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以为他看见了天使,然而事后才知道,不信奉上帝的他,看见的可能是恶魔,那个人就是他的家教老师。
  窗外阳光洒落在何日烨身上,晕出一圈圈淡淡的光芒,身穿一件笔挺的白衬衫、手工裁制的休闲裤,只是静静的伫立就散着教人不敢逼视的气势。
  乌鸦羽翼般的头发披在俊美的脸庞,看来十分狂野,一双深邃的黑眸犹如黑宝石般迷惑人心,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张丰润性感的唇,此时正带着似笑非笑的嘲讽逐渐扬起。
  “你是新来的家教?”
  “你看起来不像十六岁。”她记得她的学生是一位纯真高一生,但是他那副老油条的样子让他像一个高三生。
  “谁告诉你我只有十六岁,就因为我是高一生你就妄下论断吗?”他嗤之以鼻。
  太好了!第一次执教鞭就让她遇上一位愤世嫉俗,不懂得尊师重道的学生。她叶似宣的运气更是该死的好!
  “我最讨厌端着成见的老师,你可以回去了。
  他将手放进口袋,潇洒的朝门口走去。
  “我是你父亲找来教你功课的,不用听你的命令,相反的你应该听我的话。”她快步挡在他的面前。
  “那我伟大的父亲有没有告诉你,当我家教的女人,通常都必须在他床上兼当‘老师’?”
  叶似宣被他恶意的语气吓一跳。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何日烨绕过她,关上门时,传来的大笑声夹着浓浓的嘲弄意味。
  叶似宣咬牙切齿气愤的想道:她堂堂一位会计所研究生,居然让一个高一生给骗倒。
  她冲出门,左看右看,米白的长廊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
  第一次交手,她惨败。不,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靠着好战因子激发记忆,她左转右绕,终于找到楼梯,记得那位管家刚才曾说他的房间在三楼……右转的第三间。
  这……她望着两扇雕花木门,铜制的把手上刻着翔龙飞凤,不禁傻了眼。这门简直可以媲美比佛利山庄香奈儿酒店的大门。
  她慢慢转开把手,原本以为门应该很笨重,所以她用力一堆,谁知施力过大,门居然弹上墙壁,传出巨大的声响。
  “他妈的,搞什么东西?”
  一句打雷般的咒骂,接着是女性尖叫,响彻云霄。
  叶似宣呆愣的看着女孩慌乱的捡起散落一地的衣物,冲进另一个房门内,而何日烨则恶狠狠的射来两道足以致人死地的眸光。
  “我不知道你正在忙。”她只能耸耸肩,希望小事化无,却发现他的俊脸像在隐忍些什么。“你想上大号吗?我可以在这里等。”她找了一张看起来舒服的缎面椅坐下。
  当何日烨站起来身体不自然的微屈,她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被那个女孩慌张的动作伤到小弟弟。
  呵!他的模样给她一种莫名的报复兴奋。
  何日烨拿起内裤。衣服穿上,对她丝毫不避讳的行为不齿,认定她八成是经验丰富。
  叶似宣对他的赤裸根本没注意,她沉醉在她的得意当中,加上他的年纪可以当她的弟弟,早被她列在不具威胁的名单中;
  “有什么屁话说完就滚!”他阴霾的脸色告诉她识相的最好快离开。
  “我本来在想要不要告诉你父亲让他处理,看来你迫不及待想要我去说。”叶似宣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裙褶。
  “shit!你想要做什么快点说。”
  “我是你的家庭教师,如果你有偏差行为出现,我当然要善尽教育责任,可是,如果我不是你的家教,在离职前就该交代清楚你目前状况,让你父亲找一位比我还称职的教师,你觉得呢?”
  何日烨咬牙切齿低吼道:“明天我们再上课。”可恶,他本来想放过她的,既然这样,大家走着瞧。
  叶似宣看着腕表,“也好,时间这么晚了。跟老师说再见!”她拍拍他的肩。
  何日烨厌恶的闪开身体,悻悻然的说:“再见。”
  YA!第二回合,叶似宣胜了。庆祝!令晚就吃巷口那间一百五十元的黑胡椒猪排。她带着愉悦的心情离去。
  “少爷,晚饭准备好了,您要在哪——”仆人站在门外恭敬的问道。
  “不吃、不吃,别来烦我,哪个人来烦我就给我卷铺盖走路!”何日烨大力的甩上门。
  今天是超烂的一天,本想让她大大出糗,却反而被她整倒,该死的,他明天一定要让她好看。

  叶似宣准时在晚上七点半来到何宅上课,一走进书房,看见何大少爷坐在书桌前,正经的模样让她满意的直点头。
  当她靠近桌沿,看见桌上的杂志及漫画,微笑登时凝结在脸上,白皙的脸颊迅速涨红。
  “老师,我们今天要上男女健康教育,对不对?”他恶意的扬起嘴角。
  “你——”叶似宣正想要破口大骂,敲门声突然响起。
  忍耐,叶似宣,你一定要忍耐,千万别中了小一混蛋的诡计……
  “进来。”

  管家打开门,身后跟了几个男孩子。“少爷,他们说要找你。”
  “嗨!光逸,我们才刚开始,你们来得刚好。”何日烨站起身走向门口,他招呼他们坐在沙发上,然后将管家打发走。
  何日烨走回叶似宣的面前,礼貌的介绍,“他们都是我的同学,知道我的家教老师要教男女正确性观念全都想旁听,所以我就邀他们一起来上课。老师,你可以开始讲了。”
  叶似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注意到他的书桌上,不知何时摆满了各式各样从情趣商品店搜刮来的产品,光保险套就有金币、萤光、颗粒等好几种,更别提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猥亵男性器官。她环顾了四周不怀好意的眼光,暗忖道,难道要她不战而败?
  不!这不是她的个性。
  叶似宣走向前,反正她也不是什么纯情小百合,以前好友陈阿娇买了一堆情色杂志,当时她也好奇的跟着研究不少,她努力克制脸红的反应,拿起一本PLAYBOY翻了几页。
  静阒的室内只听见纸张沙沙作响的声音。
  半晌,叶似宣才清清嗓子,举起手中的杂志。“我参考过何同学提供的‘教科书’,不知道你们有哪方面的问题想问?”
  何日烨举手,“女性怎样的表现才算达到性高潮?”
  他一说完,马上引来同学的叫嚣。
  叶似宣拍拍手,要他们安静后才开口:“如果你们对课业也这么有兴趣,我相信台大对你们来说不是问题。”说完立刻传来嘘声不断。
  她不以为意的笑笑,“在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我想知道你们有多少人跟女孩子发生过性关系?”
  男孩们面面相觑,连同何日烨在内有三人举手。
  “好,那你们发生性关系时,有戴保险套吗?”叶似宣没有等他们回答,继续说:“戴保险套除了保护自己免于各种性病的侵害,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尊重女性,也是保护女孩子。”
  “老师,我又不是那个女孩子的第一个男人,她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交际花耶!”其中一名男孩故意大声的说,一群男生跟着发出暧昧的吃笑声。
  “那就是尊重你自己,你总不希望孩子的母亲是交际花吧!”叶似宣不悦,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板起面孔。
  “老师,我们不要听这个啦,你赶快说女性的性高潮好不好?”
  “对啊……”
  叶似宣拿起书本在桌上敲了敲,“既然你们这么迫不及待,何日烨,你的经验应该是最丰富的吧,你先说说你对女性性高潮的认知。”为什么她要教这种课程,为什么她要教这群混蛋,他们摆明了就要她难堪,她干嘛还要站在这里?因为她需要钱。所以,叶似宣,你千万要忍耐!
  何日烨耸耸肩,“女性到达高潮就会啊啊啊……这样一直叫。”
  她火红着脸颊,心里不停咒骂,但仍力持镇定的道:“还有呢?”
  “我也跟着啊啊啊……这样一直叫,然后臀部前后摇摆,就这样了。”他故意叫得十分淫荡。
  “何日烨,可以了。就生理学而言,不论是自慰、与所爱的男士进行性交、口交或者受到性的刺激,从达到高潮至恢复原状的经过,是所有女性共通的现象,此一过程被称为性反应周期。而性反应周期又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兴奋期、高亢期。高潮期与解消期,每个阶段没有明显画分,而每个女性不同的敏感处与男性的技巧都会对性高潮有不同的影响。”
  “而兴奋期最大的特徽是阴道开始湿润,由于血液集中骨盆,致使阴部结构开始胀大,同时乳头也会开始变硬而突出,高亢期时,呼吸急促、脉搏跳动加快,有些人会有性潮红的现象,也就是胸部、脖子、脸上出现红斑,乳晕扩大,乳头凹陷,外在的声音逐渐听不见,这时候阴唇的颜色会从粉红色变成红色。”叶似宣的视线缓缓从天花板转至男孩们的脸孔,发现他们呆滞的表情开始转换成尴尬、崇拜。
  性爱从盘古开天以来就存在,她是老师,为学生解惑是她的义务。叶似宣不断替自己做心理建设,她吸了口气继续说:“高潮期时呼吸、脉搏和血压继续加快、上升,血管的充血状况达到顶点,就开始高潮。以生理学的观点来说,高潮即是‘在一至两分钟的短时间内,大胆且紧张地放任爆炸;此乃个人性、感觉性的经验。’在这个时候,感觉进入恍惚期,听不见声音,也看不见东西,甚至连头疼与重量都没有感觉,整个人神志不清,好像马拉松选手抵达终点前的感受。解消期则是达到高潮之后,经过三至四分钟,身体各部分逐渐恢复原状。”
  叶似宣仔细看着每个人的表情,确定他们的专注后又说:“如果想要让女性达到高潮,除了技巧外,还有心态,女孩子心中感觉有爱、被重视,自然比平常更容易达到性高潮。”她看看腕表,“今天上课的时间差不多了,明天我会再来,不过课题是数学,你们如果想要来听,我希望你们能带数学课本来。”
  她收拾桌面上的黄色书刊,对何日烨充满敌意的表情笑了笑,“这些东西花了你不少钱吧,希望我今天上的课对你来说收益良多,再见!”
  何口烨看着同学跟在叶似宣的身后离去,他还可以听见他的同学阵前倒戈问她问题。
  当门关起来,何日烨拿起桌上的水晶纸镇,往门用力一丢,发出巨大声响。
  该死的!叶似宣,我记住你了。

  何日烨坐在书桌前把玩着手中的笔。
  今天上课,志高居然问他什么时候要赶叶似宣走,他想叫他老子聘请叶似宣当他的家教。笑死人了!那种烂成绩就算找李远哲来教也没有救。而他居然说叶似宣长得漂亮,他没见过真正的女人吗?
  靠人不如靠己,他不再找他们一群笨蛋来帮忙了,至于把叶似宣赶走的计划暂且延缓,他要借这个机会好好刁难她。
  要不是为了丰厚的家教费,她真想辞职算了。
  叶似宣目送管家离去后,深深吸口,以壮士断腕精神,慢慢的打开门。
  喝!她是不是走错房间,整面墙摆满书籍,倒下来恐怕会压死人。她环顾一下四周。没错啊!那坐在书桌前摇着笔杆的人脑袋坏了吗?
  “可以开始上课了吗?”何日烨放下手中的笔,双臂交握于胸,好整以暇打量她好笑的表情。她张大的嘴跟青蛙有得比。
  “你……你又想要什么阴谋诡计?”
  何日烨轻哼一声,“我父亲每个月花六万块请你来当我的家教,我当然不能浪费。”
  他那种高傲的神态,让她气得牙痒痒的。这个富家子弟,根本不懂什么叫尊师重道,如果再让他这样下去,以后出社会还得了。
  “你打算‘教’我发呆吗?”
  叶似宣回神,对上他充满讥讽的俊脸。老天!那天她怎么会觉得他长得好看。
  “我想力测试一下你的程度,我就出一条简单的微分数学题,你写写看。”她在白板下写下题目。
  何日烨没有改变坐姿,他撇撇嘴将头转向一旁的落地窗。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吗?”
  “出这种白痴问题,你打算来我家混吃混喝吗?”随后他说出答案。
  “你——好,那这题呢?”她迅速写下另一题。这是大学的微分题,当初她这个数理科的高手,差点被这一题毁了一世英名。
  何日烨瞄了一眼。哼,总算有点程度,虽然差强人意。
  他在纸上写下答案后,丢给叶似宣。
  叶似宣手忙脚乱的捉住飘下的纸张,定睛一看,立刻呆愣住了。这个答案她化成灰也下会忘记。“你在哪里见过这个数学题吗?”只有这个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答案正确无误。
  “你是吴朝宇教出来的,对不对?”
  “你果然知道吴朝宇教授,这题是他告诉你答案的对不对?”叶似宣冲到桌前,直逼视着他。
  “两年前,我父亲曾经聘请他来当我的家教专师,不过,才一天他就被我fire掉,这题数学题他根本解不出来,后来他答应不告诉我父亲这件事,而我告诉他答案。
  她想起来了,吴教授曾说过这题数学题是他一辈子的遗憾.也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你是故意被留级的?”
  对于她的探究,何日烨的脸上出现一丝狼狈,他转过身回避,故意冷着声说:“你可以辞去这个家教的职位,我根本不需要你。”
  在他自大的嘴脸与恶劣的行为底下,她几乎要忘记他才十六岁,还是个个性狠别扭、喜欢钻牛角尖的青少年。“喂!你故意这样做是想要引起谁的注意力?”
  “我不需要跟你讲这些!”
  叶似宣耸耸肩,“我不辞家教。”
  “你……”何日烨平缓心中的愤怒,“好,那请问你有哪一点可以教我心服口服?”
  “你有把柄在我手上,我想你父亲应该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聪明,成绩却这么糟。”
  该死!他在得意之际,忘记自己还没找到可以牵制她的弱点。“那又怎样?”
  呵!就算他是个天才,但涉世未深让他不懂掩饰心中的想法,他的受挫这会儿全浮现在脸上,或许假以时日,连她都追不上他天赋的才能,所以要趁现在可以欺负的时候好好报仇。
  “我当然不想怎样,可是你要知道,女人在受到重大创伤,通常脑子很难保持理智,我怕我会不小心说出来。”
  何日烨悻悻然的道:“好,你可以当我的家教,可是我不想听你讲废话说教。”
  “你应该说:请你当我的家教好吗?
  我愿意接受你春风化雨般的教诲,以求入社会做个有用的人。”首先要教他什么叫“尊师重道”。
  “你——”可恶,这笔帐他一定要百倍讨回。
  “请你当我的家教好吗?我愿意接受你春风化雨的的教诲,以求入社会做个有用的人。”
  “声调应该要柔一点,别硬邦邦得像僵尸。算了算了,以后注意一点,不然老师胆子很小,如果被你吓着,不晓得会说出什么‘失礼’的话呢!’如果杀人不用偿命,他早就扑上去用牙齿咬断她的颈动脉。
  “别用那到吃人似的表情瞪着我,我会怕!”叶似宣拍着胸脯佯装害怕,但她声音里的镇定就像在戏弄他。
  “现在要做什么?”
  “你应该要懂得礼貌,尤其我是你的—一”“别老是老师、老师的强调,你大我很多吗?”
  “当然,我二十八,你才十八岁,我们两个整整差了十岁。”她拍拍他的头,试图抚平他的不满。嘻!她觉得这个动作可以让他像只小豹张牙舞爪,却又拿她没办法,这样子很好玩。
  十岁?她老是穿牛仔裤、T恤。看不出身材就罢了,头上这绑着马尾,几给发丝落在单薄的肩上,一张脸老挂着微笑,丝毫感觉不到稳重,二十八?骗鬼啊!
  “说我二十八,你十八,或许相信的人还比较多。”
  “哇!我好感动。”叶似宣一把搂住他的腰,埋进他的胸膛,“你终于懂得如何拍老师马屁。”
  柔软的身子、淡淡的橘子香、还有贴在他胸前的软馥……原来她瘦小归瘦小,身材非常棒。可是;她刚刚说什么马屁——
  何日烨用力推开她,气愤的道;“谁在拍你马屁?你有什么好处可以给我吗?拍你马屁?哼!”
  唉,他又在闹别扭了。“算了,既然你不喜欢这个话题,我们谈别的好了,课业上我既然没什么好教你,那你有什么想学的吗?我们可以上课外教材。”叶似宣走到茶几旁,弯身倒了杯大吉岭红茶。
  嗯!好香。有钱人家享受就是不一样,她轻啜了一口,好好喝。喔!
  何日烨的眼睛情不自禁的绕着她转,尤其她半弯身体时,里着牛仔裤的浑圆臀部就像在向他招手,他咽了口口水。
  “我讲话你有在听吗?”对他的安静感到好奇,她转身看了看他。
  “我……我……”他刚刚露骨的蠢样,没被她发现吧?
  看他紧拿着书,还拼命回避她眸光的模样,很诡异喔!难道他又想了什么烂方法想把她赶走?
  “喂!我警告——”
  叩叩!敲门声打听她想说的话。
  老天!又来了。叶似宣狠狠瞪了何日烨一眼。他又找朋友来助阵想赶她走是吧?可恶!
  她走到沙发坐下,“请进。”
  推开门进来的管家脸色有点忐忑,尾随在后的女孩穿着细肩带连身裙,十分娇俏可人。
  何日烨攒着眉,他认识那个女生吗?怎么她盯着他看一眼后,就故作害羞的低下头,那矫揉造作的姿态让他想吐。
  “管家,她是谁?”
  “少爷,她说她是你同学,还说……说……”
  “说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真是烦人。
  “烨,我……我怀孕了!”女孩的粉颊飞上两抹红霞,娇羞的低头。
  叶似宣瞠大晶亮的眸子,兴奋的看着这一幕。哇!连续剧情节在现实生活中上演,她平常最喜欢看日剧,觉得本土剧不够震撼,没想到真实上演时,简直棒呆了。
  “怀孕?你是谁啊?怀孕干我什么事!”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这孩子是我们一起孕育的,你跟我都有责任——”
  “什么责任?别告诉我为了孩子的未来我们要结婚,这样会笑掉人家大牙,我到现在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怀孕?谁又能确定这孩子是我的,搞不好你根本就是贪图我家的财产,故意栽赃。”
  “你——我们两个月前才在凯悦吃饭,在总统套房时,你说喜欢我……”女孩泫然欲泣。
  “停,我想起来了。你是我们隔壁学校的校花嘛!”何日烨起身来到她面前打量,“你真的怀孕了?”
  她忙不迭的点头,“我还有带妇产科的检验报告单来。”
  “这孩子是我的?”
  她又点头,唇边绽开一抹温纯的笑容。
  叶似宣张大眼。瞧瞧眼前这画面:他眉间的邪气与她眼波流转的情意,就像言情小说里的男女主角,如果两人去拍结婚照,她一定要加洗一份,以后还可以高价卖给患有严重浪漫癖的朋友。想到钱,她就恨不得手边具有照相机可以拍个过瘾。
  “你当我何日烨是白痴吗?”冷冷的声音尖锐的刎过空气,“你高丽芸只在两个月前跟我一夜欢爱,之后却跟楚光逸密切来往两个礼拜,要说这孩子是我的,还不如说是楚光逸的比较容易让人信服。”
  “你别血口喷人,污蔑我的清白,是你跟我偷尝禁果……”她尖着嗓子,眼泪四纵。
  “你跟我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处女,别放作清高,我听光逸说你根本是假淑女、真浪女。不过,你也别说我不近人情,泯灭人性,连亲生孩子也不承认。我给你机会反驳,等八个月后去验,确定是我的种,我就请十辆劳斯莱斯迎你进门。”
  “你----”“我支持你生下孩子后去验DNA,一定要他风风光光把你娶进门,到时候叫他五步一叩首,三步一大跪。”叶似宣看不下去这种负心郎戏码,出声帮腔。
  女孩听到她的话,转向她破口大骂:“你这神经病,生什么孩子,我才十六岁不用上课、不用见人吗?八个月后我早被我爸妈打死了。”她拿叶似宣出气后,转向何日烨说:“你不承认孩子也就算了,钱拿来,我要一笔钱堕胎。”
  “管家,拿十万给她,就当是夜渡费,以后别让她再进来。”何日烨走回椅子坐下。
  “是。”管家带着忿忿不平的女孩出去,结束一场夸张的肥皂剧。
  见叶似宣带着懊恼的表情沉默不语,他开口问道:“在想什么?”
  她摇摇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真不晓得你的礼义廉耻念到哪里去了,居然乱搞男女关系还可以这么正大光明,老天爷要哪天开眼,你迟早得A字头的病当报应。”
  何日烨冷笑两声,“免费送上来的美食你难道不会贪口吗?”
  “什么意思?”她故意装迷糊。
  “女人对男人的金钱和相貌比对内在条件还重视,偏偏心眼小,喜欢与别的女人比较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又怕男朋友会跑掉,干脆用献身来确定自己的地位。最可笑的是永远不会想到她会这样做,难道别人不会吗?我只不过是不吃白不吃,有错吗?”
  “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借口。”
  “是借口也好,反正是我的经验。”他站起身,绅士的点点头,“这笑话相信足以让你回味无穷,排遣无聊时光,恕我不奉陪了。”他关上门走出去。
  啊……啊!叶似宣在心中放声尖叫。这是什么学生,先是让她知道他拥有她倾尽一生也追不上的天赋,接着又打击她出社会却没学到现实的愚蠢,接下来呢?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不适合当老师。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