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3节

    看着章德鉴的面色一沉,大概大势已去掉一半。

    “我的意思是章氏是间一人公司,我需要雇用一名秘书兼行政助理,等于要他来处理全部杂务,你是大学生,不想去打大机构的工吗?最低限度接触面辽阔一点,学识因而易于增广。”

    大学生有个屁用!在中环大喊一声,叫有高等学府文凭的人排队,站满了一条皇后大道中,还有甚多够资格的人额满见遗。

    然而,能够由秘书小姐代订中区高贵会所桌子午膳,而无须买饭盒者,有几多个是大学毕业了?

    我因而答:

    “大学生算不了什么,如果自己有心涉猎学识,任何工作环境都有机会。大机构当然有它的好处,加盟一人公司,事事从低做起,跟公司一同成长,有另一方面的意义。或者,更能省掉应付复杂人事的时间,对工作吸收得会更快。”

    章德鉴听完我这番话,当即说:“你明天就上班,行吗?”

    “明天?”我对一下子感受的兴奋,难于应付。

    “对,我急着要人。月薪三千!”

    “好!我明天来报到!”

    哈哈!我差不多是手舞足蹈地回家去的。

    月薪无端端涨了百分之五十,怎能不喜心翻倒?

    母亲大概要笑得合不拢嘴了。

    “妈!”人还未进屋子里,就高声乱叫。

    开了门,才发觉母亲在客厅内搓麻将。

    心上的兴奋与热情,登时冷了一半。

    母亲拿眼瞄我一下,说:

    “应征职位结果如何?”

    我点点头,还未及将详情相告,那隔壁B座的周太太也就是幕后沈肥肥的妈,就提高嗓门:

    “这年头,姑娘们去应征工作真要带眼识人,我女儿在电视台公关部任职,记者们不知给她说了多少人海奇案。什么人独个儿租间写字楼,借口高薪聘请女职员多名,其实是骗财骗包,尤有甚者,乘机经营黄色架步,引诱无知少女误堕火坑!”

    跟着,四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地不住在讲那些迫良为娼的个案,说得口沫横飞,眉飞色舞。

    我呆呆地站在客厅一会,就把自己锁在房里,哭笑不得,真不知如何是好!

    明天要不要上班?那章德鉴是坏人不是?如果不上班,茫茫人海,人浮于事,又到何年何月才有工作的机会?

    上了班,自问是个眉眼精灵的人,公事上的来龙去脉,总能多少看出端倪,然,待至有何风吹草动之际才请辞,岂非又落实了一次败绩?倒不如干脆不上工好了!

    辗转反侧,无眠的一夜。

    翌晨,母亲差不多是把我拍醒的,嚷道:

    “不是说,找到新工作了吗?看你懒散成这个模样,打什么工,给正经人家当个小媳妇,也会得出事,这年头,什么脚色都要拼命苦干才活得下去了,哪儿会像你?哼,若不是你爸爸还留下一些资产给我,靠在你身边怕早要沿门托钵的周围求人施舍了。”

    我一骨碌地跳起来,以最高速度整装,夺门而出。再留在家里,要给闷死!

    章氏贸易公司在中环偏西永乐街的一幢名为永成大楼的旧商业楼宇内。

    我在大厦门口还一直迟疑着,不知应否上工去。

    仰头看看这幢六层高的楼宇,租用给近三十伙人作写字楼用,每间公司都只占地五百尺的样子,当然都不是大规模的机构了。

    我瞪着那个表列各层公司名称的告示板,踌躇不已。有位大厦管理员走近我,问:

    “小姐,你找什么公司?”

    “章氏。”

    “章先生写字楼在三楼。”

    “谢谢。”

    我灵机一触,探问道:

    “这位是管理这幢写字楼的先生吗?”

    “对,人们都叫我忠伯。”

    “忠伯,你好。你认识章德鉴先生吗?”

    “当然哪!他租用这儿的写字楼有一年多呢!”

    行走江湖,小心为上,一于宁枉毋纵,为了自己安全,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决定好好地查探这叫章德鉴的,是哪一路上的人。

    于是我微笑着对忠伯说:

    “对了,对了,我也好像听过章先生提起忠伯的名字,你是这儿的老臣子了。”

    对方乐不可支,忙道:

    “章先生真客气,他是个有为青年!我跟他算是渊源浑厚了,从前章先生未自行创业,就在隔壁的永通银行当职员嘛,跟我早晚也有招呼,他现用的三楼这个单位,就是我介绍他租下来的。年轻人赤手空拳打天下,绝不简单,我还给大业主求了个情,以旧租签的约呢,算是给创业的他鼓励了。”

    “这么说,章先生是做正经生意了?”

    “那当然了,小姐,你想到哪儿去了?”

    “不,不,女人总是多心多疑,我只是想知道出入章先生写字楼的女人并不多吧?”

    我是实话实说,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那忠伯听了我的问话,竟瞪着眼睛,重新好好地把我从头到脚的打量一次,然后微微笑道:

    “小姐请放心,章先生根本从不跟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连午饭时间,他都草草吃个面包或饭盒便又躲在写字楼工作至黄昏日落了。这么一个勤奋向上的人,我老早就说,应该寻个理想的女孩子,好好地辅助他、照顾他呢!”

    忠伯望住我,感动而安慰的笑意,刹那间,却化为当头棒喝,哎呀!一时失慎,当个糊涂侦探,竟惹得对方误以为我是个要侦查男友的醋娘子。真是啼笑皆非。

    我无辞以对,只好尴尴尬尬地回以一笑,就快步钻进升降机里去了。

    推门走进章氏写字楼时,章德鉴的面色真不好看。

    我讪讪地说了声早晨,对方就答:“不早了,已经差不多九点半。”

    真倒霉,上工的第一天就迟到。世间上最难为情的是自己理亏,让人家抓住把柄。如若行为检点,光明磊落,谁敢动我一根毛发,我就跟他拼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