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女郎


作者:亦舒

  裘莉总归是别人的女友。
  我认识她的时候是大学一年级。那时我们同班,她穿着平跟鞋、白短袜,长发晃来晃去,我的心也随着晃来晃去。
  当时她的男友是网球高手,建筑系的仇家强。尽管他是一个俊男,家里有钱,然而嫉妒心太强——裘莉跟表哥去看场电影也挨他的耳光。他们好了1年便分手了。
  那年的圣诞舞会,我准备去邀请裘莉,可她已经跟着华国坚去跳舞了。
  裘莉是一朵花,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不止是我一个人。
  舞会上我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她,但是我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去请她跳舞,遭华国坚的白眼。
  那夜回家,我一整夜没睡,近天亮的时候,我偷偷哭了,那是我可悲的初恋,我爱上了裘莉。
  第3年的时候,裘莉的男朋友是邱志盟。
  3年同学,我与裘莉并没有正式交谈过,直至近毕业的时候,一个下午,我抱着书本走过校园,有人在我身后唤我:“陆同学!陆同学!”
  我一转头,是裘莉!我呆住了,心蹦蹦跳,强自镇静。她离得我是那么近,我可以数清她那长长的睫毛。
  “裘莉”,我听见我自己说,“有什么事吗?”
  她笑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陆同学,听说你的围棋下得很好?”呵,只是这种小事。
  “不敢当。”
  “教不教人?”
  “自然。”你要学?
  “我有个弟弟想学围棋,可否帮助指点他一下?”
  我略为失望:“我自己也是初入门,我可以教他基本技巧,下棋靠天聪,不用师傅。”
  “陆同学太客气了。”她笑,“谢谢,我让他跟你联系。”
  我点点头。
  她娇俏地再道谢,摆摆手,走了。
  我永远记得那天阳光普照,树叶的影细细碎碎,映在她身上……那个情景,如一幅照片般长印我心。
  她弟弟来过我家数次,小子非常聪明,一学即会,一会即通,一通即精,把我杀得片甲不留,弑师后就不再来了,我倍增怅惘。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裘莉。
  我尚未毕业就往加拿大去念书,继而升硕士。暑假回来,听说裘莉结婚了。嫁的是一个商人,姓殷。
  我又到异国去念博士。
  冰天雪地中老想起裘莉南国女郎的风情,但她总是别人的女郎。
  再回香港的时候,我已35岁,事业小有成就,任皇冠化工厂的副厂长。商界人士抢订皇冠厂的产品。
  仇家强已是有名气的建筑师,一天他来看我,“小陆,他们都说皇冠厂有个化学工程师是中国人,我听他们形容,就疑心是你!15年不见,可好?”他笑问,“结了婚没有?”
  “没有。”
  他眨眨眼,“聪明人。”我答不出。“你呢!”我问。
  “结婚很久了,3个儿子。”他说。“你必需到舍下吃顿便饭。明晚如何,可千万不要把女朋友一起带来,我顺便再约几个旧友。”
  “我没有女朋友。”
  “呵?”他一怔,随即笑道,“刚回来,我替你介绍。”
  我说:“你仿佛很有办法似的。”
  “你仍然是那么沉默寡言、孤芳自赏,小陆,在大学时期,人人都说你冷僻到极点。”
  “是吗?”我诧异,“我自己认为我做人最随和不过。”
  “嘿,太没有自知之明了。”仇取笑我。
  赴约的那日,我见到大学同班的大部分同学,仇家简直为我开了一个盛大的宴会。
  华国坚,邱志盟他们全在,但我没见到裘莉。
  人家的太太有什么好见呢?我问自己,但她也是我们的同学,仇家强应当邀请她。
  女宾不少,但没有熟面孔,十来名年轻的姑娘花蝴蝶似的穿插在客人当中,然而我格外想念当年的裘莉。
  我捧着杯子独自坐在角落。仇太太知情识趣,过来招呼我,陪我说话。
  “怎么?看中哪一位小姐没有?”
  我有点腼腆:“都任我挑吗?”
  她笑:“哟年轻有为的厂长兼总工程师,又从来没结过婚,那还不成了香饽饽?”
  我忽然对仇太太透露心声:“人不如故。”
  她诧异问:“故人是谁?”
  “大学同学。”
  仇太太说:“陆,我不是倚老卖老,借着仇家强的交情来教训你,你那故人今年怕也35岁左右了吧?岁月不饶人,35的女人已经非常的苍老难看了,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回事,你很久没见过她了吧?”
  我微笑,“15年了。”
  “她已经不是15年前的那个她了。”仇太太感喟。
  我彷徨:“可是仇家强仍然是老样子。”
  “男人就占这个便宜,不显老。”
  “不让我见她,我是不死心的。”
  “既然是同学,何不托仇家强?”她好奇地说,“是谁?叫什么?”
  “裘莉。”
  “呵,原来是裘莉!”仇太太的声音诧异兼惋惜,“她大学时的男朋友已是多得出名,后来结婚了。”
  “是,嫁了个商人。”
  “有两个孩子,离了婚,现在搬了出来住,孩子跟丈夫那边——哈,你真想见她?”
  我说:“有她的电话吗?我自己处理这件事好了。”
  “你等等。”
  仇太太把电话交我手中的时候,跟我说:“那边穿白裙的女孩子,是我表妹,24岁,大学刚毕业,你如果在故人那边失望的话,随时跟我联系。”
  如果我要的光是个青春貌美的女孩,我早结了婚了,还到香港来挑呢!
  电话打通了,裘莉很大方地答允出来见我。
  我等了10分钟,心头焦急。她出现的时候我一眼把她认出来了。
  “裘莉!”我叫她。
  她仍然那么苗条我想仇太太大概对她略有偏见,才把她形容得那样子。我倾心于她的风韵与艳色。
  她看着我:“奇怪,你们男人怎么不肯老?你仍然像大学3年级时的模样!”
  她那少女的矜持与娇俏已经消失大半,代之的是大方与体贴,加上一份成熟美。
  “你好吧?”我由衷地问。
  “不太好,离了婚了。”她苦笑,“我们说些快乐的事——怎么,你还没娶太太?”“没有呢。”我有几分忸怩。
  她谅解地微笑:“你过去就是沉默寡言的,咱们班的女同学都说你有点高不可攀的神情,相貌特别清秀,但是冷冰冰——不过也不怕,你现在名成利就,香港的姑娘最向往就是这些。”
  “别损我了,什么名成利就!”
  “如果她们不懂得欣赏你的气质,那就冤枉了。”
  我脸红:“裘莉,我不知你以前在大学里也曾注意过我。”
  “注意你?”她温和地说,“我对你印象很深刻呢。”
  我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裘莉,”我坦白地说,“这些年来,我一个人在外头,寂寞透顶,也不用说了,回到香港,想与老朋友聚聚,我约会你,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自然不,我现在不是坐在这里?只是靠老朋友也不是办法,你最好找个女朋友,成家立室,那才一劳永逸呢。”
  “你在做谁的说客?”我微笑问。
  “陆,你还是那么斯文好脾气。”
  她摇摇头。
  “孩子们好吗?”
  “顽皮啊,简直不能控制。”
  我看着她,无限温馨,这个别人的女郎,现在我有机会追求她了。
  当天我送她回家,约好星期天见面。
  星期天我驾车去接她,她身边却站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子。
  “我表妹。”她向我眨眨眼。
  我笑,我永远原谅裘莉,这个傻蛋,她真以为我把她当老同学,便带个姑娘出来为我做起媒人来了,真好笑。
  本来我有正经话同她说,现在夹着个陌生的姑娘,变得皮笑肉不笑,上车时她还让那个姑娘坐前座。
  裘莉裘莉,你完全不明白我的心意。
  那姑娘是很漂亮,也很会说话,然而人家说,情有独钟,那夜我整晚都没有正经的朝她看上一眼,而那个姑娘却未发觉,还尽量地想加深我对她的印象。
  饭后我先送裘莉的表妹回家,然后送裘莉,在途中大家都很沉默。
  我先开口:“裘莉,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什么?”她问。
  “你误会我想认识那种年轻的姑娘。”
  “这是个误会吗?”她愕然,“君子好逑,最自然不过。”
  “是,但我想约会的是你。”
  “我?”她瞠目结舌,指着自己的胸口。
  “为什么不能是你?”
  “我?”她还睁着眼。
  “是,你!”
  “我都33岁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半老徐娘,你约会我做甚?”
  “裘莉,你活在二十世纪,你以为贞节牌坊在这年头还值得歌颂?”我索性将车停在路旁。
  “我不是这意思,可是人家怎么说?你从来没结过婚,而我,我——”
  “你怎么样?”我抢白她,“你三只眼睛四只嘴巴?”
  “话不是这么说……陆,这件事发生得太迟了,真是的。”
  “迟?”我到今日总算有机会一吐苦水,“可是你一直是别人的女友,名花有主,我有什么机会?”
  她沉默。
  “只要你愿意,何必理别人说什么?”我说,“除非你不愿意。”
  “我愿意与你做朋友。”
  “有发展没有?”我问。
  “陆——”她非常为难。
  可怜的裘莉,她有自卑感,所以这年头,香港的社会始终是中国人的社会,离婚的裘莉不管别人的观点如何,自己先心怯了。
  我赌气地说:“我等了那么些年……”
  “人们会怎么说?”她问我。
  “我不管他们!”我不以为然。
  她笑:“你父母也不会赞同。”
  “这你放心,他们要是活着的话,我喜欢的也就是他们喜欢的,何况他们已经不在了,否则也替我高兴。”
  “可是我们是老同学,只弟姐妹一般的感情,我一时脑筋转不过来。”她笑了,“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把脑袋枕在驾驶盘上:“我要是有句假话,肝脑涂地!”
  “哟!真可怕,快别说这样的话!”
  “明天我来看你。”
  “我要与孩子们见面。”
  “孩子?太好了,我带玩具来。”
  “陆——”
  “不必多说,明天7点钟见。”
  我“呼”地开动车子,把裘莉送回家。
  我看我们之间困难重重,我尚得披荆斩棘。
  第二天,我买了儿童刊物与玩具上裘莉家。
  裘莉套一件毛衣,穿一条牛仔裤,配平跟凉皮鞋,别有风味,我非常着迷。
  我带着她与孩子们出外吃饭,孩子们很乖很听话,看样子非常有家教。
  “裘莉——”我开口。
  “这件事是没有可能的。”她按住我的手,“陆,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你有什么必要做两个孩子的继父?”
  “你又有什么必要为了孩子过寂寞的下半辈子?”我也反问。
  她不出声。
  我说:“不要拒绝我,听其自然好不好?”
  她无可奈何地笑了。
  我们陆陆续续地约会,她待我始终如一个老朋友,一个星期见多次也不管用,她已把我打入知己类,她没把我当男人看待。
  周末我与邱志盟打球后喝啤酒,他问道:“听说你常见到裘莉?”
  “是。”我说
  “你对她有意思?”
  “是。”我直认不讳。
  “这就奇了,没想到你竟然对她有意思。”
  我说:“感情这东西是很微妙的。”
  “裘莉确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即使现在看来,也胜过许多黄毛丫头。最理想的是二十七八岁,到过外国,念过大学,又有事业心的那种时代女性!成熟、独立、风趣、聪慧,这才是好对象好妻子,见过世面,通情达理。但裘莉呢,裘莉的确年龄太大了一点。”
  我说:“我不觉得,我一直喜欢她。”
  “你不介意她有孩子?”
  我微笑。
  “你这个人真神秘,咱们把所有的姑娘搁你面前随你选,你却去跟裘莉。”
  他拍着我的肩膀,“我佩服你的勇气,做人应该忠于自己,我想裘莉是幸福的。”
  我喝完啤酒就向邱志盟道别。
  裘莉的隐忧不是没有道理的,我觉得每个朋友都认为她交了好运——以她那样的身分而终于找到一个理想的对象,而那个男人居然是从来没有结过婚的,人品不错,经济情况也过得去,于是裘莉好比枯木逢春了。
  多么大的压力。
  我稍后与裘莉说起,她耸耸肩:“我知道他们说什么,多么不公平,如果我真的疯狂地爱上了这个男人,那么我愿意被世人非议我,但是陆,我没有爱上你呀,多么冤枉。”
  真不知道谁比谁更不幸,说什么她也不肯,我无奈。
  “我的条件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要排斥我?”
  “你的条件太好了。”她温和地回答,“以致我们做朋友都有困难。陆,说实话,我想疏远你,我觉得朋友们对我不公平。”
  “不要理他们。你只是不愿意为我背这种罪名。”
  她略为沉吟,然后抱歉地说:“是的。你说得对。”
  “为什么?”我问,“为什么你的时间总不属于我?”
  “陆,这也许就是缘分。”她拍拍我的背部,以示安慰,“倘若真把你视为一个归宿,那未免太委屈你了。”
  “你真是我的知己。”我说。
  “你回去想想。”她笑,“我看上去像你的大姐姐——”
  “胡说!你为什么不说你像我妈?”
  我的心隐隐作痛。
  这件事之后,我也不再“威逼”她,我尽力照顾她,有很多事,不待她开口我已经先做到,我的心灵上也比较有寄托。
  裘莉有时会惋惜地说:“只怕你与我在一起久了,名誉不好,好姑娘也不肯嫁你。”
  与她共度的时间,我是珍惜的,我不是一个激烈的人,不善于表达感情,这种温和的方式,比较适合我。
  我的感情并不是没有着落的,裘莉时常回报我,周末她会煮大锅大锅的好菜,待我取回家吃,替孩子买冬衣的时候,顺道也替我置一件背心之类。
  如果我邀请她看电影,她也欣然答应。但是大型的舞会宴会,我恳求她为女伴,她就是不肯应允,推说出不了大场面。
  她还是怕人看见。她不陪我,我就索性不去这类地方。
  裘莉很内疚:“陆,你30多岁了,该成亲了,不要再拖下去,现在仿佛我霸着你似的,害你浪费时间。”她停一停,“如果没有我,你想必会约会其她的姑娘。”
  我微笑,“你真是个千古罪人。”
  “拜托拜托,咱位别再见面了。”
  “你不见我,难道不会想念我?”
  “我非发个狠去嫁了人算了。”
  “为我胡乱去嫁人?那不如胡乱嫁给我算了。我一样可以保证你与孩子们的幸福。”
  裘莉不响。
  但是没隔多久,华国坚给我带来消息,说裘莉跟一个老医生走得很密。
  我不感到意外,也没有伤心,我只是呆了半晌。难道命中注定,她永远不会属于我?但至少她应当在事前告诉我。
  为此我很不悦,黯然伤神,也不去求她证实与解释。
  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她来邀请我教她弟弟下棋,为什么我不懂把握时机,立刻追求她?为什么不?为什么要拖到如今?只因为她是别人的女郎?
  就算她当时有男朋友,我也可以与别人争一长短,为什么我要维持不与人相争的尊严,以致蹉跎到今日?
  如今我们两人都30多岁,没有多少日子剩下来了,我还保留些什么?有保留的就不是爱情。
  我大喊一声,冲到她家里去。
  我激动的说:“裘莉,我豁出去了,我不再冷静等待你的时间。一切都要自己争取,我不管,那个老医生如果斗得过我,叫他放胆过来好了!”我挥舞着拳头,“我不能再等待,也不能再容忍你又一次地成为别人的女郎!”
  裘莉凝视我,忽然双眼充满了泪水。
  “君子不夺人之所好!”我嚷,“谁要做一个痛苦的君子啊,我情愿当一个快乐的小人,我不管了,裘莉,我——”
  她已经紧紧地拥抱着我。
  我成功了!她不再是别人的女郎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嗨呵,我终于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