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爱情,东川樱的心早已累了、倦了、哭了……
  当年的怨、恨全都封藏在她手腕上的白手巾中;
  如今,为了主人,她可以牺牲一切,
  即使要她屈服于眼前这男人。
  任无恩,一如他的名,寡情少义,
  更有着一双冷睨世情的残酷瞳眸;
    每每透视她的逞强和脆弱,
    却也一再地激起她的孤傲不驯的偏执性子。
    但活该是她倒楣吧!她不仅救了他,
    更让他发现她竟是东川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那么……他不会放过她的,
    他要逼出她的真心,他更要爱她不留余地……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