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失猫


亦舒

  子扬清晨开车去上班一出小路在街角的红灯前停下,便看到那张报纸大小的告示。
  它被人钉在灯柱上大字标题
           五千元奖金
  子扬心想甚么事不由得探头出去看个究竟。
  “寻找灰色大雄猫左前腿上有秃斑名叫巨熊有它的踪迹请电九二四二三四六找马太太”。
  这时灯号转绿色子扬只得把车驶走。
  她也养过猫知道事主的心情不禁恻然。
  照说一支猫不过是一支猫通街都是野猫防止虐畜会不知多少被人遗弃的小动物有待领养宠物店有的是名种猫。
  为甚么要费劲寻找一支那么普通的失猫
  只有一个答案主人与它有极深厚的感情。
  子扬十二三岁时也是猫主人那是一支瘦小的花猫半年後走失子扬哭了许久。
  之後她心灰意冷一直没有再饲养任何宠物连一缸金鱼一支小鸟也没有。
  到了公司一头栽进工作也把事情忘却一半。
  下了班回家淋过浴取起区报看看有甚么事发生在扉页又见到同一广告。
  “寻找失猫奖金五千元”。
  这次还附有巨熊的彩色照片。
  它圆头大耳胖嘟嘟是支老猫看样子已有十多岁主人已与它相处一段长日子。
  子扬放下报纸看著天花板。
  是一位老太太在寻找失猫吗一定是年轻人无论遇到快乐事或伤心事转瞬即忘只有老年人才会耿耿於怀放在心中。
  她把寻找失猫的启示剪下贴在冰箱上。
  接著数日子扬在街上总是留意有无巨熊那样的流浪猫。
  一无所获。
  她与邻居说起这件事。
  附近的太太都摇头“没见过。”
  “也许已经找到了。”
  “为甚么不拨电话去问个究竟呢”
  “真奇怪费那么大劲找一支猫。”
  比这更无聊的是王子扬为人家的失猫操心。
  子扬独身未婚有一份高尚的职业她是执业会计师工馀无嗜好过了二十五岁渐渐寂寞所以大把时间管闲事。
  倘若已婚有两个小孩一定忙得晕头转向吧。
  子扬也向往组织家庭只是那个人久未出现。
  过一日她终於忍不住拨电话找猫主人。
  不出所料应电话正是老妇人的声音。
  子扬说“我找马太太询问巨熊的消息。”
  对方停一停“你找到巨熊”
  “不,我没见过它,我想得到更多资料。”
  “你是记者”
  “不,我不是记者,你们还没找到巨熊”
  “没有,”声音有点伤感“已经半个月了。”
  “还有希望。”
  “真不晓得怎样向小振交代。”
  “小振”
  “我七岁的孙子自幼残障坐轮椅巨熊是他伴侣。”
  子扬一颗心像大石掉进海。
  “马太太我可以来探访你吗”
  “你是福利署人员”
  “不,我只是普通市民。”
  “有甚么事呢”马太太有点疑心。
  “没有事我姓王是好人请放心。”
  连老太太都笑了谁会直认自己是坏人
  “我们住在尹伊街十号。”
  “我下了班即来。”
  子扬提早半小时下班她先到书店选了几本益智儿童书籍再去挑了一篮水果然後驾车往尹伊街。
  来开门的正是马老太精神弈弈打扮得体看样子很会照顾自己。
  这叫子扬放心。
  “是王小姐请进来。”
  子扬听到她身後有人问“找到巨熊了吗”
  一个小男孩推著轮椅过来。
  子扬看见一张可爱的小面孔,十分焦虑,可是仍抱著希望。
  怜爱之意该刹那间在子扬心中萌芽。
  “小振吗,他们一定会找到巨熊。”
  小孩笑笑看著她“你是哪一位”
  子扬放下礼物“我是你的邻居。”
  马老太太说“王小姐你毋需带这许多礼物过来。”
  子扬笑“小意思总不能空手来。”
  室内十分洁净,可是好似只得一老一小在此居住。
  子扬问“巨熊在甚么情形之下失踪”
  “那是个星期一,早上起来,已经不见它。”
  “从前走失过吗”
  “十二年来从未试过。”
  “它的年纪很大了。”
  “所以更叫人担心。”
  “有些动物的特性是自知不久人世会得自行躲匿起来。”
  小振一听,立刻低下头。
  子扬不忍可是事实归事实她得把真相告诉他帮他面对现实。
  “万一巨熊不回来,你有甚么打算”
  小男孩不予回答。
  子扬说“我或许可以帮你领养一支小熊。”
  小男孩这时握紧拳头,“我不要别的猫。”
  他气恼地回转房间去。
  马老太说“这孩子十分固执。”
  “小孩都会经过这个阶段。”
  “来王小姐,喝杯茶。”
  子扬看到角落放著一部电脑“咦小振喜欢这个”
  “他常说这是他世界之窗。”
  “一个七岁孩子会这样形容电脑,可见明敏过人。”
  马老太听见子扬那样说,突觉心酸低下头去。
  “我可以时时来探访你们。”
  “我们生活还过得去,不需要义工帮忙。”她也相当倔强。
  “我不是义工,我只是邻居。”
  马老太笑了,“那么试试这馅饼。”
  这时,小小男孩子出来了。
  “这位姐姐,你懂电脑吗”
  “呵,”子扬连忙站起来,“会一点。”
  他提出几个疑点,“可以教我吗”
  子扬觉得不是难事,“请过来大家研究一下。”
  这一切磋就是整个黄昏。
  子扬教了小振几道散手如何快速切线怎样紧急传呼以及介绍好几个同物理有关的学生网络给他。
  子扬在这段时间得知小振是天才学生七岁的他已经在六年级学习。
  临走时她由衷地说“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马老太送子扬到门口。
  子扬终於忍不住问“小振的父母呢”
  马老太很坦白“我子病逝媳妇早已改嫁。”
  “啊。”
  “我一直与小振相依为命,幸亏薄有节蓄,熬得下去。”
  子扬握住她的手,摇一摇,“允许我再来。”
  “欢迎。”
  那天晚上,子扬梦见她找到了巨熊。
  圆头的大雄猫,左前腿秃毛,对著她睁大了眼睛咪呜叫,她喜出望外,急急过去抱起,梦醒了。
  十分惆怅。
  经过宠物店,她进去游览。
  “小姐,想选哪一种”
  “甚么最易饲养”
  “小乌龟。”
  子扬笑了。
  “不然,金色寻回犬也好。”
  子扬心一动。
  “我们刚有一窝初生小犬。”
  子扬看到一堆尚未睁开眼睛的金黄色小狗约莫三四支她忽然很冲动地说“给我看一看。”
  店员取出一支捧到她眼前,“其馀几支已有人订下。”
  子扬同自己说假使不会,可以看书学习。
  她点点头。
  想要一支小犬已经很久很久,只是因为独居,不方便饲养,狗也会寂寞,她看过新闻,许多主人去上班,家中的狗无聊得患上抑郁症,
  成日追尾巴来咬,或是对牢影子狂吠。
  把它寄养在马老太处最好。
  子扬替小狗添置若干用品食物,把它放在篮子提回家。
  整个周末都忙著与小小动物打交道,居然有点不舍得去上班。
  周日下午,终於抱著它到马家。
  不出她所料,祖孙并没有出去,看到这个不速之客,十分欢迎。
  小振好奇问“篮子是甚么”
  “我的小狗。”
  “啊。”
  “明天我要上班,得把它放到保姆处,可是朋友都忙,不愿负责,这下子我可头痛了。”
  在小振背後,马老太微微笑。
  子扬说下去“本来你是最佳人选,可是,你又不喜欢狗。”
  小振不出声。
  子扬唉声叹气,并且把寻回犬放在地上,让它四处走走。
  正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马老太去开门。
  子扬站在她身後看个究竟。
  门外是个年轻人,斯文有礼,“请问是否不见了一支大猫”
  小振听见了,非常紧张,“是,是,你找到了它”
  “我看到寻猫广告,又碰巧在便利商店见到这支猫——”
  屋内三个人异口同声叫出来,“给我看”
  年轻人笑了,他提著一支笼子,大家一张望,又同时呜地一声。
  不,不是巨熊,可是很像,可是这支老猫左前腿上没有秃斑。
  小振失望得双眼都红了。
  年轻人看在眼内说“巨熊没有遗憾,很少猫受到如此锺爱。”
  马老太说“这位先生,请进来喝杯茶。”
  “不打扰了。”
  “不,好心人应获得一杯茶。”
  年轻人腼腆地自我介绍“我叫施志远,是你们的邻居。”
  这时,小寻回犬找到小振的脚,爬上去,伏在上面不动,好似打算睡一觉。
  小振并没有赶它走,他轻轻推动轮椅,回到房间去。
  子扬这时笑道“我是王子扬,也是邻居。”
  马老太斟出茶来,“感谢上天我有许多好邻居。”
  两个年轻人料了几句。
  “是吗你也是理工大学,九三年那届可认识熊广兴他是我补习老师。”
  施志远笑,“那么,我也是你师兄。”
  子扬看看时间,“不早了,该告辞了。”
  小振咳嗽一声,推著轮椅出来。
  子扬说“我还得替小狗找保姆。”
  小振这时问祖母“它可以留下吗”
  马老太故意略表踌躇,“一个星期或许,你说是不是,王小姐,我们不能常常抽空做这种事,责任可不小呀。”
  子扬微微笑,“下礼拜再说吧,对,小狗喜欢户外运动,多同他散步。”
  两个年轻人告辞,施志远在门口叫住子扬。
  他搔搔头,“请你喝杯咖啡如何”
  子扬答“我知道有间幽静的小茶馆。”
  他俩坐下来详谈。
  “那支小狗,是你故意带去马家的吧”
  子扬点点头。
  “你的善心叫我感动。”
  “你何尝不是。”
  “那支叫巨熊的猫,是他们祖孙的至宝吧。”
  “的确是。”
  “可怜的孩子。”
  “他会复元。”
  “可是需要帮助。”
  “他需要新鲜空气,你会带他走走吗”
  “你愿意加入就再好没有,他们好像相当信任你。”
  “那么,约好下周末见。”
  他们握手。
  “这支老猫该又怎么办”
  “只得送往防止虐畜会。”
  “那么多人看到寻猫广告,可是巨熊毫无踪影。”
  “多数已遭不测。”
  “它们年岁大了,懂了灵性,不愿话别,会自动走入树林消失。”
  “有些老人也是这样,我想我到耄耋也会躲起来,不愿子孙看到老人混身皱纹疙瘩害怕。”
  施志远诧异,“子孙永远爱你,怎么会嫌你。”
  子扬冲口而出,“你真乐观。”
  “悲观有甚么帮助”
  子扬很欣赏他这种人生观。
  在约定见面的时间之前,子扬在办公室收到马老太的电话。
  “王小姐,可有打扰你”
  “不会,你尽管说好了。”
  “王小姐,有人找到了巨熊。”
  “那多好,可是要付五千块”
  “不,王小姐,不是活著的巨熊。”
  子扬张大了嘴,鼻子发酸。
  “兽医说它精疲力竭,自然离开世界,可是我不知怎样向小振交待。”
  “在甚么地方找到它”
  “在附近一个山岗上,由好心的途人发现。”
  子扬垂头,怎么同孩子说呢。
  “这真是一个坏消息。”
  “让我来宣布吧。”她终於提起勇气。
  “多亏你了。”
  子扬立刻通知施志远,她也需要有人支持。
  他问“怎么肯定是巨熊呢”
  “颈圈上刻著马家电话地址。”
  “不可,他会一直寄望巨熊回来,十分残忍,索性把真相告诉他,悲伤过後,可以痊愈。”
  “他才七岁。”
  “使人觉得做人真辛苦,人生无意义。”
  “我可以帮你安慰他。”
  “星期六下午一起去马家好吗”
  “你有没有接过比这更困难的任务”
  “没有,你呢”
  “也没有。”
  “来,接受新挑战。”
  子扬苦笑。
  他俩把小振与狗带到公园吃冰淇淋,无论如何,开不了口,几次三番张大了嘴,又再合拢。
  他们想尽方法逗小振开心,把轮椅推得飞快,嘴大喊“光速进行”。
  累了倒在草地上喘息。
  新鲜空气及适量运动使两个大人脸色红润,唉,待在办公室太久了,难得出来透口气。
  他们坐在地上,子扬咳嗽一声,已经到了非开口不可的时候了。
  她自觉残忍,“小振,我有话说。”
  小马振忽然转过头来,“可是巨熊已经不在人间了”
  子扬与志远同时楞住。
  “你是甚么时候知道的”
  “看你俩的神情都猜得到。”
  子扬低头,这孩子太聪明,对事对人都超级敏感。
  “你别难过。”
  可是小马振仍然哭泣了。
  许多成年人都过不了这一关,子扬十分解,她紧紧拥抱孩子。
  他的悲伤感染了她,子扬也泪盈於睫。
  志远过来不住安慰。
  “最要紧的是猫与人都有过一段好时光。”
  “到最後,每个人都会与世界告别,我们必需有心理准备。”
  小狗跳到他们膝上。
  马振问“将来,祖母也是要离开我的吧”
  “相信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届时我一个人孤零零怎么办”到底还是孩子。
  “你会有家庭有朋友。”
  小振答“他们都不愿意同轮椅小孩做朋友。”
  “谁说的。”志远劝解“我不是你的朋友吗”
  “我真希望巨熊回来。”
  “可是,我们也得正视事实。”
  小振渐渐平静,可是忽然说出心中最沉重的事。
  “我爸妈也一直没有再回来。”
  子扬想把握机会,使他多倾诉几句,“你是否生气”
  “不,”小振摇摇头,“我只是悲伤。”
  他又哭泣。
  志远说“出来已经一段时候了。”
  “你拨个电话到马家,我们就快回去。”
  小振说“不要告诉祖母我痛哭的事。”
  “当然,我明白。”
  这孩子像个大人。
  他们送小振回去。
  马老太悄悄问“他反应如何”
  子扬答“接受得很好。”
  老太太吁出一口气。
  小狗在她脚下打转,她忽然说“巨熊,过来,这边。”
  小狗欣然走到指定方向。
  巨熊彷佛再生。
  子扬与志远告辞。
  她觉得筋疲力尽。
  志远在一旁轻轻说“如果觉得辛苦,就得与马家疏远。”
  “这是他们没有朋友的原因吧。”
  “对,世上不是没有好人,可是精神实在难以负担,大家在工馀都希望与朋友嘻嘻哈哈,开开心心,谁都不想陪人愁眉苦恼。”
  “我不怕。”
  “真的”
  “马振只需要扶一把,他不会拖累人。”
  “我想帮他寻访生母。”
  “这也是一个办法。”
  “让我们携手合作如何”
  “施志远先生,我预祝这二人组有志者事竟成。”
  他们没有找到巨熊,可是他们找到其他宝贵的东西。
  走过灯柱,志远把寻找失猫的告示撕下。
  “我们其实不认识巨熊。”
  “你说得对。”
  “一定是支好猫。”
  “毫无疑问。”
  志远说“对,一起吃饭如何,我想找个机会正式介绍自己给你认识。”
  子扬笑,“好主意。”
  “你呢,你可会把你的兴趣告诉我”
  子扬凝视他,“只怕你听出耳油。”
  九个月後他们就决定结婚。
  婚礼中小马振负责替他们递指环。
  这孩子长高不少,学业突飞猛进,思想更为成熟,再也不会随意哭泣。
  小寻回犬已经有一公长,巨熊之名似乎也受之无愧,已经成为马振最好伴侣。
  马老太头发更白,皱纹更深,发生了那么多不幸的事,她仍然刚健地活下去,使子扬敬佩不已。
  经过多方面查访,志远终於联络到马振生母,可是对方并不热衷。
  听明来意之後只是“啊”地一声,像是躲债的人终於被逮到,因为心中一直有数,亦无太大的惊异,也不挂线,冷静地敷衍应酬。
  也许她也吃了太多苦头,可能为著生存,应付不来的事必需淡忘,可是子扬还是尽责地报告小振近况。
  半晌那位女士问“你是义工吗”
  “不,我不是。”
  她像是很诧意,“那你怎么会打电话来”
  是子扬决定挂上电话。
  电光石火间,她动了念头收养马振。
  可能不是今天或今年,不过,计划大可慢慢推行。
  新居走廊能够容纳轮椅通过,欢迎马振前来探访。
  志远联络到美国西奈医院,愿意为马振再作重新检查。
  每一天都有新发展,朝好的一方面走。
  一日下午,子扬偷得半日空闲,自己动手烤面包吃。
  厨房对著後园,早春,花草正待苏醒,子扬深呼吸伸懒腰,觉得已是最佳享受。
  忽然听得咪呜一声。
  她的心一动。
  花影中有甚么在动。
  子扬洗净手上面粉,推开後门,轻轻走出去。
  咪呜。
  子扬看到草丛中有小动物,很明显,那是一支猫。
  她蹲下来,轻轻问“谁在那”
  草丛中缓缓走出一支猫,子扬呆住了。
  它黑色皮毛,肥头大耳,前左腿上一块秃斑。
  子扬说“呵,是你,你来了,你想知道甚么”
  老猫又咪呜一声。
  “每个人都很好,你放心,小马振不再伤怀,老太太身心健康,还有,多谢你撮合我与志远,我现在是施太太了。”
  老猫走近子扬。
  正在这个时候,邮差大声喊“送挂号信,请签收。”
  子扬一抬头,再看老猫,它已经失却踪影。
  她微笑著站起来。
  “谢谢你,巨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