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9节 彼此思念

    “娘,想想看,没有人可以逼着爷爷和奶奶走出屋外,到河边去。从我们家到河边有好一段路,他们在任何一分钟要回头都可以,只是他们不愿意这样做。”

    “为什么?”伍玉荷哭着:“为什么不好好地活下去?”

    彩如说:

    “他们觉得自己活够了,不要再成为负累,他们只希望我们会好好地活下去,所以才会走。”

    伍玉荷凝视着女儿,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出任何回答彩如的话来。

    “娘,不要哭,不要辜负爷爷和奶奶,我们活下去,且要活得更好。”

    伍玉荷紧紧地抱着彩如,但觉心已碎成一片片,再凑不全了。

    为了能活下去,盼望明天,究竟还要熬多少的生离死别,要经历几许的心灵创伤,要克服无穷无尽地涌现眼前的悲痛难堪,直至真的无能为力的一天,是这样吗?

    伍玉荷在翁姑去世之后的一段日子内,心情最是难过,她没有想过自己对他们的感情会如此深刻。每当伍玉荷捧着那只青蓝色的饭碗,吃着一口一口白饭时,就想到翁姑对她的爱护与怜惜有多深,甚至舍弃了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要让她好好地活下去。

    “娘,那你就别辜负他们了。”彩如说。

    就为了女儿给她说的这句话,伍玉荷才昂起头,不让眼泪滴在白米饭之上,好好地把一顿饭吃掉了。

    有一夜,贝清趁彩如还未睡,就跟她说:

    “彩如,我想到一件事情,打算跟你商量。”

    “你说呀。”

    彩如抬头望着贝清,他可又没有把话说下去,脸上生了个怯怯的表情。

    “你怎么啦,有话只管说嘛。”

    “彩如,我想我们这就结婚好了。”

    彩如听了,要静默好一阵子,才能把那句话消化掉,知道其中的意义。

    要一个少女转变她的身分,是既惊惧且欣喜的一件事。

    其实彩如潜意识里也有过这种想法,但一旦由贝清提出来,把一个梦想拖到现实来,她不觉有点愕然。

    贝清看彩如没有回应,有一点点慌了手脚,道:

    “我这样提议,是有我的想法和意思的。”

    “什么想法?什么意思?”

    彩如看到贝清那急躁的模样,就有种逗着他玩的冲动。

    从小,贝清一急起来,就是现今那个傻兮兮的模样,既可怜又可爱。

    贝清期期艾艾,又似理直气壮地说:

    “我看自从戴爷爷和戴奶奶过世后,你娘的笑容少多了,家里若有一桩半桩喜事,说不定就能让她精神起来,而且……”

    “而且什么?”

    “结了婚,再下来有我们的孩子,你娘当了奶奶,自然就会得高兴过来了。”

    当伍玉荷听到贝清这个建议时,果然不自觉地高兴起来,点头赞成,说:

    “或许彩如的爷爷和奶奶担心的就是这个后果,家里多添一个小娃仔,真是够吃力的,否则,我早就想到你们该成家立室。”

    那年头,娶亲生子也不尽是喜庆事,真要计算清楚,婚结了,孩子生下来后,能不能把他抚养得起。

    每个人每日分配到的六两米粮,只不过是饿不死的一份支持,要饱肚根本是天方夜谭。

    彩如在婚前,就曾很理智地跟贝清商量,说:

    “清,我想过了,婚是可以结的,只是孩子还是慢一步要。”

    “彩如,为什么呢?”

    “生儿易,养儿难。我们真没有这番资格。”

    “彩如,我可以不吃,让给你们母子俩。”

    “且别说这种傻话,谁都要活下去等待美好的明天,留得青山在是最要紧的一件事。难道你不吃饱肚子,就能活得成了?还有娘,真怕她也来给我省下吃的这一套,孝顺不成反害了她,我就是活着也没多大意思了。”

    “那你认为我们该怎么样?”

    “节制一点,别这么早有孩子就好。”

    结果呢,是节制不来。

    深情地爱恋着的小夫妻,又是血气方刚的少男少女,灵欲合一的欢愉,几乎是生活上最大的享受和快慰。

    这是可以理解的。故而婚后不久,彩如就怀孕了。

    对此,彩如竟有点不辨悲喜。

    她的情绪一直起伏不定,不能维持一切正常的反应。

    连贝清都稍稍吃惊,不知所措。

    他惟一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彩如争取营养,认为只要她养分充足,人就自然会精神轻松畅快起来。

    于是贝清瞒着彩如,或者把自己分得的米粮加在妻子的饭碗之内,或者拿一半米粮去多换一些瓜菜油类,让彩如能增加营养。

    伍玉荷当然也注意到彩如情绪的不稳定,她总是在想,这怕是有些孕妇的自然反应,担心着自己和婴儿的未来,没有安全感,因而惴惴不安。

    一个晚上,趁贝清上朋友家帮忙修理破家具,伍玉荷就坐到女儿的身边去,准备跟她好好说说话。

    “娘,你有话要跟我说?”

    彩如看到母亲坐在自己身旁,把手覆盖在自己的手背上,也不太讲话,就知道其实母亲有很多话要给自己说。

    “娘,我们母女俩无事不谈,是吗?”

    “是的。”伍玉荷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封信来,道:“彩如,我其实有封信要交给你看的。”

    彩如接过信,有点莫名其妙地望着母亲。

    “这是你家翁在去世之前从大连寄给我的一封信,我是在他的死讯传回来之后才收到的。”

    彩如带一点点震惊,她下意识地觉得信里一定有些什么重要的讯息,要她母亲传递给自己。

    “娘!”

    “你先看信吧。”

    于是彩如把信摊开来,在灯下细看。

    没想到贝元有如此清劲的笔迹。

    “娘,他的字很好看。”

    “那年代,他们是从小就练习毛笔字的,你爹也像贝元一样,写得一手好字。”

    彩如开始细细地读着那封信。

    信是写给伍玉荷的。

    玉荷:

    这封信能平安的到达你手上,就是我很大的安慰,也许我们这辈子也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我是如此殷切地希望可以在我离世之前,把这些年,我一想跟你说的话,一口气说个痛快。

    玉荷,如果我告诉自己,那个玉荷妹妹与贝元哥哥的时代已在我的记忆中淡忘,那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我毕生都不会忘记,珠江河畔你垂泪向我告别的情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宁愿不吃饭,也要吸烟,就因为香烟袅袅向上冒时,我总在烟雾弥漫之中看得见你。

    对你的思念,我是无时或缺的。

    不错,我也真心爱重翠屏,任何一个稍有良知的男人娶了翠屏这样的妻子,都会觉得爱护她是一份当然,也是一份责任。怕正如你嫁了修棋,感觉也是类同无异。

    玉荷,我相信我们不必为自己没有在感情上从一而终,而生羞愧。因为当我们怀抱且深藏着这段彼此的挚爱真情的同时,我们是正常、健康、积极、真正地生活下去,为此我们没有逃避活得快乐的机会,也没有放弃爱重我们配偶的本分。当一个人成家立业而不开放心怀去尝试跟对方相处,以至真心诚意地把感情放进夫妻关系内,是对对方极大的不公平。

    幸好,我和你都没有这样做。

    我相信这些年,我们各自孤寂地生活,所忍受的寂寞,以及彼此思念和需要的克制,已经足以证明我们对伴侣的敬重与忠贞,也使我们之间的爱情升华到一个值得引以为傲的境界。

    如果我先你而去,请别流泪。

    记得当年珠江河畔话别时,我给你说过:

    “好日子必在后头。”

    修棋去了,我去了,世上还有我们的清儿和彩如。生命将无穷无尽地延续,把我们未完的理想实现,把我们的深情挚爱传扬发挥。

    只要肯定下一代会积极地生活下去,我们是无憾而终的。

    如果清儿和彩如终于有日结成夫妇,请把我至诚至重的祝福给予他们以及他们将会有的孩子。

    当然,我无法见到清儿和彩如的下一代成长,但我倒真盼望我们的孙儿可以知道我们的故事,并且谨记着,应尽他的能力去敬爱你和翠屏,使贝家和戴家总有一天站到人前去。

    玉荷,你珍重。

    元

    彩如读罢了信,不自觉地伏在母亲的怀里,她的呼吸加速了,胸臆之间有一股震荡。忽而,一个做人的清晰观念与正确宗旨闯进她的思维之内,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伍玉荷轻抚着彩如的头发,柔声地说:

    “所以,彩如,别因你的怀孕而生担忧和恐惧,贝家和戴家都要世代延绵下去,日子会一代比一代过得好。”

    彩如温柔婉顺得有如一只小猫,静静地伏在那儿,随着呼吸而生轻微的鼓动。

    伍玉荷忽然笑了,问:

    “清儿有向你说过,你的头发很好看吗?”

    彩如抬起头来,奇怪地瞪着母亲,说:

    “娘,你怎么知道他曾这样子说过了?贝清他真是傻瓜,硬要我把头发留长,长发难以打理,在这个时候,更是不必了。”

    “长发短发都一样,我们家的姑娘,别的好处不敢夸,这把秀发倒是有点把握的。”

    “娘,告诉我,”彩如忽然情急地问:“爹是不是也对你说贝清给我说的话?”

    伍玉荷点头,道:

    “是的,他说过。”

    何止修棋曾有此言,就是她的贝元哥哥,小时候老是把玉荷妹妹脑袋上摇晃着的辫子看得出神,有日发觉十六岁的玉荷把发辫剪掉了,他几乎吓得惨叫。

    “你怎么啦?贝元哥哥。”

    “好狠心呀,谁把你的发辫剪掉了?那么好看的头发,少掉一根也可惜。”

    伍玉荷啐他一口,道:

    “神经病,有什么可惜,头发剪了会再长出来嘛。”

    是的,头发剪掉了会再长出来。

    可是,人死了就是死了。

    伍玉荷的眼睛稍稍湿濡,她紧握着女儿的手,道:

    “彩如,你的孩子将来也必有一头好看的秀发。”

    彩如兴高采烈地答:

    “且会遇到一个认为她的头发很美丽的配偶,是这样吗?”

    “是的。所以,彩如,把孩子生下来,当你看到她的一头秀发时,你会很开心。我们会有足够的力量把孩子带大,教养成才。”

    就这样,戴彩如的情绪开始稳定下来,她觉得自己体内不单怀有一个有生命的胚胎,而且是盛载着一个属于贝家与戴家的希望。

    这个希望像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持他们活着,且要活下去,并且活得比以前更好。

    希望是绝不会泯灭的,只可能变个样子得以实现。

    她的母亲伍玉荷必定曾有过跟贝清父亲生儿育女的美丽梦想。

    这个梦想并没有破灭。

    且是加进了章翠屏和戴修棋两个可爱的人儿,汇合融化,成为贝清与彩如,再结合诞生出贝家的第四代。

    这贝家的第四代的确有一头美丽得出奇的秀发。

    当贝欣探头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她首先就让人看到她那头柔顺而出奇浓密的秀发。

    伍玉荷把初生儿抱在臂弯,转交到戴彩如怀里去时,彩如伸出那软弱无力的手,轻轻扫抚着贝欣的头发,以极虚弱的声音对她母亲说:

    “娘,这孩子真有一头如此出类拔萃的头发,一出生就有这种发质,这种光泽,这种密度,真是太难得了。”

    “是的,贝欣真是个漂亮的孩子。”

    “将来有一天,会有一个爱她的男孩子跟贝欣说着她爹曾经对她娘说过的话,他会说:‘贝欣,你的头发真好看!’。我们就这样一代传一代的当孤儿,做寡妇下去吗?”

    “啊,彩如!”

    伍玉荷再忍不住,跟女儿抱头大哭起来。

    在那个贫困得生命已不值分文的岁月里,为一个已逝的亲人痛哭失声真可算是个莫大的喜讯,证明生还者还有感情有感觉,并未麻木。

    人只要不是绝望,才仍会流眼泪。

    贝清的死,为彩如带来的悲痛是彻骨的、铭心的、无法遗忘的。

    她的哀伤充盈在体内每一个细胞、每一根血脉、每一条毛发,那像无孔不入的癌,把她剩余的、赖以维生的滋养都侵蚀掉、吞噬掉。

    基本上,彩如是因为丈夫贝清的悲惨逝世,而不堪刺激,以致早产的。

    生孩子时实在也失血过多,但在连裹腹都成问题的时候,往哪儿去找比较有营养的食物去补充体力?

    贝欣出生后的三天,彩如已经奄奄一息。

    守在她床前的伍玉荷,难过得眼泪老在眼眶内打转,不懂得任情流泻一脸。

    那种实在想哭要哭,而又不敢哭、不肯哭的艰难与辛苦,真非过来人所能知晓。

    入夜,箕围屋四周的缝隙窜进了阵阵的冷风,让人遍体生寒。

    伍玉荷为了让贝欣取暖,惟一的方法就是紧紧地抱着她,守在彩如的床前,争取着她弥留之际的共聚,哪怕还有一分一秒,她们三代能共聚一堂的时刻,是弥足珍贵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