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星座情缘



  “你看,你的月亮在巨蟹座,表示你这个人很恋家,很适合婚姻生活。”
  展乔给她的好友一个假笑。“我适合婚姻生活?那所有的尼姑都该还俗嫁人去了。”
  王绣真只是微微一笑,继续道:“水星在天蝎,具有灵敏的第六感,所以呀,你选对行了。”
  展乔的职业其实不是她的选择,说是误打误撞,瞎猫碰死耗子碰上的还差不多。
  “金星呢,在金牛座,具有天生的美感,喜爱大自然。价值和品质,你重视的是后者。和你约会,罗曼蒂克的烛光晚餐,或者送你钻石、名贵礼物,都是白搭。带你去浸温泉浴,送你一把泥土,立刻可以获得你的芳心。”
  展乔作惊恐状。“哎呀,这些话你对我说说就算了,千万别说给别人听。要是有人有意给我介绍对象,或有男人想追我,人家会以为我是‘存货大出清、大拋售’呢。送把泥土就算下聘了?种花还要施肥料呢。而且告诉你,王半仙,我喜欢浸温泉浴和按摩浴,很多人,不分男女,全部在一个池子里那种。”“浸温泉浴和大众浴池差不多啦。”绣真往下接着解析。“你这么说呢,就符合了你火星在射手座的个性,喜欢冒险。唉,又和你的职业吻合。下一个也是,木星在巨蟹,你呀,人道主义者。”
  “等一下,等一下,”展乔伸头看绣真为她排的星相。“我明明是天秤座,怎么你说了半天,一个天秤也没有?”
  “有啊。你的土星就在天秤,很能守成哦,非常有责任感。因为太有责任感,有时便过度认真,好在你的太阳也是天秤,这个部分的你,开朗、乐观、不拘小节,所以可以均衡一下。”
  “没有啦?”
  “准不准?”绣真问着,眼睛望向一位拿着两只花瓶看了老半天,拿不定主意该选择哪一只的女客,悄声对展乔说:“那个,犹豫不决,三心两意,八成是双子座。而且她一只也不会买,她会要回去想一想,下次来再决定。”
  展乔掀掀眉,转身询问。“小姐,能不能请问你是什么星座?”
  “双子。”她答。
  “准。”展乔向绣真竖起大拇指。
  “你们对星座有研究吗?”女客兴趣盎然地凑过来。
  “不是我,是她。”展乔指指坐在桌子后面的好朋友。
  “可不可以帮我看看?”女客央求。
  绣真于是问了她的出生年月日,很快把她的星相排出来,并一一篇她解析。
  她每听绣真说一段,眼睛就睁得大大的盲喊,“对对对。”或,“就是这样,一点没错。”或,“准耶,好准哦。”
  应她的要求,绣真也为她的男朋友排了星相,细说他的个性和习性,女客又是一连串的准、准、准,对对对,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临走时,女客说:“那两只花瓶我都好喜欢,可是没法决定买哪一只。我回去想想,下次来再买。”
  她走后,展乔和绣真相视大笑。
  “我看你在店门口挂个招牌好了。王半仙在此候卜。”展乔打趣道。
  “我只是研究来好玩的,也不是见人就玩。”
  “好吧,招牌上加句话,‘王半仙在此候教,想玩才玩’。”
  “谁想玩?谁不想玩?语焉不详,末了搞不好自找麻烦。”
  门上挂着的风铃叮当一串响,又进来一位客人。
  “欢迎参观。”绣真照例微笑说道。
  那人回个笑,便背对她们,站在陈列柜前,浏览柜内的陶艺品。
  “可以打开拿出来看。”绣真说。
  “好,谢谢。”他应道。
  “楼上也有,可以自由观赏。”展乔对他说。
  他没应声,不过听她这么一说,便转身上楼去了。上去之前,展乔注意到,他瞥了她一眼。
  “他大概纳闷我到底是男是女。”展乔向绣真嘀咕。
  “什么?”
  “你没看到他看我的眼神啊!”
  绣真噗哧一笑。“神经,你得了职业病了吗?人家看你一眼就那么多心?他未必是看你呢。”“怎么?告诉你,有些男人偏偏欣赏一点也不女性化的女人。”
  “意思是你看这一个挺顺眼啰?”
  “嘿,要让我看顺眼可没那么容易。”
  “这样吧,哪天你遇到了意中人,我帮你看看他的星相和你合不合。”
  “你不如现在替我排排看什么星座适合我,我见了合意的,先问他什么星座,不对就不必浪宝时间。”
  “哪有这样的?你这是要人照你的星相编排一个和你恰恰相配的人嘛。我编排得出来,你不一定找得到五行星座完全符合的。”
  “你忘了我是做哪一行的了?你尽管编你的,至于人在何方?管他在水一方,还是在山的那一边,我展某人出马,岂有找他不着的道理!”
  “是是是,展大侠。”绣真好笑地摇头。
  不一会儿工夫,绣真当真为她排出了个相配星相。
  “金牛座。”展乔拿起那张纸。“呀,半仙,你真是深得我心哪,替我排了一头金牛。”
  “这头金牛不会下金蛋的。”
  “男人如果会下蛋,女人就省事了。”展乔爽朗地笑。“其实啊,找个家财万贯的,等于有了一座金山,蛋也不必下。笨蛋才去结婚生蛋呢!”
  风铃再度叮当响,进来的人正好听到展乔的话,便接口问:“在说谁啊?”
  “展大侠呀,她打算退而求其次,当藏在金屋里的娇了。”
  “嘿,我有那么娇吗?告诉你们,最现代、聪明的关系,是和有家有室有财有势的男人在一起。不是同居哦。他的家业都在外国,一年为了生意回来两三次。
  他回来时,就做他的亲爱小女人,他走以后,留下一大笔置装费、生活费,及其他等等费用,足够你挥霍到下次再见。因为他儿女已经成群,你便不用为他传宗接代,他要的只是个能让他觉得青春永驻,仍然老当益壮的Part Time伴侣而已。
  女人呢,乐得有钱拿,又被骄宠,同时依然享有逍遥自在的单身生活。”
  “照你这么说,哪个女人敢结婚啊?”刚进来的女人咋舌道。“已经结了婚,老公又事业有成,生意做得很大的,不都岌岌可危?”
  “所以我和王半仙都不结婚啊。”
  “别把我扯进去。这种Part Time关系,本人敬谢不敏。”
  “展大侠,你不会吧?”
  “说不定我已经‘入会’了,你们不知道而已。朋友面前嘛,要保留点形象。”
  展乔挤挤眼睛,把那张纸折起来放进口袋。“我要走了,我和我的金牛今天就有个黄金约会。”她拍拍口袋。“这个呢,我去和他核对核对,假如他的五行星座和我不谋而合,看在后半辈子可以依赖他,说不定最后可以分点遗产的份上,我也许考虑做他的娇。”
  她笑着离开,绣真对着她关门留下的铃声摇头。
  “她说什么五行星座合不合?”
  绣真好笑地说出展乔要她排的相配星相。
  “哎,我今天就是特地为这个来的。我姊姊也要请你排一排她和她老公。”
  许多来绣真的陶艺店的顾客,都是来过便欲罢不能的一再被吸引回来,而后都和这位随和、气质脱俗的女店主成了朋友。展乔也是。
  最近绣真闲时研读一些星相学,研究出一些心得,因趣味而替一些熟客做星相解析,不料大家口耳相传的通告,都来找她,彷佛她忽然间成了星相命理家。
  展乔是今天路过进来坐,绣真兴起,顺便为她看了看她的星相。
  整天坐在这间开了有五年的店里,绣真年纪虽轻,阅人却不少。和展乔认识虽然只有一年多,她知道她那么说,玩笑和讽刺是真的。这个为人行事皆豪迈直率的女子,才不会等而下之的去给人金屋藏娇呢,更不曾牺牲色相和尊严,委身于老得足以当她爸爸或爷爷的男人,只为图慕虚荣和不劳而获。
  绣真已经三十好几,仍待字闺中。数年前一个交往不算短的男友忽然娶了别人,她相依为命的母亲才说出她老人家年轻时被负被弃的遭遇,之后绣真便开了这店铺,取名“浮生散记”,自此对感情和生活皆采淡泊之心。
  绣真写下对方告诉她的出生年月日时,楼上的男人下来了。
  “哎哟,这个……”她对面的女客小声说。
  绣真本来没留意,这时便多看他一眼,果然生得眉目俊朗,身架修长。不过外表美丑是其次,绣真欣赏的是他那股随意和自在的气息。
  也许和他的穿著有关。布料显然已洗过很多次,看来十分柔软,未经刻意烫整的格子衬衫,已经穿得折缝都不见了的灰色长裤,以及皮边已快磨损的皮鞋。
  不知何故,绣真想象着他和展乔那个不注重穿著的女子,两人配在一起应该颇称对。
  “你这里还有替人看星相算命吗?”他问。
  绣真微笑。“没有,我只是对星座有兴趣,和朋友玩玩而已。”
  “什么啊,她算得好准哦。”她面前那位店里的常客大声说。“不相信,你告诉她你的出生年月日,试试看就知道。”
  他没作声,只是微笑着。
  他若不试,岂不就是不相信她吗?绣真一旁想着他或许因此在为难。
  “真的只是好玩而已,不是算命。”她解围道。
  她还不想替陌生人排呢。然而说不出个所以然地,她却对这一个颇有兴趣,想看看他的星相为何。
  他思虑了片刻,耸耸肩。“好啊,有何不可。”写下他告诉她的年月日,绣真很快找出他的行星五行星座。当她一一在纸上列出,她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因为并不相识,她又不是摆命相摊的,绣真没有说出他的各星座详细内容,只把那张纸递给他。
  “太阳是你的本命星座,代表你的潜能和人生观,金星主才艺,水星是知识领域方面,木星主理想,月亮象征情感,土星主本性,火星主本能。”她简单向他说明。
  他接过去,看一眼,和展乔一样,折起来放进衬衫口袋,露齿一笑。“谢谢你。”
  “不客气。”由于他转身朝门而去,绣真加上一句。“有空欢迎常来。”
  他点个头,走了。
  而绣真还处在惊讶不信中。
  他的星相和她为展乔排的相配星座,一模一样。
         ※        ※         ※
  展乔回到“南侠侦探社”,第一件事先查录音机留言。
  一通也没有。她耸耸肩,随手把一大串钥匙往桌上一丢,坐下来,双腿举到桌上。“南侠侦探社”一共两个人,老板包稹,和一名职员兼助理兼秘书兼跑腿兼打杂,她,展乔是也。老板不在,到外地出差,她最大。
  展乔原本在这里同一层楼一间事务所上班,她拍桌子不干那天,气冲冲经过“南侠”,正好看见门边贴了张“征行政助理”的启事,想也没想就推门进去。
  “我正在等你呢。”包稹气定神闲地坐在桌子后面对她说。
  “嘎?”她一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你这种愤世嫉俗,看不顺眼就要发作的个性,怎么会去事务所上班嘛。到我这来就对了。侦探社专管闲事,最适合你这类多事性子。我这叫‘南侠’,你叫展乔,念快点,恰恰是南侠展昭。我姓包,你我注定要合作。你就从现在开始吧。”
  她如此这般就进了包稹的开封府。而没几天,那家事务所便关门大吉了。说也奇怪,展乔从大学毕业后换了几份工作,每一个地方都是她离职不久就倒店。
  她都没待多久就是了,最长的一次是半年。独独在“南侠”,一做至今三年。
  其中当然不乏又激起她的侠义性情的时候,但是有包老板大人一旁不时开导又开示,不知不觉磨掉了她个性中一些棱棱角角。
  这次老包出差前交给她去办的案子,可差点气得她当场吐血。
  她在绣真店里说的现代Part Time男女关系,不是说故事,是真有其事。她刚结束的案中男主角,便是上了年纪不认老,不安分,多金,以为常尝幼齿有益他壮精活血的那种老不修。
  所不同的是,这个男人想和小情人做长久鸳鸯,而为了要有个理直气壮的理由离掉他结褵将近四十年的槽糠之妻,他反过来诬指她有外遇,苦无证据,所以要雇人帮他的忙。
  此翁是香港富商,老婆住在香港。展乔纳闷他何以不就近找香港的私家侦探。
  他的解释是他是颇有身分地位的港绅,鲜少有人不认识他,而家丑嘛,总是不宜外扬,故而经人介绍老远飞来台北。
  展乔猜想他老婆八成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型的美艳妇人,岂料她姿色平庸,身材矮小圆滚滚,毫无曲线可言,更无半点风韵。
  所谓她的外遇,是有家室的,夫妻俩一个是她的司机,一个是清洁妇人。那司机见了她恭恭敬敬的,哪有丝毫情人状?她也不是常住香港,多半时间和已成年的儿女居住加拿大,香港的住处是一家大酒店楼上的私人套房,她老公指称她和外遇幽会的地方。酒店还是她的呢,所以她三不五时的去视察一下。
  整个情节像一出陈腔烂调的电视剧。男的为了贪女方娘家有钱娶了她,待他藉势平步青云,自觉身价今非昔比后,开始不安于室,最后想摆脱黄脸婆,又担心落个一文不名,连当小情人长期饭票的资格都没有了,于是出此下下烂策。
  展乔是拍到了富婆和司机一同进出酒店及套房的照片,但捉奸也得捉在床才能成立。
  跑一趟香港,花了许多精神和体力,发现的是这么教人啼笑皆非、气愤填膺的结果,展乔好不懊恼。
  虽然她只要把调查结果交给委托人,他是否离得成婚,能否如愿和年纪小他一倍的小情人双宿双飞,与她毫不相干,她照拿她的酬劳,但是她实在按不下那股不平之气。
  老包打电话来时,展乔一五一十报告。
  “所以你溜出去散气啦?”
  “你调查我啊?录音机没有你的留话呀。”
  “我又不是你老公,为什么调查你?我打电话给你是有要事,留话,说什么?
  ‘我是老包,等一下我再打给你。’那再打就是了,何须废话?如果我说:‘我的电话号码是
         ※        ※         ※
         ※        ※         ※X,你回来打给我。’我又不一定在,你打来,再留话,我再打回去……没完没了,越洋电话哪。我时常说……”
  “当花便花,该省则应处处开源节流。”展乔接道,一面偷笑。
  “咦,一字不少的背下来了。”老包很满意。
  “你的要事还没指示下来呢。”
  “闷得慌,是吧?你很快就会有个伴了。”
  “你要给我做媒啊?”
  “你还不到退休的时候。”
  “哗,到那时候我还嫁得出去吗?”“这你就不懂了,到那时候要你的男人,才是真心真意,一心一意只想和你长相厮守的。”
  “恐怕那时候守不了多久了。”
  “短暂成为永恒,最美的一种。”
  展乔大笑。“要事,老包,要事。再扯下去,你的电话费帐单才是永恒。”
  “等一下,我刚发现我又说了一句隽永的智能之语……好,我陶醉完了。现在,言归正传。我突然领悟我对自己太苛刻了。我决定这里的事办完,放自己一个长假。事实上,我……唔,在半个钟头之内就要登机了。”
  展乔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哎,老包,你不是要退休了吧?”
  “嘿,童言无忌。我说的是放假,我要去度假。”
  “你说放‘长’假,多长?”
  “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
  “那这边……”
  “你看着呀。”
  “我?”
  “和你的助手。”
  “我的助手?我哪来的助手?”
  “我给你找的嘛。”
  “你在马来西亚登报,叫人来台北应征?”
  “我还在新加坡、香港也登了报呢。真是的。总之,今天应该就会有人去了。
  对了,你最好用个男的,以后跑腿之类的杂事,叫他去做就好。”“老包,我看不需要吧。七、八、九月是淡季,通常生意冷清得教人发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去度你的假,我真忙到不可开交,再找人不迟。”
  “你又不懂了。正是淡季,所以才是好时机,你既然闲着,替我训练一下新人,调教调教,等忙起来,刚好派上用场。你在‘南侠’三年了,差不多该升职啦。”
  “说得有理。”
  “老板永远是对的。”
  “是是是,大人明察秋毫。既然如此,属下感谢大人提拔。”
  “好好干……哟,我要登机了。祝我假期乐不思蜀。”
  “喂,老……”他挂断了。他故意忘记告诉她他去何处度假,这表示他销假回来之前,不会再和她联络了。
  展乔耸耸肩。好吧,兵来将挡就是。
  老包不知究竟多大年岁?他看起来似乎大她没几岁,却非常老于世故。和他共事、相处三年,不见他有过约会,似乎除了回他的王老五狗窝,就是办公室,因公出差时,问他可有艳遇,他的眼光彷佛问他是不是同性恋。
  展乔不知道他为何情愿当“寡人”,她自己呢,她妈妈和一些好友都劝过她不要做这一行,日后人家知道她在侦探社待过,哪敢娶她?她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在此三年,接到最多的案子,便是男人有外遇,而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别的男人都有外遇,我怎么可以没有?”很没面子似的。
  在展乔看来,身为女人,使人感到没面子的应该是那些做老婆的。大多数都是“只要他肯回心转意回家来,一切既往不究”。你不究,他未必因此心怀感激,感到内疚。不必翻身也罢,展乔想,除非遇上个正字标记的男人。但,难哦。
  忽然地想起她的相配星座。她拿出口袋里那张纸,晒然失笑。
  “月亮在巨蟹,”她念道。“和我一样嘛,恋家。唔,这个好。恋家的男人不会变坏。”
  水星柱水瓶座,不畏艰难,越挫越勇型,心思剔透。绣真还把特性也写了上去。
  展乔哈哈笑。“这个绣真。没错,像我这种吃‘铁牛运功散’长大的钢筋铁骨难缠女人,”她有一个朋友曾如此形容她。“非得有超凡的勇气和耐力,才能赢得本大侠的芳心。这才象话嘛,什么浸温泉浴、一把泥土。”
  她向来不相信算命啊、星相什么相的,在绣真那,纯粹是凑兴好玩。现在她还是不信,不过她开始觉得这东西蛮有意思了。
  展乔正看得兴起,忽然听到敲门声,不得不抬起头。
  哟,生意上门了。
  一位老先生,年纪应该在六十上下。人老心可不老。夏威夷花衬衫,米色热裤,白色轻便鞋,头上一顶藤编帽,穿著年轻又花俏,俨然火那奴奴海滩上的观光客。
  不知他是“遗失”了他的小情人,抑或是怀疑自己戴了Part Time绿帽子,故而来此花钱寻人或跟踪调查他的小情人?
  展乔的好心情一下子被他的出现破坏了。尽管是淡季,她实在不想理他。
  “请问……”花俏老先生环视不到二十呎大的办公室。
  展乔更火大了。怎么着?她不像负责人吗?
  “有何贵干?”她冷淡地问。
  老先生走了进来。“小姐,你是这儿的负责人吗?”“一号负责人外出公干,我是二号。你找哪一个?”她的口气不大客气。
  她不想对这类老不修客气。
  “只要能帮我找到我要找的人,”老先生自行拉了张椅子坐下。“几号都无所谓。”
  啊哈,找人,我就知道。展乔给他个绝对职业的笑容。“您老倒很随和。”
  前面两个字她刻意加强语调。
  老先生呵呵一笑,兴味地打量她。“你看起来很年轻。”
  通常这句话应该当做恭维接受,她此刻心情不佳,偏偏要认为是暗示她经验不足的讽刺。
  “我驻颜有术,”她仍假假的微笑着。“您老若不放心,不妨另请高明。三个月之内,这儿除了我,没有别人。生意兴隆,好手都出去了,没办法,只留下我这老弱残兵看家。”她同时粗鲁地把脚跷上桌子。
  老包知道了会掐死她,现下她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受不了再查一个仿冒外遇案,上一个到现在还会令她恶心。
  老先生笑得更响亮。“你不错,我喜欢你。”
  完了,展乔的脚掉下来。“不不不,我不行。”
  “哦——你不行?”
  “不行,绝对不行,肯定不行。”
  “是吗?”
  “是是是,百分之八百是。我……这个……我不年轻,我……”
  “你驻颜有术,你说过,我听到了。”他倾身向前,她吓一跳,身子往后急急一靠,险险摔倒。他呢,对她挤眉弄眼,道:“改天你得教教我你的驻颜秘方。”然后他坐回去,叠起腿。“目前呢,我要请你帮我……”
  “我没办法。你看见的,”展乔伸手一挥。“我一走,这里就唱空城计。”
  他举起一根手指,表示他还没说完,同时继续说道:“请你帮我找我的小孩。”
  “我真的不……”展乔顿住,坐直。“小孩。你说……要找你的……”她想她听错了。
  “孩子!”
  糗了!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