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小郭探案之二)

作者:亦舒

——选自亦舒中篇小说选《请勿收回》

  我是小郭。
  也不太小了,三十三岁。
  有些人,在十多廿岁时就给人一种老成持重的感觉,到了三十多岁,人家以为他快可退休。有些人却得天独厚,上了年纪,依然是小什么小什么。
  我小郭是后者。
  我同拍档阿戚与阿并开侦探社,专做男女私情案。
  这是一份很乏味的工作。男与女,爱的时候,通常爱得死脱,恨的时候,又恨得死脱。
  到最后,就算死,也不让对方好好的死,而是要对方出丑地死。
  不幸的是,等到他们上小郭侦探社来的时候,已经到达非要对方死翘翘不可的地步了。
  所以乏味。
  通常我对客户的忠告是:“先生/小姐/太太,如果你已经不爱这个人,何苦还要调曾经有一个主顾听懂了这句话,大喝一声:“然则都如你所说,你们吃西北风?”
  我立刻说:“是是是,查查查。”
  忠言逆耳,故此我们饭碗得以保存。
  有时候我们也闲得慌。
  怪只怪市面上太多业余侦探,一见李先生身边约莫不是李太太,也不理那名女子是否李某的姨妈表姑堂妹,甚至是外甥侄女,一于去通风报讯,知会李太太,好当面看人家老婆脸色大变转型,如霓虹灯般精彩,视作上等娱乐。
  我小郭直情无用武之地,自叹技不如人。
  不过总括来说,社里生意也不太坏。
  养得活咱们三人,还有一位听电话写记录的女秘书,叫艾莲。
  这艾小姐是个小肥婆,动作颇为迟钝,但她有一张紧密的嘴,我们最崇拜她这一点,其余缺点不足为道。
  这一日,是初秋。
  吃完中饭,我读报纸,艾小姐用纸牌算命,阿毋还没回来,阿戚在擦照相机。
  我看看手表:“阿毋到什么地方去了?”
  阿戚笑道:“小公司就是这点难做,摆档子咸脆花生就自以为操生杀权,伙计多上趟厕所也乌眼鸡似瞪着,咱们猪油朦了心才会跑到这种地方来打工,日日给你牵头皮。”
  我放下报纸。“我是关心他才问起,你有事没事借点荫头就说上两车话。”
  “有朋友把他叫了出去。”
  “做我们这一行,有什么朋友?”我问。
  “是他中小学同学。”阿戚说:“一早把他叫了去吃茶,到现在还没回来。”
  “如果托他办案子,要正式收取费用,”我老实不客气,“他是我伙计,不能自由接客。”
  阿戚光火,“我们又不是你家生的奴隶,你这人好不可恶,一付老虔婆样。”
  话还没说完,阿毋回来了。
  他带着一个英俊小生,与咱们三人差不多年纪,可是人家衣看合时,风度翩翩身型高大,五官精致,纵使是同性,也不由得我不喝一声采:好个风流人物。
  我说:“请坐,沈先生。”
  沈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忧郁,他静静坐下。
  小肥婆艾莲给他倒了杯茶,忍不住几次三番的打量他。
  我心想,这样的人物,难道还会有烦恼?
  阿毋直截了当的说:“他有烦恼。”
  在商言商,我即时说:“我们的费用──”
  阿毋打断我,“一定照付。”
  我说:“这么熟,打个九折吧。”
  阿毋瞪我一眼,我也睁大眼睛。
  这些人同我合作多年还装作不懂我的苦处:水电煤租加上伙计人工,器材连两部车子,都要了我的命,他们还想我大减价?
  我对沈说:“你慢慢讲。”
  沈抬起头,犹疑半刻,终于说:“事关我的女朋友。”
  我顿时明白了。真乏味,我叹口气往椅背上靠去,又是这一套。
  又叫我们出发去拍男女亲狎的照片;拍得多连黄色杂志都不想看。什么时候,我握紧拳头,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真正做一件大案,擒拿警方悬赏的大盗归案。
  “小郭,你怎么了?”阿毋推我一记,“你听沈以藩说呀。”
  “这是我的女朋友,咪咪。”他取出照片。
  我眉头略皱,一听这个名字,就知这不是善男信女,什么菲菲蒂蒂比比咪咪,不妖娆也不叫这种名字。
  正当的女孩子当然只叫马利依莉沙白马嘉烈。
  我取过照片。
  一眼看过去就呆住,“这,你女朋友?”
  我不知道她的洋名叫咪咪,照片上是顶顶大名的女歌星柯倩。
  “这是你女朋友?”我刮目相看。
  真是一对璧人,男女都漂亮得如小说中人物。
  握又问:“她有什么不妥?”
  “我们走了有三年。”
  阿戚探头过来说:“我从来没听说她有男朋友。”
  沈笑一笑,“我们守秘。”
  “为什么?歌迷不喜欢?”阿戚问。
  “不,怕受干扰。”
  我不明白,“什么干扰,何必理别人说什么?”
  阿毋冷笑一声,“凡是说不必理别人说什么的人,大抵未尝过被人窃窃私语之苦,事情不临到头上是不会知道的。”
  我白他一眼。
  阿班还不放过发表伟论的机会,说下去,“认为做名人不苦的人,根本尚未正式成为名人。”
  我拍案而起,“你那么懂得名人疾苦,难道又是第一手资料?子非鱼,焉知鱼之苦乎?”
  英俊的沈先生见我们自己人吵得不亦乐乎,大表惊讶尴尬。
  我取出手帕抹汗,“你别见怪,当你是老友,沈先生,所以才给你看到我们真面目。”
  那边艾莲虽然不发一声,却把每一句话都听在耳中,笑意盈盈。
  我怕沈先生觉得我们儿戏,连忙使过去一个眼色,严肃起来,咳嗽一声。
  我再问:“她怎么?”
  沈低下头,“她不再爱我了。”
  听到这里,我真想推掉这个案子。
  我说:“沈先生,大丈夫何患无妻。”
  沈说:“我不要听这种陈腔滥调。”
  “我们可以为你做什么?”我忍耐的问。
  “我要证据。”
  “得到真凭实据之后又做什么?”
  他不出声。
  “摊牌之后只有两个可能。(一)她重归你的怀抱,(二)与你决裂。既然你都觉得她不再爱你,你认为(一)的成数高还是(二)的成数高?”
  卖相这么好的男人这么蠢,蒙古汉,真可惜。
  他说:“看到证据,我就心死。”
  我看阿毋一眼,心想:你这个朋友,食古不化。
  阿毋说:“我们替你调查好了。”
  我索性加赠他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越是说滥了的话越是有它的道理。
  他愁眉百结中透出一丝笑,“小郭,你没有恋爱过吧。”
  我既向往又懊恼更带些不甘,“是,还没有。”
  他站起来,“这件事就拜托小郭侦探社了。”
  阿毋送他出去,一边说着“我办事你放心”之类的话。
  我与阿戚打个呵欠。
  阿毋回来说:“总比没有事做打瞌睡好。”
  我问:“你这朋友,干哪一行?”
  “本市每出产一百件衬衫,有七十一件是他家的制品。”
  我失声:“沈氏制衣厂!”
  “可不是。”
  “你明白什么?”
  “他是该不死心,是该查个水落石出。”阿威说:“还有什么人的条件好似他?他还会败在什么人手中?真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飞机大炮,什么都有。”
  我笑,“看你财迷心窍的样子,你有妹子嫁不去还是怎么的?”
  “我有妹子,”阿毋说:“我就不甘后人了。”
  “阿毋,有些女人是不计较洋房汽车的。”我说。
  “真的呀,”他夸张的说:“那为什么咱们三个人至今还是王老五?”
  “别对人性太失望,也许柯倩就是这么一个角色。”
  “对,不食人间烟火的天涯歌女,时光隧道转到张恨水的沈凤喜时代……”
  我弹着照片。
  柯倩是摩登女,彻底的时髦,作风洒脱,我在报上看过太多有关她的新闻。
  这样的一个时代女性对于物质的看法自然不会太保守,她大概不会认为金钱是万恶的。
  我想一想问:“她的经济情况如何?”
  “好得不得了。一万七千人坐的体育馆,连满七场,创演唱会热浪。最近又有电影公司邀她拍片,经理人正在替她接触。”
  “有什么绯闻?”
  “有过三四宗,不足重视,也许只是宣传。”
  “与老沈走了多久?”
  “三年了,他们本来已准备同居,老沈特地盖了房子在西沙角,哗,这才是真正的别墅……”
  我笑问:“比起喧斯堡如何,有过之无不及?”
  “你别故意抬杠好不好?”阿毋几乎要扑过来打我。
  阿戚说:“喂,别吊瘾,讲下去。”
  “可是她一直没有搬进去,最近并且与老沈疏远。”
  我说:“也许她想与老沈正式结婚,这叫做欲擒放纵。”
  “不,”阿毋摇头,“他们两人都非常开放,根本不想结婚,早已经说好了的。”
  “一切推理无效,”我摊摊手,“出去调查吧。”
  艾莲在那里处理信件。
  我问她:“你有没有意见?”
  她摇摇头。
  “她难道还会找到比老沈更好的人?”我问。
  艾莲侧头想半日,再摇头。
  阿毋早已取出相机出去开工。
  我喃喃说:“也许中东某油王王子追她。”
  阿戚说:“那还不如沈以藩,大家黄口黄面。”
  我笑,“连我都有兴趣知道,柯倩的新爱是否三头六臂。”
  “今夜可以知道。”阿戚说。
  “别把事情看得太简单,”我说:“人家沈公子为此困惑良久,可见内中自有其复杂之处。”
  “等阿毋回来吃饭?”
  “不用了,收工,艾莲。”
  回到家中,吃罢晚餐,我看电视。
  在上演教父传奇。
  米高卡里翁尼的妻问他是否作奸犯科,杀人如麻:“……是真的吗?”
  他说:“外头的事,你不必问。”
  他妻子以母牛般可怜的眼光看住他。
  米高心软地:“好,只准你问这一次。”
  那女人颤抖地问:“是真的吗?”
  米高平静地说:“不。”
  我忽然鼓起掌来,听听,多么可爱的男人,一于否认,而多么识大体的女人,落得台便算数,不再追问。
  我起身熄掉电视,斟一杯拔兰地吃。
  不知是否做一行怨一行,我对于查根问底的事业越来越厌倦。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谁是忠,谁是奸,社会自有论定,生活不比侦探小说,何苦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老沈自己说得好,他发觉她已不爱他。
  那已经是足够理由,一百颗、心要死也可以死得贴地。
  如果我的爱与我疏远,我就随她去,挑一个苦雨凄风的晚上,服毒也好,抹脖子也好,约见奏可卿也好,总而言之,自己认命,再也不会去追查前因后果。
  但老沈偏不这么想。我想这世界之这么有趣可爱,就是因为有各式各样的人的缘故。
  我自己无论如何端正服装,但他人脱光衣裳,我毫不介意,看热闹嘛,不然多闷。
  我躺沙发上看书。高尚得闷得发昏的“一百年孤寂”。
  阿毋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如释重负地放下书。
  “啥事体?”
  “我想申请你派人来轮更。”
  “半夜三更,什么地方找人去。”
  “我吃不消了。”
  “死挺呀,你亲自接下来的生意。”
  “我已经等了十二小时了。”
  “天亮吧,天亮吧,天亮我找阿戚来替你。今日发生过什么事?”
  “可怕在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不懂,她这十二小时什么也没做过?”
  “她去熨头发,你知道吗,小郭,原来女人熨一个头发要六个钟头!六整个小时,足足三百六十分钟,花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小郭,你想想,倘若每个女人都如此,国家怎么强呢?”
  “别夸张,她身为歌星,当然要不停修饰自己。”我说:“之后呢,之后她做了些什么?”
  “之后她跑到置地广场。”
  “阿啊,我明白了,买衣裳。”
  “把一百○八片名店里所有服装通通试遍,花了十万──”
  “叫你控制你自己,那里有十万小时。”
  “是银码。”
  “呵,现在她在哪里?”
  “回了家。我在她家楼下,我闷死了,小郭,不是吓你,听说有些女人,天天都这么过日子,我明天怎么捱?”
  “看在你朋友沈公子面上,做下去。”我鼓励他,“况且她有工作,她要唱歌,她不能天天如此。而且你怨什么?不知多少公子哥儿就是想等这种机会来一亲芳泽,伺候名女人做无聊的事,还苦无机会呢。”
  “我支持不住了。”他哭丧着声音说:“我怕明天她吃下午茶就八个钟。”
  “别优,夜幕已经低垂,好戏就快上场,你带了红外线镜头没有?别错过主角,再见。”我放下话筒。
  我几乎笑为两截。
  第二天回侦探社,阿毋在喝艾莲做的黑咖啡。
  “你怎么回来了。”
  “阿戚替我。”
  “有什么成果没有?”
  “有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子,上了她家,天亮还没出来。”
  “什么年纪?”
  “年纪很轻,约廿余岁。”
  “照片呢?”
  “你先让我喝完这杯咖啡好吗?”
  “你们怎么搞的?当我仇人似的。”
  “老兄,当你是仇人是给你面子,多少人想做众矢之的还没资格呢,街市上的三姑六婶何尝不得罪人,谁同他计较,你是老板,岂不深明劳资双方永无和平之理。”
  “你想怎么样?”
  “我们想合股。”
  “那岂非成为郭戚毋侦探社?”
  “不一定,我们争的不是名份。”
  “不是每年年终都分红利吗?”
  “是,去年分了七千块,阿戚去买了一件凯丝咪上装。”
  “簿子你们都有份看,平常大鱼大肉,年终还分到什么?”
  阿毋放下咖啡杯子,“到底受不受我合伙?”
  “让我想想。”我坐下来。
  其实让他们成为股东,对我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大家更可以安心做。
  我说:“只要你停止用飞箭射我,什么都是值得的,别以为这盘生意有得赚。”
  阿毋大喜,“将来,将来会有前途的。”
  他伸出手来与我握,他自幼习咏春,手劲非同小可,我差些软下来。
  我微弱的问:“仍是小郭侦探社?”
  “当然,一朵玫瑰,无论叫它什么,仍是一朵玫瑰,不过以后工作得公平分配。”
  这分明是暗示我一向故意躲懒,我也不分辩,将来他们会知道老板不容易做。
  阿母去冲照片,我看到那浓眉大眼的男子,便嗤一笑出来。
  “你以为这是咪咪的新爱?”
  阿毋大声说:“至少是个嫌疑犯。”
  “你不问世事太久了,这是她亲弟弟。”我把照片还给他。
  “你怎么知道?”
  “报章杂志上不晓得出现多少次。”我嘲笑他。
  “我要出去跟娱乐圈的人饮杯茶,打听打听。”
  “你去吧。”
  “你呢?”他不服,“坐在写字间里享福?”
  “不,我要与老沈谈谈,”我取过外套,“我们分头进行。”
  沈以藩的写字楼在他的厂里头,他的工作很忙,我突然间出现,令他约会程序大乱,万不得已,只得推知其中一两个比较不重要的人物。
  他还是欢迎我的。
  我一向喜欢突击检查,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看到事情的真相。
  “有发现吗?”他问。
  “柯小姐的弟弟同她很亲爱?”我问。
  他点点头,“女人总是爱她们的兄弟。”
  “她兄弟爱不爱她?”
  “很会利用她。”
  “你呢,你对他有没有好感?”
  沈以藩微笑,“我是一个生意人。家父曾说,人是最佳投资。尤其是众人看不起的,落魄的人,若我略对他好一点,他便感激涕零,以知己视我,何乐而不为呢,人弃我取,义气十足,说不定一日可加利用,就算一无用处,当名烂头蟀也不错。”
  我点头,“他做什么?”
  “他是个模特儿。”
  “他爱交男朋友?”
  “不是什么秘密。”
  “他姐姐供他生活?”
  “是。”
  我看着老沈英俊的脸。他并不是一共好相与的人物。蠢人在本市不能活过三个月,傻人寿命更短。漂亮的他骨子里是个深沉的,有计划的,才干大于一切的人。这一代的公子哥儿往往比小职员更勤奋工作,以他的标准来说,他对柯倩算是一往情深。
  “你很爱她?”
  他点头,“出乎我自己意料。”
  “开头也并不是认真的吧。”
  “你说得很对。”
  他案头有一只十九世纪古董银相架,套看柯倩的一张生活照。
  他对我完全的信任合我感觉愉快。
  我问:“如果她回头,你还会不会要她?”
  “自然,否则花这么多工夫干什么?就是为着要知道敌人是谁,个别击破。”
  我微笑,“你真的爱她是不是?”
  “惨得不得了。”他寂寥的说:“真没想到会被这个女人控制我。老实说,失去她也许是福气,痛苦一会儿还不是丢在脑后,恢复自由,此刻想尽办法叫她回头,等于在自己身体上加一副枷锁。”
  我很讶异他把事情看得那么通透。
  他说下去,“除了婚约,我一切都可以给她。”
  “令尊不会让你娶她?”
  “绝不。”
  “也许这是她要离开的因由。”
  “不会。她看轻婚姻。”
  “女人们都想结婚。”
  “不是她。”
  “何以这么肯定?”
  “她在十六岁时结过婚。”
  呵。
  “由父母把她嫁给一个小生意人,得了一笔礼金。而这段婚姻,还是由我出尽百宝替她摆脱。她谈虎色变。”
  他真的爱她。
  “老实说,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是会令她离开你的。”
  “我也看不出,所以想知道。”
  “你怎么知道她不再爱你?”
  “凭感觉。男女之间有许多事是极敏感的。”
  我站起来告辞。
  沈以藩真心爱柯倩,毫无疑问。
  对柯倩来说,他应是最理想伴侣。
  但是为了什么产生感情危机?
  我回到公司,轮到阿戚在喝咖啡。
  我问他:“你怎么回来了?”
  “什么都打探不到。”
  “柯倩在哪里?”
  “在国际录音室。”
  “有没有人接送她?”
  “没有,她自己开车进出。”
  “奇怪,这么干净?”
  “就是这么干净。”
  “我不相信,再盯下去。”
  “她楼下廿四小时都有人守着,已经守了大半年,一点结果都没有。”
  “谁?谁调查她?”
  阿戚笑,“你也很久没出来走了,小郭,还有谁?娱乐记者呀。”
  “他们得到什么结论?”
  “他们连沈以藩都没见过。”阿威说:“柯倩是个非常守秘的女人。”
  “她与老沈在什么地方见面?”我纳罕地问:“据我所知,沈氏住在家中,上有父母,下有甥侄,不方便与女朋友幽会。”
  “也许在别的地方有一所房子。”
  “那多麻烦。”
  “也许真的没有第三者。”
  “也许。”
  “她弟弟在录音间等她。”
  “很少有姐弟这么接近。”我说。
  阿戚笑,“那是因为做姐姐的不一定肯为兄弟买房子置汽车,他在姐姐身边耗,所得好处比工作酬劳为多,自然亲密。”
  我说:“于是你妒忌了,因为你没有一个好姐姐。”
  “那简直是一定的。”他笑。
  阿戚嘱我往录音间去追下半场,出发前遇到阿毋回来。
  “有什么新闻?”我问。
  阿毋摇摇头,“都说柯倩这数年来一件桃色新闻也没有。”
  我说:“这是不正常的。”
  “你才不正常。”阿毋不服气,“你不给她做个好女孩?”
  我想一想,“我亲身去看看。”
  我在录音间有熟人,一混混进去。
  她正与工作人员操练,十多廿位仁兄仁姐围住她,苍蝇都飞不进去,除非是孙悟空,否则难以接近。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柯倩本人。
  也难怪这么多人爱看明星真相,照片与影片中看过千百次,但是看真人还是不同的。
  她个子并不高大,面孔漂亮得似洋娃娃,整个人比我想像中袖珍。
  今日她穿便装:牛仔裤、卫生衫,束一条男装鳄鱼皮带,穿一双懒佬鞋,戴只男装金表,潇洒之极。
  我看过盛妆的柯倩,低胸晚服,面孔上贴金片,深紫色唇膏,一脸世纪末糜烂及厌倦的神情。
  没想到今日的她也这么好看。
  她是个有内容的女人,老实说,青春玉女可爱管可爱,论起味道来,不及略为沧桑的柯倩。
  他弟弟也在,吊儿郎当的踱来踱去做巡场,一忽儿递茶,一忽儿送口香糖,别人不大看得起他,他也不介意,姿态非常女性化。
  这种人现在太多太多,也见怪不怪。
  他一下子坐二下子立,我发觉他左耳上还戴只耳环,成套的手链与项链,手臂上背一只名牌手袋,不知就里的人,但觉得他时髦清秀漂亮。
  他五官跟柯倩有七分像,但柯倩沉着,是个做事的人,他则轻佻浮躁,有点神经兮兮,说起话来,一团一团。
  他过来与我打招呼,“嗨”一声坐我身边。
  “你是哪里的?”他问。
  我巴不得他过来攀谈。
  我微笑话:“我是公司里的人。”
  这样的话他也相信,立刻说:“我们以前没见过吧?”
  “没有,”我说:“我是小郭。”
  “我叫菲立。”
  “你好。”我们握手。
  他问:“你看咪咪怎么样?”
  “一流。”
  他很高兴,“是世界一流。”
  我耸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但何必去扫他的兴,各人自有做梦的权利。
  “一会儿一起吃午饭如何?”菲立问我。
  我即时问:“还有什么人?”
  “几个熟朋友同这里全体人马。”
  我不感兴趣,人太多了。
  他说下去,炫耀地自傲地,“咪咪每日时间表都由我编排。”
  “哗,多么吃重的工作,”我暗暗好笑,“很多人要看你的脸色呢。”
  “是呀,不过我做事很公正,那些人该见就见,哪些人不该见就不见,绝无偏袒。”
  我问:“公私两方面都由你管?”激一激他,“私事还是她自己作主吧。”
  “才不,她最听我的话,”果然谷子都红了,“她才不会结交我不喜欢的人。”
  这么幼稚的一个人,我还有点良知,不忍再耍他,同他玩下去,导他升仙。
  “当然,”我说,“姐弟情深嘛。”
  他又高兴起来,“我们两人自幼相依为命。”
  一眼就知道,菲立这种个性的人,自卑感很重,自尊心特强,最受人演捧,最容易被得罪,哄他数句,他便乐为人做死士去了,一言不合,他便踩上来没完没了,异常肤浅,最易被人利用。
  他也有件武器,祭出来无往不利,这是他的福气,有一个好姐姐叫柯倩,否则他早已无地容身。
  转眼间午饭时间已到,柯倩过来招呼每一个人。
  见我与她爱弟同坐,便微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