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公主不见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炎焰才一离开杜野被软禁的房间,就从副队长口中得知这消息。
  “刚刚侍女发现才来回报,依照判断公主应该是昨天三更半夜时离开。”副队长简单回答。
  “既然是昨天晚上离开,为何现在才发现?”他不悦地责问。
  “公主向来睡到中午,不到正午时分,侍女通常不敢去打扰她。”免得自讨苦吃。
  “混帐,这么多人竟然守不住一固女孩子!”他冷怒道。除了公主睡觉的内寝外,公主寝宫外皆派有守卫防护,他无法想像公主如何在众目睽睽下离开寝室。这鬼灵精的丫头,总是替他找麻烦。
  “队长,我们已派人出宫去找亚希公主,只不过就算找到公主,恐怕她也不愿意乖乖跟我们回来。”副队长说出他的忧虑。
  “找到她的下落再通知我,我会亲自带她回宫。”他压抑着欲爆的怒气,不苟言笑的脸更阴沉了。
  亚希的个性向来事出有因,她会突然出宫,一定受到某种刺激或有其他理由。昨晚他和她不欢而散,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她赌气离宫出走。若真如此,他要找到她并不困难;若非此原因,他得先找出她出宫的理由。不然天下之大,他要从何找起?
  “才半天的时间,公主应该还在城内,赶快派人加强检查站的过滤工作。还有,公主失踪的事情暂时不要宣扬,也不要让国王知道这件事。等到下午再没消息,我会亲自去跟国王报告,知道吗?”他条理分明且威严地下令。
  “是。”副队长连忙去部署。
  “真是拿你没办法,亚希。”炎焰低叹一口气。
  为了昨晚的事情而离家,这不像她的个性,亚希顽皮机灵,聪明慧黠,要她对一件事认真专注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是因为她太聪明了,所以常人所会拥有的烦恼,都不会往她身上发生。
  一位聪慧机灵的公主还需要为何事烦恼,除了男女感情外,天下没有任何事情是她要不到的吧!
  炎焰倚在窗前,陷入深深的长思中。
  他明白就算找到公主也无济于事,她想要的他给不起,若她还执迷下去,最后一定会闹得两败俱伤,他不愿意看到两人落得那种下场。
  如果无法说服公主放弃那盲目的情愫,他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        ☆        ☆
   
  隔天晚上,寻找亚希的工作依然毫无进展,属下的报告却让炎焰的心情火上加油,更加恶劣。
  侍女说,被软禁的杜野相当不合作,她饭不吃,药不吃,就连水也不肯喝一口,急得负责照顾的护士和女侍不知如何是好。
  下达照顾命令的人是国王本身,万一杜野有个闪失,没人赔罪得起。
  “你们全部退下吧!”来到内寝门口,炎焰斥退了所有人员,缓缓走进寝室。
  至今他有一个疑点,那就是为何国王要特别照顾杜野?
  国王真是挺款待她的,除了行动不自由外,仕野的吃住都属一流,实在看不出她是哈希姆的阶下囚。就算杜野是史德的女人,老国王也没必要这么做,除非他另有所图……怀着沉闷的心情,炎焰来到杜野被囚禁的房间。
  “‘约塞之神’。”负责守卫的人是副队长。
  “情况如何?”他随口问。
  “一切良好,不过国王现在人在内寝。”
  “国王来这个地方做什么?”他皱起眉。
  “国王亲自来探视约塞.杜野,他已在里面待了好一会儿了。”副队长据实回答。
  “探视?”那个老头何时变得如此仁慈,竟然主动关心起死对头的女人。
  “我进去之后,不准任何人跟进来。”他冷冷地吩咐,跨步走了进去。
  “等等,队长!”副队长一手拦住他的去路。“国王交代,不准任何人进入内寝。”
  属下话一出,当下让炎焰呆愣住。
  “这是多久前的事?”他抓着他的衣领急问。
  “刚刚而已。”副队长被他激动的神情吓住。从来没见过队长惊慌过,这可是头一遭。
  “该死!”他放开属下的衣领,低骂一声,匆匆走进房去。
  “队长!”属下追了上去。
  “滚开,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国王报告。”他不顾属下的阻挡,直直往内寝房间走去。
  “队长……”副队长栏不住他,只好跟在身后一起入内,国王的命令没人敢违抗,就算是最得宠的炎焰,也不能例外。
  当炎焰快步走进房内,映入眼帘的画面让他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队长!”副队长随着他的视线望去,同样呆住。
  隔着白纱床罩,蒙拢视野中,受伤的社野双手被反绑在床柱上,身上的睡衣凌乱不堪,而身材肥短的老国王光着上半身,整个人压在杜野身上,上下其手。
  杜野神情相当愤怒痛苦,她不断挣扎,嘴巴被布条捆住。看得出她有力使不得,身上的伤口令她无法使力。
  “陆下……”炎焰轻咳一声,神情绷得紧紧的。
  “炎焰?”老国王听到他的声音,停下动作并回过头来。
  隔着纱帘,他瞧见两人站在内寝门边。
  “对不起,属下有重要事情报告。”炎焰的眼神瞅着床上的杜野,衣衫不整的她显得相当惊慌,倔强的泪水凝在眼眶中打转。
  “我不是交代不许任何人进来。”国王卖备的眼扫向炎焰及身后的则队长。
  “是我硬闯进来的。”他帮副队长说话。“炎焰有要事禀告。”他相当严肃地弯腰致敬。
  “现在就连史德也臣服在我的脚下,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你的脸色这么难看。”他边说边令一旁的侍女拉开纱帘,服侍他穿上外衣,走下床来。
  哈希姆国王显然对炎焰口中的要事不表认同。收服史德,就等于收服所有叛变的约塞族人,现在他一统哈希姆和约塞两国,已无任何大事值得他畏惧。
  “亚希公主她……失踪了。”原本他不打算这么早向国王报告,迫于情势,只好出卖亚希。
  “你说什么?”国王一听,神色剧变。
  “公主擅自离宫出走。”
  “你确定她是自己离宫,而不是被他人绑走?”国王当下反应。
  “嗯,史德他没有这个本事绑定公主,他身负重伤自身难保,至于未被逮捕的约塞余党在事情未明朗之前也绝不敢轻举妄动。”他相当肯定。
  “亚希她到底在胡闹什么?平常乖乖待在宫中,为何突然跑出宫外?你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办事的,连一个女孩子也看守不住?”国王不悦地责备。炎焰是个相当欣赏的驸马人选,他能力强,忠诚度高,最重要的是他治得住亚希。终有一天,他一定要让他点头答应这门亲事。
  “属下不清楚,公主大概嫌宫中太闷了吧!”他避重就轻地回答。
  “炎焰,你立刻去把人给我找回来。”他下令道。
  “陆下,我现在忙着宫内的事,分身乏术。”炎焰婉拒。如果他出宫,不就任由这老头对杜野为所欲为?他并非想保护杜野这女人,而是看不过去。
  老头子后宫佳丽无数,为何独独挑选上约塞的女人?他的用意非常明显。
  “炎焰,你该知道,只有你才能找回亚希,你派其他人去,根本就是徒劳无功。”
  国王定定地观察他。从他刚刚进房到现在,这小子的眼神不时飘向他身后的杜野,这种情况对不近女色的炎焰来说实属罕见。
  “可是……”他的眼再度飘向被绑在床性上的杜野。
  “有什么好可是的,你难道不担心亚希一个人在外的安危?”他的语气变得严肃。
  “属下当然担心,只不过昨晚发生暗杀事件后,宫中人心惶惶,大家都担心吏德余党会有第二度行动,如果我现在离宫,宫里安全实在堪虑。”他缓缓解释道。
  “你放心不下的……是这个女人吧?”国王神情忽地变得阴沉,精锐的眼抓得住炎焰的每一寸心思。
  “我怎么可能放心不下她,我和她素昧平生,毫无关联。”他冷哼一声,瞬变的神情更加阴沉。
  国王不是省油的灯,岂日三、两句话就唬得过他。
  “证明给我看,证明你的忠心。”他出了道难题给他。
  “要我如何证明,陆下。”他的心一沉,明白国王故意为难自己。
  “毁了史德的女人。”国王转身,一手将杜野身上的睡衣褪下,暴露出她肩部光滑白皙的肌肤。
  “你……这个老色鬼……不得好死!”杜野含糊不清地低骂一声。
  她的嘴和手皆被布条残忍地捆住,就连开口骂人的能力也没有。刚刚挣扎时,牵扯她胸部的伤口,痛得她眼泪都快掉出来。现在听到炎焰和老色鬼的谈话,更让她慌乱失措。
  老国王的手抚摸她的肩,她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陆下……”炎焰蹙起眉头,深邃的眼更加阴暗。
  “我把这个享受的权利让渡给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对史德的女人毫无兴趣。”老国王的手恣意地抚摸她的小脸。
  杜野下意识地想避开他,却被捆住的双手牵制住行动。
  “陆下,您的盛情我心领了,我对一个全身是伤的女人毫无兴趣。”他自责那一丝心思被国王看穿,这只老狐狸不是普通的精明。
  “炎焰,这是命令。”老国王沉着一张脸,狠狠地撕破她的睡衣。
  既是命令,炎焰当然不敢违抗。他阴沉着脸望着杜野及身边的老家伙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走近床沿。
  “国王的命令,小的只能遵从。”炎焰寒着一张脸,俯视着宛如惊弓之鸟的杜野。
  “除了陆下,我要求其他人退下。”他面无表情地脱下身上的黑色长大衣。
  国王使一个眼神,在场所有闲杂人等皆恭恭敬敬地离开内寝宫,没人敢大一声。
  “开始吧!”老国王涎着一张狡狯嘴脸,意图从中证明某事及得到乐趣。
  “是。”炎焰不发一语,缓缓低下身来,开始解开她仅存的衣布扣。
  “不……”杜野苍白着一张脸,全身轻颤。
  满是恐惧的她下意识地往床边退去,完全不顾紧捆的布条痛扯住她的手腕。她只知道,绝不能让这男人得逞。
  “乖乖听话,不然会伤了你。”他在她耳畔低喃,柔湿的唇啃咬着她的耳垂。
  炎焰解开她的双手和嘴中的布条,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她。
  “你认命吧!这是亡国奴所该有的体认。”说话的同时,他将她推躺于床上,整个人往她身上靠拢去。
  “与其被你们这样羞辱,我宁愿死。”杜野恨恨地咬着唇,气息愈来愈虚弱。这两天她滴水末进,使得原本就不佳的身体状况更为虚弱。
  “你不会死的,如果你死了,我们要拿什么威胁吏德乖乖交出‘约塞之神’。”他的神情是冰冷的,肢体动作却异常火热。他的唇在她身上到处肆虐,所到之处,像燃起一道道火焰。
  “不……”杜野感受到自己脆弱的处境,他的右脚抵在她双腿之间,传递着危险的欲望讯息。褪去睡衣后,她的身上仅存一件小衬衣,衬衣之下未着寸缕。
  “史德是你的男人,这种男女之事你应该不陌生。”他对她惊慌失措的反应感到意外,她的恐惧并非仅来自于他的强迫,而是男女问的亲密行为。
  从眼角余光中,他瞧见纱帘外的老狐狸兴冲冲地看着他的表演,脸上挂着让人作呕的胜利笑容。
  炎焰将眼角余光抽回,冷冷褪去他的下半身衣物。
  “你就认命吧!”说话的同时,他强行分开她的双腿,整个身体的重量往她下半身压去……
  “不……”杜野低声呐喊,一股强大的刺痛感穿透下体。她下意识地想反抗,却无力抗拒炎焰压在身上的重大力量,下体传来的强烈疼痛牵动她的感觉神经,被羞辱的悲愤痛苦远胜过身体上的痛楚。
  事情演变成这种地步是她之前万万想不到的,早知会落得这种下场,她不如自我了断,以死求得一丝尊严……杜野寻死的念头才起,眼前却忽然感到一片黑暗,紧接着她失去意识,整个人痛昏过去。
  炎焰随着她的昏迷而停止了动作,他面无表情地自她身体中抽离,眼光落在她苍白的脸蛋上。
  “她昏过去了。”隔着纱幔,他冷声道。
  “你做得很好。”老国王很满意他的听命表现,炎焰是个聪明人,他向来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碰不得。“这个女人就交给你了。”他瞧了纱幔内的两人一眼,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
  炎焰不发一语地坐在床上,低望昏迷的杜野。
  “如果让老头知道这是你的第一次,而你也不是史德的女人,你就别想留着这倏小命。”他伸出手轻抚她的脸颊,视线停留在她身上的鲜红。
  他和国王都猜错了,这个女人不是史德的,至少她和史德不曾有过肌肤之亲。
  她是史德未过门的未婚妻吗。如果不是,她和他的关系就更让人好奇了。史德愿意不顾一切、在所不惜地救她,这其中的关键点令他匪夷所思。这个看似平凡的女人,究竟有何特殊之处?炎焰盯着她苍白的脸蛋,少见的疑惑和好奇此刻占满他的脑海。
  而他低望她的眼神,是怜惜的。
  她就像是一朵不甘依赖的搜丝花般,让人怜惜。
   
         ☆        ☆        ☆
   
  再度睁开眼睛,已是一天后的傍晚。
  一醒来,杜野感到全身酸痛,昏过去前的最后情景让躺在床上的她几乎要尖叫出声。她很清楚地记起那禽兽对她所做的一切……
  “我……”她呆愣地躺在床上,一颗心仿佛滴着血。
  她已不洁了,她的身子已经被玷污了。她再也配不上史德,不配幻想做他的妻子,在未来的每一天陪伴在他身边。
  “史德……”杜野的泪水一颗颗落下,润湿了枕畔。她好恨,都是禽兽不如的哈希姆国王和那男人造成的,她真的好恨……杜野躺在床上低泣,抽噎的泣声从纱幔内传出,惊动了守候门外的侍女。
  炎焰临去前曾交代,一旦杜野清醒了就要立刻通报,于是寝房内的侍者连忙奔去报告,留下杜野一人单独在内寝。寝房外仍有侍卫留守,以防她溜走。
  咬着牙闷哭了好一会儿,杜野挂着泪水由床上爬起,头重脚经地来到窗边。
  打开窗户,一股冷风直窜入屋内。她身上仅穿着一件单薄的哈希姆族服饰,寒冷的气温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她忘记自己正处在哈希姆,这地方的气候显然比约塞冷多了。
  她打着寒颤,强忍身体上的极度不适,打算从窗外打探身处环境。正当她把苍冷的领首探出窗外,冷不防地,一个令人胆战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身后。
  “不加件衣服可是会冻坏的。”炎焰不知何时已来到她的身后,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黑棕色的毛制披风大衣,和她单薄的衣服形成强烈对比。
  杜野听到他的声音后,整个人僵住,一时之间脑袋一片空白。他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的,为何她一点警觉性也没有?
  “你还不能起身走动,那只会让你的伤口更加严重。”他关上窗户,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披覆在她身上。
  “不要碰我!”杜野下意识地从他身边逃开,身上披覆的毛皮大衣跟着滑落在地。
  “你现在的模样就像是惊弓之鸟。”炎焰冷冷凝视她骇然的反应,庞大的身躯随着逼近压迫着她每一吋神经。
  “难不成我该涎着笑脸欢迎你的大驾。”她别过脸,回避他那双仿佛能看穿人心的魔魅眼神。此时的她没有勇气挑战他的任何挑衅,她的勇气和自信已在他的凌辱下支离破碎。
  “看得出来你相当痛恨我。”他扬起嘴角,牵动五官挺立的脸庞棱线,那若有似无的笑意让人心寒。
  “痛恨你?”杜野抬起回避的视线,视线远远落在开敞的窗外。“痛恨是不够的,终有一天我绝对会亲手杀了你。”她喃喃自语地发下狠誓,神情悲伤黯然。
  “我期待那一天的来临。”炎焰靠近她,双手跨过她身后的腰际撑住窗沿,跟随她远扬的视野眺望。
  他的每一个动作在在惊骇杜野的触觉感受,被他气息团团围绕的她僵直了身子,全身不住地经颤。是因为冷吗?还是害怕身后的这个男人?她环抱住自己的身子,不住地自问。
  “这里的大气比约塞冷多了,你该多穿些衣服。”他望着她那身薄衫及被冻坏的肌肤,在心底皱起眉头。这般天气她这身穿着,她那生病的身体如何承受得住?
  毫不考虑地,他那强而有力的双手忽然环抱住她,温暖的气息和体温瞬间温暖了她寒冷的身躯。
  “不要碰我!”杜野再度受到惊骇,当下挣脱着。
  “依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摆脱我。”几乎是嘲笑的,他冷冷地紧抱住她拼命挣扎的娇躯。
  挣扎中,她的长发扫过他的鼻尖。她的身上还留有他的味道,属于她和他的烙印和味道。
  这一闻,竟让他有些痴迷了。
  “与其被你们哈希姆人继续侮辱,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她咬着唇,自知无力抵抗,挣扎的动作跟着停止。
  “那件事情并非我的意愿,纵使的确是我下的手。”他低下头,温润的唇摩挲着她的粉颈。
  “不要……”她的声音是哀求、恐惧的。他温滑的唇瓣在她后颈游移肆虐,激起她强烈的无助感。
  “如果你不是约塞人,或许我们会是朋友。”炎焰紧抱着她,她虚弱的身子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仿佛只要一有动静,她就像失根落叶般凋零。
  “如果你是约塞人,我们也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杜野闷哼一声,整个人无力地被他紧搂怀中。
  这个在哈希姆叱咤风云的可怕男人,果然冷血、强势。依照目前的态势,史德根本没有机会挽回劣势,这个男人太强势了,温柔仁慈的史德不是他的对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一想到约塞王国的可悲处境,杜野便感到虚脱无力,脚一软,整个人直直倒在炎焰怀中。
  “杜野?”他感受到她的虚弱无助。
  “有没有办法可以救史德,告诉我有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救吏德?”她的声音是哀求的。她清楚的明白只要“约塞之神”一落到哈希姆手中,就是约塞王国彻底毁灭的时候,届时,史德和其他所有约塞王族,下场绝对凄惨。
  “史德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低头沉声问。
  语气和神情是冰冷的。
  “我们……”她顿了下。“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她勉强地吐出这几个字。从小她所暗恋的人就是史德,只是史德并不知晓她的心意,他待她如同妹妹,仅是兄长般的爱护。
  “你说的是实话?”炎焰语中有着质疑。
  “嗯。”她觉得好累,顺着他的紧搂,整个人无力地瘫挂在他身上。
  “既然如此。我可以救你一命,只要你答应留在我身边。”他冷冷地提出交换条件。
  “我求的不是个人苟活。”她整个人埋在他的胸怀中,摇摇头道。为何她对这个男人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他孤傲的眼神,冷冽的语气,好似两人之前使认识了。
  “其他人的生死我不想过问。”他的语气依旧冰冷,一如他此时的表情。
  “我的生死又干你何事?为何你愿意救我,为何又要把我留在你身边?”杜野从他怀中抬起头来,表情满是愤恨和不解。那俊秀的脸蛋上挂满了泪水,只要一想到史德和其他人的处境,她就忍不住掉泪。其他约塞人此刻正在受苦受难,她又有什么资格窝在这个男人怀中寻求生路……
  “我做事向来不需要理由和原因。”他低望她,吻去她颊边的泪水。
  “别碰我……”她使尽全力挣脱他的钳制。“我宁愿死也不要再受你们的屈辱,若其他人全死了,我一个人苟活又有什么意义,既然我现在帮不了史德,那么我更不能成为你们用来要挟吏德的筹码。”她后退到窗边,直到后臀抵着窗沿。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他向前逼近,同时明白她的企图。她想从窗户跳下寻死,窗外是芎嶙陡峭的高耸岩壁。
  “如果连选择死亡的能力都没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话一说完,她使尽全身力氟攀爬上窗户。
  她不要让自己成为史德的负担。史德要不是为了救她,绝对不会交出“约塞之神”,只要她一死,史德就不必受制于哈希姆,只要她死……
  站在窗沿,窗外的寒风从她耳边呼啸而过。
  “你若以为只要你一死,史德就不必受迫于哈希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他没有上前制止,反而无动于衷地站在一旁,露出冷冷的、自负的平静神情。
  “为什么?”杜野迟疑了下。
  “现在史德人在前往取回‘约塞之神’的路上,就算你死了,他未必会得知这个消息。而且我们一定会封锁这个消息,所以他绝对不会知道你的死讯,这么一来,你的死对他来说毫无助益。”他缓步向前,定定地平视半蹲在窗沿的她。
  这是她第一次和他平起平坐,同时也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清楚他的五官。
  他的鼻梁挺立一高拔,目光冷冽,炯炯有神,同时地散发一股魔魅般的邪美。
  她的打量缓和了两人的对白和情势,炎焰的冷然气势让她一时忘了自身处境。
  四目相对,除了起伏不定的呼吸声,四周一片安静寂然。
  “想清楚了吗?”他迎望她略带惊愕的视线,孤傲依然。
  他的声音将她带回现实中,对于自己出神地打量,感到窘然。
  她匆忙收回打量的目光,慌乱自责得不知所措。
  “这条小命还是留着报仇吧!你活着,对史德、对约塞王国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伸出双手,一把将她抱下窗沿,容不得她有丝毫的犹豫。
  “我的存在……只会增加史德的负担。”她黯然地垂下眼帘,充满无力感。
  她的种种神态,炎焰全看在眼底。他不发一语,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
  “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的伤养好。其余的事情想太多也是无益。”他冷冷低望她,语气平静。“国王命令我出宫执行另一项任务,我要你跟我一起去,今天下午就走。”他重新关上窗户,关住不断从窗外袭来的寒风。
  “为什么?”她的气息虚弱,相当不稳。
  “我刚刚说过,我可以留你一命,只要你待在我身边。”他语焉不详地表示。
  “留在你身边继续遭受你的侮辱吗?”她冷笑一声,对他所提的条件感到很可笑。
  “留在我身边,总比留在老国王身边来得好。”他满脸嘲讽地在她唇上轻轻一吻,眼神冷酷无情。
  杜野撑着颤抖虚脱的身子,狠狠咬着唇别过头去。“终有一大,我一定会杀了你和老头。”对于他的决定,她无从拒绝起。
  “我期待着那一天。”他沈笑一声,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去。留下来的,是那一颗悲励复杂、满燃恨意的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