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3节

    丁逊君是做人做事,品格样貌全打在八十五分以上的女人,故而,踏足商界不足十年,已是红透半边天!本城各大英资华资集团,哪个没有听闻益丰集团有位丁小姐,人靓、声甜、功夫叻!

    如此一个一等一的女人,要寻一夜之欢,本城还缺奉陪之士?再老十年,也还有机会!

    年龄并非找寻伴侣的障碍,最大的阻挠在于每个人要求的水准而已。

    丁逊君从来不对严肃事物采取敷衍塞责的态度,包括工作与爱情!

    故而,不谈天长地久、只愿曾经拥有的诱惑,她不为所动。

    就算有那么一天要跳出思想桎梏,寻欢作乐去,也不必惹无谓的人际麻烦。就算不致于春光乍泄,弄得满城风雨,也不一定非这个叫汤明轩的人不可!

    真好笑,圣诞之后,丁逊君一直思前想后,老是心口相问,究竟自己会如何应付?

    可是应付什么呢?应付何人呢?汤明轩吗?

    汤大律师根本不动声色,以后的几个星期都只在写字楼走廊上跟丁逊君点头招呼,每周的高级职员会议上,热诚交谈,一如往昔而已。

    丁逊君开始失望,微微的焦躁。

    女人的第六灵感,少有不灵的。

    很多时,人最过不得的是自己那一关。

    丁逊君很少跟女同事一起午膳,一则她实在忙,二则每有空闲的一个午膳时间,她就赶去做头发,也趁机买点零碎杂物,三则,她估量女同事不大愿自己吊靴鬼似的,老缠在身边。说到头来,益丰集团内员工二千,采取九品中正制,经理级也有三道阶梯,便升为董事局成员,她已爬至职员顶级,成为全机构最高职位的女性,其他女同事虽彼此友善,但并不过分亲密,这是打工仔的下意识心态。丁逊君自己最怕蒙“主”宠召,周末周日被董事或主席拉去一同耍乐,齐大非偶,其理一也。

    可是,丁逊君这天有意无意地跟副手袁绮湘说:

    “一起午膳如何?”

    “已约了其他部门的几个女同事!”

    “相请不如巧遇,让我作东道!”

    大石压死蟹的苦,丁逊君当然受过,今天却易地而处,自己出招,其余四位中级女经理成了受害人。

    她们跑到百惠酒店的咖啡室去用膳。

    做事的女人一般很能吃,积极减肥者例外。

    嚼了八安士的牛扒,各年轻小姐还大吃甜品。

    “你们真不怕胖?”连很能吃的丁逊君都叹为观止。

    “人出酒我出命,永不吃亏。”

    “今朝有酒今朝醉,真的胖起来了再减不迟!”

    “女人未结婚的,大都能保持窈窕身材,一行完婚礼就差,不知何故?”

    “肯定不是避孕丸的问题!现今无人会迟至结婚前才吞食这种东西!”

    “也许心广体胖,既然有人认了,开心之余,放肆一点,不慎变成肥婆!”

    她们七嘴八舌,丁逊君静静地听,只偶然插嘴道:

    “我们公司少有已婚女同事,那些男同事的太太们,你们可曾见过,胖不胖?”

    此言一出,话匣子便完完全全地毫无保留地打开了,东家长西家短,各个高级职员的太座相貌,活灵活现地被形容出来。

    袁绮湘非常郑重地说了一句:

    “我认为这么多位太太之中,以汤律师的妻最好看,肥瘦均匀,有气质。那体态没有半点师奶味,这样的家庭主妇很难得。”

    “汤明轩一定很宠汤太太,我碰过他们几次。汤律师下班了,陪太座在这广场内买东西,很少男人愿意这般委屈,要他陪着逛公司,惨过诛他九族。”

    午膳对丁逊君而言,算是达到目的的。

    她不能骗自己,是的确不期然地对汤明轩的太太有了兴趣,才引起她找这个查根问底的机会。

    就只为那圣诞前夕,烛光摇曳之下,心迷意荡,才听了他那句:“我太太连浓茶也喝不了!”就惹下这重公案!

    丁逊君不是不生自己气的。

    她突然地那么想见汤明轩的太太。

    大概不为什么。

    为好奇!

    或者,为了不忿。

    丁逊君在圣诞后的几个星期,有点像自己关起门来,摔了一跤。虽然街坊邻里,无人窥见。但她的良知告诉她:丁逊君,你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却低估了汤明轩的定力!

    这不是不难为情的。

    无端端,给汤明轩窥见了自己的形单影只、寂寞难耐,对方却毫无表示!

    他真的无动于衷,掉头就走,也还好些!为什么把自己请去喝了杯咖啡,起劲地天南地北,异常投契地谈了整小时,再细意关怀、风度翩翩地用车送回家去?

    圣诞佳节,不是合家团聚的时光吗?他可独独怜卿?

    过后,又像没事人一样!

    真的,男人最离奇的招数是,不论跟谁在昨夜,有过轰轰烈烈的山盟海誓,一朝醒来,便是没事人一个!不比女人,记它个生生世世!

    彼此都恐怖!

    姑勿论丁逊君的自尊是碎落在汤明轩无情的掌上,抑或敌不过汤明轩太太的名正言顺与温柔漂亮,而阴沟翻船,她都有足够理由心生不忿。

    不忿又如何?日子还是要照旧过下去的。

    太阳不因任何人的喜悦与悲哀而迟升起一分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