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约哈边境某商业小城
  这个位在约哈边境的商业小城,自古便是来往商旅的交易中心。由于其优异的中枢地理位置及边陲的敏感地位,造就这个小城多元化的商业文化。各色各样的商旅充斥在这个充满异国文化的小城中,人们若想购买各式稀奇古怪的异国货物,来这小城寻宝准没错。
  “喂,杜野,你到底买好了没有?随便挑个礼物就要买上一个小时,等太阳下山了,看看到时候我们怎么回去。”一位身材高姚、长相清秀的男孩,对着身边的女孩抱怨。
  “你很啰嗦耶!阿炙。我不过才挑个小礼物,你就这么没耐心,早知道就不要找你出来帮我挑礼物了。”女孩嘟着小嘴,晶莹的大眼在人来人往的市集上搜索。
  这礼物又不是送给我的,随便买一样就行了。”男孩不耐烦地咕哝一声。
  “要不是要拿你的身材做比对,你以为我想找你出来逛街吗?”她瞪他一眼,为他的没耐心感到生气。
  “逛街?”他听了大笑一声。“这是什么时代,哪还有人像你一样有闲情逸致逛街。”他挖苦她。现在可是天怒人怨的战争时期,人人自危。
  “我苦中作乐行不行啊?”她强辩道。
  “说不过你。”他耸耸肩,懒得浪费唇舌。
  “那就别想和我斗嘴。”她在一处摊贩前停下脚步,从中拿起一件衣物。“oK,就决定是这一件外套,冬天快到了,有了这件保暖轻盈的外套,史德就不怕寒冷了。”说这话时,她那稚气未脱的清丽脸庞,散发着无法言喻的幸福。
  “杜野偏心,对史德这么好,我生日时你就没送这么好的生日礼物。”史炙见她手中那一件保暖轻柔的黑色大衣,醋味四起。
  “等你长大了,我自然会送你喽!”她拿着大衣在他身上比一比。完全合身,真是太好了。
  “说得我好像是个小鬼似的,你也不过比我大一岁罢了。”他不满地轻哼了一声。
  “我的思想可是比你这个小鬼成熟多了。”她边付帐边说。
  买完东西后,两人迅速离开。
  “我才不这么认为,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能成熟到哪里去啊!连接吻的经验都没有,还敢说自己成熟。”他取笑她。
  “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接吻的经验,你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虫。”在准备出城返家的街道上,两人依然斗嘴斗个不停。
  “别人不知道你心底想什么,我阿炙可是清楚得很。你想把你的初吻留给吏德,是不是啊?”他用手肘撞了撞她,暧昧地取笑道。
  “我想把初吻留给谁不关你的事,总之那个对象绝对不会是你就对了。”她嘟着嘴,把头别过去。
  史炙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两人是感情相当好的青梅竹马。从她懂事以来,她和史炙便一直居住在偏僻贫瘠的山村中。唯有需要采购日用品或做交易买卖时,他们才会翻山越岭到城中一趟。通常他们都一大早就启程,而在中午之前抵达城内,两个小时之后便得启程返家,不然一旦天黑,很容易迷失在归途的山路中。
  “我才不想当你初吻的对象呢,我又不是哥哥那个倒楣鬼。”他取笑她。
  “什么意思?”她凶狠地追问。
  “被你看上了不叫倒楣,不然要叫什么?”
  “阿炙,你欠扁!”
  两个人在嘻笑怒骂声中很快抵达城市的检哨站,实施戒严的约塞王国,已被哈希姆的军队所掌控,任何出入城市的居民,都必须经过详细的检查,且必须拿出证明身分的官方文件或新身分证。
  “真是烦!三小步就一个检查哨,五大步就一个检查站。依照这种通城速度下去,我们不晓得要几年后才出得了城。”史炙边排队边抱怨。
  “嘘,小声一点。要是被那些哈希姆小狗听到,你的小命就没了,”杜野隔着队伍低声警告,排队接受检查的同时,她准备把证明文件拿出来。可是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她所要的文件。
  眼看就要轮到她接受检查了……“
  喂,你的身分证明。”一个穿着军服的哈希姆军人低喝道。
  “我……”她仍不停地在提袋中翻寻着。早上进城后,她明明把身分文件放在手提袋中啊,不可能不见。
  “喂,你到底有没有身分证明?”对方不耐烦地质问。
  “有啊……我明明把它放在袋子中的……”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检查站分成左右两边,男女各自分开,此时阿炙同样正在接受身分检查。
  “提不出文件就表示有问题。”对方盛气凌人地打量她,那慑人的视线仿佛想把她一口咬死。
  “我有文件的,很可能是刚刚买东西的时候弄丢了。”她几乎快哭出来了,无法证明身分的人将被视为叛党,唯一死罪。
  “你竟然弄丢比你这条小命还重要的东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来人,把这女孩押走!”对方残酷地下令,毫不留情。
  “不要啊!我真的不是叛党……”杜野快要哭出来了。她在检查哨所引起的骚动,让正接受检查的阿炙丢下检查工作,不顾一切地奔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杜野?”见到两个体格魁梧的军人正押着瘦小的杜野,一股怒气直冲到他的脑袋。
  “你是谁,小子?”他还没冲到前面,整个人就被狠狠揪住,另一个军人逮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我是杜野的朋友,我可以证明她不是叛党。”眼见情势不对,他的心不由得慌了起来。
  “喔,你要如何证明呢?”其中一人冷冷地问道。
  “我……”阿炙语塞,没有身分文件,他根本无法证明杜野的身分。
  在这些可怕的军人眼中,他和杜野只不过是两个小孩子,且他的真实身分是不可告人的,一旦这件事情闹大,被哈希姆人知道他的身分,他和杜野就别想活着回去山上的根据地。
  “既然无法证明这女孩的身分,你就别插手这件事了,小伙子。”说完,对方便下令将杜野收押等待调查,并将他踢出检查哨外。
  “阿炙!”仕野哭了出来,她这么一被带走,所有事情不就全曝光了。一旦被哈希姆人知道她是前约塞王国御前武将的女儿,同时也是史德的亲表妹。那么她将会被严刑拷问,直到被逼问出史德一行人的行踪为止。她不能连累大家、不能连累大家啊……
  杜野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阿灸同样也慌乱得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他只知道,绝对不能让杜野被带走,不然所有事情全部完蛋……
  “你们放开她,我叫你们放开她!”不知何时,阿炙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匕首,冲到逮着杜野的军人面前,颤着声要挟道。
  “小子,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其中一名军人问道。
  “我叫你们放开杜野,听到没有?”豁出去了,他别无他法,他不能够自己一个人回去山上,就算死也要和杜野一起死。
  “哼,找死!”话一说完,一声怵目惊心的刀响划过在场每个人的耳朵。
  伴随其后的,是惨不忍睹的场面。
  “阿炙……”杜野睁大了眼,整个人呆愣住。
  骗人,这不是真的……
  “阿炙!”她奔向前去,扶起倒在血泊中的他。他的左胸中刀,大量出血,鲜红的液体沾染了他和她一身。
  阿炙……
  “杜野……好好照顾史德,一切拜托你了……”吃力交代完最后遗言,史炙便闭上眼睛,死在她的怀中。
  他……死了,他就这么死了。杜野抱着他的尸体,泪水如雨般落下。是她害的,是她害死阿炙的。如果没有这些哈希姆小狗,阿炙也就不会死了。
  “你们……全部去死吧!”她一看到眼前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她拾起掉落在地的那把匕首,冲上前去,打算和对方同归于尽。
  “愚蠢至极!”对方见她拿着武器冲过来,准备一并解决她这条小命。
  “住手!”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及时插入,吓阻另一个悲剧发生。
  “队长!”所有队员听到这个命令,立刻停止动作。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市民面前引起骚动。”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军服,面貌俊秀的年轻少年。他的年纪看起来不大,说起话来却相当威严冷峻,眉宇间透着超乎年龄的成熟和冷漠。
  “队长!这小子想行刺我们,我们是出于自卫所以才……”那位杀害史炙的队员话还没说完,刷地一声,整个人忽然倒躺在地,鲜血缓缓自他太阳穴中流出。
  年轻队长那快如疾风的精狠身手,令在场其他队员吓出一身冷汗。早就耳闻这位新上任的队长相当狠酷,没想到就连对待自己的属下也毫不心软。他的作风真是骇人!
  跪倒在地的杜野亲眼目睹眼前这一幕,脑袋瓜还来不及整理出一个头绪,就见到那个年轻队长往她的方向走来。
  六神无主的她内心相当害怕,她紧紧抱着阿炙微温的尸首以及那件要送给吏德的外套,骇然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连续死了两个人之后,接下来应该就是她了。她盯着面前这眼神残暴的年轻人,已有受死的觉悟。
  “我不会逃的,要被要剐随便你们,哈希姆小狗。”她全身颤抖地大骂一声。反正都得死,不如死得爽快一点。
  原本以为她这凶话一出,自己的人头就会落地了。没想到年轻队长却蹲了下来,以平视的视线打量她。
  他闷不吭声,只是阴沉地打量。他的眼神似有魔力,被他一凝视,她竟然再也说不出辱骂的话。
  “把你手中的外套交给我。”他沉声命令。
  “你……要做什么?”她死命抓着外套,下意识地保护着。这男人该不会连这外套也不放过吧,这是她要送给吏德的生日礼物,她绝不交出来。
  “废话少说!”年轻队长面无表情地抢过外套,从外套口袋中取出一纸文件。“这张是你的身分文件吧!”他将文件摊于她眼前,沉声问。
  它怎么会在外套口袋里?杜野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既然你拥有身分证明,你现在可以走了。”他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你是说……”她睁着眼抬起头望向他。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放过自己。
  “如果你想陪他们一起死,我也没有意见。”他盯视她,嘴角挂着戏谑。“把这两具尸体好好安葬。”他命令道。
  “是。”部属无人敢怠慢。
  杜野就像是失了魂般,呆坐在地上无法思考。直到那些人想搬移史炙的尸体。
  “不,阿炙的尸体我要带回家去。”她不让这些哈希姆小狗再碰他一根寒毛。
  原本挪动的脚步停了下来,炎焰侧身回头,冷绝的眼扫她一眼。
  杜野还以无惧悲恨的倔强眼神。
  “你可以把尸首带回去安葬。”他冷淡地允许,之后不再回头。
  “找死,这小孩竟然敢对队长提出要求,真是不想活了。”几名队员动手处理善后,嘴里嘀咕着。
  杜野望着怀中已然气绝的青梅竹马,任由悲伤冲刷她的知觉。她就这么抱着尸首痛哭,直到山城日落……
   
         ☆        ☆        ☆
   
  六年后
  不要……不要杀他……不要杀小炙……
  痛苦挣扎的梦魇压得杜野不断呻吟,她大喊一声,猛地睁开眼睛,满身大汗地从噩梦中醒来。
  又是作梦!
  抚着汗湿的额头,她半坐起身,激动的心情因梦境而奔腾。
  都已经过了六年,那段噩梦般的记忆依然鲜明地缠绕着她,分分秒秒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杜野抹去脸上的冷汗,动作迅捷地从棉被中起身,离开那令人气闷的克难木屋。
  一走出屋外,深秋的寒冷空气迎面扑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冬天又快到了,真令人厌恶。她一边皱眉,一边摩擦着身子,来到营地外。
  抬头一看,闲暗的夜空如浩瀚大海般,有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望着头顶上那遮掩新月的黑云,她的心情更加恶劣。视线一睹,对侦防工作是相当不利的,尤其是现在这种非常时期──
  哈希姆国王前几天下令要将约塞家族及其他叛党等人在一个月内全部就逮,势必在期限内完全消灭约塞一族的存在。
  杜野心烦意乱地拿起口袋中的菸丝,坐在一个丢弃的圆木箱上,闷闷地抽了起来。还没三分钟的时间,燃菸的光点便把其他人引了来。
  “没多加件衣服就跑出来吹风是会受风寒的。”史德的身影从黑暗中乍现。说话的同时,他已脱下身上的外套为她覆上。
  “我不冷。”她不领情地将外套取下,还给他。
  “你总是拒绝我,不论我对你做什么事。”史德在她身边生了下来,神情温和而平静。
  他的外型相当男性化,结实的肌肉,壮硕的身材,刚正不阿的外表,以及战场男人中少见的温柔和体贴。
  “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杜野快速抽完手中的菸丝,又重新弄了另一根。
  “抽太多菸对你身体不好。”他微微皱眉,提醒着。
  “我知道什么对我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她完全不理会他的劝戒。
  “你现在的情绪很不好,很不安定。”他可以明显感觉得到。
  “这种非常时期,有谁的情绪是安定的?”她抬起冰莹的双眼,冷冷反问。她自知是刚刚的梦魇搞得自己心情恶劣。
  “就快结束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史德的眼神闪过一抹灰暗。“这场争战已经拖了七年,够久了。”能够拖到现在,他已经很意外。
  “我不会让你落在他们手中的。”她明白,身为领导者的他,承受的压力比任何人都来得重。
  “谢谢你,杜野,这些年来你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及忠诚不贰。”他话语中带有苦涩。
  “那是我该做的。”她面无表情地捻熄手中的菸。
  “你一直活在阿炙的阴影下,这样对你不公平。”这些年来他为她感到心疼和不舍。
  “阿炙的死又何尝公平!在战场上,敌我交锋的时刻,没有所谓的公平。”她微愠地站了起来。她已答应阿炙,她会留在史德身边照顾他,直到他不再需要她。
  “杜野,我只是不希望你陪我一起牺牲,这场战事原本你就没有被拖下水的必要。”如果没有战争,她可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她的母亲就是史德的姑姑,也就是前约塞王国的妹妹。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我潜逃到国外去!”这个问题他们两人之前使已争论过。最终战争即将一触即发,自知终究敌不过哈希姆的史德不只一次要求杜野潜逃到国外,他不希望她陪他一起牺牲。
  “你是我的表妹,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他拍拍她的肩,为难地低望她。
  “六年前你若这么说,或许我会乖乖听你的话,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她冷冷地回望他,这个仇她非报不可。
  “就知道我无法改变你的心意。”他站了起来。“我仍然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因为这场战争不值得你如此牺牲,如果值得,我绝对不会阻止你。”
  “或许等天一亮,所有一切就结束了。”她望着逐渐凝聚的夜雾,语气沉重。
  “杜野……来世,我会补偿你的。”他忽然口出此言。
  “你不曾亏欠过我什么,我不需要你的补偿。”她神情更加黯淡。“该赎罪和补偿的人是我,是我对不起约塞王国的人民。”史炙是约塞王国的第二继承人,他因那次意外而死亡,对血脉单薄的王族更是雪上加霜。
  “那不是你的错,我已说过许多次。”他无法安慰她,自从史炙死后,她以往开朗活泼的个性全变了样,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孤僻和阴沉。
  “如果连你也遭受不测,约塞王国就会彻底地被消灭。”她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悲哀。
  “所以我才希望你可以平安潜逃到国外。”他轻拍她的手,苦口婆心地表示。
  “不要再碰我!”她厌恶地低吼一声。
  “杜野……”他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
  “我说过,不要对我太好,不要对我太过温柔,不要……给我任何希望……”她狠狠捻熄手中的菸,回避他受伤的眼神。
  “杜野,我刚刚没有其他的意思。”他跟着站起来,追上前。“我对你的感情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看待,我不可能对你产生其他的非分之想。”他以为她误解他的关怀了。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对我这么温柔。”她眼底有着哀求。“你把我当妹妹看待,我可不把你当成哥哥对待,你可曾想过我的心情?”她激动地望着他。
  “那……你把我当成什么?”他被她突如其来的激动震慑。向来冷静的她,怎么忽然如此激动?
  “我把你当成……当成可以用生命去牺牲保护的人。”她毫不思索地回答,准备转身奔跑离去。
  “不要这么说。”他跨前一步,拉住她的手。没吧话说清楚,他绝不让她就此离去。“当年小姑姑不顾一切反对,嫁给父王当时最宠爱的武将,你是他们两人唯一的女儿。论辈分,我们平辈;论身分,我们同是有血缘关系的皇族。就算现在是战乱时期,也轮不到你来为我牺牲,明白吗?”他那诱人的眼睛隐含苦楚和温柔。
  “我宁愿为你牺牲,也不要活得这么痛苦。”她第一次面对她对他的情感。
  “我知道现在的生活对你而言,的确是太过清苦。但……为什么?”
  她不是如此胆怯的女孩。这些年来,面对艰苦的生活环境,她不曾开口抱怨过。当其他的平民姑娘正恣意一享受她们无忧无虑的青春时,她却得跟着他们过着居无定所、心惊胆跳的日子。这些年来她所受的苦,他看在眼底、疼在心底。不是没有机会把她和其他皇族姊妹一样,送到他国避难,是她一直不愿意,且没人能劝得动她。潜逃的事就这么一直拖着,直到现在,她终于受不了了。
  见他会错她的意,她笑了笑地摇头,无意多加解释,反正他一直是只呆头鹅,多说无益。而且在这即将一决胜负的紧要关头,她不想分他的心、乱他的神。
  不论战事结果如何,他终究视她如妹妹一般,拥有相同血缘的两人,是永远也不可能结合的,她所痛苦的,是她对他的那份情丝,砍不断也消不去,唯一能做的,就是任它在心底发酵,经年累月地转变成酸馊的腐坏爱情。而他却不知晓她的痛苦……
  “我想是大家最近精神紧绷,压力太大,所以你才会这么痛苦。”史德一脸心疼地轻拍她的颊,为两人找借口。
  “或许吧!”她苦笑,为他的不解风情感到无奈奈。他是真不知道她心底对他的情感还是故意忽略?
  “再去睡一会儿吧,明天我们还有任务要出。”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去。
  杜野望着那熟悉的背影,无助的无力感涌上心头。明天是史德的生日,同时也是史炙的六周年忌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