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部长


【意大利】安娜·利诺纳波丽

  “报告总部!有紧急军事情报!紧急情报!‘牵牛星号’飞船船长请求部长接见!请求部长接见!”
  “知道了,我明天替你打报告。”宇宙空间事务部部长办公室里,秘书小姐懒洋洋地挂上了电话。
  “船长,船长,火…火…星人…即将侵犯地球……”宇航员特连奇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吃力地说着。话没说完,又昏迷过去……“着陆!”“牵牛星五号”飞船船长克拉克心急如焚,他大声命令着:“苏阿列茨,带上敌人飞船的资料和照片,赶往总部!”
  三天过去了,飞船第一副驾驶苏阿列茨仍杳无音信!
  情况紧急,克拉克再也按捺不住了:“沙里叶,你我分头前往总部,争取见到部长!”
  “知道了,知道了……”总部大院的看门人冷漠地扫了克拉克一眼,“先去买登记表!”他指了指一个排着长队的窗口。
  “后边站队去!”有个男人冲克拉克吆喝。
  “我有急事。”
  “那不顶用,制度上有明确规定。”一个警察心平气和地向他解释。
  克拉克只好强压住火气,排在长长的队尾。一拿到特别紧急的红色登记表,他急忙离开窗口去找空座位填表。可是,把表交到哪儿呢?他绝望地四下张望,居然发现了标有“问事处”的窗口。窗前,同样排着一字长蛇阵。
  他只好听天由命地站在队尾。一刻钟后,他排到了窗口。
  “怎么填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让你这种人开飞船,太不可思议了!”窗内的姑娘看也没看表,大声说。
  “填好了再来!”姑娘又冷冰冰地说道。
  克拉克给气懵了,他抓着登记表,在大厅里乱转。一个送信员路过走廊,克拉克忙拉住他。这次克拉克很走运,送信员是个宇宙飞船迷。克拉克答应事后教他一些如何判断飞船比赛胜负的秘诀。送信员马上眉开眼笑:“跟我来吧!”
  他们来到二楼215室。门开了,闪出一位黑发的白衣护士。她生硬地从克拉克手中夺走登记表,搁在桌上。
  “我是克拉克上尉,”船长叹道,“情况十万火急,涉及……”“谁也不行!这是制度!先要接受精神测试!医生过一会就来!”说罢,她扭头就走。
  很快,医生来了。
  “医生,我……我要……”
  “我理解你,”精神病医生打断他说,“坐这儿。这是黄、红、蓝三种登记卡。记住,红卡必须投入红匣里,蓝……”“我懂,”克拉克说,“可我……”“填好为止,没有时间限制。”说罢,医生扭头就走。
  克拉克恨不得扔掉这玩意儿一走了之。但是他要见部长!
  他必须填好全部测试题。
  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叫到克拉克了。
  “您还得复试!题全做错了!卡片也全放乱了!”医生慢吞吞地说。
  “够啦!”克拉克吼叫起来,“我是现役军官,各种体检早已合格。”
  “不错。”医生神经质地用手敲着桌面,“您还是找主治医师去吧!”
  就这样,克拉克夹着文件来到227室。
  主治医师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您真有能耐,搅了个一塌糊涂。”
  “胡说八道!”克拉克提高了嗓门,“我从一清早就被支使得到处乱转,可我的时间太宝贵了。”
  “宝贵?怎么不早说?您自由了。再见!”
  克拉克拿起身分证就走。他的登记表被精神测试处扣留了,他得重新开始排队、填表、测试。
  就在他经过走廊来到等候大厅时,迎面过来一个人,两眼直勾勾的,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
  “沙里叶!”克拉克惊叫了一声。
  “船长,是您!”他有气无力地说,“苏阿列茨他……他被送入了疯人院……他们打算同样处置我,我逃了出来,到处找您。”
  “找我?”
  “特连奇苏醒了。医生把经他核实过的报告复印件交给了我。”
  “天呐!”克拉克接过复印件,“来不及了!”
  “沙里叶中尉随我来!”克拉克一把扯住沙里叶来到107房间。他想出了一个行动计划,与沙里叶的意外会合使他信心十足。
  107房间是玛丽亚·罗伯特主治医师的办公室。
  “我们必须见到宇宙空间事务部部长。”
  “告状吗?”
  “不,是军事秘密。”
  罗伯特跳了起来。“4733室图恩将军。”她忙不迭地按响了电铃。
  他俩在倒数第二层找到了图恩将军办公室,拼命敲门。门开了,一对女人的蓝眼珠冷冷地瞪着他们。
  “填表了没有?”
  “什么表?”
  “找送信员去!”“砰”地一声,他们又被拒之门外。
  克拉克想豁出去大闹一通,但还是忍住了。他们去拿登记表。
  一张紫色的登记表摆在他们面前。上面质问:有什么理由求见将军?克拉克狠狠地写道:最极端重大的军事情报。
  很快,他们又被叫了进去。将军面色铁青地倾听了克拉克对事件的报告。
  “宇航日记呢?”将军气势汹汹地问。
  “我的助手带着呢。三天前我就派他到部里来了。”
  “怎么没见着他?”
  “他被送进了疯人院。”
  “肯定是精神测试处在捣鬼!”女秘书大喊大叫着。
  “咱们迟早得找他们算帐!”将军火冒三丈,“克拉克上尉,您又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我在太空已向将军您提出请求接见。”
  “是的,”女秘书证实道,“给您的申请报告还在部长那里待批。”
  “那就等着申请报告吧!”将军若有所思。
  “别忘了地球可能遭到毁灭性攻击,您将罪责难逃。”克拉克急得面色煞白。
  “作为将军,我不承担任何责任。您呈报的情况应按制度处理……”“别说了!我直接找部长去谈!”克拉克大喊一声,拉着沙里叶飞身闯入电梯,升至顶层。
  “已经到夜间了!”沙里叶沮丧地说。
  他们闯入秘书长办公室,大声喊道:
  “国家面临严重威胁!火星人将要进攻地球!”
  瘦小的秘书长弹簧似地跳了起来,“我是真正的爱国者,但也是忠于职守的勤务员。这类情况制度上没有规定,我哪能随便去找部长呢?”
  “这是关系到人类存亡的头等大事!”克拉克吼道。
  “我明白,明白……”秘书长缩着身子悄悄地说,“现在日班部长正在同夜班部长交接工作。你想办法溜进办公室。抓紧时间!可千万不能说是我的主意!”
  两位宇航员在走廊上飞奔。
  “部长阁下,火星人即将进攻地球。这是各种材料。”
  部长接边材料一看,大惊失色,问道:
  “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不早报告?”
  克拉克一听,怒吼道:
  “不是我们不想报告。这一关系人类生死存亡大事的报告在部里整整兜了三天,要不是我们想方设法进来,恐怕要兜上三个月、三年……”部长哑口无言。
  这时,警报迭起,火箭呼啸而过,高射炮闪出片片红光。
  摩天大楼瑟瑟发抖,破碎的玻璃从走廊窗子上飞出。
  部长胆战心惊地抓住窗框望着窗外的炮火,嘴里喊着:“该死的火星人,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这时,门被人用脚踹了开来,一个端着魔蛇枪、手臂长短不一、嘴巴上有一条长长吸管的怪物冲了进来。怪物大声喊道:“火星人彻底占领了地球,投降吧,地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