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史德,我们真的逃出来了吗?”好不容易,两人暂时摆脱了炎焰的人马。
  “没人追上来,我想我们暂时是安全了。”史德对炎焰的不守信用痛恨至极,这家伙竟然还派追兵,真是小人。
  “我觉得好似在作梦,我竟然还能活着看到你。”杜野被他抱着,脸色相当苍白。
  “杜野,我很抱歉……”
  “你不需要道歉,你并没有任何错啊!”她摇头。
  “你觉得怎么样了?你的伤……要不要紧?”他心疼她的伤处。
  “没事,死不了的。”她勉强挤出一抹苦笑。
  “一定很疼吧?对不起……我没尽到保护你的责任。”看到她全身是伤的可怜模样,他恨不得杀了哈希姆国王和炎焰。
  “是我不好,是我自己擅自行动,该说抱歉的人是我。”躺在他怀中,她觉得好心安。
  “他们……到底是怎么对你的?”他吞吐地问。
  她抬起容颜,不明白。
  “告诉我,炎焰和国王到底是怎么欺负你的?我要帮你报仇!”他相当激动。
  “你都知道了?”她低下头,悲哀地反问。
  “炎焰说你们这几天都在一起……”
  “够了,不要说了!”
  “杜野……”
  “不要再问了好不好,就算你问一百遍一千遍,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是无法改变……”她紧咬着唇,神情哀戚。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史德低下头,温柔地吻着她的发。如果他可以让她遗忘掉那些不愉快就好了,她是无辜的,不该平白受这些苦。
  没见到你之前,我好想死……”
  “杜野,今天你所受的这些苦,绝对不会白白牺牲,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他狠狠发誓。
  “史德,我相信你,你刚刚已经做到了。”刚刚那一刀,伤得炎焰不轻啊!
  “等战争结束后,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照顾你。”他替她心疼不已,一个女孩子哪经得起那种地狱般的折磨。他……
  “史德……”她讶然地抬起小脸。
  “经过这次事件,我才了解你对我的重要性,我不能失去你。现在不能,未来也不能。”他抬起她的脸,深深吻上她的唇。
  杜野没有反抗,她静静接受他的吻,任由泪水润湿脸蛋。
  他的唇是温暖的,但她的心是冰冷的。
  见她没有反应,只是一味地掉泪,史德终于离开她的唇。
  “怎么了?”他一脸温柔。
  “为什么?”她抬起俏颜,疑惑地看着他。之前他不曾吻她,就连牵手也不曾阿!
  “你不喜欢?”反问的同时,他的手伸入她单薄的衣襟。
  “不,不要!”她推阻着,却抵不过他强劲的力道。
  “为什么不要,你喜欢我的不是吗?”史德抓住她的手,显现难得的霸道。
  “我是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上你了。”在约塞,即使是近亲,只要无人反对,便可结成连理。哈希姆则不然。
  “既然我们两人彼此喜爱,为什么不让我碰你?嗯?”他低下身吻她。
  “不要逼我,史德,求求你……”她别过头,躲避他的唇。“我已经失去爱上你的资格,也不值得被爱,我的身子……已经不洁了。”她咬着唇,泪水如雨般落下。是他逼她的,她不想提的。
  史德一听,燥热的心瞬间冷却下来。
  “你是说国王他对你……”他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人就是那老不修。
  “不要再问了好不好?”她摇头,觉得好累好累。
  “是炎焰对不对,是那个家伙欺负你?”他抓狂似地逼问。“他不但鞭挞你,还对你……可恶,我刚刚不应该留他一条狗命。”他咬牙切齿地紧握拳头,相当愤恨。
  杜野沉默下来,悲哀地望着他激动的情绪。他刚刚发誓要照顾她一辈子,一定是因为他自认要对她的遭遇负责,她很明白他并不爱她。不然这么多年来,他不会对她的存在视若无睹。
  “杜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
  “我们还能去哪里呢……”她趴在他肩上,觉得呼吸愈发困难。
  “先离开哈希姆境内再说,你的身体状况很差,得先找个地方疗伤。”他抱起她,准备逃离这个小城。
  “不,你先逃,不要管我了。带着我,只会拖累你。”她自知已经不行,两人能够骑着马逃来河边已是极限。
  “说什么傻话,没有你和大家,我一个人活著有什么用?我的王国需要你们的存在,我不想当一人之王,约塞王国不能只有我一个人。”他气她这种时候还说这种话,她让他觉得不被需要和重视啊!
  “就因为全约塞人民需要你,所以我不能这么自私,单单独占你一人……”她离开他怀抱,脚步不稳地往后退。
  “杜野,不要离开我。”他往前,紧紧拉住她的手。
  “让我走,趁我的决定还没动摇。”她润湿的眼底有着恳求。
  “不!”他死命抓着她,偏不放手。“你一个人负着重伤能够去哪里?想死也不要这种死法!”
  “我要回去,回炎焰那边。”
  “杜野!你是伤昏头了吗,说这什么傻话?”他斥责道。
  “我得回去,不然他绝对不会放过我们两人的,你不晓得他的可怕,说不定追我们的人马现在已经在这附近了。”她害怕他受到连累。
  “就因为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所以我更不能让你再度落在他手中。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个傻念头?难不成你担心他的伤势,或者你舍不得离开他?”他显然相当愤怒。
  “我……”被他逼问得无言以对,对于自己想回去的原因她也不清楚,她自己也很迷惑啊!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
  “他们追来了,你快走,快啊!”杜野急道。
  “不,要走我们一起走,不然就死在一起。”他的态度相当坚决。他怎能抛下她独自逃走,这是不可能的。
  “好,那你就跟我一起死。”杜野知道他的个性,既然她劝不动他,不如她先自我了断。
  她甩开他的手,在黑暗中一直往后退,直到脚抵约塞和哈希姆交界的河面。
  “杜野,你在哪里?不要吓我。”黑暗中,视野一片黑暗。
  “史德,听我的劝,回约塞去,约塞人民不能一天没有你。保重……”话一说完,她闭上眼睛,往河里跳去。
  扑通一声,之后河面一片死寂。
  “杜野!杜野!”史德无法相信,她竟然跳河……
  杜野!史德冲入河中,在湍急的河水中拼命找人,拼命找。
  他受够了,六年前他已经失去史炙,他不要再承受一次同样的痛苦。这种生离死别的日子,他已经受够了。
  “杜野!杜野……”他喊着她的名,且不停往河中央走去,直到湍急河水淹没他的声音,他的头顶……
   
         ☆        ☆        ☆
   
  “就只有找到史德?杜野人呢?”副队长快马回报消息,刚包扎好胸部伤口的炎焰得知情况后,气得大发雷霆。
  小的还没找到。
  “混帐!我要的人不是史德,你们把他带回来有什么用。”眼见部下只带回一人,他又气又忧。
  “当然有用,因为史德是我要的人。”亚希公主忽然出现。
  “公主殿下……”副队长行礼致意。
  “亚希,史德的事情你不准插手。”炎焰警告。
  “我偏要。”她轻哼一声。“如果我跟父王禀告,说你故意放走史德和杜野,不知父王会有什么反应。”她威胁他。
  “没用的,不管你怎么威胁,我不会把史德交给你。”他不吃她这一套。
  “你爱杜野,是不是?炎焰。”她感觉得到。
  “我爱谁不关你的事。”他的心猛地跳一大下。
  “这样吧,我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我就在父王面前帮你说好话,请他免你一死。”
  “就算我故意放走他们两人,罪不致死。”他不吃这一套。
  “可是你通敌卖国,准备叛变,这个罪名恐怕你担当不起啊!”她意有所指地表示。
  “那只是可笑的传言,信之愚者。”他不为所动。虽然他因私人恩怨很想取国王的脑袋,但还不至于劳师动众地叛变。
  “你出宫多日所以消息不灵通,信不信父王已经准备好人马,就等你自投罗网。”
  “我不信!”他肯定道。
  “我才懒得编故事骗你呢,不信你问副队长。”她把烫手山芋丢给他。
  “副队长,近日宫中可有此传闻?”见她的态度如此认真,炎焰半信半疑地转问部属。
  “队长……”他十分为难,不知该不该说。
  “我要你老实说啊!”他的耐性已失。
  “听说现在宫中人心惶惶,国王已经下令要逮捕队长……原因是队长通敌叛国,和约塞王族私通,小的猜想可能是队长一声不响地带着杜野离开宫中,才会引起国王误解。另外,就是有人看不惯队长得宠,所以才散布通敌叛国这个谣言。这件事情,之前在驿站茶馆休息时,我便已经提醒过队长了,没想到谣言愈传愈严重,竟传到国王耳根去了。”副队长委婉地表示。
  “现在你相信我了吧,炎焰。”亚希摆出胜利姿态。“昔日的英雄已经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你现在回宫,只是白白送死。”
  “就算回去送死,我也不在乎。”他闷哼一声。
  “你死了,你的杜野谁来救?说不定她现在还活着,只是不知道被河水冲到哪里罢了。”她冷讽道。
  “亚希,你早点回宫吧!我不想在一怒之下伤害你。”他的态度稍稍软化。
  “说的可好听,我一个人回宫有什么用。没有史德,没有你,我有什么乐趣可言?”她一个人在宫中可闷死了。
  “你可以带着史德一起回宫,我会吩咐副队长护送你们回去。”老国王本有意要将前约塞领地交给吏德统治,现在再加上公主的倾心,只要史德点头答应臣服,他要活命该不成问题。
  “队长,那你呢,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副队长问。
  “等我找到杜野,我自然会回去。”不顾身上的伤口,他准备立刻动身。
  “如果找不到呢?”副队长追问。
  “我会找她一辈子的。”他淡然回答,视线焦距落在好远好远的彼方。
  就算踏遍天涯海角,他也要找到她。
  亚希望着他那温和坚定的神情,自知自己是真正输给杜野了。虽然输的极不甘心,她又能如何呢?就是因为深爱炎焰,所以她才愿意放他走,成全他和杜野。
  她……是不是很傻呢?亚希苦笑一声,静静走出房间,也走出多年迷恋炎焰的那片心扉。
   
         ☆        ☆        ☆
   
  杜野,你什么时候才愿意送我和大哥一模一样的衣服啊?
  等我们长大以后,杜野当我的新娘好不好?
  杜野,我在这里好冷、好孤单喔,你来陪我好不好?
  我不要死,我不要这么早就死了,我不要离开大家啊……
  救命,杜野!
  “不,不要!不要杀阿炙,我求你……”猛地睁开眼睛,她这才发现自己一身冷汗地醒来。
  望着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周遭环境,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小野,又作噩梦啦!”一位和蔼的村妇推门而入。
  “嗯。不好意思,又吵醒你们了。”她歉然地对眼前这位大婶笑了笑,随手抹去额上的汗水。
  来到这个不知名的临海小村已经一个月了。一个月前,她冒险跳入河里后,便被湍急的流水冲到下游处,大难不死的她被从事捕鱼的渔夫们救起,在昏迷了好几天后,小命总算捡回来。后来,一对膝下无子的捕鱼夫妇好心收留了她,于是她就这么住了下来,化名小野。
  经过一个月的休养,她的伤复原得差不多了,除了精神状况不佳外,其余一切安好。
  “你不用介意,我们夫妻俩早就醒了,乡下人家总是比较早起。”大婶笑着端来早餐。“对了,你知道吗?听说最近村里来了一个陌生男人,他到处在打听一位叫作杜野的女孩子,听说这女孩是不小心落河的,情况跟你很相似。”
  “大婶,那男人长得什么样子?现在人在哪里?”她听了好害怕。
  “人高马大的,身上还带着武器,看起来好威严,依照他的穿着打扮,大概是城里来的贵族。”
  是炎焰……她自喃一句,一颗心陡地下沉。他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偏僻的小乡村,他应该待在宫中,服侍在公主和国王身边。难不成这一个多月来他不断地寻找她,直到现在?
  “小野,你还好吧,你脸色很难看耶!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大婶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般。
  “我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她摇头,压抑下心底的激动。
  昨晚她又作噩梦了,梦中那个杀小炙的年轻队长再度出现,这一次她终于看清楚他的脸,那个杀小炙的年轻队长就是……
  “炎焰?”杜野捂住小嘴,在仿佛忆起梦境的同时,一个巨大人影挡去门口的朝阳。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炎焰一身风尘地站在门口,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他的头发长了,胡渣长满腮颜,那双冷峻诱人的眼,依然鬼魅。
  杜野的眼直视他的,俩俩相望,终于纸包不住火,她还是被人发现了。这一天早在她的预料中,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小野,我刚刚说的就是这个男人,你们认识啊?”不知情的大婶感觉得出两人瞬变的微变神情。
  “嗯,可不可以麻烦你出去一下。”她不想无辜的人受累。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你一个人要不要紧?”大婶感觉两人的气氛不对,不放心地问。
  “不要紧的,大婶,我不会有问题的。”仕野微微一笑,对视如己出的她充满感谢。
  “年轻人,你可不要乱来,不然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不会放过你的。”大婶慎重警告炎焰,之后才缓缓离开房间。
  “看你的模样,你的伤已经复原得差不多了。”他走近她,在她面前停下。
  “不要碰我!”她别过头,闪躲他触碰她的颊。
  他不许她躲他,反手抓住她的脸,逼她正视他的人、他的心。
  “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吗?在没亲眼见到你之前,我一直怀疑自己是否有机会再见到你。还好,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我好害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他的眼中有着欣喜和安慰。
  “何苦呢?我不值得你这么做。”她硬着声,泪水积在眼眶中。
  “我不知道这样到底值不值得,我只知道绝不能失去你。”他吻她,吻得激烈且激狂。那种失去她的恐惧让他不知所措……
  “不……”她好不容易才推开他。“炎焰,不可能,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我爱的人是史德,他已经承诺要照顾我一辈子。”她心虚地找借口敷衍他。
  “照顾你一辈子?”炎焰听了大笑。
  “有什么不对,是他自己亲口说的。”她慌了,因他讽刺的笑声而慌。
  “没想到你的心还留在一个已经结婚的男人身上。”他的笑容非常残酷。“史德已经和亚希结婚了,就在你落河不久。他们的婚礼非常盛大,举国欢腾,不仅是哈希姆,就连约塞人民也庆祝和平日子的到来。”
  “我不相信,你别想挑拨我和史德的感情。”她表面上无动于衷,心底却慌乱成一片。
  “我不是卑劣之人,你为何不信?”他逼问她,因她的不信任。
  “如果史德真和公主结婚,那么未来的哈希姆国王就是史德,老国王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就算公主再喜爱史德,终究改变不了史德身为约塞人的事实。”让她难以相信的原因太多太多了。
  “国王并不打算把王位交给吏德,史德只是个降臣,他没有资格坐上那个位子。”炎焰的神情转为深沉。
  “那么谁是王位接任人?”她追问。
  “我。”他答的简单却迷离。
  “你?”这答案让人意外。“难不成你真的打算举兵叛变?”身为哈希姆皇家侍卫队长的他,握有相当强大的兵力。之前她曾听过些许有关他打算叛变的传闻。
  “我才不打算劳师动众,那是最笨的方法。”他沈笑一声。对于王位他似乎信心十足,势在必得。
  “除非纂位,不然你是当不了王的。算了,我对你的王位梦没有兴趣,我不想知道得太清楚。”她没心情跟他抬杠,她好不容易恢复健康,不想再气坏身子。
  见她竟也懂得自我放松,他不禁笑了起来。一个月不见,她的脸色红润许多身子骨也丰腴了些,比之前绷着一张苍白脸蛋的痛样好看多了。
  “我饿了,拿些吃的东西来。”他坐了下来,很顺口地命令着,倒是挺怡然自得的。
  “我管你饿不饿,你自己不会去找吃的。”见他不要脸地在人家家中作起客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这男人竟也有痞子的一面。
  “大婶,我知道你人在外面,就麻烦你了。”炎焰把身上的黑披风解下,奔波了一个月,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日夜风霜。
  而一直在房门外偷听的大婶,也探头进来,轻应一句。“乡下地方,恐怕大爷吃不惯。”偷听的结果,她当然知道炎焰的来头不小。当然,杜野也是。
  “大婶,你不用理会他啦,村里的粮食都已经不够吃了,你就不需要暴殄天物了!”她回绝道。
  “我想吃点东西叫暴殄天物?”这么残酷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如果你真的肚子饿,我带你去市集吃,那里的东西既便宜又好吃。”杜野深怕带给这家人困扰,既然赶不走他,只好设法引开。
  “你愿意陪我去?”他挑眉,内心喜出望外。
  “废话少说。”杜野说了便走。
  其实她愿意陪他走市集,只是想要探听史德的结婚消息。市集上有着许多商旅,如果确有其事,要打探出消息并不难。
  “只怕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炎焰搭着她的肩,笑着走出房间。
  他怎会不明白这小妮子的主要用意,既然她不相信,就让她自己去证实答案。反正,他出来晃荡了一个月,为的不就是和她聚在一起。只要能在一起,去地狱他也愿意!
   
         ☆        ☆        ☆
   
  杜野失踪一个多月后,史德始终不断派人打听她的下落。好不容易终于有了消息。听说在河的最下游,一个月前有一个女孩子被渔人们救起,且对方的长相穿着和杜野非常相似。
  “史德,你不要去好不好,如果杜野还活着,她一定会主动回来找你的。要不,你就派人去把她带回来不就行了。”宫中,亚希为史德即将动身的远行抗议着。
  “我等不到那个时候,我一定得亲自去一趟。”他真正担心的,是怕杜野被炎焰带走。
  自从杜野落水后,炎焰便跟着失踪。当初国王下达命令通缉炎焰,然而他相信炎焰绝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躲藏起来,他很明白,炎焰定是寻找杜野去了。
  虽然史德一直不愿面对,但事实便是事实,他知道炎焰深爱着杜野,而他这一个月来的实际行动更证明他对杜野的认真态度。如果可以,他何尝不想亲自去找杜野呢?
  “史德,我们都已经成婚了,难道你还忘不了杜野?”公主的神情相当悲伤。
  “亚希,杜野自小失去双亲,而我是唯一可以照顾她、关心她的亲人,如果连我这个表哥也放弃关爱她,那她在这世上就是孤单一人了。”直到现在,他仍视她如亲妹妹般,他自知完全没尽到兄长的义务,才想在后半辈子尽可能弥补她。“才不呢,炎焰会代你照顾她的,不是吗?”她很明白,炎焰的心全在杜野身上。
  “我不放心将杜野交给那家伙。”他的脸色陡地下沉。
  “如果你没有跟我结婚,你会娶杜野吗?”她一直感觉,她抓着他的人,却关不住他的心啊!
  “不会。”史德撒了善意的谎言。既然结婚已是事实,何必追问这种问题。
  “真的?”虽不完全相信他的谎话,她却相当开心。
  “嗯,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去去就回。”史德亲了下她的颊,好不容易才安抚好娇妻。
  “我会乖乖等你的。”亚希给了他一抹甜美的笑容。
  然而,她的心底却有另一番打算。她岂能坐视不管,只有无能的公主才会乖乖留在宫中。

  ------------------

 << 上一页  [11]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