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四月紫花开”



  近日在养草坪,浇水、施肥、除野草、杀虫,样样不可少。但新生的草,怕雨季、怕酷阳,总是绿一阵黄一阵,娇嫩得令人烦恼。
  一旦又在做“草奴”,偶一回头,发现平常不太费心的小灌木,开了朵朵的小紫花,有深有浅,有纤纤绒毛,朦胧地像云又像雾,似在说:
  “别紧张,我们很容易养活的!”
  《四月紫花开》的书名就是这么来的。
  写家志和盈芳的故事时,我一直想着一位朋友。
  她十二岁就爱上一个男孩,两人一样出身贫穷,一样有理想抱负。他们的爱情,深深的、纯纯的,等于生命。
  但环境艰险,爱有时只成为阻挠,为了不忍他埋没才华,她离乡远去,把他让给一位富家千金,希望他能飞黄腾达。
  多年后,她已是枝头上的凤凰,回到故乡,才发现男孩并没有一飞冲天,他仍住在原来的屋子,娶一个平凡的妻子,做一份恰能温饱的工作。
  那么,往日的牺牲又是所为何来呢?
  她站在街角,忍不住呜呜哭着,无法遏止的悲痛呵!
  如今她有富裕的生活,爱她的丈夫,可爱的儿女,算不算是梦碎、心碎了呢?
  从那时起,她得了严重的忧郁症,老是梦见那男孩,也一直有从高楼跳下来的冲动。
  当然,家志和盈芳有个快乐的结局。但因为我那朋友的影响,所以费劲绕了一个好大的圈,才能回到原点,写得我有些伤筋折骨。
  总之,爱不要太深,不要太浅,爱要爱得刚刚好。
  附带一提的是,这本书中,除了《紫晶水仙》系列的人物外,还暗藏着我其它故事里的角色(有的已写,有的尚在脑中),他们都是突然从我笔下蹦出来的;我这才发现,我的书其实都是有关联的(同一个作者嘛!不过,再一次被小说中角色掌控,感觉有点恐怖就是了!)
  希望你们在看到这些“不速之客”时,能发出会心的一笑。
  另外,谢谢宛菁、虹仪、艾安、秀樱,你们的信都是我最大的鼓励,不知你们收到我的谢卡没有?
  最后,记上雪莱的一段诗句,足以描述这本书里的纠葛和挣扎,也一直存于我心的:
  我太像你:难驯、迅速而骄傲
  时光的重负困住我,把我压倒……
  我碰上人生的荆棘,鲜血直淌……
  ------------------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