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真的是你?”莫母见到分离一个多月的宝贝女儿,惊喜得说不出话来。她来到刚进门的女儿面前,心疼地打量她消瘦的脸庞。
  “妈,你不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嘛,我在日本过得很好,你根本不需要太担心。”她紧拥了下多日不见的母亲,感觉到她似乎憔悴了些。
  “依依,你再不回来,妈妈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妈,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察觉母亲的神色有异,原本想立刻质问的婚事只好先缓一缓。
  “你爸爸他……”莫母摀住脸,梗着声。
  “妈,爸爸他到底怎么了?”见母亲一脸哀容,她慌乱不已。
  “今天早上你爸爸突然昏倒,紧急送医后,经过检查,医生说是脑溢血……”
  “什么!”依依的神情刷地苍白。
  “我一个人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还好建国把你带回来了。”莫母的眼泪如雨水般落下。
  “妈,你不用担心,我相信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安慰母亲的同时,她自己也心乱如麻。
  如泰山般稳重可靠的父亲,竟然在一夕之间倒下,家里顿时失去了依靠。最糟的是,除了父亲,莫家没有其它男人可出面代替父职,公司那些事她从未涉足,对工程业一窍不通的她要如何帮助父亲稳定公司的人心?
  “伯母,你不用担心,在伯父住院休息的这段时间,我会尽全力帮忙伯父的,只要莫氏企业有任何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就在依依茫然失措的同时,一直默默在旁的陈建国忽然开口。
  “我们莫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吧?”纵使方寸已乱,依依终究不喜欢他自以为是的主观态度。
  他当真以为自己是莫家未来的准女婿?凭什么要他这个外人来插手家务事。
  “依依,不要用这么凶的语气和建国说话,他也是一片好意啊!”莫母看得出女儿的针锋相对,连忙劝抚道。
  “妈,听说爸爸的公司陷入财务危机,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她抓着母亲的手,神情相当严肃。
  “这……是建国告诉你的吗?”莫母迟疑了一会儿,终于悲哀地点头承认。
  “妈,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瞒着我?”她心痛如绞地望着母亲,才一个多月不见,母亲好似苍老了许多。
  “依依,就算告诉你,又有什么呢?公司的事情也是爸爸撑到最后,才告知妈妈的啊!”莫母是个贤妻良母,对于丈夫的事业完全不过问。“这几天,听说公司又再度陷入财务危机,而且严重到没有办法挽回的地步,所以你爸爸在承受不了过度刺激下,才会倒下……”
  “妈……”见到母亲以泪洗面、一筹莫展的哀凄状,依依咬着唇,热泪盈满眼眶。
  怎么办,她该如何是好?难道她就这么束手无策?
  “伯母,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家父之前已经跟伯父伯母保证过,他绝对不会并吞莫氏企业或将手中大半股票转手出去。你放心,莫氏企业不会就这么垮了。”陈建国安抚莫母,好言劝慰道。
  “虽然莫伯父和你父亲是多年好友,但是商场上的事情没个准,就算你父亲无意并吞莫氏,其它有意收购莫氏的财团早就在旁虎视眈眈,等着收尸了。”危机再度爆发后,从各大报纸上,莫母多少对公司的事情有个大致了解。
  “伯母,如果你真不放心,或者怀疑我们陈家的诚意,那么我请求你现在就答应我和依依的婚事,只要我们两家结为亲家,莫氏的危机不但可以化解,伯父也才会安心的将莫氏企业交到我手上。这么一来,不但可以保住莫氏,─直想退休的伯父也可以好好养病,安度晚年。”他的三言两语在在令依依感到愕然。
  这家伙竟然当着她的面就跟母亲提亲,而且她完全不知道敬业的父亲竟然有退休的念头,每当她希望父亲不要那么劳累时,父亲总是笑着要她不要担心,喜爱工作的他要是太早退休,一定会闲出病来,她一直以为父亲说的是真的,没想到……
  “建国,你和依依的婚事我和莫伯父一直很乐见其成,只是我们希望尊重依依的意见,只要她点头……一切好说。”莫母的语气有些为难,他们并不是专制的父母,依依的个人意愿也是很重要。
  “妈……”依依见到母亲企盼的眼神,原本拒绝的话硬是梗在喉头出不了声。她该如何是好?只要她一摇头,便断了父母亲唯一的希望,但,这婚事来得突然,要她勉强自己点头,她又做不到。
  “依依……”莫母和陈建国皆等着她的答案。
  “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她终究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我想先去医院探望爸爸,这件事情等我考虑好了,我会尽快给你们答复。”她垂下眼帘,黯然神色下是一片混乱的思绪。她该如何是好?她的心好乱好乱。
  “那么,我送你和伯母去医院。”他没有逼她。依依没有当面拒绝,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虽然身为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千金小姐,她还算挺懂事的。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积极追求她了。
  一行人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车内的依依不发一语,只是静望着车窗外飘着冬雨的台中街头。
  她好怀念人在日本的那段时光,和任无情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了。她和他……终究是不可能了,不是吗?她该继续留恋保持对他的那份情感,还是把过去一个多月当作是一场梦?
  一场美丽的梦……
         ※        ※         ※
  当天下午,无情带着简单行李来到医院。当他走到管家告知的病房号码前,正准备敲门时,却意外撞见爷爷在医院走廊上,和二位友人又说又笑,完全看不出他正受腰伤之苦。
  “爷爷。”无情走上前,轻唤一声。
  近一年不见,他老人家的身子看起来依然健朗,当下令他放心不少。
  “无情,你来啦?”任老爷一见到宝贝孙子专程赶来,笑中有着安慰。
  “爷爷,管家在电话中说你腰扭伤了,我这才赶来台湾的。可是你……”无情自觉爷爷的病况并无管家所说的严重。
  “我住院是为了一年─次的健康检查,刚好腰伤的老毛病又复发,是管家太大惊小怪了。”任老爷一派悠闲地望着这个畜着过肩长发的孙子,其实是他要管家打电话到日本的,说穿了,还不是思孙之情在作祟。
  “爷爷,就快过农历年了,到时大家就可聚一聚了。”他望着站在爷爷身旁的男人,总觉得好眼熟。
  “无情啊,这位是莫伯伯,你还记得吗?”任老爷乘机转移话题。
  “我不记得了。”他打量眼前大约五、六十岁、一身笔挺西装的微胖男人,摇头道。
  “莫伯伯和你去世的父母亲是好朋友,你小时候还曾到他们家玩呢!”任老爷的笑意中有着过往回忆。
  “都已经那么久的事,无情当然不记得了。”莫家老二在旁笑道。“任老爷,那么我刚才拜托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莫氏企业是我哥哥和我一手创办出来的,我真的不希望它就这么被陈家购并。就算如我哥所愿,依依顺利嫁到陈家,莫氏终究不再是独立的莫氏了,它的背后永远会有陈家的影子,我不希望事情变成那样。”
  “要不是陈家那个儿子挺优秀的,我无处挑剔,不然我倒希望你们家的依依可以成为我们任家的三媳妇。”任老爷笑呵呵地看着无情。
  “爷爷,别开玩笑了。”无情心不在焉的在一旁听着。两人口中的依依倒是和那女孩的名字相同呢,难不成在台湾这个名字很普遍?
  就在无情思索的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走廊那端传来,当场令他愣在原地──“叔叔,爸爸醒了!”莫依依快步来到三人面前,当她一眼望见站在面前的任无情时,有那么瞬间,两人是瞠目相对的。
  “是吗,那真太好了,我立刻过去看看!”莫家老二听见大哥终于清醒的消息,相当惊喜安慰。
  “我……带你过去。”依依的声音是颤抖的,惊讶过后的神情则是黯然的。她万万没想到,两人竟然会再次相遇……
  “依依啊,我不是说过你爸爸绝对不会有事的,是不是?”任老爷似乎和她相当熟识。
  “嗯。”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慌乱的视线不敢面对一旁的任无情。
  “那么我就先告退了,任老爷。”之后,莫家老二跟随依依的脚步前往加护病房。
  “依依……”一旁的无情终于低声开口。
  她的脚步顿了下,没有回头,视线不敢依恋。她装作没有听见,和叔叔一起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令无情相当难堪痛苦。
  待他们消失在视线中,将两人细微动作看得二清二楚的任老爷终于开口。
  “无情啊,趁自己还有机会挽回时,不要再犹豫不决、顾虑太多,有些事情是你一旦失去便再也要不回来的,明白吗?”任老爷若有所意地点醒他。他这次的健康检查,特意安排在这家医院,为的就是制造机会,让无情和依依两人“不期而遇”。在得知莫依依的父亲因病入院后,他特地扯谎腰痛,才把无情从日本唤了回来。幸好,两人终于见了面,他这番苦心也就没有白费了。
  “爷爷你……”无情惊讶于老人家的这番话。依他的语气,好似知道他和依依在日本所发生的事情。
  “我这老头子虽然不在你们身边,还是很关心你们这五个孙子的。尤其是你,无情,这几年来,你代替死去的父母照顾弟弟、打理家中大小事情,已经够辛苦了。爷爷不希望你因为顾虑无仇、无恨,而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任老爷关爱的眼神、语重心长的言语,当下令他动容不已。
  “爷爷……”除了这两个字,他想不出其它感动的言词。
  “无恩、无怨好不容易都结了婚,愿意安定下来,令我这老头子安慰不少,如果你和依依也有好消息,我就算是死也瞑目了。”他叹气道。
  “爷爷,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无情一听到他的隐忧,不免好言劝道。
  “谁知道昵,健康检查的结果还没出来之前,我的食欲从没好过,家中那些厨子的料理我都已经腻了。”他一语双关地边走边说。
  “爷爷,这还不简单,等一下我立刻回去下厨弄几道你爱吃的小菜,送来医院给你吃。”无情搀扶着爷爷,祖孙两人边聊边走回病房。
  这是近一个多月来,无情首次展露笑颜。
         ※        ※         ※
  当莫依依在父亲病房外看见守候一旁的无情时,复杂的神情闪着惊讶和不安。
  “我想和你谈谈。”穿著深蓝色高领毛衣、黑色牛仔裤的他,一身海洋味道的气息。
  他向来喜爱蓝色,那带着忧郁的低调色彩令他心安。
  依依的神色有些为难,她望着他,终究没有摇头的勇气。
  “听说你父亲病了?”两人来到静谧的医院花园,在苍郁树林中漫步着。
  “嗯。”她点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明明已经说服自己对他彻底死了心,为何如今看见他,一颗心却慌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昨天她才和陈建国一起回来台湾,以为这辈子八成不会再见到他了,没想到今天就在医院和他不期而遇。两人似乎和医院特别有缘。
  “你家的财务状况我已经听爷爷说了,对于陈家的作法,我不能苟同。”他望着一个月不见的她,复杂的情绪从心底窜起。
  她俏丽的容颜显得憔悴,原本开朗自信的笑容也被忧愁取代。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不愿多说。她还没点头,陈家便已大肆准备她和陈建国的婚礼事宜,所谓征询她的意见,根本只是做给父母亲看的表面功夫。
  “依依,你叔叔今天下午和我爷爷商谈过,爷爷决定以个人的名义资助莫氏企业,你父亲公司的财务危机已经不需要你挂心了。”他和爷爷聊了一整个下午,并得知这个好消息。
  “真的?任老爷他……”依依不敢相信,这消息来得太突然。
  “是你叔叔出面斡旋的。”他望着她惊喜的神情,一脸温柔。原本爷爷还在考虑,后来知道了两人尚未见光的情感后,决定助他们一臂之力。
  “叔叔他总是替爸爸着想,不但在莫氏担任总经理,成为爸爸的得力助手,在公司财务困难的这段时间,更是无怨无悔地付出……”她的语气充满感激之意。
  “我能够体谅这种兄弟之情,因为我也有两个令人尊敬的哥哥、两个可爱的弟弟。”他笑望着她,满脸柔情。
  “无情……”望见他再度显现的温柔笑颜,她不禁想哭。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的招牌笑容了。
  “依依,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他忽然提出这要求。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僵硬地别过头去。
  过去一个月来她所受的煎熬和痛苦岂是一、两天就忘得掉的,在他没有给她任何承诺前,要她如何再给他一次机会。尚未开始的恋情已这般辛苦,若两人有心继续经营下去,不论哪一方,都得需要很大的勇气啊!
  “依依,你不信任我?”他知道她的不安及恐惧全来自那一个月的冷漠忽视。
  “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已经对自己完全失去信心。”她背对他,不知该以何种神情面对。
  “嫁给我,依依。”任无情从背后拥住她,一语惊人。
  “你说什么……”她难以相信地颤着声,他紧环的双手热切的传递他的温暖、他的爱意。
  “这是我唯一可以给你的承诺。”他从身后亲吻她的发、她的颊。“我没有傲人的事业、金钱和权势,唯一可以给你,是百分之百的真心和呵护,如果你不觉得这样的男人太过没出息,就嫁给我……”这番简单的言辞当下令依依红了眼睛。
  她从没想过他竟然会开口跟她求婚,从她第一次在那小花园前遇见他时,她的芳心就已被他温柔的笑容占据。之后几日的相处,点点滴滴、喜怒哀乐,皆被她收藏在心扉深处。如今,他竟愿意和她一起分享往后岁月的生活,他的诚意显然已经足够,他对她的爱意不似一般男人挂在嘴边,而是以生活上的实际行动来表达对她的关心和爱护,和他在一起那段时间,幸福快乐的感受便是最好的证明了。
  “无情,你不再留恋过去,眷恋之前那段情感?”这是唯一令她顾虑的地方。
  他摇头,已能坦然面对旧恋情的伤痕。
  “她让我明白,得好好珍惜、重视我心底真正的声音,就算当年我们没有被迫分开,依照我们两人的个性,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当我听到她结婚的消息时,不甘的心态是主因,那一个月真正令我足不出户的主因并非聆子结婚的事实,而是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心底对你的那份情感,再加上聆子婚事为侧因,当下让我想好好整理一下混乱的心情。我知道,那一个月你每天都相当痛苦……对不起……”他微微松开紧圈的双手,让自己面对她。
  “无情……”他诚恳真心的每句话在在打动依依的心,湿了双眼。
  “我们结婚吧!”他低下头,在她唇上深深一吻。
  直到天长地久……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