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这一天跟昨天或是前一天一点分别也没有,按熄闹钟,便开始梳洗。
  我看这浴室的镜子里去。
  我的天,我真的老了,我同自己说:乔硕人,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自己。
  我用冷水拍打着肿了二十个巴仙的面孔,每天早上睡醒都似猪头,如果没有化妆品,别人不认得我不打紧,连我自己都怀疑灵魂在夜间出窍后没找回旧躯体。
  正在化妆的时候……
  “乔硕人。”有人叫我。
  我一怔,随口问:“谁?”马上笑出来。
  谁?公寓里只有我一个人,会是谁?当然是我自己,每次自言自语,都爱自称“乔硕人”,连名带姓的,如对小学同学般亲昵。
  这一向我很疲倦,所以精神不大集中,我看腕表,要赶出门了。
  车子在过海隧前排长队,左边面孔接收清晨阳光的洗礼,晒得激辣辣的,我趁这个空档检查开会的文件。
  “——乔硕人。”
  我抬起头,左右探望,并没有熟人。
  谁人叫我?
  明明没有人,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我伏在驾驶盘上。乔硕人,你太累了,精神崩溃的前夕就是这个样子的。
  想到这里,不禁悲凉起来。幸亏身后的车子响号,把我从自梦中唤醒,快快松手闸踏油门,一连串紧张的动作把悲秋的思维扫到天不吐,及时过海到公司。
  我还没来得及放下公文包,同事老田就过来咆哮:“数字搞错了,你知道吗?人家前来查询呢,你看懂文件没有?”
  我看他一眼,丝毫不动容,“你声音太大,人太紧张,不是上上之才,当心爆血管,”与他做同事才辛苦呢,“我现在要开宣传方针会议,耽会儿见。”
  拉一拉丝袜,我走到会议室。
  一坐下来,我的脑筋就关闭,装一个聚精会神的样子,开始休息,这种上乘内功,没有十年功力,还真的做不到。
  我怡然自得地想:乔硕人啊乔硕人,连我都佩服你。
  “乔硕人。”
  我陡然探向前。
  这明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明明听得他在叫我。
  谁?
  这会议室里的人我都熟得不能再熟,他们的声音不是这样的。
  我心头有一丝恐惧,这是什么声音?象武侠小说里的传音入密,我肯定只有我一个人听得见。
  “乔硕人,我在同你说话。”
  我跳起来。
  老板侧头看我一下,我连忙控制自己,端坐椅子上。
  有人自今晨起就想同我说话,这会是什么人?为什么我看不见他,为什么他可以自家里一直跟我到办公室?
  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切是否我的幻觉?我是否要静养一段日子?提早拿长假?
  老板低声问我:“乔,你没事吧,面色看上去很差。”
  我摇摇头。
  会议程序第五项才轮到我们这一组发言,到时老板会得舌战群雄,我只须在一边死命附和便行。
  我吞一口唾沫。
  “乔硕人,你听到我说话是不是?”
  我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你不用开口,你只要心中念一遍,我便可以接收到你要说的话。”
  我睁大了眼。谁?我不可置信地问:谁在那里恶作剧?
  一定是小三小四这两个家伙,我忽然愤怒起来,这两个臭蛋,一直搅无线控制的玩意儿,上天入地,什么都有,又会自制偷听器,了望镜,一整个天台都是新发明,玩儿上瘾来了,竟敢太岁头上动土!
  “不,我不是小三同小四。”
  我张大了嘴。
  你是谁?我想些什么,你都知道?
  “是,我全部都接收到。”
  不可能!我站起来,装作上洗手间,在走廊里找遍全身,什么也没发现。
  我紧握拳头,低声喝道:“说,偷听器放在什么地方?”
  轻笑。
  “你没有说话,我何须用偷听器?”
  那倒是真的,但也许有偷听思想的仪器。
  “那人类要到二十五世纪才能发明。”
  人类?我贴在墙壁上,倒抽一口冷气,“你们不是人类!”
  “乔硕人,”语气很兴奋,“我们终于找到适当的对象了。”
  “你们是谁?”我问。
  “有人来了,噤声。”
  我转头,看见制作组的玛丽走过来,见到我,打个哈欠,“真闷。”她说着推开女洗手间的门进去。
  “你们是谁?何必偏偏选中我?”
  “乔硕人,你别嚷嚷好不好?唉,人类的交通办法真苯,无端制造无限噪音,我同你说过,你只要把要说的话思想出来,我们就可以接收得到。”
  “你可以收到我所有的思维?”我掩上嘴。
  “你不必花容失色,你的思维杂乱无章,非常复杂,大部分对我们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们只收取有用的几段。”
  “那么我的往事你们追查得到吗?”
  “乔,你跟谁说话?”玛丽出来问。
  我转头,“哦,哦,我在自言自语。”
  “乔,放松一下,别太紧张。”她拍拍我的肩膀。
  我待她去远后说:“先生,我现在要回去开会,你别再骚扰我。”
  我回来会议室。
  老板正在被总经理手下的红人炮轰,我默不做声。这世界上有什么见义勇为的事?他拿的薪水比我高,他活该当炮灰。
  那声音又来了:“你应该帮他说几句话至少你的英语比他流利。”
  我“想”:“你错了,第一,他最恨我的英语比他流利。第二,我在这里不过是旁听性质,没有资格发言。第三,我何苦去得罪别人的大老板。”
  他没响,过一会儿见他说:“那么,你在这里,人云亦云,岂不是混饭吃?”
  我听了之后鼻子发酸,说得好,谁说我不是混饭吃。
  “你没有抱负。”
  “小时候有的——看,我在开会,你老兄别骚扰我好不好?”
  “他”是那么好奇,什么都想知道。
  散会的时候,我老板面如土色,他不是一个坏人,但是也轮不到我来同情他。
  我回自己的房间,老田过来又罗嗦我。这个人自以为是文武全才已有好几年,一张嘴巴不停的教育他的上司平级下属,这个乡下人。
  我始终不想与他吵架,自顾自收拾桌子的杂物。声音说:“叫他闭嘴。”
  我微笑,“不行的,”我在心中说:“不能跟同事吵架,不能同他们斤斤计较。”
  我抬起头,看看老田,“嘿,你也应该累了,喝口水再说过如何?”
  他悻悻地看着我,没奈何,回到自己的阵地去。
  “你倒是很大方呀,忍着他。”
  老实说,他说些什么,我根本没有听到,我只听到一阵嗡嗡嗡,我平时的事还不够多,还不够烦,还去理他,简直自寻烦恼。
  电话铃响,我接过,是我母亲。
  “硕人,明天晚上是你二姑姑生日——”
  “我没有空,”我马上说:“无论什么人结婚生日儿子满月乔迁之喜寿终正寝我都没有空。”
  “硕人,你这个人——”
  “我没有空,妈妈,我在办公,下班你再打电话给我,再见。”
  我放下话筒,用手捧住头。
  “这样,是对母亲之道吗?”声音又来了。
  他妈的,简直象我良知之声。
  我骂:“闭嘴!”
  “啧啧啧,太没修养。”
  “你为什么上我的身?”我责问:“现在是午餐时间,让我们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是谁?”
  “我自天际来。”
  “多少年的旅程?”
  “咦,你应对很流利呀,你并没惊惶失措。”
  我有点得意。“我是卫斯理的忠实读者,我受他的哲学影响至巨,我相信他所述故事会得发生在任何一个地球人的身上。”
  “他”笑。
  “你听上去不像有恶意,你不想侵略地球吧?这么落后的星球,对你们毫无用处。”
  “白老鼠也够落后,你们的科学家对白老鼠却那么有兴趣。”
  我反映一丝恐惧。
  “不要怕,我们不会残忍到像你们那种地步。我只是前来收集地球人的思想路线。”
  “你是谁,你们一组多少个人?”
  “我的名字叫南星七号。我有三个助手,是你们所说的机械人。”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问。
  “你的好奇心不在我之下,你是我遇到的地球人之中思想最易沟通的一位,现时我在地球上。”
  “你有仪器可以截收我的脑电波?”
  “好家伙!”他称赞我,“真聪敏。”
  这得多谢老卫的科幻小说。我叹口气,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芸芸众生,他居然选中了我。
  “但是我们没有‘机器’,用来截你脑电波的,是我的电波。”
  我诧异得不能再诧异,“什么,你的意思是,你整个人是一束游离脑电波?”
  “不不,我们没有进化得那样,我们仍然保留躯体。”
  “啊,”我马上说:“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可以随时灵魂出壳,脱离躯体?”
  “好,说得真好。”
  我吁出一口气,“你的身体在哪里?”
  “你何必要知道?”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讽刺他。
  他有些尴尬。
  “你的身体可不可以换?”我极有兴趣,“来,告诉我,我很想知道。”
  “他”似乎有点害怕,“你这个人,胆子生毛,看到我的躯体,你会害怕,别太好奇。”
  我问:“你是忠的还是奸的?”
  “你说呢?”
  “每个人都有奸一面,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绝顶的好人。如果你收集足够资料,我希望你可以离去。”
  “我不会妨碍你。”他保证。
  “会的,我很重视私人时间,请你尊重我的自由。”倒霉,我甚至不能报警。
  “你健谈,我知道人类并不是每个都像你这么健谈。”
  是吗,我无奈,或许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寂寞。
  “你的资料收集要多少时间?”我问。
  “三天,四天,以你的时间来说,自然。”
  我还是不大相信他,“你说你叫南星七号?”
  “是。”
  小三小四,要是给我发现是你们捣鬼,把皮不剥了你们的。
  “要是小三小四有这种成就,他们早得了诺贝耳奖。”
  我抬头一看,两点钟。
  女秘书传我:“张先生要见你。”
  我才记起我没有吃午饭。
  我推开老板的房门,他面孔如被炸弹炸过似的,如一幅颓垣败瓦。
  “怎么了?”我假装关心。
  “乔,我今天下午递辞职信。”他捂着面孔。
  “什么?”我还以为他靠这份工作养家活儿,就算给人掌掴也不敢出声,谁知他终于起了血性。
  “我无法应付他们,真的,乔,他们不放过我,一定叫我要做替死鬼,就算我不走,他们也会辞退,况且我实在受不了凌辱。”
  “有什么关系?他们凌辱你,你凌辱我们,”我第一次对他说出肺腑之言“这里不大开除人,你同我放心,千万别辞职,风大雨大,外头哪里这样的优点去?”
  他抬起头,“乔,我已决定要辞职。”
  我很不忍。
  忽然南星七号对我说:“别同情他,他早办好了移民,下个月要动身到加拿大的多伦多去了。”
  我睁大眼睛,老张这只老鼠!
  但是我不动生色,立刻长长地叹一口气,“那也没法子了,我还有一些事儿要做。”我作势要站起来。
  “乔,”他唤住我,“我走了以后,你恐怕很难站得住脚,这一年来作你的老板,不能不提醒你一下。”
  我立刻觉得不妥,警惕起来,看住老张。
  老张闪过一丝尴尬。
  他在大老板面前说我什么?
  南星七号说:“他把所有的过失推到你头上。”
  我问:大老板相信吗?
  这种事,当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屎!”我站起来走出老张的房间。
  我问南星七号:“大老板会拿我怎么样?”
  “我不知道。”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我愤怒地责怪他,“你不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大能太空人吗?”
  “我的天,发脾气了,你们地球人的生活演技都一流,应该对我也客气才是。”
  我还没坐稳,就被宣召去见外国人。
  外国人很客气,三言两语,就暗示我放假。
  我按着桌子,刚要立起作伟大慷慨激昂的陈情,南星七号说:“乔硕人,别轻举妄动。”
  我扬扬眉。
  “不必申冤,这个时候,他不会听你的,吃亏就是便宜,权且忍他一忍。”
  这样的劝告自然是忠告,我心头一热,便发作不起来。
  外国人说:“乔,你们那组屡次犯决策上的错误,间接导致公司经济上的损失,老张已决定辞职,至于你,为方便把事情调查清楚,最好放假。”
  我还没开口,南星七号便说:“答应他。”
  “好,”我说:“我放两个星期的假。”
  “放够一个月吧,乔。”
  “好。”我说:“我相信你们会作出公平的处理。”我作出一副坦然状。
  南星说:“他很欣赏你的态度,他觉得你有些量度。”
  我站起来,“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去收拾收拾。”
  今天真热闹,我想,工作被停牌,思想又被外星人占据,乱成一团。
  玛丽追上来,“怎么一回事,你老板辞职,你被逼放假?”
  “我是无辜的。”
  “乔,不是我说的,你也的确办事不力。”玛丽责备我,“成日吊儿郎当的。”“幸亏如此,才做得到今天,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老张的脾气,他根本不容人,我事事任他独行独断,才得挨到今日,有谁真要帮他忙为他好的,早就被他轰走,他在上,我在下,公司又调我同他搭档,我也问过可不可以不同他合作,大老板说NO,我有什么办法?只好看着他盲人骑盲马,跌了落山坑。”
  玛丽点头说,“讲得对。”
  “我天天朝九晚五在这里,是他不派工作给我,这还不止,每一个月就骂我没有成绩,他什么都不让我做--我怎么会又成绩?神经病。”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样?”玛丽同情我。
  “放假呀,等外国人查清楚是不是我的过错。”
  玛丽说:“那么不如另外找一份工作算了。”
  “现在不可以,我一向不作弃保潜逃这种事,至少要待他证明不是我的错。”我停一停,“这是原则问题。”
  玛丽说:“老张这个人,连我们都知道他什么都一把抓,没升级之前功夫不多,他一个人还应付得来,升了之后两只手哪作得了那么多,又不信人,又爱搞政治……做他伙计真倒霉。”
  “还不时威吓人呢,这叫出老板粮,受伙计气。”我叹口气,“玛丽,你的老板不错。”
  “他自不做,倒是肯让我做,也相信我。”
  “老张呢,自己不做,也不让人做。”我苦笑。
  玛丽说,“好了,你就休息吧,公司有什么消息,我打到你家里去找你。”
  我拍拍她的肩膀。
  开车回到家,才发觉有五点钟了,我连午饭都没有吃。连忙到厨房里煎鸡蛋。
  “你要小心保重。”南星七号说。
  我叹口气:“地球人不好做。”
  “为什么不大量采用电脑?这就可以避免人事上的斗争。”
  “到时还不是为‘我的电脑比你的强’诸如此类的芝麻绿豆炸起来。”我叹口气,“这是人的劣根性作祟。”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