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年轻妇人抱着怀中的婴孩,泪流满面。
  “玲珑乖,长大以后绝对要做个好女孩,千万不要和黑道扯上关系,知道吗?”她对着刚出生的襁褓婴孩细心交代。
  “不要像妈咪一样爱上黑道人,明白吗?”妇人又重复一遍。
  “绝不要和黑道扯上关系,不然你一定会痛苦一辈子……”她的泪眼充满悲伤和无奈。
  “原谅妈咪,妈咪得离开你了……”年轻妇人放下襁褓中满脸通红的可爱婴孩,哭着离去。
  玲珑,不要和黑道扯上关系
  不要和黑道扯上关系……
  不要和黑道扯上关系……
  如催眠曲般的慈母声音传入幼小婴孩的心灵,缓缓潜入她的潜意识中。
  绝不要爱上黑道人,和黑道扯上关系……
         ※        ※         ※
  谷玲珑不懂,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小气巴拉、被利益熏心的人类?明明已经坐拥金山银山,名满天下,却连一点点的钱财都舍不得拿出来,作为资助修复文化资产的基金。
  看着这些身穿貂皮珠宝、手持雪茄名表的政商界富豪名流,笑容虚假造作地穿梭在晚宴之间,令她直觉反感,柳眉深锁。
  真是人不可貌相。
  望着手中空盒里那微乎其微的捐款数字,真让她丧气及失望。在场出席爱心餐会的绅士名流明明都是有钱人嘛,为什么就是这么没有爱心!保护文化资产虽然不似帮助受虐儿、中途之家、老人之家那般急迫,但也是刻不容缓的要事啊!这种文化保护工作深具时效性,一旦晚了,就来不及了。从未听说哪个文化资产破损殆尽后还能够恢复原貌的,就算可以修复,所花费的人力、财力将是破坏前的好几土倍。话虽如此,文化保育这种观念还是无法深植民心,尤其是在台湾。她真后悔答应出席这次的慈善爱心晚会,那些社会名流根本醉翁之意不在酒,提高本身知名度还有增加公益形象,恐怕才是这些上流社会份子所在意的吧!
  勉强穿著一袭白色洋装,她穿梭在一桌又一桌的餐桌间。在努力募款且连续被拒绝第一百次后,她终于放弃这看似愚蠢的“乞钱”行为。
  她真不该来的,早知这些人是这副德性。
  谷玲珑气冲冲地来到洗手间,将手中的募款箱往地上一摔。这火爆的举动,当场吓坏了身边的名媛淑女。
  “看什么看,没看过人类失去理性的时候啊!”她瞪了瞪旁边这些矫柔造作的名流千金,懊恼地将脚下的高跟鞋脱下,小心翼翼地摆在一旁。这双白色缎面的高级鞋子还是她跟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借的,早知道会落得今天这种待遇,说什么她也不要来参加这个假爱心餐会。
  “真难得啊,你的情绪竟然会失控。”一个熟悉的笑声在她跨出洗手间时突然出现。
  “将史!”她吃惊望着眼前不期而遇的温文男人。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我以为你一直不喜欢参加这种得盛装打扮的募款餐会。”黑泷将史操着浓厚的日本口音笑道。他那一身华丽燕尾服衬着颀长挺拔的身材及高贵气质,再再吸引众人目光。
  “我是不想来,要不是已经答应文化基金会,我才懒得来呢!”她这次回台湾是接受台湾文化保育基金会的邀请,发表专题演讲,顺便答应替他们募款。没想到,不但钱没募到,辜负人家对她的期盼,在募款过程中还受尽那些有钱人的傲气及小气。
  她发誓,这种蠢事她不会再做第二遍。
  “其实我刚刚就已经在台上看到你了,不过见你这么忙,所以没立刻过来打招呼。”他笑着摸摸她的头安慰。
  身为名流的黑泷将史拥有相当迷人的笑容,他全身上下散发着亲和气息,和那些趾高气昂的有钱人就是不同。黑泷将史因受祖荫,在日本拥有十几家远近驰名的高级餐厅。
  “对了,怎么会在这边看到你?叔叔婶婶还好吗?”他们表兄妹俩有两、三年不见了,这几年谷玲珑忙着成吉思汗的蒙古探勘,几乎与世隔绝。直到前阵子蒙古营地被人破坏,在失去十多名工作伙伴及所有探勘设备及机器后,她才黯然地回到台湾。
  回台后,除了发表演讲和研究外,她更想寻找新的资助者,以便继续蒙古的研究计划。不过经过方才的基金募款后,她明白不可能在台湾找到金主了,连那么一、二万块的小钱都舍不得捐出来,更别提那动辄上千万元的探勘费用了。
  “爸妈他们人在夏威夷,你也知道两个老人家怕冷,冬天快到了,他们就到那里避寒去了。至于我……当然是应邀而来参加的,我的一个朋友刚好是这次晚会的主办人,所以来捧个人场。”他笑着望向她。几年不见,她出落得更大方美丽了。
  “难怪没有人慷慨解囊,原来都是捧捧人场罢了。”她半带嘲讽地了然道。
  “大众传播的力量是可怕的,只要有人潮来,不怕募不到款。”他笑了笑。他的个性依然坦白率直,完全没有“社会化”。
  “话是没错啦,说不定其它人募到很多钱呢。”她略带泄气地点头。
  “玲珑,你的情绪好象很不好?”他闻得到她话底的火药味。
  “嗯。”她的神情不由得黯淡下来。为何他总是轻易地就能够读取她的心思,从以前两人还是小小孩时,他就如此细心敏锐了,尤其对她。
  “愿意告诉我吗?”见她的开朗笑容不见,他知道事情并不单纯。
  “还是不要好了,反正你也帮不上忙,而且我不想让你受连累。”她摇头婉拒了他。
  “听你这么说,我更是非知道不可。”他一改温文的态度。
  “将史……”
  “你就只有我这么一个表哥,若不告诉我,我不相信你还会愿意告诉第三者。”他相当了解她。
  “可是……”
  “如果这边不方便说,明天你到我住的饭店好了。我们表兄妹俩好久没有聚聚,趁这机会聊聊,嗯?”他邀请着。
  眼见过往其它人的目光不时飘来,谷玲珑实在是受不了了,为早早离开这鬼地方,她只好点头答应。
  “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先走了。”她收下递来的饭店名片,恨不得立刻离去。
  “明天晚上六点,我在大厅等你。”他细心交代道。
  “我会再给你电话确定。”话一说完,不待他反应,她立刻抱着装鞋的纸袋逃之夭夭。至于那募款箱,她则留在洗手间内,故意忘记带走,反正里头没半毛钱。
  “想必是工作上有了大麻烦。”望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他相当心疼。
  玲珑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姑姑,在生下玲珑后不久便不告而别,丢下年幼的她给疯狂沉迷于考古学的丈夫谷新寺。被母亲遗弃后,因为考古工作无法尽到父代母职的谷新寺只好把小玲珑送到日本,交由入赘黑泷家的大哥寄养,因此黑泷将史和谷玲珑可说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身为独子的他把她视为亲妹妹般的对待。直到十五岁那年,谷玲珑被谷新寺接回当时的某考古营地,至此她便过着居无定所的探勘考古生活,而她会走入考古这途,就是从那时起深受父亲谷新寺影响。
  虽然父女两人同在考古界,但谷玲珑和谷新寺两人的亲子关系却不甚良好,原因出于当年谷玲珑极度不愿意离开黑泷家,而谷新寺却强迫带她离去。另一原因则是她无法谅解母亲因何离开,直到长大后,她才恍然明白,父亲的嗜考古如命是母亲离开的主因,也因此她更把年幼失去母亲的仇恨加注在父亲身上。
  好不容易等到二十岁成年以后,谷玲珑就离开父亲独自单飞。这六年来,她一直致力于成吉思汗陵墓探勘,在努力多年之后,研究终于有了转机。她和她的项目研究小组准确地推断出陵墓位置和入口,并把详细位置图存放在计算机磁盘,好不容易找到愿意出钱资助的金主后,就在准备动手进行实地挖掘的前几天,整个研究小组惨遭毒手,遭不明人士袭击,原本十六人的研究小组死了十二人,除了她和三个伙伴,其余全部罹难。
  没有了工作伙伴,没有了机器,就连金主也拒绝再行资助,研究计划停摆不说,因为这个营地惨案,她成了众矢之的。那些和她有着同样目的的敌人,不择手段想要获取陵墓地图。警察表面上扣留她问讯,实则也想得到那份地图;黑道的人想尽各种方法逼她合作,甚至不惜绑架她的父亲,而那些同业的考古学者,更是不放过她,威迫利诱的利用各种方法觊觎她的研究成果,有人邀她合作再组研究小组,有人则愿意出高价买下那张地图……
  她自知若再重组一个研究小组,相同的事件绝对会一而再、再而三重演,她很明白自己该早点把地图交给可以信赖的人,或是一起研究合作,或是全部交给对方全权处理。然而她就是无法割舍得下,将多年来的心血交给一群陌生同业,更遑论那些使用暴力或威胁手段要她屈服的黑白道人渣了。
  惨案发生在三个月前,这三个月来,她的日子就是在这种混乱中度过。她时时得担心提防身边的陌生人,毕竟太多人想从她身上得到地图。她明白,在尚未决定之前,她休想图个清静日子了。
  经过这次事件,她的自信心遭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和挑战,她害怕再次牵连身边的朋友或亲人。所以这三个月来,她总是独来独往,尽量不和人接触,就连刚刚不期而遇的表哥和她打招呼时,她都吓得心惊肉跳。
  她实在承受不起再次的相同打击和刺激啊。
  离开晚会现场后,谷玲珑撩着过长的裙襬,光着脚丫,独自走在暗色小巷中,本来她是打算搭出租车的,后来想了下还是放弃,说不定等一下那些躲在暗处的小人会趁她搭车时下手,万一牵连到出租车司机那就不好了,人家可是还有老婆小孩要养呢!
  舍弃搭车后,她只好走路回旅馆,还好下榻处距离晚会现场不远,不然这种寒冷的冬夜,要不冷死,她的脚也要被地上的各种垃圾扎死。
  她边撩着曳地长裙边走路,眼睛还要注意地面上的尖锐物,三不五时还得关心自身边呼啸而过的机车骑士,现在近晚上十点,她又身处巷子中,独自行走的危险性自然比白天大了许多……得多加防备的念头才一起,巷中果真突然冲出两个手持利刀的高大家伙。
  “小姐,若不想脸上开花,把你身上的所有财物全部交出来!”其中一个人拿着刀子在她面前闪晃两下,凶狠地用台语威胁。
  谷玲珑的国语能力尚可,但她的台语可不行了。
  “已经告诉你们,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威胁,我东西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她以为这两个家伙的目的就是耶份地图磁盘。
  “你说什么!你这妞儿的胆子可真不小,欠扁!”对方被他无惧的言辞和行为恼怒,于是其中一人从后箝制住她的双臂,另一人则毫不客气地给她一巴掌。
  咻地一声,清脆的掌风声划破宁静的暗夜小巷。
  “哼!卑鄙、无耻、下流!不管你们是哪一路人马,除了偷、盗、抢、骗,你们还能耍什么花招?有本事就自己去找出详确位置和入口,何必硬是要抢夺别人的心血结晶。”她用中、日、英文夹杂的语言反骂回去。光线太暗,她根本瞧不清楚对方的模样。
  两个沿街抢劫的小混混原本以为她的手提袋中会有些值钱的东西,没想到除了鞋盒和鞋子外,袋中空无一物。
  “你这婆娘还真辣,看你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既然如此,就用你的身体来交换你安全。”对方这次以国语反击,在谷玲珑还弄不清楚状况时,两人硬是拖着她到仅有排水沟宽度的内巷中。
  “你们到底想干么,放开我!”她挣扎着,心想再糟的情况也不过如此了。这两个强盗得不到所要的东西,竟然要强暴她。
  黑暗中,对方捂住她的嘴,让她的喉头发不出声音,而两人强大的力量更使她动弹不得,无处可逃。
  不要……巨大的恐惧感吞蚀她的心,如果她妥协了,一切就全完了。
  就在她死命抵抗的同时,忽地,两道强力车灯从远而近照射过来。之后,车上走下几名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那两名小混混击倒。
  从出现到解决,整个过程不到三十秒。
  这几个不速之客的身手相当不凡,一旁的谷玲珑惊吓之余,不禁看得出神。
  “谷小姐,我们老大要见你。”其中一人来到她面前,另一人则拿着无线对讲机交谈。
  惨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心底大喊不妙。
  “谷小姐,请上车!”对方还算有礼貌。
  “你们老大是谁?”她瞧了身旁那两个奄奄一息的小混混,深知自己绝对没有反抗的机会,不然下场会如同那两人般可怜。
  “你不该忘了和任无怨老大的约定。”司徒木冷冷地看着她。
  之前在埃及艾斯纳,司徒木曾和她见过面。
  “任无怨?”她皱眉。这男人怎么阴魂不敬?从埃及到蒙古,从蒙古到台湾,不论是因缘际会或是故意安排,她总是摆脱不了他的纠缠。
  “谷小姐,请不要让老大久等。”司徒木操着日语,一脸严肃。
  “为什么要去见他,我可不记得曾经答应过这件事。”
  果然有怎样的主子,就有那样的走狗,任无怨自负过人,他的属下也有着同样气息。
  “谷小姐,请你不要逼我动手。”他凶狠瞪她一眼。这女人不知天高地厚,太过放肆。
  “软的不行来硬的,你们混黑道的难道就不能有创意一点。”她忍着脚踝的疼痛嘲讽道。刚刚和那两个混混对抗时,她的脚不小心扭了下,大概扭伤了。
  唉,早知道今晚情况这么糟,她倒不如窝在研究室,说不定还能有些新收获。
  “看来我们不动手不行。”司徒木没时间和她瞎耗,他一个眼神,谷玲珑就如小鸡般被拎进车内。
  他们强行逮人的方法很“专业”,她根本没机会反抗,于是她就这么被车子载着来到一间相当豪华气派的建筑物前。
  进入屋内后,司徒木领着她来到一间书房。
  “老大,我把人带来了。”他推门而入,将谷玲珑带至书桌前。
  两人进来的同时,任无怨正好结束一通电话。当他挂上电话,视线拉到谷玲珑身上时,有一秒钟的时间他是怔然的,但仅止于瞬间。
  “怎么回事,要你带个人回来,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吧?”他的视线落在她没穿鞋的脏脚上,身上那套绉成堆的礼服,以及她蓬头垢面、披头散发的可怕仪容。
  “在我们接应谷小姐前,有两个小混混抢劫她不成,想劫色。”司徒木一脸正经的报告。原本凶神恶霸般的容貌,在被主子责备之后,显得更加恐怖。
  “劫色?”任无怨面无表情,视线转至她的脸蛋。难怪自进门后,她的神色不似平常般泰然自若。
  “那两个小混混已经被我们教训一顿。谷小姐除了受到惊吓外,并无大碍。”司徒木态度恭敬地禀告。
  才怪!她的脚现在肿痛得像馒头一样大,怎会没事?谷玲珑闷哼一声,狠狠地反瞪回去。
  任无怨接触到她凶狠的目光,不但不动气,反而嘴角微扬。
  他喜欢她这种毫不惧怕的神色态度。平常的良家妇女只要一见到他及身边的部属,通常不是吓得花容失色,就是纷纷走避。而她,竟然还跟他玩起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他欣赏她不知害怕的傻勇气。
  “有什么好笑的?”她那不冷不热的神情,简直酷到极点。
  “关于埃及的研究探勘计划,你考虑得怎么样?”他站了起来,从身后的酒柜中取出几瓶酒。三两下工夫,一杯调酒已调配完成。
  “上次在艾斯纳时,我不是已经很明确地拒绝你的提议?”她回以一个不友善的答案。
  “在蒙古医院碰面时,我又再度向你提出合作计划,不是吗?”他拿着酒杯来到她面前。
  前阵子,谷玲珑的蒙古探戡营地遇袭时,任无怨在那次的机会中曾和她又碰过一次面,当时她的情绪坏到极点,两人仅简单交谈几句。
  “我的态度不会改变,你再怎么威胁利诱都没有用。”她再度表明心意。
  “我知道,但我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他摇了摇酒杯内的液体,举放在她面前。
  “我不轻易妥协,而你不轻易放弃,我们根本不需要浪费时间。”她回避他打量的眼神。怎么他一站在她面前,她就觉得有好大的压迫感,真不愧是混黑道的。
  “来,把这杯酒喝下,可以安定你的精神。”他将酒杯交付在她手上。
  她没有立刻拒绝,只是满脸疑惑。
  “你不必现在回答我,明天再说吧。”他望着她一身狼狈的模样,决定暂时饶过她。“这酒叫作KAHLUAMILK,墨西哥咖啡酒加上牛奶,可以帮助放松神经”这可是他为她特别调的睡前酒。
  “我的酒量不好,不能碰酒。”她摇头,手中酒杯的冰凉触感直窜到她掌心。
  “喝一口看看。”他劝诱。
  望着琥珀色和白色混合成的渐层色液体,她吞了吞口水。老实说,从晚会到现在她滴水未进,现在的她又渴又饿又累,而且惊魂未定。
  终于理性敌不过肚子的抗议,她二话不说,拿着酒杯灌下,一饮而尽。
  见她把酒当水喝,他摇摇头,刚刚那两个想劫色的混混一定吓到她了。不然,她怎还一副惊惶失措的紧张模样?他可是首次见识她魂不附体的慌张模样。
  “好不好喝?”当她饮尽最后一口,他问。
  “还好。”她点头,将手中的酒杯交还给他。
  一旁的司徒木原本想代主子接过,却被他的眼神制止。
  “喜欢就好,要不要再来一杯?”他的温和态度令一旁的司徒木相当震愕,主子没有必要如此讨好一个女人。
  他的和颜悦色令司徒木不解。
  “不要了,我还得回旅社,要是喝醉了,可能连地方都记不得。”她微醺地摇头。这一杯什么的牛奶真的很好喝,有浓烈的咖啡味又有牛奶香,一点也喝不出有酒精的成分。
  “今晚你就留下来,免得再有意外发生。”说完他立刻指示司徒木准备房间。她现在四面楚歌,敌人环伺,他怎能让她一人落单。
  “我才不留下呢,你休想软禁我。”她抚着昏醉的脑袋,脚步往门外走去。一定是空腹加上喝酒所以她才醉得这么快……
  走没两步,她凌乱的步伐忽然不稳,牵动到扭伤的脚踝。一瞬间,她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前倒去……
  “小心!”任无怨和司徒木同时出手相救,无怨的动作还是领先一步。“你不要紧吧?”他扶住她的小蛮腰,视线落在她肿大的脚踝上。
  “我的脚好痛……”刚刚那一跌,加剧脚的疼痛。本来还可以走路的,现在恐怕连站立都没办法,她咬着牙忍痛,整个人落在他的怀中。真的好痛……
  “木,吩附人拿些冰块,送到谷小姐房间。”任无怨边交代边抱起她,直往书房外走去。
         ※        ※         ※
  来到客房后,他放她在房内一隅的太妃椅上。
  “你需要先洗个澡,把身上的脏东西洗掉。”他的语气属“命令式”,毫无转圜的余地。
  两人进门之前,随身管家已把一切的必需品备妥。
  “我可能没有力气洗澡了。”一沾到舒适的椅子,她整个人直接瘫倒。
  “不行,跟身上这些细菌睡一个晚上,你可是会生病的。”他半蹲下来,望着她两颊绯红的微醉俏颜,一种特殊的感觉盈满胸怀。
  这个女人真的好特别,她不畏惧他的黑色背景,把他当成常人般看待。
  “好吧,我勉强洗一下好了,在蒙古营地的时候想洗澡都没水可洗。”她自言自语的坐了起来。整个人头昏脑胀的,意识不清。
  听她的自喃,他不禁笑了。当然,没让她看见他的笑意。
  “我帮你吧!”说着他双手抱起她,领着她来到浴室。热腾腾的洗澡水已放满整个浴缸,豪华的浴室显现出整栋建筑的豪华富丽。
  进入浴室后,他放她在浴缸边,主动帮她拉下背后的拉炼。
  “你不需要做这些事情,我自己来就行了。”她酒醒了大半。
  然而已来不及阻止。背后拉炼已然拉下……
  “小心不要让水碰到脚伤处,免得更加严重。”他细心交代,灼热视线落在她背后的麦芽色肌肤上。
  这个女人身上充满大地气息,和她在一起,有着如草原般的宽阔感,令人感到很舒服。
  “如果没事,你可不可以出去?”从镜中见他还盯着自己背部猛瞧,她简直快受不了了。
  就在她以为他会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他冷峻的神色迥变。
  “你背后这个伤痕怎么来的?”他猛地褪下解开拉炼的礼服,裸露出她那光洁的背部肌肤。
  健康的麦芽色肌肤上,有着一道淡淡的长型伤痕,状以鞭伤。
  “你走开,不要随便碰我!”被他吓了跳的谷玲珑,抓着自己前身的衣服,从他身前逃开。
  “你为何要逃?”见她露出惊吓的神情,他的眉头微蹙。
  “我当然得离你远远的,难不成乖乖等着让你吃豆腐?”她没好气地反驳,这个男人不但危险且霸道得无可救药。如果他对她动了歹念,她该如何是好?逃吗?
  她根本没那本事。
  “我要知道你背后为何会有鞭伤?”他逼近她,神情变得严肃。
  “这是胎记,不是什么鞭伤,一出生的时候我身上就有这个记号了。”他的迫近逼得她无处可退,她的脚踝更疼了。
  “真的?”他的眼反锁她的。
  “我没必要骗你啊。”她的双手抓着快滑落的衣服挡在胸前,微微轻颤。
  拜托,不要再靠近了。
  他从她的眼睛读出她的诚实和恐惧,他决定暂时放过她。
  “好好洗澡,不要在浴缸睡着了,不然我会冲进来的。”他狂笑一声,带着若有所得的笑容离开蒸气氤氲的洗澡间。
  谷玲珑不明白他因何狂笑,也没兴趣去探知。她只知道这个全身充满红色火焰的男人她惹不起,若碰了他,只会烧伤自己,结果不但接近不了他,反而自己一身伤。
  她了解,这么危险的男人,如同开天辟地的炎宙之火,只能远观。一旦接近,只会玉石俱焚。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