:“莉莉,那笔三十万赔三十六的钜款呢?”
  “花光了。”她说。
  “什么?”我不相信耳朵。
  “输出去的。”
  “你的老板呢?”
  “走了,都走了。”
  “我的天!”
  姑妈说:“慢慢讲不迟,上楼去洗个澡、睡一觉。”
  莉莉挣扎看上楼去。
  我感激地跟姑妈说:“你打算收留她?”
  “不。”
  “为什么?”我跳起来。“她走投无路。”
  “我也没有现成的路给她,路是人走出来的。”
  “但是姑妈……”
  “三弟,我见过太多这类女孩子,”姑妈说。“没有用,她们是不会改变的,等她体力恢复后,又开始到处找老板,又开始赌,甚至在这里偷银器、首饰和衣服,她们自甘堕落……”“不,姑妈,你总得给她一个机会。”“待她休息够了,我会请她走。”我颓然。“她们是不会变的,到死的那天还是一样。”姑妈痛心疾首。”“你记住我的话,你想清楚,三弟,她不值得你留恋。”这是姑妈的地头,她要逐客,我无权留客。低看头,我心中非常不愉快。莉莉淋完浴就熟睡了。我上楼看到她横在床上,活脱脱像多日没有碰到床。我奇怪。照说以她的身材样貌,不愁没有“老板”。为什么?她的手臂横在地上,我抬起它,看到静脉处一点点的针孔,我忽然明白了。毒品!她在这数日内染上毒品,难怪一些常客要退避三分。天啊!她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我蹲在她身边,非常悲哀,这样的一个女子,照说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她合看双眼,神态疲倦,脸色苍白中带阵死气。但我不忍在这个时候看著她堕落。我叹气。她醒来的时候同我说:“我已经戒掉了。”
  我说:“一个女子出来走江湖,要当心。”
  我并没有追究她如何会染上毒癖。我有什么资格管这些?要帮一个人也不是要多管闲事,况且我帮不了她,姑妈要逐她走。
  她嗫嚅的说:“三弟,借些钱给我。”
  我顺手给她一千法郎。
  姑妈冷眼旁观,这已是我半个月的零用。
  她出去买了两件衣服,换上后看起来比较精神焕发。
  姑妈说:“你还是回家吧,我可以替你买机票。”
  “我没有家。”
  “胡说,怎么会没有家?家不一定要别人替你准备。”姑妈说。“我也没有家。父母早已去世,又没有丈夫,但是我为自己建立一个家,什么都靠自己。”
  莉莉低著头。
  姑妈说:“不是我教训你,莉莉,我们不能留你一辈子。”
  她问:“要我几时走?”
  我忍不住。“姑妈……”
  “下星期一。”姑妈站起来走开。
  真残酷。
  我第一次见到姑妈这么斩钉截铁的。
  我问她:“反正大把空房间,为什么赶她?”
  “我可怜她,谁可怜我?心肠软往往害死自己,我在外头待了数十年,什么没见过?”
  也许姑妈有它的见地。
  如果我有能力,我就留下莉莉。
  忽然之间我发觉自己一点能力都没有,没有能力的男人怎么好算男人?
  我惭愧。
  莉莉却不在乎,她渐渐恢复以前的神色,虽然瘦许多,也憔悴许多,仍然是个美女,到底年轻,睡几个晚上,化起妆来,又猎到无数艳羡的眼光。
  白天坐在酒吧边与过路人搭讪,姑妈也不阻止她。
  晚上她站在轮盘旁边,教客人落注,靠客人给的小费维生。
  很快她就把一千法郎还给我。
  女人永远是有办法的。
  但此刻我却觉得莉莉更像一只扑向灯火的飞蛾,火已经炙伤她的双翅,但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向前扑。
  这个地方金色的伪装愚弄了她。
  星期一她便搬出去。
  她并且很大方的向姑妈道谢。
  姑妈也很大方的祝她幸运。
  莉莉见我闷闷不乐。“三弟过来,跟你说几句话。”
  我们走到角落去。
  “什么事不开心?”
  我不响。
  “为我吗?”她问。“不值得。”
  我仍然不出声。
  “你太年轻,三弟,”她说。“我已经习惯这的生涯,我不愿走到别处去,别处也不会收容我,我就是这样的一条寄生虫。”她有点悲哀。
  “年轻不要紧,最重要是我没有钱。”我低声说。
  轮到她不作声。
  “这次再抓到钱,你要好好的捏紧。”我说。
  她点点头。
  她走了。
  姑妈说:“她又搬回亚历山大三世旅馆,真有办法,一千多法郎一天的租金呢。”
  “有老板替她付,怕什么?”
  “总有一天年老色衰,是不是?”
  “到了那天再说,她们都这样。”
  我不响。
  姑妈补一句:“前年的红发妮可还不是一样,还有碧眼儿罗美,选过法国小姐的依莎贝,都同一下场。不过这一行少个东方女就是了。”
  莉莉很吃香的。
  不久她回到我们的赌场轮盘边,穿戴得更豪华,简直像个公主,头发完全束上去,一轮钻石皇冠,益发衬得她目如点漆、唇如樱桃。她自称清朝最后的公主。
  在蒙地卡罗的赌场裹,你随时可以找到一打伯爵、六个女大公、七个公主,和三个过气皇后。
  大千世界花花绿绿,骗局中的骗局,赌钱以外再赌前途与青春。
  管它是哪一国的公主,只要它的美貌存在一天,她就有办法混下去。
  我常常开玩笑地叫她“殿下”,她往往朝我挤眉弄眼,抛下大量小费。
  她又在押二十五号了。
  各式各样的男人站在她身边将厚厚的筹码递给她。
  我不知道整件事是悲是喜,看得多也麻木了。
  姑妈说得对,有些人天生下来是赌徒。
  莉莉是其中最佼佼者之一。
  我可应付不了这么千变万化,肯冒险、肯投机的女子,渐渐心情平静下来。
  姑妈含深意的说:“好的对象,自然在大学裹找,吃得苦、有宗旨、有耐力的女子,就是好女子。”
  “开赌场的算不算好女子?”我笑问。
  “你这猴头,找便宜找到我身上来了。”
  暑假过后,我决定回家,这也是我在里维拉做最后一次暑期工。
  我问:“姑妈,你是怎么开起赌场来的,是不是也有一段故事?”
  “谁没有几段故事?”
  “说与我听。”
  “陈年旧话,不提也罢。”
  “我回去问爸爸妈妈。”
  “他们也不会说。”
  我只好笑。
  那日我在酒吧喝酒。年年的天气都这么畅意,蓝天白云,无懈可击,年年都有美女穿看最流行的华服在我身边经过“嗨。”
  我抬头,是莉莉,但我的感觉与去年那次见她已经不同。
  她也已经失去去年那种活泼,到底是栽过筋斗来。
  她坐在我身边。
  “去年发生的事太多了。”她说。
  我说:“诚然,你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
  她笑一笑,妆下的脸仍然美丽。
  “又要动身到别处去?”我问她。
  她点点头。
  “什么地方:““巴黎。“她仰起头。”你会赢?”“三弟,世上有必赢的赌局吗?”她笑。”你太天真了。”“为何要混下去?“她把手搭在我肩膀上,不语。这时侯有一个肮脏落魄的中年女人挨看走进酒吧,用舌头舔她那皴摺乾燥的嘴唇。”赏杯酒喝,老板,赏杯酒喝。“我连忙斟上一杯伏特加加冰,姑妈是不吝啬的。她嗒嗒声一口喝尽,连声说谢,我再给她一杯。她说:“好心的年轻人,你会有好的报应。”
  她的衣服破旧,身材肥肿,但看得出轮廓还是漂亮的。
  喝完酒她离去。
  莉莉说:“看到没有?将来我就是她。”
  我心一紧张。“别乱说。”
  “真的。”莉莉黯然。“我不是不知道的,但是没法子,我回不了头。”
  我长长叹口气。
  “三弟,我要走了。”
  “祝福。”
  “谢谢你三弟。”
  “有什么事,回来这里。”
  她笑笑。“再见。”
  “再见。”
  她登上一辆黑色的宾士车离去。
  我黯然。
  她恐怕永远不会回来了。而我也不会知道她的结局如何。我们只是萍水相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