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热闹

作者:亦舒

  每逢城内有新杂志出版,必定掀起一番热闹,主人家忙,宣传、搞酒会、广邀稿,洋洋洒洒,不亦乐乎。
  奇是奇在若干见识多广,才华盖世、自视甚高的同文们居然也煞有介事.陪饭的陪饭,陪笑的陪笑,散了席,口碑载道,五体投地:“没话讲,手段阔绰,稿费至高”,立即弃暗投明,却不大理会新人事新作风合不合个人路线,做不做得长!做得舒不舒服。
  稿费高固然重要,也不见得有谁会掷下万元千字,旁的老板,也并非不付酬劳,所差无几,熟客打个八折而已,不是损失不起,毋须兴奋过度。
  每期只不过买一两千字,床底下放鸢子,大高而不妙,一窝风行动之前,也许还需考虑人家对作者是否尊重。
  恋旧主,讲义气,纯属自作多情幼稚之举。
  但以易物,更加要客客气气,宾主之间才能长期相安无事,有交通有了解,才能合作愉快。
  扑来扑去,频频跳槽!少不免伤元气,会不会得不偿失?
  自问脾性欠佳,然稿件接往同一报章杂志却年代久远,反正发不了财,不熟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