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


 

湍梓


  亲爱的读者们,我们又见面了。我想最近我出现的频率恐怕是太过于频繁,希望各位别介意才好。
  面对两三百封的信函,里面最常提到的问题不外乎是:湍梓你到底是男是女?为何取“湍梓”这个笔名?湍梓为何想写小说?
  当然还有其他常见的问题,比如血型、星座、生日等,我想日后会做个问答篇吧,不过不是现在。在这里我只回答一个问题——我为何会提笔写作。
  记得一年以前,有个好朋友问我为何不试着提笔写写看?我先是愣了一会儿,回答说不曾写过。湍梓唯—一次写小说的经历是在高中时期的学校征文比赛,而且只写了七千多个字而已。一本爱情小说至少要十万字,我不认为自己做得到。而且当时我也只看过兰京姑娘三本作品和唐瑄小姐一本作品,对爱情小说的格式还很陌生,哪有这个信心。
  “试试看嘛,不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人总要向未知挑战,你只要瞪着稿纸,自然就会瞪出剧情来。”
  就是因为好友的这一席话,让我“瞪”出了八本小说,而我必须非常羞愧的承认,在出版了五本小说之后,我才有勇气向她坦诚,我便是她还算欣赏的作者——湍梓。
  原本应该遭沉尸于鱼池的我,竟然逃过一劫,并且幸运获赠Q版四格漫画一张,教我当场感动得无以复加,只能大呼自己的好运。
  也因此,我要借着这个机会,郑重感谢我最好的朋友之———漫画家刘昭伶小姐。没有你的鼓励,就没有提笔写作的我,非常谢谢你!
  《洛阳情事》这本书,是我花了最多心思,却是笔触最淡的一本书——因为男女主角的个性。犹记得那日接到袁姊的电话,通知我稿子审过了,并与我做了一番简短的讨论。
  袁姊说:“你这本书比较淡喔,和你过去的作品相较起来,似乎淡了许多。”
  在电话这头的我。尚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袁姊又说道:“不过;江玄明这个角色你安排得很好,完全显露出坏人的悲哀。”
  搞了半天,原来这本书中我写得最好的角色竟是坏人,这实在是……
  总而言之,男人有男人的烦恼,女人也有女人不得不妥协的地方,便是这本《洛阳情事》的主题。
  另外湍梓在这里要提的是,本书附录了一篇绝对会令你笑开怀的番外篇——喧闹的吉年。很抱歉先前答应过的“童稚少年篇”尚未出场,就让他们的后代给抢了个先。
  李少儒、李少允的儿子再加上段雁舞的女儿,不同性格所发展出来的故事,短暂却有趣,但愿能博君一笑。
  最后,期待下次相见。拜拜!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