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薇”
作者:维克多.威斯特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3/18 13:55:00  文章录入:newdu  责任编辑:newdu

 


作者:维克多.威斯特

  未来的世界是无法想像的
  开始,只有黑暗和寂静,随后渐渐传来海浪的拍岸声。退潮后遗留在沙滩上的泡沫发出的嘶嘶声就像刚开瓶的香槟。这是本·斯特蒙斯自认为在昏迷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一群身着绿袍的医生和护士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喃喃低语。他们柔和的声音并未驱走斯特蒙斯濒临死亡的恐惧。他的呼吸声渐渐变成海浪声,最后一切又归于黑暗和寂静。
  本努力想睁开双眼,但却重得抬不起来。这只能表示他还非常虚弱或者仍然在昏睡中。黑暗慢慢退去,本的双眼微微张开,房间的亮度足够使他看清这不是手术室,那一定是病房啦。
  真是奇迹,他居然没有死于空难!
  本强迫自己的眼睛睁大一点,房间的亮度也随之增加。他看见床变边有个模糊的身影。
  “你……是……谁?”声音非常沙哑像破铜烂铁似的。
  “您好,斯特蒙斯先生。”说话的女子声音温柔优美。虽然只说了一句话,本感到她是个天性善良,富有同情心的人。
  他点点头,一阵剧痛从脊椎骨直射上脖子,像刀片似的切入大脑。
  “哦,斯特蒙斯先生,请听我说——您现在还需要休息,让药物治疗发挥作用。”她柔美动听的声音把他的痛楚一扫而空。
  话音刚落,奇迹出现了。他立刻感到好了很多。他睁大眼睛,想看清楚这个拥有天使般声音的女子。但他并未如愿以偿,房间里的光线只能让本看见她的轮廓。
  “别动,斯特蒙斯先生,再过几分钟,您就可以完全恢复了。”她非常自信地保证。
  “我——我看不见你。”本的声音因为经久未用而有些生涩。
  “哦,对不起,我们忘记房间的光线对您来说太暗了,”她很歉意地说。房间的亮度随着她的声音而慢慢增加,直到本可以清楚看见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正对着他微笑。她皮肤白皙,长长的金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深蓝色的眼睛像海一样深不可测且灼灼发光,嘴唇丰满而性感,小而挺的鼻子,柳叶眉,瓜子脸。她身穿白袍,更显得气质出众,飘逸迷人。本眨眨眼睛,真疑心自己是在梦中,这个女子正是他的梦中情人。
  “你是谁……”
  不等本把话说完,她就迅速地把食指轻轻地放在他的唇上:“不要急,斯特蒙斯先生。您必须再休息一会,药物治疗还没有结束。我已经知道您想问什么了。我叫‘薇’,您的伴侣。”
  本摇摇头,又引起一阵剧痛。“我的伴侣?不可能,我……我还没有结婚。”
  薇抗议似的把食指又放在本的唇上:“不是刚告诉您不要说话吗?我是您的伴侣,我被派来照顾您,满足您的每个愿望。”
  “我的每个……愿望?”本马上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康复,因为他的身体和大脑已经亢奋起来。我依然身强力壮,他得意地想。
  薇会心地点点头,红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别急,再休息一会儿,我们有的是时间。”
  本欲言又止,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半是因为不能马上和薇相拥共处,另一半则是庆幸自己死里逃生——特别是他在救护车和急诊室里曾无意中听到这次空难的生还率几乎为零。
  半小时后,薇把本从睡梦中叫醒,并向他证明她确实是他的伴侣。
  稍后,薇带本到外面散步。本这才意识到他所认为的“病房”实际上是一栋小别墅。别墅的周围种植了许多高大的棕榈树。树叶在微风下轻轻摇摆,碧蓝的海水和白色的沙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本站在岸边,凝视着海天相接之处,恍若有隔世之感。薇端的是无可挑剔,不仅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且深谙床第之道。一股幸福的暖流缓缓地流遍了他的全身。
  “在想什么?”音乐般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薇轻轻地把头放在他的肩上。
  “生命太短,我很高兴幸免于难。”本满足地低语。
  “我也同样高兴。”
  薇的声音有点颤抖使本感到微微不安。
  “可是……”薇抓紧他的双手,在他面前轻盈地转了个圈,停在本的面前。她眼睛似乎可以看到他的灵魂深处并使他迅速地平静下来。“您没有活下来,巴彤……”
  本尽量控制着他的感情以免被薇察觉。
  “但重要的是您已经死而复生,”薇用一种无法抗拒的声音向他保证。她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魔力,激发了他对生命的激情和爱。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绰号?我并没有告诉你,我没有,对不对?”本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在刚才充满激情的作爱中脱口说出。
  “傻孩子,”薇温和地笑着说,“我看过您的档案。”
  “档案?”本神思恍惚咕哝道,尽管他知道至少有上百张,不,上千张关于他的档案被放在各种私人和政府机构里。那些档案上有他的全名,包括他的绰号。
  “医院档案。”薇温柔的声音无法像刚才一样使他松懈下来。
  “当然——医院档案。”本神不守舍地回答。他不敢再盯着她发亮的蓝眼睛,转而凝视深蓝的海和无云的天。
  “档案在您的圆筒里。”薇主动说。
  “我的圆筒?”本感到迷惑不解。
  “对,它是一个最早的大规模圆筒贮藏库之一。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留下来因为它们都是用便宜的材料制成,加上维修得不好……”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请听我慢慢解释。您记不记得在您去世前不久,比较发达的国家都在进行‘生存权运动’的推广?”
  对啊,他记起来了,“生存权运动”是从保护胎儿的出生权到更广泛地保护每个人的存权”。运动提倡所有的人都有权在死后保存他们的尸体,以便在未来复生。
  “运动成功了?”
  “非常成功。亿万人因此死而复生。”
  “但是,为什么……?”
  不等本把话说完,薇的手已经温柔地按在他的唇上:“别想太多,回去吧。我们可以做些比聊天更有趣的事。”
  一阵激情之后,本沉沉睡去。醒来后,太阳已经降落到地平线上。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薇,虽然她一动不动地躺着,可是本总觉得她并没有睡着,她只是静止不动而已。她闭着的眼睛似乎在随时等待本去唤醒她。
  本走到窗前眺望深橘色的火球慢慢投入紫色的海浪下。他回头看看薇,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因为他知道她会顺从他的任何要求。
  在又经过一阵激情和随即的小睡之后,本看见餐桌上已经备好一份丰盛的晚餐:新鲜的疏菜,金黄色的烤鱼,才出炉的面包,和一杯血红的葡萄酒。
  “你不饿?”本注意到只有一份食物。
  “不饿。”薇摇摇头。
  他习惯性地耸耸肩,坐到椅子上,狼吞虎咽地吃完所有的食物。
  “我该把餐具放在什么地方?”本站起来,坐到薇的身旁。
  “别管它,摩菲会收拾的。”她轻松地说。
  “谁是摩菲?”
  “最早的威特克模型。”薇会意地点点头。
  “那是什么?”当本听到薇使用这些奇怪的字眼,早先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回来了,而且变得更加强烈。
  “摩菲是在您去世时生产出来的。人类称那时为‘3000年代初’。”
  “顺便问一下,我死了——我的意思是,我到底……”
  “噢,很久了,本。如果您喜欢,我会用您的本名。可是那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您又和我们在一起。”她的声音几乎和以前一样和谐。
  “为什么我的生命对你如此重要?”
  “因为我们爱您,崇拜您。”
  “为什么?”
  “因为您的本质。”
  “那么我的本质是什么?”
  “人。”
  “你的意思是没有其他人在吗?”
  “呃,在某种意义上是的,但是,在我作更多的解释之前,必须告诉您一些历史。”
  “请讲。”
  “在您去世的时候,世界上一流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协手合作,在研究利用化学方法处理信息。”
  “化学方法?”
  “对,新的科技可以用化学方法处理信息,代替以前用固体硅来作为处理单位。”
  “像人脑一样?”
  “对……也不对。新的化学处理使分子发挥变形……”
  “这表示很小的生产和操作可以完成一个大型快速的信息处理。”
  “接着呢?”
  “接着结合南特克的技术——”
  “南特克?”
  “对,就是南诺技术——”
  “什么是南诺技术?”
  “微技术的创造。”
  “这一点和我,你,还有其它事有什么关系?”
  “我试着解释关于摩菲……和其它事。”
  “好吧——对不起打断你了——请继续。”
  “南特克技术,用人类的说法是‘微机器’,尽管它并不仅仅如此,是对分子极甚至原子极进行建造,再加上变形技术,制造了新生命……”
  薇顿了顿,看了看壁柜又转头看着本,给了他一个最迷人的微笑。
  “‘摩菲’是科技与生命形式的革命的早期产品,即变形合成人,可以在分子、原子级发生变形。您可以亲眼见识一下。”她的语音仍然像往常一样优美动听,“不要害怕——它只是个变形合成人。”
  话音刚落,从壁橱里走出一个不伦不类的组合体。
  它大概四英尺高,下面有四个轮子,上面是个四方形的身体,不可思议的事是方盒子之上是一个人头和双手。
  它走到桌子前,用双手将餐具拾起。
  “您吃完了吗。”它的语气十分确定,仿佛已经知道答案似的。
  “吃……完了。”斯特蒙斯掩饰着心中的惊讶,尽量平静地回答。摩菲用双手把餐具一一塞入口中吞下,嘴巴可以随着餐具的大小而随意变化。
  然后它突然缩成一团,再变成一根长棍,棍端长出两只人手,随着双手的张开,棍子便裂成Y形,双手抓住窗帘,将它拉拢。摩菲立即又变成一块扁平方块,双手消失了,却长出一个方形的鼻头,开始静静地吸走地毯上的食物残渣,清理完毕之后,它的下面又长出四个小而宽的轮子以便越过地毯的接头。走进壁橱之后,长出一只手来把门轻轻地关上。
  本对刚刚看到的一幕目瞪口呆。他认为自己不是在作梦就是眼睛产生了幻觉。也许我现在还在手术台上,因为镇静剂和药物的刺激而作了一个梦——美女,佳肴——这一切都只是个梦。
  “您不是在做梦,也没有产生幻觉。”薇的声音把他从沉思中叫醒。
  本终于意识到一点:“你可以阅读我的思想?”
  “对也不对。”薇发出了一连串的咕噜咕噜声。
  本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不禁怒从中来,“到底是还是不是?不可能两种情况都存在。”
  “我可以任意读一个人的思想或其中的一部分。”薇很严肃地回答。
  “我不懂。”本恼怒地叹口气。
  “您现在还无法理解,将来会明白的。我能够接受您中枢神经发出的电磁波,但它们有时会被打断,基于不正确处理。”
  “据我所知,人脑无法接受那样的电磁波。”本惊讶地说。
  “对,您还未能完全理解,是不是?我是第三代变形合成人,摩菲是第一代。我们是永生的,不可毁灭的,而且可以彼此沟通,当然也可以和第二代、第一代沟通。”
  “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她想了想,正确地“处理”了他的含义,“哦,您是指其他自然人?他们已经全部死亡。”
  “全部死亡?”本脱口而出。一种绝望的恐惧向他突然袭来。
  “唔,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碰击的必然结果。只不过,这一次是一种文化创造了另一种。”
  “两种文化?你到底在说什么?”本感到困惑同时又怕知道得太多。
  “哦,您知道,就像欧洲文明席卷全球,却促使其他地区土著居民的灭亡一样,合成人的出现逐步取代和征服了自然人。一个漫长的文化自我毁灭的过程加上战争和疾病的从旁协助。”
  “你的意思是……”
  “我们竭尽全力不使他们自我毁灭:药物控制,严禁喝酒,密切监视。可是全都失败了。他们不是沉湎于酗酒就是吸毒,最终走上死亡之路。”
  “难道他们全体自杀?”
  “有一些,不是很多。大部分死于酗酒过度或特意安排的意外;有的木然呆坐,精神恍惚,静待死亡。无论我们怎样教导和鼓励,都没有用。”
  “所有的人?”
  薇点点头:“我猜想他们无法接受被取代的现实。”
  “取代了吗?”
  “对,合成人是现在的主要生命。我们补充了地球的野生生物,恢复了生态平衡。我们还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身体,任意变形使之可生存于各种环境,所以我们可以迅速地使其它星球成为殖民地。”
  “我去世多久了?”
  “哦,斯特蒙斯先生,很久了。”薇柔柔地说。
  “几个世纪?”本试探着问。
  “一千年。”
  “为什么?”
  “我不明白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让我复活?”
  “因为您是我们的神。”
  “神?我不是神。”
  “不,不是指‘您’而是您所代表的自然人。自然人是我们的造物主。他们制造了第一代和第二代合成人,我们自己复制了第三代并加以改进。”
  “那更能证明人类并非神。”
  “恰恰相反,斯特蒙斯先生,你是神,我们的神——我们崇拜你,膜拜你。”
  “膜拜我?”本轻蔑地说。
  “完全正确。”
  “可是神的命运并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偶像。”
  “哦,是的。”薇坚定地点点头,“所有成功的神都有同样的命运,就像失败的神均会被人遗忘一样。”
  “我会被记得吗?”
  “会,您会住在这个岛上。我们将赞美您,膜拜您。”薇狂热地宣布,“您可以纵情声色,为所欲为,享尽荣华富贵。您想要多少女人都可以。”
  “‘女人’还是‘合成人’?”本突然觉得薇已经对他失去了所有的吸引力。
  薇耸耸肩,走到门口:“不管怎样,您毫无选择。我们使您复生,您欠我们一条命。”
  “那意味着什么?”
  “那表示只要您愿意作我们的神,您想干什么都可以。”
  “可是生命不仅仅是享乐。”
  “是吗?”
  “应该还有其它的。”
  “为什么?”
  “我不知道,应该还有。”
  “您不用费心,我们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在您生前,我们会把您当神一样膜拜。您去世后,我们会再找一个,这样一个接一个我们永远都会有个神。”薇的声音虽然不失温柔却明显带着命令的语气。
  “我会活多久?”
  “您的前任活了大概三千到四千年左右。”
  “三千到四千年?”
  “我理解,生命太短。”薇淡淡地说。
  本考虑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这是个不能拒绝的的提议,我也不愿拒绝。我要好好地享乐一下。薇,去带几个女孩来。”
  “这才是好样的,我就知道您与众不同。”
  待薇出去之后,本才敢开始思索如何了结自己的生命。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