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9节

    把视线收回,放到那帧聂杜联婚的照片上头。

    谁说式薇与子俊不是一对璧人呢?只要不揭开人的外貌,看到心肠上去,世间上也真有不少相当匹配的郎才女貌。

    瞥见站在式薇旁边的素莹,我禁不住皱了眉。

    原本素莹就没有开麦拉的脸型。国字口脸的中国女孩子,配以一般扁扁而不突出的眼耳口鼻,只算是并不难看的长相。

    通过镜头,却会变得额外的丑怪,相形益发见绌,这新娘与伴娘站在一起,高下是太分明了。

    这效果大概不是式薇所需要,更非素莹始料所及的,我因而得着了教训,没有十足优异表现的把握,还是不可胡乱地亮相人前。

    怎么一个同学的婚礼,可以看出这么多世情事理来?

    放在我面前的人生道路,显然还有很长,我仍会不断地开放自己心怀,容纳所见所闻,加以静心分析,而得出有益于我的纹路来吗?

    太阳底下每天都不断发生着千奇百怪的事,只因当事人与旁的人都不同感受、不同反应、不同取舍,而造就了不同的人品个性、塑造出不同的言行模式。

    很明显,母亲以为式薇的婚礼会令我反省自己的孤清寂静,从而晓得部署一切,安排香饵钓金龟去,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我反而落实了齐大非偶的想法。

    我告诉自己,生活上只宜有等级齐量的匹配,婚姻如是,工作如是,朋友也如是。

    谁不想飞上蟾宫攀丹桂?到头来摔得一头一脸是灰,口肿鼻肿,又如何是好了?

    就算听那些不相干的人闲言闲语,也会激心刺肺,真的划不来。

    式薇的例子,活生生地放在眼前,我自应知所警惕。

    旁的人尚且不觉好受,真难想象当事人如果有朝一日发觉可畏的人言,是何心境?

    会不会真有爱情这回事呢?如果有,式薇是真心诚意地爱那姓聂的,则必备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不可了。

    在男女感情的经验上,我还是幼嫩得可以。无法分析下去!

    周一回到公司去,跟章德鉴打招呼,心上就有种没由来的不安感觉。

    如今站在他跟前,无端矮掉了一截。

    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有个高攀权贵的老同学。我是当然的要靠式薇的一边站,那就像要分担一个虚荣的罪名似。

    真是的,说到头来,总是被念过几年书所积累得来的腐儒之气害了的事。

    我红着脸,恼怒地低下头,把情绪硬投入工作上去。章德鉴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究竟我是否敏感过度,真是不得而知。

    一整个早上,我的工作效率都慢下来。才不过是为了生活上细微的不安人事而已。

    如果有朝一日,我碰上了什么失恋之类的严重事,难道整个瘫痪下来不成?

    正对着一大叠货单入神之际,有人推门走进我们公司来。

    我抬头一看,是个男的。

    他瞧我笑一笑,跟着赶步上前跟章德鉴打招呼去。

    “办公室还像样啊!”

    章德鉴起来招呼:

    “地方浅窄。整间公司还不及你的办公室宽敞。”

    “我老早打算专诚拜访你的宝号。”

    “老同事,客气些什么?”

    章德鉴走过我办公桌来:

    “我给你们介绍。周六在君度大酒店,你们碰过面了。”

    我礼貌地跟客人握手,完全想不起来,在那婚宴上曾见过他。

    “阮小姐,我姓钟,叫致生。”

    “钟先生,你好!”真奇怪,这钟致生,竟记得我的姓氏。

    “钟致生是永通银行的经理,专管信贷。要置业安居,可找他帮忙去。”

    钟致生笑:

    “现今家家户户都流行拓展资金,扩大投资,越有身家的越多借贷。阮小姐府上如有用得着永通银行的服务的,请给我们一个机会!条件跟给章氏的一般优厚。”

    我无辞以对。只觉这姓钟的很口甜舌滑,极尽逗人欢喜的能事,真是生意推销的人才。

    我就不能胜任这种市场推广工作,要我埋头苦干,缜密地计算出一盘盈亏得失的数目,知所取舍,我还能自信可以向老板交卷。要我对牢张三李四为招徕生意而大献殷勤,可真不必了。

    钟致生一直逗留在公司里凡十多分钟,天南地北地谈。他其实并不算讨厌,只是太着迹地表现他的好意而已。

    “有空一起吃顿午饭吗?”钟致生问,对象不知是章德鉴,还是把我也算在里头。

    “好,这就去吧!”章德鉴看着我:“你且跟钟先生去,我先把这信件草拟好就来!”

    太自然的安排,使我难以推却。于是抓起了手袋,就跟在钟致生后头走。

    我从来没有到过这家叫陆羽的茶室来。

    是闻名已久,却未试过跑进来用茶点。

    “这儿的点心很精美,你没有来过吗?”钟先生问。我摇摇头。

    “初出道的年轻小妞,只爱上大酒店的咖啡室?”

    钟先生突然的显得老成起来,差点令我失笑。

    “你跟章德鉴是永通银行的旧同事?”我问。

    “对。我比他还晚一两年出身。在永通挨了整整十个年头,他已重出生天,我仍在苦海沉沦。”

    “钟先生,你言重了!”

    “说的都是真心话。工字不出头,再高职位,仍是人家使唤的代号。”

    换言之,再小的生意,还是可以支使人家的老板。

    我不期然地苦笑一下。

    我说:“何其不幸,我既非大机构的高级职员,又不是小生意的老板!”

    没由来的借题发挥,长嗟短叹,实在很不得体。我一下子惊觉过来,已经太迟了。

    “你今年是毕业的第二年了吧?”钟致生笑着问:“这么心急比较,对自己并不公平。”

    做人处事真是要讲历练的,我在钟致生面前,委实显得幼嫩了。

    他如此笑语盈盈,就把我酸涩的那句消弭于无形,且给我带来很大的安慰。

    钟致生点了很多碟点心,不住地催我品尝。

    我问:“怎么章先生还没有来呢?”

    “别等他!待会他出现了,再给他叫些新鲜的,不就成了?”

    点心实在美味可口,如果我心上不是还有点见外,吃的速度会更快。

    钟致生不是个言语无味的人,他很晓得找熟识的事物作话题。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