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卖身葬父”,也有人“卖女还赌债”
    但狠心的父亲在大雪天卖女儿可不常见
    无心于欢乐酒宴的他看到了这个残酷奇景
    他是个受过情伤的男子,心湖不再起涟漪
    但为何看到此幕心中仍会轻轻的颤动呢?
    是慈悲心大发,还是着迷于她的容颜?
    可能都不是,因为他脑中另有商人打算
    他决定买下她──花一万两买一件“货物”
    好为百医不愈,久病不起的大弟“冲喜”
    她有心情偿恩,确踏进一个美丽牢龙
    所幸弟弟们巧施妙计,改变了婚配对象
    改由他来迎娶这朵白梅,充当冲洗的中介者
    但是,无情之姻,缺爱之缘,一切枉然啊!
    她不过是下人口中的少奶奶,大弟的救星
    柔弱似水的她有可能滴水穿顽固如石的他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