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去的时候,她在睡觉。即使在睡觉,还看得出她是照样的不快乐,她一直是这样的不快乐,已经成为她身上的一部份,看上去简直没有什么顺眼的地方,假如她一天忽然快乐起来了,那才是好笑的事情。
  这样想着,我把我的书本放下来,泡了茶,摊开了资料,摊开了雪白的打字纸,对着书桌发呆,我的论文,我的论文应该怎么办呢?
  也许开了个头就好了,我母亲老说:什么什么开头难,由此可知,但凡做事,一直做下去就是容易,可是怎么做下去呢?
  后来我把打字机拿出来,把白纸卷进打字机内,开始第一句,但是我发觉我打的是:“亲爱的郑小姐……”这是一封信呢,并不是一篇论文的开头。
  我用空气鼓起肋的一边,去偷看阿玉的打字机。阿玉的打字机上也卷着一张白纸,所不同的是,在她的白纸上,处处都是黑字,密密麻麻的黑字。
  这是使我不明白的地方,为什么一个像阿玉般不愉快的人,却可以写得出这么愉快的论文呢?我呆呆的喝着茶,然后坐在地下,一手缓缓地抚摸着我新做的貂皮手笼,一种很美丽而浪漫的浅灰,而且那皮草店的老板,非常地用了心思,做得十分美观,以致使我抱着这种手笼,像抱住一只猫般的快乐。
  我叹了一口气,我实在太快乐了。一个人在太快乐的时候,是很难工作的。
  可是我又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呢?我努力的想我的不顺心,但是又实在想不出来。而阿玉呢,仍在床上睡着。可是她的功课动比我进步了十倍哩。
  我又喝茶,然后看电视。电视上演着默片,华伦天奴出来跟一个像玛丽壁福的女子说:“我爱你。”字幕上马上打出“我爱你”三个你,仿佛是一篇情书。我笑了。
  看我,这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一样是不值得笑的,而时间都让我笑光了,未尝不是一种浪费。”
  当我笑完的时候,茶已经冷了。
  阿玉冷冷的声音传过来,“看‘碧血黄沙’也笑得出的人,世界上恐怕只你一个人,有什么好笑呢?”
  我没有回转头去,我只是说:“是很好笑。”
  她没有说什么,打字机滴滴嗒嗒的响了起来。
  我只好关了电视。
  你走到窗口附近,窗外正在下雪,雪花漫天的撒下来。隔着窗户,那简直是两个世界,一种令人不置信的快乐——可以躲在屋子里,享受着暖气。
  此刻我觉得肚子饿,于是进厨房做了一个极好的炒蛋来吃,我吃得很开心,洗了锅之后,我发觉我做什么都已经太迟了,只有看武侠小说,看武侠小说是永远不迟的。但是我的论文呢?这使我心头有点压迫感。
  阿玉仍然努力的打着字,当她写完她那一本时,我还没开头呢。
  我的错误是搬来与她共住,我不应与她共住,真是不应。
  电话铃响了,她过去接电话,听完了回来,她把话筒递给我,说:“一个很无聊的人找你。”
  我问:“是谁?”
  那边说:“我是家杰,一个很无聊的人,找你去看一部很无聊的电影,会有一部很无聊的车子来接你。”
  “好的,”我说:“几点钟?”
  “七点。”
  “好的,”我说。
  然后阿玉冷冷的声音又转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人,随时叫你,你就随时出去?”
  我说:“阿玉,我自己根本是个最最莫名其妙的人,那又有什么奇怪可言呢?”
  她叹一口气。
  我走到我自己的打字机前,把那张“亲爱的郑小姐——”拉掉,然后就再重新放进一张白纸,忽然与之所至,打了许多小兵,个个背一红色的枪,这种打字机里打出来的小兵,是很久之前,爸爸教我的,我觉得有趣,毕竟这许多年了,还未忘记,不禁得意起来。
  忽然阿玉伸手就拿掉了那张纸,而且拉得极之大力,吓了我一跳,差点没跌在地上。
  她很生气的说:“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人!你这种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聊!”
  我笑了,“我根本就很无聊嘛!”
  “你还不做功课?你想怎地?”
  我回答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我说:“我一定会做得好的,我一定会做得出来的,你别担心好不好?”
  其实我做不出来,她又何必生气呢?我想。
  她把那张打满小兵的纸还我。
  她喃喃的说:“对不起。”
  “没有关系。”我说;“没有关系。”
  她忽然说:“阿瓦,天下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呢?”
  我很受宠若惊,“阿玉,我……我……”
  她叹一口气,雪白的面孔一点血色也没有,像什么武侠小说里形容的什么宫宫主,武功极高的,她说:“阿瓦,我是说:“天下怎么会有你这么糟糕的人啊!”
  我的笑容僵在那里,然而立时三刻的笑起来,”是的,我早该猜到你没什么好听的话会说出来。”
  门铃响了。
  她又叹口气,“你去看你的戏吧。”
  “你呢?”我傻傻的问。
  “你别管。”
  我耸耸肩,去开门。
  家杰站在门口,又跳又搓手,“好冷!好冷!你准备好了?快一点。”
  “都好了,”我抓过了大衣,”还有我那只像猫的手笼,跟家杰出去。
  他把我塞进车子里,后来我就抓紧我的手笼,说什么都不放,看完之后,我吁出一口气,说:“真是一部好电影,好极了!”
  家杰问:“我们可要去吃云吞面?”
  我偷偷的看他一眼,“我们可有足够的钱?”
  他很慷慨的说:“有!有!”
  “好极了!好极了。”我大概笑得很眉飞色舞。于是家杰说:“阿瓦,你是大家的太阳。”
  我很有兴趣,这恐怕是他赞美我的话,“怎么会呢?”
  “你一直都那么高兴,所以跟你在一起的人也都很高兴。”家杰说。
  “可是我没有不高兴的事呵。”我老实的说:“我升了级,放复活节又能去瑞士,你又刚刚请我看了场好戏,今天又没功课。”
  “你是一个快乐的人,阿瓦。”
  我微笑。是的,我很快乐,即使论文在那里等我,我还是快乐的。
  “阿瓦,你的好处是,你很知足。”
  我不是微笑着,但心中很有点不敢当的感觉。我傻傻的想了一会儿,问:“知足就可以做别人的太阳吗?”
  “可以。”家杰点点头。”
  我笑,“那么天下这么多知足的人,太阳太多了,岂不是热死?”
  “阿瓦,你是不会明白的,就是天下知足的人太少。”
  “怎么会呢?知足原来是十分容易的事。”
  “好了,阿瓦,我送你回去吧。”他说。
  在车子里,我不是觉得知足是很容易的事。
  然后家杰问我:“暑假回家,好玩不好玩?”
  我拍腿说:“简直太好玩了!”
  “你是跟阿玉一块儿回去的?”
  “是。”
  “香港——唉!”
  家杰称香港不好,因为香港人都是莫名其妙的人,阿玉又说英国不好,英国人是不可以相信的,阿玉不喜欢巴黎,因为巴黎太繁华,阿玉不喜欢意大利,因为意大利又脏又臭。”
  “那么阿玉喜欢什么呢?”
  我想了一想,“我相信阿玉喜欢做功课,她一天到晚做功课。”
  “你呢?”
  “我?”我说:“我无所谓嘛,一切都很好哩。”
  “你是怎么跟阿玉在一起的?”家杰问。
  我正容答曰:“阿玉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嘛。”
  “是呀,我没说她不好呀,是她一直说我无聊呀。”
  “想必我俩是有点无聊。”我肯定的说。
  家杰笑了,拍拍我的头。
  我们又到了家,家杰叫我明天等他的电话,不要跟别人出去,我答应了他。
  家杰是一个很好而无聊的人,每个人都很好,真的,我觉得每个人都很好。
  回到家,本来还很早,还很可以做一些正当的工作,但是我觉得怪累的,就倒在咱们唯一的小地毯上,我摸着摸着我的手宠,就睡着了,连衣服也没有换。阿玉在房间里打着字。
  打字声越来越远,我就心安理得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觉我手里握着一张纸,这张纸是什么时候塞到我手里来,我一点也不知道,大概是阿玉玩的把戏。
  那张纸便是上面打着小兵的纸,上面写着“糊涂鬼”三个字。
  我笑了,起身看看钟,是两点半。
  我把自己搬到床上去睡,糊涂鬼,做人糊涂一点,又有什么不好呢?
  郑板桥先生不是说:难得糊涂吗?
  于是我心安理得的又睡着了。
  但是我跟自己说:明天,明天一定要开始做那论文,一定,决不拖延,明天一定。
  其实阿玉是很好的。阿玉喜欢梵高,我也喜欢梵高;阿玉喜欢张爱玲的小说,我也喜欢张爱玲;阿主喜欢红楼梦,我也喜欢红楼梦;阿玉喜欢喝牛奶,我也喝牛奶————只是我懒,阿玉是不同的。
  阿玉——是很好的女孩子。
  阿玉狠狠的把我叫醒,我想我们要迟到了。我赶紧穿衣服(昨天为什么终于换了睡衣呢?)喝牛奶拿书本,阿玉早在门口发动了车子的引擎等我。
  我奔出去的时候,呵着白气。
  她厉声问:“大门关好了?”
  “关好了。”我说。
  “书带齐了?”阿玉说。
  “齐了。”
  “快上车!”她说。
  无论怎么样,阿玉是很好的女孩子,很好的朋友。
  阿玉是不笑的.
  开车的时候唬着一张脸,很好看的一张脸,充满煞气的,一双美丽的眼睛狠狠的瞪着人,大家从来不敢与阿玉开玩笑。阿玉是阿玉。
  其实我们根本没有迟到,还早了十分钟。我要去饭堂喝咖啡,她却已经进了授课室。
  我耸耸肩。
  上课的时候,她什么都记了下来,她的笔记是无懈可击的笔记,我的笔记,却只是充分的笔记。
  我上课会打呵欠的,老大的呵欠。
  阿玉总是白我一眼。
  我做错了什么呢?打呵欠是生理上无法控制的现象,况且那个老头子一直讲一直讲,我不大喜欢老头子,我常常希望学校里有家杰的教授,可惜当家杰做了教授之后,家杰也变老头子了。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理想的事,打一个呵欠倒是十分开心的事,所以我频频打呵欠。
  放了学,阿玉说她要往图书馆出来,已是三更半夜了,你用得着车,你把车开走吧,看我,我多么早回去,我走路行了。”我拍拍胸口。
  阿玉看我很久,说:“阿瓦其实你是不错的,你就是糊涂一点。”
  我很想告诉阿玉,我是不糊徐的,糊涂的是她。谁都没开始做论文,就除了她,把大伙儿弄得精神紧张,又有什么好处呢?但是说给阿玉听,阿玉是不会明白的。阿玉到中央图书馆去了。
  中央图书馆是一座圆型的筑物,很大。找一本书往往要找好些时间,可是如果要做好功课,一定要看很多参考书,而好的参考书,也只有那里才有。
  大学里图书馆不够大,故此我常常叫阿玉替我带书回来,阿玉是很好的女孩子,叫她做事,她一定不推不赖。
  我走路回家,才走到一半,家杰的车子就飞上来了,他一边叫!“阿瓦!阿瓦!”
  我笑得心花怒放,这家杰真不错,兔我走三十分钟的远路,我连忙把脚停下来,用手打个圈,说:“嗨!”
  家杰笑着说:“你少见鬼,快上车来吧。”
  我上了他的车。”
  “谢谢你,家杰。”我说。
  他说:“好吧好吧,上车吧,还多说做什么!”
  我一上车,就下雪了,指甲大的雪花,令人不置信的柔软,慢慢的飘下来,飘下来,我把脸贴在车窗,这样的雪,叫我想起了一个人。
  暑假回去,碰见一个男孩子,他本来住在很热的地方,后来又搬到香港,香港也是很热的地方,因为他小,所以我就唬他,说雪很漂亮。现在回来又见到雪,就觉得不该骗他,因为雪实在不好看,不好看。而且又冷,但是那张脸,那个男孩子的脸,真是十分可爱,现在还十分明晰,那张脸是不可以引诱不可以思念的纯洁的脸。
  回来了也就忘了,此刻忽然想了起来,实在是很奇怪的,只不过是为了这些雪。
  家杰问我:“我也会不出声?你也能想心事?在想什么?”
  “一个男孩子。”我坦白的说。
  家杰吃了一惊:“我的天!你还会想人?”
  我笑,“不会,不过是那么一点点时间而已。”
  “大概是跟阿玉住久了,”他说:“染了她的脾气。”
  “阿玉——”我侧头想了一想,“大概是很刻骨铭心的。”
  车子停了。
  “谢谢,家到了,进来,家杰,我请你喝咖啡。”
  “我还有一节课,特地接你来的,一会儿再来。”他说。
  “唷,家杰,真谢谢你了。”
  他忽然探出头来说:“阿瓦,请你有空也想想我。”
  我一怔,随即笑了,这小子,我拚命的点头。
  他走了。
  可是我发觉咱们的车子也停在家门口。阿玉,阿玉回来了?我用锁匙开了门,听见阿玉在放唱片。一张很热门而且俗气的唱片,奥莉薇亚纽顿尊的:“如果爱我让我知道,如不爱我让我走……”
  “阿玉。”我叫她一声。”
  她自地毯上爬起来,向我温和的笑了一笑。
  我扔下书包。
  “我没有去图书馆。”她轻轻的说。
  “为什么?”
  “我觉得疲倦。”她摊摊手。
  “你也该累了。”我说:“我们只是人。上了八小时的课……很好,休息休息。”
  “你今夜要工作了。”她提醒我。
  “阿玉,”我说:“你可记得那个替我们拍照的男孩子?那个很高很瘦但是非常可爱的男孩子?”
  阿玉问:“哪一个?这次我们回去,见过好几个男孩子,都是高高瘦瘦非常可爱的。”
  “那个,那个————”我在想特征。
  “我晓得了,那个说在‘嘭嘭’买牛仔裤的那一个。”阿玉居然笑了。
  “是的,当时我们问他:‘嘭嘭’是什么东西,记得?”
  “他怎么了?”阿玉问。
  “没怎么,”我耸耸肩,“只是忽然想起了他,希望他在这里,在这间屋子里,我们可以为他烧一壶咖啡,弄一个芝麻面包而已。”
  “他是个好男孩子。”阿玉说。
  “是的。”
  “但是个好男孩子。”阿玉说。
  “但是他说他有女朋友哩!”阿玉说;“记得吗?”
  “阿瓦,你肯做我的女朋友吗?”他倒是很严肃。
  我坦白的说:“家杰,这不是一个立时三刻可以答得出的问题呢,你让我想想。”
  “这倒是真的,你要想多久?”他问。
  我心里暗笑,如果我真喜欢他到那个程度,我还用想吗?
  “两个礼拜吧。”我说。
  “好的。”他喜孜孜的走了。
  他一走阿玉便出来骂我,用“骂”字真半点儿也不过份,她说:“这种人你也跟他谈半天,一派人尽可妻的样子!”
  我觉得她过份了,家杰也是堂堂的大学生,品貌也过得去,阿玉真是!
  她说:“你一点理想也没有了!”
  我说:“阿玉,我的确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我们不过是人而已,阿玉,人总有缺点的,所以我很看得出家杰的为人。他并不坏”
  “他不坏,难道你还打算嫁给他不成?”
  “这种话言之过早,”我还是很温柔的说:“阿玉,咱们都是人,就算死了,来世你还都是人,说不定还是你平素厌恶的人,那里有什么理想可言呢?不过是与自己作对罢了。家杰,他是很好的。”
  “阿瓦,我不明白你,你的要求是那么低。”
  我笑一下,“但是,许多事是我不配的,不比你,也许你说得对,在某一个范围内,我是随便点,我没有等我的白马王子出现,可是你想想,这么冷的天,这人如果真骑了匹马,穿个盔甲在门口出现,我不吓死才怪呢!”我嘲弄的说:“别碰到瘪三蛮好了,王子……早就忘了这一门子的事了,那是小时候的事。”
  阿玉说:“他是会出现的。”
  我看她一眼,“到时你别成了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才好。”
  阿玉的面色更白了,她吃惊地摸鬓脚,仿佛她真的已经自发萧萧,皮肤打摺了。
  我低声说:“咱们女孩子,能有几年?就算是做人,又有几年?死捧着个理想,保你完蛋,不过是能做多少做多少罢了。”
  她呆了很久,“唉哟,阿瓦,我还以为你是傻蛋呢。”
  我躺在地毯上,把手臂当作枕头。
  傻?我阿瓦才不傻!这世界还有傻的人,谁以为谁傻,谁就最傻。
  阿玉叹一口气说:“刚才我骂你,言语不当之处,请你原谅,但是……阿瓦,你是有过人之处的,我很服你,我不能像你这样,我……还是照我自己这样子罢了。”
  我看她一眼,为之气结,什么意思啊,不能像我这样,我又没有杀人放火。
  阿玉又在客厅耽了一会儿,说她一直觉得累。
  我说她是闷在家里闷的。
  “然而不在家里,又怎么办呢?”她问。
  “跟我们这些无聊的人出去走走吧。”
  “可是我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呢?”
  “做不完的事啊,阿玉,看开一点。”我把手臂平伸出去,叫她看开,越开越好。
  阿玉瞪着我两只手臂,忽然哭了,一直哭进房里去。
  我耸耸肩,走到书桌前,把各样东西稍微理了一理,按出一块地方来,翻了翻书,把有用的地方又夹了起来,倒不觉疲倦。
  家杰打了电话来,他问:“你在想吗?”
  我莫名其妙:“想什么?”
  “唉,你这人!”电话里也可以听见他的蹬足声,自然是考虑做不做我的女朋友啊!”
  “咦,你不是说给我两星期的时间吗?”
  “是的……但……不过……”
  “我会想你,你别催我,也别浪费金钱打电话。”
  挂了电话,我再参考了另外一本书。
  我做笔记与功课都但求及格,不像阿玉,非得拿最高分不可。有一次我拿八分半,她居然九分半,她很可怕,而且多多少少予我一点自卑感,所以我最近很努力发奋向上,怎么跟圣彼得大教堂比,但是在罗马,她又说,街上那么多讨饭的,教堂盖得再美,上帝也不乐意。
  有时候阿玉话很多,有时候阿玉一言不发,无论如何,我多多少少有点怕得罪她、她是很脆弱的一个人,不比我,我阿瓦自号牛皮糖。
  牛皮糖有牛皮糖的好处,嗯!这年头,皮厚才好呀。
  我很得意,觉得人各有志,好在这世界自由,爱怎么就怎么。
  第二天又是个下雪天,我的手仍放在手笼里,与阿玉一起去上学。她开的车,我的手在手笼里。我觉得阿玉是我的好朋友,她即使哭得眼睛肿肿的,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我扶着她进课室,她有点不大舒服。劝她回去,她又不肯缺课,一整天我都担心她。待放学的时候,她才说要去看医生,于是我开车陪她去找医生。医生给了药,我又开车回家。
  我驾驶技术很坏,在倒车的时候,轰的一声把车撞到后面的一部银色跑车身上去了。
  阿玉跳起来,我呻吟了一声,安慰她:“别怕,别怕,我有办法。”
  后面车子的车主已经走出来了。
  我说:“别怕别怕。”我还跟阿玉夸着,就把毯子把她盖好,开了车门下车论理。
  我抖着走过去,那边站着一个男孩子,我的妈——好漂亮的一个男子!在雪中,他穿一件黑色的大衣,一条拉练是横拉的,雪落在他头上、身上,他又高又瘦,一张脸清秀得不像话,可是皱着眉头,看着我。
  “你是驾驶员?”他用英文问。
  明明是中国人嘛,讨厌。也许又是个不会中文的中国人。
  我阿瓦也只好用英文陪他。
  “是。”我是。”我说:“我的朋友——她生病了,我们看医生回来——对不起,损坏并不多吧?”
  “看医生?”他的脸色缓和下来。
  我知道生效了,但又不敢笑。“雪太大了——我不大会开车啊。”
  “住那里?我替你们开回去。”他说。
  我点点头。任何人开车都比我开得好一点,何乐而不为?
  我拉开门坐到车后,让他开车。
  阿玉吓一跳,“你是谁?”她失声问。
  那个男孩子看到阿玉也呆住了。我必须承认阿玉是个美丽的女孩子。
  他一声不响,开动了车,我说了地址,他的驾驶是第一流的。一下子就到了家。
  他低声问阿玉:“你是病人?”
  阿玉微笑:“还没到那个地步。”
  我抢着说:“请进来坐一下。”
  他犹疑一会儿,像一个多心的女孩子。他的一张脸,带一种郁气的美,眉毛浓浓的,鼻子极挺,嘴唇很薄,我又微笑,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阿玉骑白马的家伙。
  “如龙。”他说:“蒋如龙。”
  我点点头,像他这样的人,的确要配一个这样的名字才好。
  我说。“我叫阿瓦,她叫阿玉。”
  他点点头。
  “刚刚撞了你的车,对不起,坏了很多吗?”阿玉开了金口。
  “你的车坏得多,我的车结实。”他客气的说。
  我觉得他真漂亮,天下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呢?
  这样的男孩子,见到阿玉也该没什么话好说了。
  我坐着想,我还是与家杰混混算了。与他这种过分完美的男孩子在一起,很担心事,那么快乐也是有限度的。至少我是这么想,我不知道阿玉是什么感觉。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瓦字跟凡字是差不多的,所以平凡人跟平凡人在一起最愉快。
  我把书包拿进房里,再出来,那个叫龙的男孩子已经走了。
  “走啦”
  “走了。”阿玉的眼睛闪过一道亮光。
  我微笑,还会来的,他还会来的。
  “你吃了药啦?舒服一点啦?”我问。
  “唔,”她吁出长长的一口气,总算把她等来了,这个人。
  我很替她高兴。
  “这个龙,他是念书的?”我问。
  “是呀,念原子物理。”阿玉说。
  我也常常想一个念原子物理的男朋友,不会吵架,因为我连原子是什么都不懂,心念虽高,但是从来总还是与凡人在一起,很现实的样子。过了很久很久,结果是认得一个了可惜又不是中国人,相貌也过得去啦,可惜那洋鬼子的寒酸与恶习是无法转移的,故此只好做普通的朋友。如今这一位,确是特别不同,令人刮目相看的一个小子。
  当夜我睡得很好,阿玉也睡得很好。第二天她请了假没上课,我虽然开着车出去了,但是很寂寞。忽然想起家杰来,有一个男朋友也是好的,心头不可太高啊。两个礼拜之后,假使他没有忘记,假如他再来问我,我就会说:“好。”
  阿玉不在,我很孤单。
  放学来不及的赶回去,只见门口停着辆熟口熟面的跑车,银灰色的。啊,是我昨天误撞的那辆。我走过去看,一只野马的标志。噫,是费拉里狄若呢,也算不错了。不能算白马,总也可以不失礼。
  他倒是来得快。
  我先敲了敲门,然后才开锁匙进去.
  他坐得很端正,礼貌地与阿玉在说话,我摇摇头,要这两个人拉手,起码要半年时间.受不了,他们当真相敬如宾。
  我向他们笑笑,讨了咖啡吃,回房间去了。家杰这鬼,两天没见他了,有时候我非常怀疑自己的情感。像家杰这种男孩子,在我心中,一点地位也没有,我心中已不能为任何人腾出任何空间了,但是他不来,总是还希望他来。
  女人总是希望有一天把男人在身边转,不管需要不需要,不需要的男人来来去去更好,因为是一种奢侈。
  阿玉敲我的门,我说进来,她进来了坐在我旁边,我以为她问我要功课,于是把双份笔记给她。可是她不响,我问她恢复了没有,她又说明天可以上课了。
  “那还有什么事呢?”我问。
  “龙。”她说:“是你先看见他的。”
  我笑,“你这个人,太多心了,怎么办呢?谁先看见关什么事?倒来说这种话,我对这个人没有兴趣,你请便,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别以为你心目中的男人,别人看着也很好,去去去,我阿瓦要做功课。”
  我瞪着眼神气活现,可轮到我出气了。
  阿玉看了我一眼,抿着嘴嫣然一笑,出去了。
  这一笑颇有点沉鱼落雁的味道,那小子大概看得一怔一怔的。至于阿龙这样的男孩子,我觉得人总是人,看着很好,说不定就不那么好,不过是旁观者的一个假设,世界上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人啊。
  我呆呆的看着我的化学书。
  电话铃响了。我在房间里拿起话筒,“喂?”
  “阿瓦。”
  是家杰。
  “你在想吗?”
  老问题,于是我给他一个老回覆:“想什么啊?”
  “你明明知道的。”
  “那你又何必问呢?你在哪里?”
  “我的车刚刚经过你们门口,怎么有一辆陌生的跑车停在那里?”
  “那是阿玉朋友的车子。”
  “啊?”家杰似乎大大为之震惊。
  我笑了出来,男人很奇怪的,他们自己不喜欢的,别人也不能喜欢,否则就会脸上变色。
  “阿玉不能有朋友吗?”
  “可是她……我倒要来看看。”
  “算了,你别惹她生气,她有点不舒服,今天学校都请了假呢。”我劝道。
  “又不是皇后娘娘,不过是个略长得好点的女孩子。”
  “女孩子长得好,就有资格做些不近人情的事。”
  “阿瓦,你也长得不错,可是你就很好。”
  “我是个烂好人,你很快会发腻的。”
  我微笑。
  “你现在干吗?”
  “对着书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好小子!你真老实!我也是啊!”他傻呼呼的说:“嗯!要不要我过来?我可以去买一点春卷给你吃,怎么样?”
  我犹疑一下,“不要了,雪大呢,出来蛮危险的,你当心自己吧。”
  “这样啊,我明天来接你放学。”
  “好,就这样。”我挂了电话。
  心里蛮开恼的,至少这小子,他记得我。要人记得,不是容易的事,我自己做人糊涂,忙起来连姓什么都忘了。不比阿玉,大事小事都在心里,记不了的还拿个本子记着,好可怕。
  阿玉,她与阿龙谈成怎么样了?我静静跑到门边,轻轻拉开一条缝。客厅里的光线倒是调整得很适当,可是阿玉坐在那一头,龙坐在另外的一头,两个人离开了八丈远,说话怎么听得清楚?我只好摇头,阿玉这副德性,怎么办?
  我没她那么含蓄,我根本不觉得含蓄有什么好处,自从右耳发炎后聋了一半后,跟任何人说话,都名正言顺趋得很近,不然也听不到对方说什么话,做人讲实惠,这样子磨下去,到几时?
  我阿瓦又看不过眼了。
  可是我不能说什么。我不能叫阿玉过去搂着他,又不能叫他过来抱着她。也许他们两人就是那种人,喜欢这一种远远的爱,或者他们认为只要见到面,也不算远了。
  实在很难明白。
  然而阿龙是漂亮的,我还是坚持没有见过这么好的男孩子,他的好看不是那种毫无性格,面目模糊的漂亮,他应该给张彻去做明星,念什么原子物理?
  最巧的是他没有女朋友。(怎么会没有女朋友?)
  不过阿玉也没有男朋友,两个人倒是天生的一对,马上对上了。
  我又关好了门,看看钟,也不早了,又做不了事,天黑得比什么都黑,我就上了床了。别问我怎么一碰到床就会熟睡,这是我的福气,与人无尤。
  只记得有一次,才十几岁的时候,与一个男孩子坐在床沿聊天,本来该是很浪漫或是很性感的事,可是因为我说着说着竟睡着了,所以这男孩子就很生气,并且认为我看轻他,反他当一个瘟的好人,即使在他床上睡着了也不妨的,故此以后就不来找我了。
  其实……我不过是想睡一觉。

  ------------------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