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涯海角


(俄)奥·拉里奥诺娃

  飞船在太空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斋星球表面只剩1500公里了,沃洛霍夫准备迫降。飞船的陨星定位器失灵,通信联系也失去了,现在他正处在第七级远区,而以往人类到达的最远处是第六级远区。
  沃洛霍夫在星球白昼区的海滩上着陆。仪器表明这里一切都很正常,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等待了半个多小时。他的飞船是小型的星际探测飞船,属科雷切夫系统,不能携带微型越野车。所以沃洛霍夫只想在这个星球上稍稍站一会儿。
  沃洛霍夫穿上具有极高防护力的合成里克纶宇航服,它富有弹性而且很柔软,却异常坚固,连激光也不能穿透它。他放下应急梯子,踏上了陌生的星球。
  地面上,纯净碧绿的沙粒堆成了山。沃洛霍夫惊叹这个星球的阔绰。这虽不是真正的绿宝石,但其中所含的铜化物极为丰富。有这么丰富的矿藏而不利用,在沃洛霍夫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沃洛霍夫转身想回飞船,突然看见沙丘边有个赤脚姑娘朝他走来。姑娘的衣服只是一前一后两块白布,肩部的宝石会使地球上古代的国王不惜以半壁江山来变换。她看上去只有15岁左右。
  姑娘怒气冲冲地向沃洛霍夫发话,显然是在问他从哪里来。沃洛霍夫指指天空,说从星星上来,她却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她像对玩具娃娃那样,以教训的口吻询问沃洛霍夫。她用了近十种不同的语言,但沃洛霍夫仍不甚明了。
  她似乎对沃洛霍夫的古怪装束感到不满,突然间伸手抱住了沃洛霍夫的脖子。宇航服的合成里克纶碰到她潮湿的手指发出玻璃碎裂般的声音。沃洛霍夫在惊惶中只感到一股热气冲进了头盔,等反应过来,头蓝已经落在了她的手中。沃洛霍夫目瞪口呆地望着她的手,她则笑嘻嘻地把手放在嘴边,舔上唾沫,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用手指在宇航服上一划,宇航服慢慢裂开,散落到地上。
  沃洛霍夫见她并无恶意,只是很乐意跟一个陌生人逗着玩,于是就用手势和她攀谈起来。沃洛霍夫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而她则说她叫“菲拉特”。
  沃洛霍夫一直在向菲拉特暗示他需要这里大人的帮助,修理飞船的星际电话。但自从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后,沃洛霍夫的心情发生了某种变化,一切似乎都可以等一等再说。
  现在最重要最神奇的是菲拉特的拳头。她手中的绿沙刹那间变成了小石头,她一握拳再伸开,小石头又变成了贝壳。
  沃洛霍夫惊讶不已。随后贝壳又变成于蟹,变成蓝色水藻,最后变成一条胆怯地摇着尾巴的金色小鱼。后来,菲拉特的手心里又出现了比小指头还小的小精灵。
  沃洛霍夫突然发觉在烈日下呆得太久了,何况又是外星系不同光谱的太阳,这简直是发疯。于是他建议菲拉特到阴影里去。菲拉特似懂非懂,把两只手指放进嘴里,打了几个尖声口哨,简直像是地球上的顽童。
  不一会儿,有个绿色的东西从远处飞来,这生物有点像鳐,蛇一般的细身子,小巧玲珑的嘴,半透明的一米来长的大鳍使它看起来像是带穗子的地毯。这生物对沃洛霍夫有点怯意。菲拉特用一种陌生的语言对它说了些什么,跟她今天早晨对沃洛霍夫的语气一样。这生物便摇动大鳍,飞悬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投下一片凉爽的阴影。
  沃洛霍夫的呼吸马上感到轻松起来。他向菲拉特解释修理飞船的事,并在沙地上画了飞船的形状。菲拉特则在飞船旁画了许多向四周散射的虚线。沃洛霍夫明白了她的意思,忙向她解释损坏的飞船没有辐射,叫她不用担心。
  菲拉特站起身,拖着长音喊了起来,像是召唤远方的什么人。不久,从附近的沙丘后窜来一头白熊,它那细长而分叉的舌尖和三排利齿,无论如何不会让人感到它是善良的。沃洛霍夫奋不顾身地护住小姑娘,而白熊却突然停下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毫无恶意的由衷的人类的笑声。
  沃洛霍夫像是受了愚弄,但也不由得笑了起来。菲拉特从他身后走出来,生气地说了几句,像是在责备白熊:没有什么好笑的,办正经事要紧。
  她指着飞船,对白熊说了几句话。白熊张大嘴应了几声便向飞船跑去。沃洛霍夫感到很惊奇,这头熊竟会说话,便问菲拉特它讲的是哪种语言。菲拉特只是耸耸肩。这时白熊跑了回来,冲菲拉特点点头,于是他们就朝飞船走去。
  沃洛霍夫看见有一群人正向他们走来。菲拉特冲着为首一个黑脸膛、黑眉毛的人叫了声父亲,他们父女两人十分相像。但沃洛霍夫觉得其余的人也都十分相像,就像在人看来,企鹅都是一般模样。
  父亲朝菲拉特点了点头,菲拉特则深深地低下了头。父亲又摸了摸白熊的头,并碰了碰沃洛霍夫的肩膀,像是问好。
  其余的人也用同样的方式向他问好。
  他们转眼间便全部登上飞船,沃洛霍夫也想上去,但菲拉特拦住了他。她说飞船的语言是大家都懂的,用不着沃洛霍夫担心。
  半小时后,志愿帮忙者从飞船上下来。沃洛霍夫觉得应该到飞船里取出表格和记事本,与他们建立联系,根据与外星联系规则交换一下应当交换的东西。
  但他们已经下来了。菲拉特的父亲对她说了几句命令式的话后,走近沃洛霍夫和白熊,用先前的方式表示告别,其余的人照做后依次消失在沙丘后面。
  “行了,你可以起飞了。”菲拉特说,“飞船没有损坏,只是有点不好使。”她转身轻盈地向大海走去,语音里没有一丝留恋。沃洛霍夫知道他们已经把飞船修好,他马上就可以返回地球了。但他有些怅惘,仿佛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完。
  他追上菲拉特:“我要飞走了,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见面了”她冷静地望着他,他要飞走了,他们的确不会再见面了,但这对她又有什么影响呢?她只是无动于衷地站着。
  “有一天,或许你们可以到我出生的地球去,你们不是能做到的吗?”
  菲拉特慢慢地摇了摇头,“我们都很忙,你们的星球我们不需要,你们甚至不会”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她“啪”地弹了一下手指,突然,从她手指下飞出一片蓬松的雪花,有百合花那么大,雪花没有飞到沙土上就融化了。这时,菲拉特的手指渐渐地变成了青铜色,并突然发出赤金般的强光。她拍一下手,沙地上就滚过震耳欲聋的铜锣声。
  “你们不会这样。”菲拉特似乎带点歉意地说。
  “不会创造奇迹!”沃洛霍夫帮她说下去,“我们确实不会这样。我们那儿没有奇迹,但我们有太阳,不像这儿的太阳是淡白色的,像一枚银币。我们的太阳是金色的,火红的,耀眼的,像蒲公英”说着,沃洛霍夫在潮湿的沙地上画出一朵蒲公英。
  他们慢慢地走,沃洛霍夫不停地说不停地画。他讲地球,讲地球上的海洋,地球上的月夜和蔚蓝的天空。他还画了一个小点,表示地球在太空中的位置。
  “沃洛霍夫,”菲拉特突然停下来,她第一次这样称呼他,“不用再说了,你飞走吧。”
  是啊,他可以不断地说下去,但又有什么用呢?他以后永远也见不到菲拉特了。她说过,他们不需要地球。沃洛霍夫不再说话,他朝菲拉特俯下身去,她就像地球上任何一个姑娘那样羞涩地闭上了眼睛。
  她的嘴很粗糙,沃洛霍夫真想用手去摸一下,但他只摸了摸她蓬乱的头发。她始终没有睁开眼睛沃洛霍夫转身向飞船走去,菲拉特仍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站着。
  太阳将要没入地平线了,沙地上只剩下菲拉特一人在拼命地寻找着什么。她跪在地上,用手在摸索着先前沃洛霍夫留下的蒲公英她听到了父亲的声音,父亲来找她了。
  “你为什么把他放走,父亲?”她冲着走来的父亲大叫,“你怎么能这样轻易地放他走?你无所不知,怎么就不明白,这是一个跟你我一样的人?我知道得太少,很容易弄错。我把他当成了智能动物,就像我会说话的白熊,他自己说了,他不会他把这叫做创造奇迹”菲拉特哭了。
  “他向我讲了他的那个星球,我现在一点也记不得他说了些什么,那时我却全听懂了。当我刚看见他时,我用十个星球的语言跟他说话,我以为他听不懂。他的飞船不听他指挥,我还以为他只是不会修理飞船。我以为他什么都不会,实际上当时他是不愿意”菲拉特有些语无伦次。
  “那他到底会什么呢?”父亲轻声问。
  菲拉特的头垂得更低了
  “后来怎样了?”
  “后来这个太阳熄灭了,黑夜降临”
  “我们回家去吧。”父亲温情地说。
  “不!”菲拉特说。她伸出一只手,手心上亮起绿色的萤火。
  四周已经漆黑一片,海潮开始涌动。只有一团萤火在黑暗中闪烁,寻找通向地球的图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