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10节 端丽清秀

    夜深了,伍玉荷怀中的小宝宝早已熟睡。

    贝欣是个吃不饱肚,仍能好好睡去的乖孩子。只需她的婆婆轻轻地、有节奏地拍打着她的小屁股,她就会很快睡去。

    这是她们婆孙之间的一个讯号与一重默契。

    伍玉荷在万籁俱寂的半夜里,凝视着彩如那张苍白得已无半点血色的脸,她已经作足了心理准备,去迎接生命上又一次难以预计与言喻的打击。

    彩如在整个夜里都无声无息地静卧着,若不是在天色微微发亮时,她的眼皮忽而连连地抽动几下,伍玉荷还会以为女儿已经不辞而别了。

    她轻声地呼喊着女儿:

    “彩如,彩如。”

    彩如没有睁开眼睛,她的眼珠子分明在眼皮下转动,但就如一个渴睡的人,实在无能为力去扯动她的眼皮。身体的一切机能正在衰退,已经不能随心所欲了。

    “彩如,你醒了,你有话要跟娘说吗?我和贝欣就在你的身边。”

    彩如似有感应,她的嘴唇在颤抖,竭力地颤抖,分明在使尽全身的力气,企图把她要说的话说出来。

    “彩如,你慢慢说,我会听得到。”

    伍玉荷俯下头,附耳在彩如的嘴边。

    果然,她听到很微弱的声音,在缓缓地组成一句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语。

    “娘,对不起……我想活下去的,……可是……可是……

    彩如不但吃力地说话,而且还竭力的抬起她的手,盼望能触摸到母亲怀中的婴儿。

    伍玉荷把女儿的手搀扶着,让她搭在孙女儿的小小手臂之上,然后她热泪盈眶地说:

    “彩如,我们都在你身边,永远在你身边。”

    “欣儿……”

    “她会长大,放心,欣儿一定会漂漂亮亮地长大。国家不会永远穷,我们总有一天会吃得饱、穿得暖,走在人前光光鲜鲜的。”

    “娘……感谢你……”

    “彩如,你好好地睡去,欣儿会在这块土地上成人长进,我们紧守我们的信仰,活下去,且会活得更好,相信我……相信我,彩如。”

    然后,伍玉荷发觉彩如的手已经自贝欣的手臂上滑落下来,轻轻地垂到床边去。

    一个母亲的眼泪在天亮时才流泻下来,泪珠纷纷碎落在还未睡醒的小贝欣的衣襟上。

    彩如的逝世,伤心的是母亲伍玉荷。

    小贝欣太小,小得她一辈子无法记忆起她的母亲戴彩如是怎么个模样。

    贝欣其实是个从小就跟眼泪绝缘的孩子,她绝少哭啼。

    在肚子饿时,只会哎呀哎呀的叫几声,竭力地挥动着她的双手,踢着她的双脚,意图引起别人的关注。

    从来小贝欣为自己想的办法都是规规矩矩,实际实惠的。

    贝欣长到三岁时,她外祖母伍玉荷的预测灵验了。国家已经日有进步,人民不至于穷到饿死的地步。只要肯劳动,两餐饱饭是不愁的,毕竟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已成历史陈迹了。

    伍玉荷一直在小榄镇上当农户,务农饲畜,这使她的身体锻炼得越来越结实,越来越老当益壮。精神上,她可透过日常的工作回归到丈夫戴修棋的怀抱里。

    每当稻熟收成的季节,阡陌上一片金黄,在阳光下闪闪生辉,她就嘘一口气,不禁生出美丽的遐想。如果修棋在田野上,彩如也在她身边,甚而贝元的一家也健在,那么,也许她和章翠屏就会一个挽着饭篮,一个拖着小贝欣,在树荫下围聚着吃一顿美味无穷的清茶淡饭。

    如今,当然不是这幅图画。

    伍玉荷惟一的安慰就是看着小孙女,一天比一天长得更强更壮更可爱。

    贝欣自五岁开始念书,就非常投入,甚得学堂内的老师赞赏。

    教她的文任斋老师老是夸贝欣是班上最聪明最勤奋的学生,就连他的亲生儿子,跟贝欣同班的文子洋,也比不上她成绩优异。

    那年,贝欣六岁,文老师上课时出了一道作文题目叫《我的母亲》。结果贝欣写的那篇作文得了全班最高分数,文老师褒奖她之外,额外还送她两个莲蓉包作为奖品。

    贝欣开开心心地捧着两个白雪雪的莲蓉包子,走出课室去,准备带回家跟她外祖母分享。

    正走在小巷上,就迎头来了班上的几个小男生,其中一个为首的乳名叫大牛,拦着了贝欣的去路,还趁她不备,一手就把贝欣手上的一个莲蓉包子夺过去,并立即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贝欣并没有吵嚷,她微吃一惊之后,立即站稳了脚步,首先保护着她手上剩余的一个包子,赶紧把它放进书包里去。

    然后贝欣瞪大眼,看着大牛和其他几个男生。

    大牛说:

    “贝欣,你娘不是早就死了吗?你的作文写一个死人,怎么会得到最高分数,我们就想不明白了。”

    贝欣转动着大眼睛,悠悠闲闲、清清楚楚地答:

    “你娘还没有死,你不是个孤儿,对不对?”

    “当然了!”大牛趾高气扬地答。

    “那么,你回家去,把你今天对我所做的事告诉你娘去,她就会告诉你,为什么我会得到最高分数了。”

    “我娘会告诉我?怎么会?她根本不知道你究竟在写些什么。”

    “你没有回家去问,怎么知道了。”

    大牛想一想,道:

    “好,我回家问去。可是,你的另外一个包子呢,拿出来分给我们吃。”

    大牛抢前一步,他以为贝欣会害怕而慌忙地把那小包子拿出来给他。

    可是,大牛估计错误了。

    贝欣非但没有退缩,还踏前一步,整张脸俯向大牛,道:

    “你不是已经拿了我一个包子了?那剩下来的一个,我留着,待你回家去问过你娘,你的所作所为是对的,我便把包子送你娘吃,不然,我就用来孝敬我婆婆去。”

    “瞎扯。”

    大牛一扬声,几个男孩就扑向贝欣,要抢她书包里的小包子。

    贝欣可也不甘示弱,只见她身手伶俐,抓起了地上的一根烂木棒,就跟男孩子们打作一团。

    正在人多势众,贝欣快要不敌时,文子洋赶过来,把贝欣扶起,向其他的小男生喝道:

    “再敢欺负女孩子,我就告诉我爹你们的名字,看你们明天还能不能上学来,回家去给你们爹娘知道了,准拿比这棍还粗十倍的棒子来对付你们。”

    大牛跟其他小男生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所措,也不晓得如何收拾残局。

    “我们走吧!”还是小贝欣一把拖起了文子洋的手,走离了小巷。

    两个小孩子走出了小巷,沿着田间小径走到伍玉荷工作的鱼塘边去,找到一块浑圆的石卵,坐了下来。

    小贝欣兴高采烈地往前望,见到渔塘另一边,正在弯下腰去撒网的伍玉荷,一边向她挥手,一边对文子洋说:

    “她就是我的婆婆。”

    “嗯。”文子洋说:“是她把你带大的?”

    “对呀!所以我写我的母亲时就写她,我说我是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可是母亲虽死,她仍然活在我和婆婆之间。因为婆婆告诉我,人始终要死的,未到那么一天,我们就得快快乐乐、勤勤奋奋地活着。婆婆跟母亲一样始终会离去的,可是,她们走了,有我,到我走了,有我的孩子。”

    文子洋笑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在想,你的孩子会怎么个模样。”

    “我婆婆说,我娘像她,我像我娘,那么,我的孩子也会像我。”

    “像你不错呀!你有很好看的头发。”

    “嗯!”

    “怎么了?”

    贝欣欢喜地说:“我婆婆老是这么说。”

    “她说你的头发好看?”

    “对,她说她的头发、娘的头发、我的头发都好看,连我外祖父和父亲都这样说过呢!”

    文子洋点点头,表示赞同。

    “来。”贝欣从书包里拿出了莲蓉包,一分为二,把另外一半仍放回书包内,一半递给文子洋。

    “请你吃。”

    “为什么?”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吃另一半吗?我们怎么不一起吃?”

    “那另一半,我留着给婆婆。”

    文子洋看看手上的包子,又把它分成两半,道:

    “那么,我们分着吃。”

    贝欣接过包子,开开心心地往嘴里送,且说:

    “我等日落了,跟婆婆回家之后,我就会告诉她,你待我很好。婆婆说过,待我们好的人,得记着;待我们不好的,算了,忘了他们就是。”

    当晚,贝欣两婆孙吃完晚饭之后,同坐在床上谈话。

    那是她们的习惯,总要把当天所做的事所见的人,逐一互相报道。

    今天发生在小贝欣身上的事可多了,于是贝欣就把详情给伍玉荷细说着。

    “婆婆,我看,那个包子被大牛一口就咬掉一半了,要跟他算这笔帐,也没有用了。可是啊,我书包里头的一个包子就非要护着不可。婆婆,我这样做对吗?”

    伍玉荷点头:

    “对的,能让的我们可以让;不能让的,例如对我们不公平的就得要争回来。”

    “文子洋帮了我,幸亏有他,故而,我分给他半个包子,他又还给我一半,所以,婆婆,我还是吃过那莲蓉包子了,这余下的一半,就给你吃。”

    “文子洋是那文老师的儿子,对不对?”

    “对呀!”贝欣点着她的脑袋瓜:“他是我班上的同学,今天呀,他非但救了我,而且还说我的头发好看。”

    “是吗?他这样说了?”

    “对呀!我告诉他,我娘和我娘的娘,即是婆婆的头发都一样好看。”

    贝欣一边说,一边摇头摆脑,煞是开心。

    伍玉荷抚摸着她的头,把贝欣拥进怀抱里,不期然地眼睛温热起来。

    “欣儿,但望你永远都像现在这样高高兴兴的,永不要掉眼泪。”

    伏在伍玉荷怀中的贝欣,满怀信心的点头,朗声道:

    “婆婆,我不会流眼泪呢,哭起来的样子多难看,人家都不要看。我要做个漂漂亮亮的孩子。”

    贝欣真的是个越来越漂亮的孩子,镇上的人没有一个不夸贝欣长得俊美。

    这孩子的漂亮还不在于她五官的端丽清秀,而在于她性格的开朗明快。

    有贝欣出现的地方,就有笑声,就有春风,就有阳光。

    任何人有些什么困难,给贝欣知道了,她都会一拍胸膛,安慰对方,说:

    “别怕,我有办法。”

    事实上,贝欣每次都真有办法帮助别人逃出困境。

    因而,每当镇上的小孩子有难题,都习惯说:

    “找贝欣去,她有办法。”

    贝欣还是十二岁的那年,住在她隔壁的刘大叔,有个女儿叫小花,平日放学后就得帮忙养鸡。

    一天,小花急得什么似的,跑到贝欣家里来,一见着贝欣的面,还没有把事情说出来就先放声大哭了。

    贝欣忙道:

    “什么事?什么事?先别哭,告诉我。”

    “贝欣!”小花喊了一句,又继续哭下去。

    “小花啊,只要天没有塌下来,就什么都好办。”

    小花边哭边嚷:

    “贝欣,你想想办法,你替我想想办法。”

    “你不讲出来,我怎么能替你想办法。”

    “我家的一只母鸡走掉了。”

    贝欣头往上一扬,叹一口气,问:

    “走掉的母鸡是怎么个样子的呢?你认得吗?”

    “认得,认得!”小花嚷道:“我这就带你去看。”

    小花拉着贝欣,走到鸡栏边,指着那群正在活泼泼地走动的鸡说:

    “就像它们的那样子了。”

    “嗯,是这样吗?”

    贝欣皱了眉头,她实在无法认得出那些鸡的模样有什么分别。

    “我爹叫我看管鸡,回头发觉少掉了一只,必定宰了我。”

    “他会吗?”

    “他会的。”小花害怕地说:“我爹很凶呢,终日对我拳打脚踢。他说过谁宰了他的鸡,他就宰谁。我们家分明有八只鸡的,今天我才放学回来,就发觉只余下七只了,一定是有人偷走了。”

    贝欣重新数一遍,的确只有七只。

    “贝欣,你都没有办法的话,我便……”

    话还未说完,小花又哭起来。

    贝欣叉起了手道:

    “好吧!你哭吧!叫你别哭才有法子好想,你偏不听,那么,你尽管哭好了,试试看你这样子哭下去,鸡是否就这样会寻回来了。”

    贝欣干脆一屁股坐在树下,由着小花哭。

    哭呀哭的,哭得累了,小花也坐到贝欣身边来,呜咽着说:

    “贝欣,是不是我不哭了,母鸡就会跑回来?”

    “我说是的,你信不信?”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