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丽的错误……
  《吻遍你心》出版缘起……感情世界里,总是隐藏诸多变量。尤其是恋爱中的男女,经常容易被对方光鲜亮丽的包装和优雅的行止所蒙蔽,而误入一种特意营造的恋爱氛围,纯然像是一场游戏,包囊着不自觉的心灵迷障,而坦然的心性,早已迷失于恋爱的甜蜜中,虚虚实实,假假真真,找不到那张真实的爱情面貌。
  故事中男主角管成霄,自始即坠入一种虚迷的爱情假象,痴恋于美丽的女子。殊不知,感情竟也能成为一种利用的工具。
  美丽换取物质,真情至此倒成了一则笑话。
  直到他遇上了女友的妹妹,那蛰伏已久对于心灵相契的想望,一如汨汨山泉,彻底绘堤泛滥。奔涌的情愫,亟欲栖泊于那一份宁静、淡远的爱情港湾。
  道德的困缚,唤醒美丽之内所暗藏的心术,最后终如散去重重阴霾的天空,阳光辉煦一片幸福的蓝天。
  深情几许,几许深情,常常我们总在错误之后,方能认清感情的本质。
  而情侣们,经相识、相知、相惜,最后能步向红毯的另一端,亦需经过一段风雨的考验与磨难。
  也许,你会觉得走了一段冤枉路,但其实,那正是一段弥足珍贵的成长纪录呢!
  因为这里面有挂号处、候诊室、门诊室、手术室和恢复室。这是一家医院。即使才华洋溢、风情浪漫的钢琴王子理查来到这里也对它莫可奈何!好在,刻意的气氛营造对缓和病人的情绪仍然发挥了相当的效果,这正是“管成霄整形外科专门酱院”博得口碑、名闻遐迩的原因之一。
  下午是医院排定的手术时间,气氛尤其比专门进行门诊或换药的上午更为凝重、紧张一些。当然,这些气氛的感受只是对上门求诊的病号而言;至于那些医师、助理和护士则是一个个好整以暇、神态自若,专业技术和职业经验使他们对医院的一切习以为常,就像开车或操作个人计算机一样。
  院长管成霄刚刚为一名女性肥胖症患者完成了腹部及臀部、腰部、大腿内外侧的抽脂手术。
  采局部麻醉的病人意识清醒地躺在手术怡上,边看着助理人员收拾抽脂机,边以哀恳软弱的声调询问:“管院长,我为什么抽这么久?伤口会不会很大?很明显?”
  脸色苍白的女子掩不住心中的害怕与不安,望着管成霄的眼光充满疑虑。
  “你的问题很有概念,帮你做久了一点正是为了使伤口小一点,所以用了比较细的管子。放心吧!切口只有0.7公分,以后看不出来的。”
  听管成霄这么一说,年约三十出头的女子大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又用充满信任、仰慕与崇拜的眼光看着管成霄。
  管院长,是一位多么迷人的男子啊!尽管墙上的整形外科专科医师执照载明他民国四十七年出生,然而他看起来就像三十岁一样年轻,他的高大英俊和斯文温和简直能让每一个女人意乱情迷,如果不是他的表情总是带着严肃和冷漠,他那白马王子的形象可就达到百分之百的标准了。然而,他又不是一个硬邦邦的铁汉型人物,虽然有着严肃和冷漠的神情,声音却是温和柔软的,眼睛却是温暖而含有一丝丝刚好能让人觉察出的笑意和善意。他真特殊、真复杂、也真优雅,这些特质加上他的专业权威构成了他英雄兼神明般的魅力,今人倾倒、今人着迷……。
  “对了,管院长,你说过两天之后我就可以回办公室,但是,如果肿得很厉害,我怎么穿衣服?那多难看啊?”
  病人在护士换扶下,下了手术抬,又不放心地问。
  “肿胀要在六周到八周之后才会消失,你只要不穿紧身迷你裙就打了。”
  管成霄气定神闲回答。其实这些注意事项在手术之前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他深深了解女性对外在美那种“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理,总是耐心地回答所有的问题。在病人离去之际,他又殷殷地交代。
  “按时回来换药,记得穿弹性衣,不要太劳累。”
  他的耐性总是让随身的护士和助理们暗暗赞叹,更让病人感到宽慰。
  “谢谢管院长!谢谢!”
  “别急着上磅秤!你减少的是体积,不是重量。保持偷快的心情等肿胀消退,就会看到你想要的效果!”
  管成霄最后一句叮咛惹得身旁的护士小宁抿嘴偷笑了起来。爱美女性的所有心事可真是被管成霄摸了个一清二楚!其实,小宁明白,管成霄的每一句话都有其效率意义,他是以先发制人的方式让人吃下定心丸,以免投有信心和认知的病人在恢复期中一再询问而增生困扰。
  按着,管成霄又为几名病号分别完成了抽脂、磨皮、割双眼皮等手术,看看腕表,已近下午四点半。,除了尚未现身的最后一名病号,所有的求诊者都已离去。
  管成霄洗了手,端着他的细瓷茶杯走向候诊大厅。他向挂号小姐作了一个探询的表情,小姐很有默契地摇摇头、耸了耸肩,管成霄于是在候诊椅上坐下,舒服地喝起茶来。
  好在,那位让管院长等待着的最后一位病号在几分钟之后推门而进,引起了众人一阵“她可终于来了”的骚动。
  这位年轻的美女穿着和凤凰花瓣一样殷红鲜钝的紧身迷你无袖洋装,露出来的四肢和脸蛋透明细白如凝脂,她的每一吋曲线都是浑圆而匀称,丰胸柳腰圆臀之外,加上修长美腿和蓬松秀发,还有一张美拌黑白分明、五官娇美动人的脸蛋……虽然她的美貌是以淡妆修饰过的,但无可怀疑的她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
  “晦!管大院长,怎么冷冷清清的,只有你小猫一只?”娇滴滴的声音随着浓郁的香风飘到管成霄面前,令原本含着浅浅笑容迎接着她的管成霄不禁皱起了眉头。
  但是,女郎对他的皱眉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径自在他面前以风情无限的姿势站定,偏着脸俏皮地说:“干嘛啊?又不是拍限制级的镜头,还清场呢!”
  管成霄深深吸了一口气,按着调整了他自觉已经僵硬的脸部表倩,平和地说:“叫你把脸洗干净,偏偏又化妆,怎么总是不听话?”
  “哎呀!不化妆,叫人家怎么出门嘛?何况是制作人请我们喝杀青酒,我总不能蓬头垢面去见人,对不对?”
  说着,她往成霄身边一坐,把手插进他的肘弯里,笑容如花地又说:“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洗脸,洗二十遍,好不好?不生气嘛!我知道你清了场在等我,我会乖乖的,什么都听你的,嗯?”
  管成霄露出一点笑容,问他:“什么清场,这里可不是摄影棚,是真刀真枪,会流血会痛的,你还真以为来这里是拍戏?”
  “好啦!管大院长,别损人家了。我当然知道我来干什么,这么爱摆谱!下回要碰到有什么天王老子、太上皇的戏,请你来演,保证导演一点都不需要教戏,乐死了。”
  邰芷菱连番撒着娇,管成霄可还清醒得很,他放下她的手,又追问:“你说你去喝杀青酒?那么,到底有投有喝酒?”
  “啊!当然没有!说是说喝杀青酒,其实就是吃吃饭、闹一闹嘛!大白天的,谁喝酒来着?何况,你说了我今天绝对不能喝酒、抽烟,有没有?不信,你闻闻看?”
  邰芷菱说着,真把脸凑了过来,成霄侧脸躲开,轻斥她:“别闹了,这里是医院。”
  “讨厌,假道学。”芷菱孩子气地哼了他一声,只好说:“好啦!不跟你闹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你真的下了决心?”
  成霄一脸谨慎凝重地问。
  “当然,你怎么到这个时候还问?”
  芷菱不以为然地提高嗓门,脸上还是笑咪咪的。
  “芷菱,你已经够美了,割双眼皮实在是多此一举……”
  “哼!上次叫你帮我垫鼻梁时,你也这么说。但是,你不能否认我比以前更漂亮,是吧?美丽是永无止境的,割了双眼皮,我的眼睛更大更亮,也不用贴胶带……哎呀!反正你帮我做就是了,这是我的职业需求,我要把最美的一面呈现给我的观众啊!”
  其实,成霄明白,他所有的劝说到了现在都没有作用,一则是因为这些话他已对芷菱说过许多次,二则是他大了解女人对爱美的惊人执着,更何况是芷菱这样一个女孩。他拿她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走啊,地心引力终结者!今天又有多少女人向你定制身材?”
  芷菱拖着成霄走向手术室,倒像她是一个操刀的医师,而成霄是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病患。
  手术室里,护士、麻醉医师已准备好一切工作待命中,一切都将如原先所预计的进行。
  他们都知道,管成宵再如何威段持重,终究拗不过邰芷菱的执意与撤娇。
  芷菱洗净了脸,一脸轻松的躺上手术抬。她看来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怕痛。所有躺在手术抬上的人那种想拔腿而逃的恐惧情绪,她似乎一丝丝都没有。她的反应和其它病人完全相反。
  有趣的是,工作人员的心情也和进行其它手术时的心情完全相反,他们不再是神态自若、习以为常,反而有着不比寻常的一些些紧张和更多的谨慎。
  因为,手术抬上躺着的邰芷菱,正是他们管成霄院长的未婚娇妻。
  管成霄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恢复了他专业医师的冷静与沉着,拿着精密的量尺在芷菱的右边眼皮上仔细地比划测量,然后,用无比锋利的薄刀划下了第一刀。
  入夜时刻,城市开始换妆。
  管成霄开着他的白色JAGUAR轿车来到石牌,找到地处石牌外围地带的南十字星大厦,把车泊进地下停车场后,从地下室搭乘电梯直上十一楼。
  他很顺利地找到邰芷菱所居住的小套房,按了门铃,来开门的正是眼部淤肿未退的芷菱。
  这间约十坪大的小套房是芷菱和令一个小牌电视女演员合租的,才住进不到一个月。管成霄这是第二次来到她的新居,距离芷菱割双眼皮那天,他亲自护送她回来只不过间隔了三天。
  “成霄,快再帮我看看,它现在怎么样了?”
  芷菱把未婚夫迎进门,二话不说就直言站在他身前,急切地询问。她那不敢抬眼看人,只看着地板的样子和脸上两圈淤青眼眶的模样实在有些滑稽。
  管成霄细心看了一看,说:“伤口很好,你年纪里,消肿很快,后天就可以拆线了。”
  “你能预估得出它的褶痕会让我满意吗?”
  “会!会!你会拥有一对弧度深浅百分之百完美的双眼皮。”
  成宵像哄项小女孩一般安抚着她。芷菱已径二十六岁,但是在他眼中,她还是个稚气而任性的小女孩。
  芷菱拉着成霄,找到一大张“懒骨头”让他坐下。他整个人顿时陷进柔软的海棉堆里,手上提着的披萨被芷菱一手接了过去。
  “人家饿死了,你买什么披萨?”
  芷菱取出披萨边走边吃,摸索着去给成霄倒冰水。
  成霄不理会她的问题,倒是问:“你一个人在家多不方便?如果詹娜在家,也可以照顾你。”
  “哼!我就是趁着一档戏杀青,正好她要到台东乡下出外景,至少耗上两个月不会回来,我才方便办事!我不要任何人知道我割了双眼皮,我本来就是双眼皮麻!只不过它们不够完美而已!”
  芷菱把冰水递给成霄时,他这才清清楚楚看到她没扣上钮铂的大衬衫内只穿着一套低胸滑缎小背心和极短的小裤子,她那像熟透的水蜜桃般的丰满乳房有大半解放在外晃晃荡荡地滚动挤撞,两条雪白大腿没有一点瑕疵。
  “芷菱,把你的衬衫扣起来。”
  “扣就扣嘛!在家有什么关系。”
  成宵一板一眼的个性,芷菱算是相当了解了。订婚半年以来,他们除了接吻和拥抱,成霄对她甚至没有过更亲密的爱抚,关于这些,芷菱感到十分不满意,而教她更不窝心的是每次见面从来没有热情温存的拥抱,也没有柔情蜜意的绵绵情话,她愈来愈愤怒地发现,他像一个没有情欲的木头人。
  但是,他愈是这样冷漠正经,她愈不肯放过他。何况,他那浓重的男人气息和他的英俊仍是那么令她痴迷,还有她始终摆脱不了的,她对他的崇拜……。
  她十分委屈地扣好了衬衫,往他脚边的地毯上一坐,将披萨囿囵吞下,就把身子偎上了成霄的膝盖,哀怨地说:“成霄,你好坏,也不抱抱人家,人家还好痛呢!”
  成宵看她,也不知她的话是真是假,勉强露出笑容,伸手抚摸她的头发,柔声地说:“你不是不怕痛吗?这一点伤口算什么?”
  “不管怎样,你总该在这非常时期对我好一点嘛!”
  “我不是来看你了吗?”
  “看我?现在的我有什么好看?我要你亲我。”
  说完,芷菱把下巴一抬,等着成霄的嘴唇。
  “等你完全好了再来吧!碰到伤口不好的。”
  其实,成霄知道这些都是借口,尽管芷菱淤肿的眼眶令人惨不忍睹,他却清楚地明白即使是她那晶莹熟透的诱人胭体都不能触动他任何情欲之弦,而她,却是一个曾经使他动心动情的美丽女子,现在已是他的未婚妻!
  芷菱求欢未遂,觉得很无趣,但也有一点点无所谓。她想,反正,他已经是她的,总有一天他逃不掉。她是一个坚信女人的魅力可以无坚不摧的人,眼前的男子,正是活生生的证明。
  “哎,我就知道嘛!你现在嫌我丑。”她拿起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成宵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
  “成霄,你是我未婚夫咄!告诉我有什么关系?真是小器死了。就算你不讲,我也知道,裘明珍拉过皮,苏姗和李仪做过隆乳,郑俐俐和吴小蓝做过下巴整型……反正,多着例!而且还都是你给她们做的……。”
  “你还知道什么?麦可杰克逊和雪儿做过十几次全身美容整形?”
  成霄厌恶地打所她的捞叨,同时为发现她愈来愈多的真面目而暗自为愕。
  芷菱被这一番抢白和训斥吓了一跳,因为她从来没看过成霄动怒。她不再开口。
  成霄的眼睛还停留在电视上,他怒气未消地看着在屏幕上说着戏词、珠泪滚滚落下的芷菱,不知不觉中,情绪缓和了下来。戏里的芷菱具有将百炼销化为绕指柔的魅力,她的长睫毛一眨、眼眶一红,眼泪加上一脸的无辜无助,真是可以把铁石心肠溶化。人常说美女笑靥如花,而芷菱的哭脸更比花动人,正是所谓“梨花一枝春带雨”。她就是靠着这一门“哭得好看”的本事逐渐走红起来的。
  “其是一个天才演员!”
  当电视打出广告,成宵从芷菱那泪眼迷离的错乱迷失中醒悟过来时,心中忍不住赞叹和嘲讽。他倒是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也忘了如假包换的芷菱还在他脚边缩成一团、一声不响。
  “芷菱,你怎么啦?”
  成宵已忘了适才的不快,唤着她不见响应,才从懒骨头上把自己拔出来,坐在地板上扳起芷菱低垂的脸来看。天,他发现她哭了,这倒好,戏里戏外、真真假假、悲悲喜喜、似幻似真,他有些胡涂,又相当心疼,不知道自己是被屏幕上那虚假的眼泪蛊惑了,还是被身边这真实的哭泣打动了,他把芷菱楼进怀里,轻轻地亲吻她的发丝,温柔地说:“对不起,刚才我太凶了,请别再伤心……。”
  芷菱听到,缓缓破涕为笑。
  她再一度觉察自己的胜利。电视上传来她自己的声音,那声音清清楚楚在说:“即使你拋弃了我,我也愿意为你而死……。”
  她多么喜欢当一名演员!
  “管成霄整形外科专门医院”的营业状况,可以用门庭若市四个字来形容。然而,管成霄并不像大部分的整形医师一样,从每一个上门求诊的病人钱包中把钞票挖出来。有一半以上的状况是,他劝解病人打消整形的念头,因为这些人想要动手术的动机并不健康,比如为了挽救感情危机或改变命运等等,除了那些信念明确、情绪稳定,只想让自己变得更漂亮的爱美人士之外,他一律诚恳地把他们劝退出整形医院之门。当然,还有一些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或是他的老病号,或者是慕名而至─挂号上门只为了一睹这位明星医师的庐山真面目、听听他的珠机良言、诉诉自己的苦闷心事,或者只为再看他几眼……。
  对于这些,管成霄自然心知肚明,但他既不会拒人千里之外,更不会借机吃豆腐或拓展自己的风流艳史,也绝对不会乘机敲竹杠,乱收诊查或咨询费。
  又是接近昏院休诊的时间。管成霄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为一名病号完成面颊拉皮手术。
  精细的皮瓣剥离术消耗了他相当的精神与体力,终于他让病患在亲友照顾下离开了医院,却听到小宁吃吃地笑着提醒他:“院长,还有一位病人在等着呢!”
  成霄纳闷着正要开口,果然一名女子推门进了门诊室,又甜又嗲地向他撤娇:“管院长,你还没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怎么可以下班呢?”
  成霄一看,原来又是芷菱。她穿了一件玛丹娜内衣式的背心和牛仔裤,脸上薄施淡妆,却涂着桃红色的口红,新割的双眼皮经过一个月时间的疗养已完全恢复自然,果然使她的眉目之间更为明朗亮丽,她整个人洋溢着青春颠奉期的美艳,教医院里的护士和工作人员一个个看得目不转睛、舍不得把视线移开。
  话才说完,芷菱也不理会成霄的反应,风情万种地扭着娇臀走向成霄,搂住他迎面印上一个香吻,一旁的小宁和小杜偷笑着正要退开,芷菱却放了成霄,扬了扬手上一双纸袋,对她们说:“别走别走,我请大家吃樱桃!”
  等护士们出去,芷菱才去端详成霄的表情。
  “咦?你不高兴啊?成宵。我特地带了礼物来祝贺我们的手术成功,有什么不好吗?”
  说着,身子又扭动着欲向成宵黏过去。
  “芷菱,在这襄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你让我很窘,知不知道?”
  成霄脸色很难看。
  “嘿,我的大院长,你的外表很现代化,骨子里可真是个老骨董!我是你的未婚妻咄!这点亲热算得了什么?只有你才会大为小怪!”
  芷菱的措词毫不客气,声音却是又柔又软,以致听起来毫无火药味,只有令人无法抗拒的爱娇。
  “好啦!人家以后记住你的话就是了嘛!哪!你看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
  芷菱堆了一脸的灿烂笑容,真是叫成霄发不出脾气来。
  “嗯。”成霄拉着脸放了下来,平平地说:“怎么,选了今天这个黄道吉日,复出江湖啦?”
  见成宵不再生气,芷菱兴高采烈地回答:“就是嘛!成宵。你不知道。人家在小套房里闭关一个月,差点就疯掉!今天终于重见天日,你可要好好陪我去逛逛!”
  说着,芷菱同时作出委屈万状的表情,心里却在暗笑,其实她半个月以来即常常戴着墨镜出门乱跑。这么说的用意,当然为了博得成宵的爱怜。
  “去吃个晚饭再说吧!我觉得很疲倦了。”
  成霄一脸倦容地回答。
  芷菱也不继续需索或坚持,反正她有自信让成霄吃过了饭乖乖跟着她走。
  在一家称得上台北最高级华丽的日本料理店里,芷菱自在任性地享用昂贵的日式料理,她点了大明虾、鲑鱼子、奶油螃蟹、茂笋手卷、茶碗蒸、花寿司、时鱼汤……一张桌子摆满了精美的餐具和料理。她吃得津津有味,成霄却只有坐着欣赏的份,因为他不喜欢日本菜,而芷菱做事,向来就是只顾自己,我行我素的。
  “成霄,你要吃啊!不然等一下怎么有力气陪我逛街呢?”
  芷菱硬把一个手卷塞到成霄嘴里。
  成霄勉强把手卷吃完,问说:“你妹妹是不是确定今天晚上会去教靓君弹琴?”
  “应该是吧!说好了嘛!”
  “应该是?芷菱,我要你确定!”
  “咦,我怎么确定?教琴的是她,又不是我!”
  “芷菱,你能不能用认真一点的态度来处理事情?这件事是你主动居闲促成的,现在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成霄又拉下了脸,沉沉地看着她。
  “是啊!算我倒霉,一时冲动把她扯了出来,简直自找晦气上身嘛!”
  “你怎么说这种话?她不是你亲妹妹吗?”
  “哼!亲妹妹!”
  芷菱嚼着明虾,脸上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
  “说是八点要过去的吧?现在……”
  成霄看看腕表,话还没说完,芷菱就先发制人:“哦,原来你今晚不肯陪我去逛街,是为了要急着赶回去陪你的宝贝女儿练琴!拜托,她今天晚上上第一堂课,根本玩不出什么名堂来,你别瞎着急了。何况,保母也在一边陪着,用不着你凑热闹。又不是上国家音乐厅表演,紧张什么!”
  吱吱喳喳好一番数落,叫成霄简直招架不住。他反问:“芷菱,你还真奇怪,不仅对靓君的事不关心,连对自己妹妹的事也不在乎!”
  “我拜托你,以后尽量少在我面前提邰芷英这个人的事,尤其在我吃饭的时候,我会倒胃口!”
  芷菱轻视和鄙夷的态度,真叫成霄莫名所以。虽然他和芷菱已订婚半年,却从未见过她的妹妹邰芷英。只知她是音乐系毕业,是个专业钢琴教师,其它一无所知,也因邰家二老都住在南部乡下,他并没有很多机会去了解她们的家庭。
  面对着芷菱的轻浮和幼稚,成霄再一次觉得两人的观念和处世态度竟是如此地格格不人,他深深苦恼,当初那个楚楚动人的解语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乏善可陈的浮俗女子?
  芷菱不管成霄在想些什么,吃了个大尽全兴,然后说:“好舒服啊!真好吃。成霄,你还吃不吃?”
  成霄揪着她,不吭气。
  “不吃,那走了。”
  芷菱戴上墨镜,挽着成霄走人灯火灿烂的繁华街市中。如果不是不愿意让别人认出她这个窜红中的电视明星而被指指点点,连逛个街都不方便,她倒真希望把她更美丽的脸蛋展示出来以博得别人爱慕艳羡的眼光!
  她拖着成霄往SOGO百货的方向走,成霄只担心他们离停车的地方愈来愈远。
  “去哪里啊?”
  终于,他忍不住问。
  “逛精品店啊!我又拿到下一档戏的签约金,买一个都彭的纯金镶钻皮带头和领带夹送你!”
  芷菱说得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心领了,我敬谢不敏,不想要那种派头。”
  成霄立即拒绝她。
  “少土了!像你这样的大医生,竟然能容忍自己用那些便宜货!你知道,稍微象样的人哪个不用名牌、进口货?简直是逊毙了嘛!”
  “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用那些东西,你要买,我是不管你的。”
  “好,算了。你不要,我要,这总可以了吧!我可要好好买几样东西缟赏自己。”
  说着,芷菱拖着成霄进了一家欧洲精品店。她最聪明的地方,就是绝不在成霄面前坚持己见。
  成霄看着她在衣架前恣意挑选、乐而不疲的背影,不禁想起了他的前妻。
  用信用卡付清了一张巨额帐单,企鹅般地提着左右两堆袋子,成宵悲伤地体悟到自己再一次陷入了错误镑成的泥淖。
  而芷菱却是兴高采烈,声音如沾了蜜糖似地对成霄说:“成霄,你真是好慷慨!送我这么多东西!接下来,该让我表现一下了,我请你去跳DISCO,然后看午夜场……。”
  “不了,我们今天到此为止。”
  成宵不由分说,招来了一部出租车,把芷菱和购物袋统统一古脑儿塞进后座,“碰”地开上车门,连声再见也不说。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