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8节

    “汤太太,以前来过泰国吗?”

    “没有。明轩不大喜欢东南亚。前年复活节,我央他陪我到菲律宾走了几天,回来以后,声言不再到热带地方去!”

    丁逊君很想问,为什么今年改变了主意?答案可能对她很重要。

    “今年明轩突然改变主意,因为我们的父母都分别到美加去度岁,又只得几天假期,度来度去,只好委屈来泰国了。”盛颂恩补充:“我其实顶高兴有缘礼佛,都说四面佛灵验非常!你看呢?”

    “诚心所致,金石为开。神明其实无所不在,若在这儿有求必应,也是缘分而已。”

    盛颂恩用心地看着丁逊君。心里油然生了半点敬意,眼前这个女人,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有意思,那么吸引。见过世面,自是非同凡响!

    “丁小姐常来礼佛?”

    这句话才出口,盛颂恩就惊觉自己的不得体了。如此查根问底,很有点干涉到他人私隐上头去的过态。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岂非间接指出对方心底有多少的不称意?

    于是颂恩红着脸,力图挽救:

    “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我们女人最要紧是积谷防饥,千万别临急才去抱佛脚。”

    丁逊君笑,没有回话,很专心地把那份早餐吃得精光,益显得对方言语的画蛇添足。

    盛颂恩无聊地拌着咖啡,单是眼前人的那份含蓄,就是自己学不来的修养。老早嫁掉了的女子,躲在睡房里陪丈夫,跟电视机为伍,又如何得以在智慧上发育成长?

    早餐之后,二人叫了部街车,到坐落于通衢大道的四面佛园去。

    早上,礼佛的人一般不比黄昏多。连那个四人一组、专业以舞蹈敬礼神明的泰国舞娘也不见踪影。

    逊君领着颂恩,买齐了一式四份的香烛、小木象、花环、金箔等,各自跪到佛前去祷告。

    除了天上神明,无人知晓这两位面目姣好,身光颈靓的小妇人,究竟许什么心愿。只看两张虔诚的脸,表现得一般的焦灼,就可以想像得出,她们是认真的,丝毫没有闹着玩的儿戏!

    人生本就多难,人心又永无满足。就这两个因素,造就了通天下的教堂庙宇,人来人往,香火鼎盛。

    拜完了神,盛颂恩要赶回东方宾馆去跟丈夫会合。丁逊君无意自大年初一开始,就把自己降格做人家恩爱夫妻的第三者,于是随便寻了个借口,就跟颂恩分手了。

    二人分别跳上了计程车,竟都是回旅馆去。

    丁逊君决定躲在香格里拉,睡掉这几天假期。

    盛颂恩刚相反,她一走出外头世界,就开心得像冬眠过后的小动物,仰着脸,迎着温暖的阳光,拖住丈夫满城乱走,把曼谷的所有名胜都逛个够。

    物以罕为贵,汤明轩一年里头,鲜有空闲放下公事,陪伴娇妻度假。因而,颂恩乐不可支。

    年初三的黄昏,汤明轩在宾馆游泳完毕,在泳池旁的太阳椅上小睡。

    颂恩跑到他身边来,坐下,也不做声。

    “你已购物完毕?”

    “嗯!”颂恩面有难色。

    “怎么?意犹未尽?”

    “刚买的一套泰丝晚装,回来再穿在身上,还是觉得色泽不对,我穿水红色比较好看!”

    “可以更换吗?”

    “路很远!”

    “对女人,这应该不是问题!”

    “一去就两小时的样子,阻碍了吃晚饭的时间!”

    “去吧!省得回到香港去,怨声载道,要飞回来的话,成本更不得了!”

    “知妻莫若夫!”

    “多谢夸奖!”

    “那么,你要是肚子饿,就自己先叫点什么吃吧?”颂恩站了起来。

    “可以找人陪我一道吃吗?”

    “为什么不呢?”

    话一出口,颂恩就有点舍不得的感觉,随即想起了丁逊君!

    “明轩,你是要找丁小姐一起吃饭吗?”

    “我没有想过!”

    “可是,这儿除掉这个同事,你并不认识谁!”

    汤明轩耸耸肩,不置可否。

    颂恩重新坐下,不动。

    “改变主意了?”汤明轩问。

    盛颂恩默不出声。

    “要去换衣服的话,快去快回!明天一早就得到机场了,今晚是最后机会!”

    丈夫分明地在催她。

    “今晚也是你的最后机会吗?”

    “荒谬!”

    “你知道我的意思?”

    明轩没有答腔。

    “心里头有鬼,才易露马脚,给人一下子戳穿了那重心思,就老羞成怒!”颂恩悻悻然地说。

    汤明轩坐起来,穿上泳袍,径自走回酒店去。

    这一下,教盛颂恩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面子似乎已丢了一半,要跟在丈夫屁股后头走,很心心不忿,继续坐着不动,又如何是好呢?

    颂恩突然间眼眶一阵温热,觉得自己衣冠楚楚地独个儿坐在泳池旁边,很孤苦伶仃。

    原来一旦被汤明轩扔下,就会如此凄惶,不是不震惊的!

    在池畔憩休的游人,都禁不住望她一眼,怪怪的眼光,透着幸灾乐祸的鄙夷,那么教颂恩脸红耳赤,面目无光!

    如果真有一天,丈夫有了别个女人,把自己抛弃了,那种感觉一定比如今的难受百倍。

    可是,还能怎么样呢?汤明轩一去不回头,自己除了尴尬地重新站起来,快步逃离现场,再行处理事件之外,实在并无他法!

    盛颂恩鼓着一肚子的闷气,步回睡房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