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琉璃草》


言妍


  写“如意缘”系列时,正值深秋隆冬之季,见了几场大雪,所以故事中有不少雪景的描述。
  对于雪,我是又爱又恨。记得第一年在密西根初见雪,我兴奋得像个疯婆子。到了第五年,我这条亚热带鱼已口吐白沫,发誓再不离开,一定捱不过下一个冬天。
  幸好新泽西的雪只是点缀,让我还有扫雪的心情。
  这个系列的三位女主角,我是依星星、月亮、太阳二种个性来刻画的。我想,大家很容易便可以猜出,璇芝是月亮,珣美是太阳,而星星就是此书中的湘文。
  有人可能会觉得湘文过于柔弱。
  但是我常想,女强人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关于这一点,我很欣赏苏菲亚罗兰的看法。她认为,真正的女强人,并不是狭义指职场上表现杰出或言行咄咄逼人的女人;而是能坚定自己的信念、悍卫自己家庭、不轻易被击垮的女人。
  由此看来,湘文在三位女主角中,虽是最柔,却也可能是“韧性”最强的一个。
  另外,有读者说,言妍故事中的男女主角,都有彼此的影子。我只能说,就像生孩子嘛!同一家厂出品的,要不像都很难。
  言妍一直很希望自己是三面夏娃,甚至到九重人格。如此一来,就可以写出“不太像同一作者”的人物。可惜本人患有严重的头痛毛病,不敢贸然地豁出去。现在,我台湾的好友,常以我的书做指针,若有一点变化,她们就担心我得了“精神分裂症”,不是很可怕吗?
  不过说真的,言妍不是为写故事才写故事,而是为了内心的一种感觉。因此一下笔,就难免偏向自己喜欢类型(男的要侠骨柔情,女的要外柔内刚)。
  对于那些夸张或讨厌的人物,我是怎么也写不下去的。
  言妍写故事最大的困难,是手边的中文资料太少(只有一本辞典,外加唐诗、宋词、元曲三本,够可怜吧!)。所以,稍微需要背景的,几乎全靠我的记忆去东拼西凑。结果我那已够麻烦的脑袋,在相当于摧残的挖挤刮刨下,更加惨不忍睹。
  我实在好羡慕住在国内的作家们,伸手是中文书籍,触目是中文报章,简直生活在写作的天堂里,真是幸福极了。(叫人嫉妒眼红喔!)
  至于我,是熬一本书算一本,不知哪一日脑袋会“当机”。安慰的是,像我这样写故事的人比比皆是,少我一个也无所谓啦!(说不定还能多拯救几棵树木哩!)
  琉璃草又名“勿忘我”。中国也有一条琉璃河,只不过被我从北方移到了南方。
  希望大家会喜欢这本书。
  ------------------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