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昨夜长风(5)

    谢书琛在徐杰与韦子义的陪同下,跟各高级职员逐一握手。当然,左思程也跟在后头。

    谢书琛走到赛明军跟前,先听韦子义介绍:“赛明军小姐是集团的营业部高级经理,总管建煌集团辖下各百货店的营运,赛小姐在集团服务了近五年,由主任晋升,工作效率极高,很受我们器重。”

    谢书琛的面相很祥和,—派长者的风范,他笑盈盈地说:

    “五年不算是一个很长的日子,能有这样的晋升证明赛小姐非同凡响。”

    赛明军出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出一个笑容,说:“那是我的幸运。”

    “果真如此,我们有信心你会一直幸运下去。”

    “谢谢!”

    谢书琛之后,轮到了左思程,他如常的跟赛明军握手,依然是那句他已说了好多好多遍的话:

    “以后多多合作。”

    左思程看赛明军的眼神,有一点点的特别,那百感交集式的神情,只是一闪而过,不能再有机会将之捕捉、分析、研究。

    赛明军相信她的面部表情一定极之难看。硬将紧张的肌肉拉动,去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样子出来,是狼狈的。

    她的手在跟左思程一握时,像有电殛,直通心房,将之刹那间冷凝。这种肌肤之亲,现今已如许陌生。

    曾几何时,有一夜,在左思程送赛明军回家的路上,他轻轻的拖起了她的手。

    第一次,两个身体有了接触。

    那种接触是温和的、体贴的、情意既深且远的,教人不能或忘的。

    他们那晚从街头走至街尾,本已返抵家门,左思程仍没有把赛明军的手放下来。他温柔地问:“我们再走一遍好不好?”

    还不待明军答复,左思程已拖着她,再向回头路走。

    如此这般的,来来回回三次,明军才怯怯地说:

    “这样子走下去,要走到几时了?”

    赛明军抬头看了左思程一眼,他的表情似乎在答:

    “走到地老天荒,死而后已!”

    明月当空,为媒为证,就在那一刻,她誓无返顾地爱上他了。这才不过是六、七年前的情景与心态。

    左思程没有跟赛明军攀谈,握了手,信步就移到另外一个高级职员跟前去。

    赛明军突然的有一种浓重的自悲涌上心头。

    现实横亘眼前,从今以后,左思程高高在上,主仆分明,尊卑有别。这种新关系的呈现,切实而不留情地蹂躏了赛明军的自尊心。

    更何况,建煌集团现今的控股权是握在谢氏家族手上,益发确立了赛明军与谢家小姐地位的悬殊,身分的迥异。可惜的是,谁个飞在蓝天白云之上?谁个只是艰辛地匍匐于地底?是太不容商榷了。

    这是目前的形势状况。

    严重的问题,还在于日后如何自处?

    赛明军一念及此,连连冷颤。

    像过了一个世纪,会议室的门才打开,同事们鱼贯而出,各自回岗位上工作。

    赛明军跟秘书说:

    “我去巡店,今天不回来。”

    秘书拿起了记事簿,问:

    “巡哪些店呢?”

    这是赛明军的习惯,凡出巡视在外,一定让秘书知道自己究竟到哪几间店铺去,以便联络。

    但,今天例外,明军答:“我还未决定,若有要紧事,你写便条传真到我家来吧!”

    现代人的工作时间是二十四小时,地点是不作规限。科学越进步,越能辅助,或甚而可以说越是迫压著人们做多一些事。

    自从赛明军家里添置了一部传真机,她晚上居家办公的机会无形中就更多了。

    明军有时伏案工作至深夜,她会得苦笑一下,想,万万不能添置手提电话;否则,更是没有宁日,几十间店铺的经理,每人每日找她一次,怕紧张忙碌得会令她暴毙。

    赛明军竟把思路转到这个悲凉而无奈的层面去,是太危险了。

    她赶快回过神来,再跟秘书说:

    “小图,明天再见,今天下午若有什么会议,都设法推掉吧!”

    小图会意,点点头。

    小图想,她的这个女波士就算要为私事要躲懒一天两天,也是天公地道。赛明军月中年中的超时工作,真是不可胜数。

    小图曾取笑赛明军:

    “赛小姐,如果建煌能向你提供保姆服务,其实更着数。因为小晖晖若有人照料,你更义无返顾地卖身给这机构了。”

    这些年来赛明军之所以如此卖力,原因其实悲凉至极。无非是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口粮,需要争取,以生活下去。必须完成一份未完成的责任,只为自己一时妄撞,把无辜的生命带进这个残酷无情的世界来。

    当赛明军离开建煌集团写字楼后,她在中区最繁盛的地王区内,漫无目的地踱步。

    越想,嘴角越自然而然地翘起来,苦笑。

    心头一个大问题萦绕不去。

    从今之后,怕是连这份经年辛苦经营的精神与肉体口粮,都要牺牲掉了。

    怎么可能跟左思程共处一间机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连往这个方向往下想,腿都要发软,像在下一分钟就要崩溃,整个人瘫痪在地上似。

    中环,是永恒的热闹。

    在置地与环球大厦的那一带地段,熙来攘往,人们不至擦身而过,可是谁也没看清楚谁的面目。这象征着没有人认真关心旁的人与旁的事,只一股脑儿向着自己的目标进发。如果眼前有什么障碍,就闪避,或推倒对方,务求通行无阻。

    赛明军想,自己是没有能力、没有地位、没有把握将对方推倒的了。

    现今的问题是,如果左思程是自己心目中的生活故障,对方会不会倒转头来,认为她才是非拔除不可的眼中之钉。

    如是,谁更有资格从心所欲,是太不言而喻了。

    赛明军禁不住寒颤。

    不期然地,在通衢大道上,以双手环抱自己。

    是敬酒不饮,饮罚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还是自己过分杯弓蛇影,对方根本已把过去的一切不看成一件事,故然,不会予以处理。只要自己克服那颗不安的私心,肯把过去的一笔忘掉,就依然可以保有现今手上的安稳生活了?

    赛明军无聊地徘徊在中区,几度经过建煌集团辖下的百货商场,她都没有走进去。根本上是心不在焉。

    在街口的报摊处,赛明军不期然地买了一份西报,紧紧地握在手上。

    又唤起了一段应属不堪回首的回忆。

    左思程离弃她之后,赛明军迹近于无家可归。那种彷徨比如今更甚百倍。

    赛明军的父母数年前移民到加拿大去,在酒楼当洗盘碗的工作,把明军供书教学。她在哥伦比亚大学商科毕业之后,才回香港找事做,谋发展。

    当时寄居在姨母家,随随便便一份行政练习生的工作是不难找得到的,才上工不到半年,就在一个业务场合内,认识了左思程。

    良宵花弄月的情与景,吸引力之大,莫可明言。

    家里头的抗议之声,比起枕畔那喁喁细语,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赛明军决定搬家,租住一位中小学同学徐玉圆家居旧唐楼的一间尾房,名不正言不顺地跟左思程过了一段她自以为是浪漫得无以复加的双宿双栖日子。

    好景是永远不常的。

    当左思程向哭得死去活来的赛明军说:

    “我从此以后,再不来了。”

    赛明军拼命摇着头,她以为对方只是一时之气。

    不会的,左思程在冷静一个时期之后,他会回来。

    最低限度,为她肚里的孩子。

    当然是赛明军估计错误,就是因为她肚里有了孩子之故,左思程更义无返顾地离弃她了。

    这个男人言出必行,再没有摸上明军住处。

    明军的电话接到左思程的写字楼与家里去,都不得要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