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

作者:亦舒

  据我们所知,小咪单恋她的表哥文龙,足足己有十五年。
  小咪的表哥就是我的表哥,小咪是我的表妹,我是她的表姊。这关系真够复杂的,不过一句话。我们大家反正是亲戚就是。
  表哥表妹恋爱事迹,五十年与一百年前非常流行,现在好像很少有这种情形发生,可是小咪却立志要追求文龙表哥,对别的男孩子眼角都不屑瞥一下的。
  我记得小咪一出世就与文龙在一起,她追求文龙,打三岁开始,所以十五年来,也不过只有十八岁,可别误会小咪是个老姑婆。
  小咪最喜欢翻她与文龙合摄的旧照片,最心爱的一张也是最滑稽的一张,那时候文龙已经十岁了,小咪才七八个月大,光光的头顶,包着一块尿布,让文龙抱着。
  她大概每隔三天就要逼我看这幅照片一次。
  我的胃口总是很差。
  “小咪,”我会这样的说,“这个相片都已经发黄了,还拿出来看什么?”
  小咪抗议。“旧照片有纪念价值,我喜欢旧照片。”
  “算了,你不是喜旧欢照片,你是喜欢文龙表哥!”
  小咪用力捶我一下,不过脸上笑嘻嘻的。
  这个人,一有空就到我这儿来兜圈子,今天玩足一个下午,晚饭都吃过,还不肯回家,死赖着不走,逼我听她与文龙的“艳史”。
  所以我马上白她一眼。“这又不是秘密,大伙儿谁不晓得你追求表哥,己有十五年多的历史?”
  她问:“文龙晓不晓得我在追求他?”
  “你自己又不去问他,我们哪儿知道?又不是肚子里的蛔虫。”
  “我看他是不晓得。”小咪叹一口气,“唉!”
  我看她一眼,继续读我自己的书。
  可是隔一会儿,小咪又骚扰我,“嗳,你看这照片呀!”
  于是我看。“不错。”我说,“拍得很清楚。”
  “你看都没看!”她生气了。
  “小咪,我看了几百万次啦!”
  “你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一会儿十五年多,一会儿几百万次。”
  “好,拿来,让我再看看。”我伸出手。
  “拿得小心点,别撕坏了。”
  我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你看文龙不是笑得很开心?”她在一旁做注解。
  “你也笑得不错。”我说。把照片还给她。
  “嗳。我一直喜欢他的,”小咪承认,“所以才笑得这么好。”
  “别胡搅了,你才七个半月大,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就会谈情说爱了?”我抢白她,“你连文龙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呢!”
  “你猜那个时候文龙对我有没有印象?”她问。
  “太荒谬了,十岁的男孩子,除了他的足球和香口胶,对任何东西不会有印象!”
  小咪又抗议,“我不是‘东西’。”
  “当然你是,你没见人家叫孩子作‘小东西’吗?”
  “好好,我服输。”小咪失望地跌坐在椅子上。
  但是只隔一会儿,她就自得其乐,又研究起她的照片来,“我小时候没有头发的,你看,头上的一个小蝴蝶结,还是用胶纸黏上去的!”她笑起来。
  “小咪,别看了,你的单思病越来越厉害,大家都代你担心死了!”我劝她。
  “别单思单思的好不好?你说多难听!”她放下照片。
  “小咪,你要接受事实,你喜欢文龙,文龙可有对你表示过什么?”我问。
  她摇摇头,那样子真绝望。
  “所以呀,你是不折不扣的单恋。单恋有什么好处?”
  “有的人还单恋男明星呢!”小咪有点无精打采的。
  “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单恋表哥,还可以看得见,男明星?嘿!”
  “我却觉得单恋男明星还好过一点。”我看她一眼。
  她顾左右而言他:“假如我们那个时候拍了活动电影,一定要比这张照片生动有趣。”
  “反正你是一块尿布包在那儿,再生动也没用。”我说。
  “你总是抬我杠。”小咪气结,“表妹喜欢表哥,天经地义的事,偏就是你反对,”
  “你妈要是晓得更反对,气都会给你气死,她以为你是在讲笑话!”
  “文龙什么不好?”小咪问。
  “他有什么好?”我反问。
  “他——”
  小咪刚欲替他分辩,被我一言打断。
  “花花公子,不务正业,十年来订婚七千多次……”
  “哪里有七千多次?”她皱起眉头。“你又来了。”
  “七次?”我赔笑问。
  “差不多。”小咪点头。
  “最近又订婚啦!”
  “我晓得。”小咪道,“那女的是唱歌的,臭得要死。”
  “所以呀,这种男人,真的是送给你也不要睬,死命的去追求干什么?”我问,“你疯啦?”
  “我说你真是什么都不晓得,我就是喜欢他这个潇洒!”
  “那样叫潇洒?哈哈哈!真好笑。”我讽刺道。
  小咪气得面孔都发白了。
  我真有点可怜她,于是我说:“你想一想,小咪,文龙表哥今年都快三十岁,年纪与你也不合,你还是专心读书拉倒算数。”
  小咪铁青着脸,“不跟你说!”她倒在我床上,背着我,真的不跟我说话。
  “你是真的喜欢他?”我问。
  她背着我点点头。
  “你才十多岁,别急好不好?一定有别的男孩子会比文龙表哥好的。”
  “我就是喜欢他,”小小咪居然唏哩哗啦的哭起来,“别的我都不喜欢。”
  我不知道她的感情有这么丰富,不由得一呆。老实说,小咪之钟情文龙,每个人都知道,但是大家都不重视,而且不注意,满以为是小孩子闹着玩的。现在看来,事体似乎相当严重。
  “最近见过他没有?”我问。
  小咪擦掉眼泪,“没有,我很少有机会见到他的。”
  “想不想见他?”我再问。
  “我不晓得。”
  “喂,别做崔莺莺林妹妹状好不好?什么不晓得?要见他的话,我们就上表姨家吃饭去;不要见他,就算数。”
  “我一见到他就好紧张。”小咪说。
  我笑起来。“那你还是想见他的,对不对?”
  小咪缓缓的点点头。
  “你看,我这个表姊,不错吧?”·我拍拍胸口,“一猜就知你的心意。”
  小咪微笑起来,又点点头。
  “这样好,我们明天去一趟,也不用先通知表姨,就在吃饭的时候去,准会碰见他的。”
  小咪表示赞成。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我叹一口气,“他不是已经订了婚吗?随时可以结婚的人,怎么样去追求?”
  “他订不订婚我不管,”小咪倔强的道,“他就算是结了婚的人,我还是一样追。”
  “小咪,你太过分了。”我摇头,“这个话,不是你应该说的。”
  “你不会明白的。假如你真喜欢一个人,就不会介意他是否结过婚。”
  “好,算我不明白好了。”我笑了一笑。
  “希望你将来会明白。”
  “不,我倒希望我永远不会明白,谁会去追求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世界上的男人又不是死光了。”
  小咪摇摇头,把那张照片,放进了她的小手袋。我晓得她又要说我不明白她的心意。
  “怎么样?明天准定去?”我问。
  她点头。忽然她间:“美芝,你难道一点都没发觉文龙可爱?”
  “没有,”我笑道,“不过明儿我一定陪你去。”
  “奇怪,你的眼光,不知道是什么眼光。”
  小咪倒在床上,双臂枕在头下,双眼闪着亮光。
  “也许是老姑婆的眼光。”我解嘲道。
  “文龙表哥是我一生之中碰见的男人,最可爱的一个。”她说,“美芝,今天我在你这里睡。”
  “你妈放心?”
  “那有什么不放心的?”小咪有点儿不高兴,“假如你不欢迎我,那就算了。”
  “没有人不欢迎你,你尽管睡在这儿好了。我给你妈去打个电话,通知她一声。”
  等我打完电话小咪又在文龙长文龙短的。
  什么这文龙的眼睛真够迷人,文龙的笑声真够动听。
  我一转身,居然睡着了,闷得她半死。
  早上八点半,我给她推醒。
  “我应该穿一件红颜色的衣服,可是我又没红衣服。”她说。
  “红衣服?”我打个呵欠,又翻了个身。
  “你怎么像猪?整天睡。”她埋怨我。
  我不乐意了,“真没道理,把人吵醒,还骂人是猪。”我用一个枕头压柱脸。
  她拉开我的枕头。“你有没有红裙子,嗯?”
  “等我再睡三个钟头,今天放假,别吵我。”
  “再睡三个钟头,天都黑了,别乱搅!”
  我叹一口气,坐起来,“你一整个晚上,就在床上挤我,一会儿脚搁到我身上来,一会儿手臂压着我脸,好容易等到你起身,又不让我睡——什么红衣服?”
  “我想穿一条裙子。”
  “红裙子?你不是有一件灯笼袖的红裙子吗?”
  “太孩子气,不行。”
  “我没有红衣服,你吵醒我也没有用。”我又躺回床上去。
  “我却记得你有一套红旗袍。”
  “得了,那套红旗袍是去年过年时穿的,厚得要命,现在怎么能穿?”
  “唷!”小咪失望起来。
  “而且无端白事的穿套红旗袍,表姨不会给你吓死?别耍花样,小咪,你昨天那条米色裙子,顶不错的。”
  “那条裙子太闷。”
  “我衣柜里有几件衣服,你去挑一件吧。”
  “谢谢你!”她拉开了我的衣柜,翻得起劲。
  “这件吧,这件不错。”她挑中了一件银色的。
  “你要死,小咪,你假如真的要急于给文龙一个印象,我劝你别穿衣服,光着身子去最好最妙。”
  “那你替我出主意吧,我真的不晓得!”小咪一下子坐在地板上,被我说得她很不高兴。
  我跳起来,顺手拉出一件白色宽裙子,摔在她前面。
  “看,这件不是顶好?你皮肤白,穿白的最好,就这件吧!”
  小咪看了看这件衣服,忽然动起心来,她不再坚持红色,“嗳,这裙子,真不错。”
  “那就穿它好了。”我起床。
  “你不睡了?”小咪问。
  “睡个鬼。”我漱着口,“吵醒了就难再睡着。”
  “那好,陪我去——”
  “小姐,我有一本侦探小说,想要在今天看完它,不要打扰我怎么样?”我洗脸。
  “美芝,请你帮帮我忙吧,我——”
  “不要多说,再讲一句,表姊姊都没得做。”我换下睡衣,改穿一条舒服的旧裙子。
  小咪嚷起来:“好吧好吧!你看你的侦探小说,我不出声好了。”她恨恨的站起来,冲出露台去。
  我乐得耳根清净,拿起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我读小说很慢,才看到第五十多页,就该吃午饭了。
  我出去露台找小咪,她却躺在藤椅子上,睡得呼呼声,我自己睡觉时最怕给人叫醒,故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况且小咪多睡几个钟头,对我只有好处,我乐得耳根清净,又有什么不好?
  我决定让她再多睡一会,自己还是照样追读那本小说,我刚刚翻至最后一面,小咪醒了,她走进来。
  我放下小说,“怎么样?好睡呀?”
  “早就醒了,看你还捧着小说,不好意思吵。”
  我有点惭愧。“现在几点了?”
  “一点多。”她看看腕表。
  “你先吃饭吧。”我说。
  “吃不下。”
  “总得吃一点,吃完了就打扮,我们立刻上表姨家去。”
  “你不哄我?”小咪不相信。
  “绝对不,你换衣服吧。”我含笑道,“我们早一点去。”
  “那多谢你啦。”她终于笑了起来。
  小咪出去随便地吃了两口饭,又奔了进来,她穿上我为她挑的裙子,又梳头又搽粉,我看着她。
  她转过头来,“美芝,怎么样?”
  “很漂亮,不过看上去老几年。”
  “那更好。”小咪在镜子里左顾右盼。“我就是想老成一点。”
  “好多女人四十多岁还在穿短裙子,小的想老,老的想小,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好了,你也该换件衣服了。研究这些问题干什么?”
  “我换衣服?换什么?就穿这一件好了。”我站起来,转了个身。
  小咪用不满意的眼光看着我。
  “小咪,现在是你去会梦里情人,不是我。”
  “哼!”小咪自鼻子里哼出来,“你笑我?告诉你,终有一天也会轮到我笑你!”
  我笑,“恐怕不会有这一种日子。”
  “好,我们走着瞧。”
  我微笑,“瞧就瞧好了。”
  “我们去吧。”小咪将一双鞋子丢给我,“穿上它。”
  我踏上鞋子,一看钟,“才三点呀。”
  “差不多了!”小咪一把拉着我,“走吧!”
  她既然那么说,也没办法,只好早去。
  时间的确还很早,表姨家里一个人也没有。连表姨也不在,更不用说是文龙。
  女佣人说文龙“也许”会回来吃晚饭。
  这“也许”两个字说得我们的心冷了半截。想想看,这么远两个人跑来坐着,主人又没有一个在,如何是好。
  小咪老实不客气,倒在沙发里大口大口的叹几0
  我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说些什么安慰她的话好。
  正在这尴尬的时候,我们忽然听见大门处有人进来的声响,我侧头一瞧,可不正是文龙!
  “唉呀!”我大声一叫,连忙推躺在沙发上的小咪,想叫她坐得好看一点。
  但是小咪坐着的那个角度,看不到文龙,她懒洋洋的继续躺着,“什么事?”她不起劲的问。
  我真的急坏了,文龙又正在走过来,于是我直嚷了起来,“文龙来了!”
  “什么?”小咪跳起来,差点撞到文龙身上去,她一看到文龙,霎时呆住,她一只手指指着文龙,“你——”
  文龙表哥笑了起来,他轻轻的拨开小咪的手,“怎么样,你不认识我?”
  小咪继续呆了好几分钟,“你,我不认识你?”她笑起来。
  文龙表哥坐了下来,“小咪。美芝,你们两位有什么事?”他笑着问,“找表姨?她打牌去了,现在不会回来。”
  “来找你,可以吧?”我问。
  “当然可以。”他又笑,“只是你们小女孩,找我有什么事呢?”
  “什么小女孩?”这话讲得我都不舒服起来,“这里没有人是小女孩!”
  文龙道:“好好,没有人是小女孩。”他装着手势,“大女孩,好了吧?”
  我笑出来,怪不得小咪会迷上他,文龙的确有他的一套。
  没想到他倒真是风度翩翩的,他不错是有一双相当漂亮的眼睛,鼻子很挺,身于也高,优点真的相当多。为了小咪,我刻意留心起文龙来,一方面想知道小咪的眼光到底有没有错,一方面研究一下她究竟有没有希望。
  文龙发觉我在盯着他看。
  “喂!”他问,“你干吗?目不转睛!”他拍拍我的肩膀。
  “没什么,许久不见,当然得看看清楚。”我若无其事的道。
  “美芝倒真的滑头起来了,”文龙摇头,“还是小咪,还静静的,女孩子变得真快。”他顺手拍了拍小咪的头。
  小咪给他这一拍,灵魂都给拍走了,她只是傻笑,话又讲不出,愣愣的坐着失态。我推她一下,“小咪,你怎么了?不是你有事找文龙表哥吗?”我提醒她。
  小咪犹如大梦初醒:“嗳,表哥,我们是有点事。”
  “什么事?你们女孩子今天可真有蹊跷,为什么老吞吞吐吐的?嗯?”
  我咽一口唾沫。“表哥,我们想在这里吃晚饭。不不,我们是来找表姨的,但是表姨不在,所以你一定得招呼我们,这是我们今天的节目,你赶走我们,我们就无事可做了。”
  文龙问:“你们要在这里晚饭?”他有点弄明白了,“要我陪?”他指指胸口。
  小咪拼命的点着头。
  文龙笑道:“我还是个清楚,你们尽管可以留在这儿,你们表姨迟些自然也会回来,为什么一定要我陪?”
  “为什么不能叫你陪?”小咪伤心的间。
  “不是我不肯,而是我没空。”
  “你没空?”我问,“为什么没空?”
  “因为我已经约了人。”
  “谁?”小咪一跳。
  “我的未婚妻,莎莉。”文龙扬起一条眉,“你们大概没见过。”
  小咪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她可怜已巴的看着我,好像求我设设法,帮她一下。
  于是我看看她,又看看文龙。文龙优闲靠在沙发里,脚在玻璃茶几上。
  我咳了一声。“表哥,能不能推了那个什么莉的约会?”
  文龙失声笑起来。“你们小女孩子真有劲,‘那个什么莉’是我的未婚妻,她的约会,怎么可以推呢?”
  他讲得也有道理,所以我沉默了。
  “你们俩真的没有其它娱乐?”文龙不忍心的问。
  我打蛇随棍上,“没了。本来一心一意想来找你陪我们的,哪知道你又没有空。”
  “刚刚不是说来找表姨?”文龙笑问,“好,不追究你们。这样吧,你们俩跟我一道去吃饭吧!”
  “真的?”我跳起来,拍着手掌,“真的?”
  “嗯。”文龙点头,“问题解决了吧?”
  “文龙,你真好。”我笑著称赞他,“难怪小咪喜欢——”
  小咪听到这里,连忙用肩膀撞我一下。
  我痛得“唉唷”一声,可是也怪不得小咪,谁叫自己说漏嘴?太得意忘形。
  小咪开头是失望得没话讲,现在是乐得哑了,她只会笑。奇怪,平常一个活活泼泼的女孩子,怎么一在文龙面前,就会变呆?
  “你那个莎莉,不会反对吧?”我怀疑的间。
  “她?不会的,莎莉很大方。”文龙伸伸腿。
  我们对望了一眼,小咪眼中陶醉之色,连瞎子都嗅得到。
  “你那个莎莉,”我试探着道,“是唱歌的?听说。”我补上两个字。
  “一点也不错是唱歌的。今天晚上,我们就到她那间夜总会去吃饭。”文龙若无其事的回答。
  “你们结了婚,她还唱歌吗?”我问。
  “咦,美芝,”文龙笑,“你倒对她顶关心的。”
  我涨红脸,“间间而已。”
  文龙没有回答我,他看了看腕表,“现在还早一点,你们随便聊聊。”他站了起来,走向露台去。
  “到夜总会去?”小咪问,“我穿这种衣服,能去吗?”
  “怎么不可以?”我有点生气,“这件已经是我最好的裙子了。”
  “你那么打扮,也不可以呀。”小咪又挑剔我。
  “你别管我,一会儿好好利用你的机会,与文龙多讲几句,多跳几只舞就好!”我抢白她。
  “你生那么大的气干什么?”
  “吃力不讨好!佛都有火,何况是我?”
  “你别误会我好不好?”小咪急着道,“目的都达到了,我很感谢你的,我……”她看见文龙向她走过来,住口不说。
  文龙两只手插口袋子里,看着我们笑,“告诉我,”他说,“为什么小女孩都是这么的快活?整天不是咭咭的笑,就是叽哩咕噜的闲谈。”
  我冲口而出,“你又有什么不愉快?”
  他摇摇头。“心事太多。”
  小咪大胆的开口道:“你才没心事呢,整天跟女朋友玩,开着跑车飞来飞去的。”
  “是不是表姨反对你跟莎莉的事?”这是我的猜想,做母亲的,一听儿子要娶个什么明星歌星舞星,都头痛。
  “喂喂,你们小孩子别这么噜嗦好不好?”他笑着责备我们。
  “文龙表哥,不要老是说我们小了。”
  “哈哈哈,”他大笑,“你才三个月大,我就抱过你——”
  “可是我长大了!”小咪提醒他。
  “我也长大了呀,我永远比你大十多年,不会更改的。”文龙不甘示弱,他伸手,在小咪的颊上拧了一下
  这一拧,像在小咪身上下麻醉剂,她马上又飞起来呆住,眼珠里散着一种奇异的光彩。文龙比瞎子好不了多少,他竟然还把小咪当小孩子,没想到这孩子已经为他颠倒得五体投地。
  “我们开车子去兜兜风,老坐着没意思,一会儿又说我不招呼你俩,可是一共三个人,不能坐跑车。”
  “一定要坐跑车,”我嚷,“坐跑车才有意思,三个人挤一挤好了。对不对?小咪,对不对?”我也用力撞她一下。
  文龙看得有点疑惑,“你们两个孩子今天可真有点怪,”他笑,“不是表姨叫你们来打听什么吧?”
  “不不不不不!”我双手乱摇。
  “还等什么?下楼挤跑车去。”文龙用两只手把我与小咪自沙发上拉起来。
  我看小咪快兴奋到晕倒。
  我是很知情识趣的,故意让小咪坐文龙身边,我坐最左边。
  一路上小咪飘飘然,一个笑容挂在嘴边,眼角看着文龙,文龙倒什么都没察觉,这个大情人,这一回合真的输足。
  文龙真够风度,他自己先下车,然后为我们开车门,他做得又自然又漂亮,怪不得常听见人家说,男人要过了三十岁,才会够魅力。
  小咪晕陶陶的跟着文龙进夜总会。
  我也觉得很高兴,惟一煞风景的,是身上的这件旧衣服。
  我把文龙估计得太低,但是——我不会像小咪,绝对不会!
  中式夜总会最滑稽,墙四周雕龙塑凤,但是台上又放着西式乐器,因为时间大早,根本没有几个客人,侍者一看见文龙进来,就忙着招呼我们坐下。
  文龙轻轻的问:“王小姐到了没有?”
  侍者毕恭毕敬的答道:“还没到。”
  文龙告诉他,“到了请她来一下。”
  侍者应一声,还站在椅旁。
  我看小咪一眼,原来那个女的姓王。叫作王莎莉,这名字真够俗。
  “你们喝什么?可乐好不好?”文龙道。
  “啤酒。”小咪说,“我们要喝啤酒。”
  “啤酒有什么好喝?”文龙嘲笑道,“凡是小女孩子,一到夜总会,总来不及的叫酒喝。”
  小咪被文龙一语言中,只好闷声不响。
  “给她们来两瓶可乐。”文龙吩咐侍者。
  我看着小咪,抿着嘴笑。“真凶。”我轻轻的告诉她。
  “好!有男人气概,我就是喜欢这样。”小咪偷偷的讲。
  你必须承认,女人是有点贱相,软声软气,事事服从的男人,就永远没有什么受欢迎的机会。
  文龙表哥自己喝着拔兰地,拿着大杯于,一晃一晃的,又得意又开心。他是有点浮夸,不不,说他有点邪气才对,笑起来的味道,着实暧昧,怪不得小咪晕倒。
  “要吃些什么?先点菜吧。”文龙问。
  “不敢出声,刚才让你嘲笑得半死,随便吃什么。”
  “是中菜吧?”小咪问,“我不很喜欢吃中菜。”
  “喜欢吃西餐?”文龙又笑,“大概洋人什么都是香的?”
  小咪跳起来,“不跟你说了!”她气鼓鼓的坐着。
  文龙仰着脸哈哈的笑。
  经过这一段时候的视察,我已经晓得,小咪是半丝希望都没有的,文龙这种男人,绝不会在未来的二十年内结婚。
  文龙的订婚,完全是逢场作戏,当是换情人而已,就算结婚,对象也绝不会是小咪这种黄毛丫头。
  小咪当然不晓得,文龙的一举一动,已经把她的灵魂都迷住了,可怜的小咪。
  没隔多久,乐台上奏起了第一支音乐,小咪乐得心花怒放,“表哥,你陪我跳个舞好不好?”她鼓起勇气问。
  文龙扬起他眉毛,“跳舞?可以。”他笑笑,站了起来,还替小咪拉开椅子,陪她下舞池。
  我真佩服小咪的胆气,舞池只有她跟文龙,可是她还是敢跳,不但敢,而且跳得起劲。文龙一直带着笑容,他像是忍不住笑的样子,故此我忽然发觉,文龙好像已经看出小咪的心思来了。
  他与小咪保持一段距离,舞跳得很好,小咪的头发随着轻飘抒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