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2节

    曾有那么一年,富贵荣华的香江之内,圣诞,一对身分、年龄、学历、样貌都如此匹配的男女,共度佳节,能不说是一连串的可爱!

    丁逊君并不打算让对方打蛇随棍上,就此把汤太太带入话题之内。

    她没有奉承汤太太贤慧的义务,亦无弹劾汤太太不是的需要。

    直至那个时刻,一个同事的太太,始终与逊君沾不上半点关联!

    她不关心!

    她更不要让汤明轩在自己的言语中抓到蛛丝马迹,因而误导他小题大做。

    逊君承认自己小心翼翼、斤斤计较,且甚自私。

    不然,香江之内,多的是千里良驹,怎轮得到她轻易节节胜出,如今总算当时得令?

    训练有素,生活之内,俯拾皆是职业病态。

    汤明轩送丁逊君回家以后,丁逊君想,也许在以后的一小段日子里,如果她愿意的话,将不愁寂寞了。

    汤明轩是会来邀约的。

    汤任益丰集团的法律部头头,他本身是毕业于剑桥大学法律系的大律师,回港后,曾考进政府的律政机构,一做就是十年,也算是升迁得如意的一个红人,只是顶头上司是英国佬,中国人要完全独当一面,相信步伐必比警务处还要缓慢。

    汤在岗位的日子不浅,由中学至大学均在米字旗下受教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英国人的处心积虑,奸险可怖。一般而言,他们是世界上最能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正义的法律名号,去干着令对手哑子吃黄连的不公平勾当。

    他决定趁年青力壮,跑到江湖上闯一闯。

    于是接受了益丰集团的礼聘,在法律部门当主管。将专业学问融和在商业实用里头,有甚多的学问。汤明轩学和做都十分起劲,而且近水楼台,倒在各种金融投资上,由认识、接触而有斩获。最低限度,大集团的种种动向,他有一手既快且新的资料,这对他买卖股票是有帮助的。

    他没有后悔放弃戴着假发,在法庭上威风凛凛的机会。

    一过了三十岁,汤明轩已经意识到男人的威风在于腰缠万贯,富甲一方。

    他打算朝这方向进发。

    就在数星期前翻阅西报,汤看到大字标题地刊登了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他从前的顶头上司,那个英国大律师,被搜集了颇多证据,认为他有指使或买通一个应召女郎,不住地代他把未成年的外籍少女,由十四岁至十六岁不等,诱骗或拐带、或绑架至他指定的地点,供他强奸,或甚至供他的友人大逞兽欲,他却自得其乐地作壁上观。这宗丑闻经多月调查而揭发了,官方决定不提出起诉,只强迫当事人辞职,辞职后还发给他执业牌照,让他在本城大展拳脚。可能有人认为案件过态,遂将详详细细的资料给报纸披露了,实行向政府挑战。

    汤明轩冷笑了。

    强权在每个社会上均有存在。以为在自由民主大国中就销声匿迹,未免天真。当权者极其量不敢过分明目张胆,较为小心地行使特权而已。他难道还看少了为着达到某些政治目的,而埋没公理的事例!

    汤明轩想,与其要滥用特权,欺压无辜,结果还是每月三万薪金加房屋津贴,他倒不如到外头去搏一搏,把好处直接放到自己口袋里!

    替人作嫁衣裳好笨。世界上最危险兼没趣的职业是打手,出手伤人的那个人根本与自己无仇无怨,把人家打个半生不死之后,筋疲力竭,结果非但没有情绪上的安慰,更无实惠上的额外利益,何苦?

    政府工是辞退得合情合理的。

    从前官字两个口,有无尽的风光。如今再叱咤风云,只有八年光景。政府信誉跌至最低点时,分分钟有为虎作伥的危险心态,划不来!

    汤明轩是个很精打细算的人!

    最低限度在自己事业前途上,盘算得不错,没有走错一步棋!

    他在益丰集团各个高级职员中,表现的确出类拔萃。任何人都另眼相看。

    丁逊君从来都佩服并羡慕那些专业同事,诸如律师、会计、电脑等部门的头头,他们受到董事局的质疑往往比营业部门少。

    由于个个董事都是精明的生意人,都认为他们是齐天大圣,无所不能,丁逊君管理那百惠广场的计划再精彩,董事局还是诸多批评。如果是法律与电脑部门的计划书,他们看完便罢,甚而干脆不看,由着主管为所欲为,他们就是不懂!

    因而,丁逊君基本上是对汤明轩有好感的。

    只是同事差不多三年,各忙各的。两个部门的业务性质不同,也少有合作机会,彼此客客气气,大家留个好印象而已。

    圣诞一夜,丁逊君下意识地觉得汤明轩会认为天赐良机,从此在她身上打一点主意。

    对于一个寂寞惯了,未尝不在午夜梦回之时,想过成家立室、双宿双栖的女人来说,日常生活上一有风吹草动,就极其敏感。

    丁逊君正在筹算,要不要接受汤明轩的进攻?

    谁不知道跟有妇之夫闹婚外情,吃亏的多是女方?用情一专,而无结果,苦的是谁,不言而喻!认真可免则免。

    如果旨在消愁,那还是有很多其他机会的!商场上那么多业务对手,只要对对方笑得多一点,会议完毕留下来闲谈多几句,就不会无人问津!

    丁逊君之有今日,全仗声、色、艺全。

    女人要容易成功,一定得有齐这三个条件。

    不论你做什么行业,包括在监狱处服务在内,要成为翘楚,当然要有实学、有才干、有表现。可是女人在工作上头交足了卷,就希望在机构与该行业内成为天之骄女,还不足够,必要有些微程度上的出卖色相,才事半功倍。

    很简单,每个职员同等学养、同等卖力,一个是九天玄女,一个是丑八怪,作为老板、同事、业务对手,你的心会偏着谁一点了?这完全不是肮脏思想的行为,子曰:食色性也!

    今天,连女人都好色!

    很少见过世面的职业妇女会故意挑个丑妇当下属,只有家庭主妇去雇用菲籍女佣时,有些因自信心不足,专拣个又老又难看的女佣,以免家变。

    色艺俱佳之余,还要声音悦耳,说话动听。生活上多的是喜欢眼睛与耳朵同时沐于春风之中的人,让他们想入非非,自得其乐,自会投你一票,乐于言听计从,任何合作上都可以顺风顺水!若是黑口黑面的木美人,其受欢迎程度会自然减半。

    再说,未学做事,先学做人,这层学问如何可以掉以轻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