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镜中岁月
作者:苏逸平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3/31 11:50:00  文章录入:newdu  责任编辑:newdu

 

镜中岁月


苏逸平

  “你的身上,背负着一个女人无穷尽的眷恋哪┅┅”
  十六岁那年春天,他偶尔走过一个热闹拥挤的夜市,走过一个摆水晶球算命女人的卦摊,却听见那胖胖的女人这样对他说道。
  十六岁的他生命中还不晓得什么叫做牵挂,臂弯里勾着小女朋友的手臂,嘻嘻哈哈地,对那算命女人低沈的嗓音不以为意。
  “‘怨念’是吗?”他嘻皮笑脸地说道,连“眷恋”二字也没能听得清楚,以为那女人说的是“怨念”。“电视台的鬼故事比赛是吗?这码子事,我才不相信哪!”
  多年以后,他再一次细细回想十六岁那年春夜,算命的胖女人说过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片段,想到头都有点痛了起来,才幡然领悟,当年她是说,他的身上,背负着一个女人无穷无尽的眷恋。
  而这样的说法,才足以解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奇异怪事。
  他是个平凡的城市上班族,有一份正常的工作,一个交往固定,情感却淡如白水的女友,生命中唯一精彩之处,也许只剩下十六岁那年,曾经在一个算命女人卦摊前耍耍嘴皮子,惹得小女朋友咯咯娇笑的往事。
  这样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二十七岁男人,却在前一阵子开始,便在睡梦中重覆一次又一次奇异的梦境。
  在梦中,时时可以听得见一个女子幽幽地呼唤他的声音。那声音虚无缥缈,而且叫的名字,说话的内容也从来都听不真切,但是梦中的他始终灵台一片清明,知道那女子一定是在呼唤他,而且,彷佛已经呼唤了生生世世┅┅
  那种幽幽的呼唤,一开始只出现在梦境之中,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只要周遭一静下来,就依稀听得见她的声音从虚无的远处深情地传来。
  后来,连电脑也开始出现奇怪的现象,他是个小科技公司的网路工程师,家中有着一台性能颇佳的电脑,但是这一阵子以来,只要电脑一关机,印表机便会在关的一瞬间“叽叽叽”地运作几下,纸张“刷”的一声送出,然后,便在纸上印出几个纷乱的杂讯。
  而这些杂讯中有时还会出现可以辨读的文字,而萤幕关机的那一霎那,还常常在那十分之一秒的闪光中,出现一个女人凄迷的身影。这样多的怪事陆续发生,也使得十数年前那算命女人的呓语变得有意义起来。
  “如果背负着什么人的眷恋的话,当然要把这样一个人的来龙去脉找出来!”,二十七岁的他,难得对什么事情有着狂烈的热情,但是脑海一出现这样的想法,却像是石头般地,固执得什么似的,非得找出其中的答案才肯罢休。
  为了这些时时出现的梦境、呓语,他找过精神科医生,也找过心理谘询的专家,到了后来,连通灵人、庙里的乩童、观落阴的神坛都曾经找过,却始终找不出来真正的答案,连是不是有着这样一个女人也不得而知。
  但是,那女子幽幽的声音,电脑关机那一霎那出现的杂讯却彷佛不知道他做过这些努力似的,仍然时时出现。最后他实在无计可施了,但是对那女子声音的思念却与日俱增,于是,最后他便找上了擅长找出前世今生,因缘纠葛的催眠专家。
  “梦中的呼唤,时时出现的呓语,是吗?”催眠专家轻松地问道,他是这个领域中的顶尖人物,像男人这样为前世今生潜意识所苦的病患,简直稀松平常,看来,今天这个案例虽然有点奇怪,不过应该不会花太长时间才是。“┅┅还有这些电脑关机前一霎那,印出来的杂讯是吗?我看看┅┅”
  他一页页地翻着那些印表资料,一边不自觉地喃喃念了出来。“┅┅约定┅┅爱情┅┅海枯石烂┅┅你一定要来┅┅”他摇摇头,随手把资料放在茶几上。“什么乱七八糟的?”
  催眠专家熟练地对男人说着柔和的话语,男人的眼皮逐渐沈重,然后缓缓低下头去。催眠专家满意地点点头,扭开一部机器,发出柔和的音波。
  “你听到的这个声音,是阿尔发周波,能够让你的脑波进入平稳状态,这样的话,我才能把你的潜意识唤出来┅┅”但是,他知道这些话其实是多余的,因为这个时候,男人早已经在他的催眠下,进入了深沈的潜意识区。催眠专家拿起手上的录音机,开始对沈睡中的男人发问,而男人便随着问题,一句一句乖顺地回答。
  听了几句男人的潜意识回答,催眠专家的表情出现了极度的疑惑,眉头皱得老紧,彷佛遇上了什么极难解的问题。
  最后,他再也忍不住惊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现在,我拍一下手,喊‘一、二、三’,你就要从潜意识中清醒过来。”
  “啪”的一声,男人离开柔和的阿尔发周波梦境,满心以为能从催眠专家那儿得到异象的答案,然而,专家的回答却让他失望不已。“你的潜意识区中,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催眠专家有点不自在地说道。“所以很抱歉,我也没有找出答案。”
  虽然有着满肚子的失望,但是男人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摇摇头,离开催眠专家的诊所。
  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催眠专家并没有将催眠时的潜意识对话放给他听,而他更不会知道,在催眠领域之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如果客户前世的情形太可怕,通常我们会善意地瞒过他,不告诉他真正的情形,”几年后,催眠专家曾经和人讨论过这个奇异的案例,说着说着,还是忍不住摇头叹息。
  “那么,他的前世记忆中,”来人好奇地问道。“到底有着什么可怕的回忆?”
  “老实说,我也不太明白,因为他的前几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硬要说有的话,就是每一世都重覆着‘镜子’、‘铜镜’的回忆,而且占着很重要的地位。
  但是,最早的那一世就挺可怕了,在那一世里,他和一个女孩因为感情受到阻挠,便相约自杀而死,并且约定来世生生世世都要做夫妻。
  但是男方却在自杀后悠悠醒过来,不晓得为什么就不想寻死了,不只如此,当他醒转过来的时候,女方其实也并没有断气,也不晓得从什么地方出现的一股狠毒劲儿,男方便下手将女方弄死┅┅”说到这儿,催眠专家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种事儿,当然还是不要让客户知道的好,毕竟那也是前几世的事了,多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说到这儿,催眠专家仍然不胜唏吁。“至于后来他出了那样的意外,更不是我能够预料得到了。”
  就如同催眠专家所说的,男人在做完催眠的第二天便已经死于非命。他在第二天的清晨,无缘无故地跑到附近的山上,前一夜里下过一场小雨,也不晓得为什么,男人站的小山巅突然发生了严重的崩塌,整个人便跌在数以吨计的泥沙里,等到救难人员将他挖出来的时候,早已没了气息。
  于是,他那些奇特的梦境,古怪的呼唤,便随着他的死去永远成为解不开的谜。
  当然,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当天他之所以跑到那个崩塌的小山巅去,完全是因为前一个夜里,电脑又印出了讯息,而这一次,印出的却是完整的字句。
  “┅┅到小山巅去,我在那儿,永远等你┅┅”
  男人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绝对阴暗的小空间里。
  在这个小小的世界中,他忆起了所有的过去,忆起了那场丑陋的殉情,也忆起了前几世的记忆中,那一次又一次出现过的各式明镜。在这个绝对的阴暗世界中,唯一的光源,只来自高处一个小小的明亮窗户。男人勉力地抬头,却从那扇小窗中看见外边的世界,也看见一个小小的女孩走过来,对着窗户做出凝望的表情。
  而那女孩的容貌虽然不尽相同,男人却知道她便是几世之前,与他约定要生生世世相守的那个女人。
  就在这一瞬间,一切的答案突然变得清晰起来,男人这才知道,这几世里,女人便是困在这个世界之中,而唯一见得到的外界景像,却只能透过男人凝望的明镜!
  从镜中看着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人,怀着爱恨揉纹的无穷思绪,看着他在镜外的世界长大、变老,长大,再变老,渡过春夏秋冬,上演着一世又一世,与自己无关的悲欢聚散┅┅
  而从现在这一世开始,只能凑着镜子窗户往外看的,却梦魇式地轮到了自己。
  于是,男人开始绝望地大声哭叫。
  “┅┅约定哪┅┅爱情啊┅┅海枯石烂┅┅你一定要再回来┅┅”
  明镜外的辽阔空间里,年轻的小女孩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童稚的微笑。
  虽然在日后的岁月里,明镜中偶尔会像是迷蒙的幻象一般,出现奇怪男人的身影,但是女人却不会将这种事情挂在心上,就好像几年后,当她十六岁那年,将会有个胖胖的算命女人对她说过出奇怪的话。
  “你的身上哪!背负着一个男人无穷尽的恨意┅┅”
  到那时,女孩会把“恨意”听成了“正义”,但是谁在乎呢?在她日后的几世生命里,阳光永远灿烂,天空永远湛蓝,曾经有过的不愉快回忆,当然也就永远不再记起┅┅
  而在那个明镜后的空间,那个卑劣的灵魂是永世再也享受不到这些的了,他所拥有的,也只有万劫不复的镜中岁月。
  -----------------------------------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