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虚惊



james

  日落西山,东方依然很亮。
  汤姆手持放大镜正趴在绿地上看小虫子,妈妈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一幅恬美的田园景象。
  “优芳妮,你来一下!”,是卢克。他正在屋里弄计算机,刚刚同信息中心联系上。
  优芳妮有些诧异。他们来此度假几天了,卢克从未这么严肃过,何况计算机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她急忙跑进屋里。
  “什么事?”她的声音很好听,不愧为首席记者。
  “你来看,”卢克指着电脑屏上两个正在接近的圆球说,“这颗行星今晚9时47分要与地球相撞。”
  “这可是条新闻,”,优芳妮不以为然。以前有过类似事件,可都化险为夷了。
  “不过我们没事,对吧?”
  “但愿如此。”卢克担心地说,“可这次实在太近了。”
  “不是有引力弹能使它偏离轨道吗?”
  “这么近的距离内地球会同时受到作用,结果一样糟。”
  “那就把它炸掉!”
  “它爆炸的碎片会飞落地球大气层,使地球变成火球。”
  “卢克……”优芳妮开始担心了。
  “不要紧,现在还未发警报,说不定他们已将它解决了。”卢克安慰她说。
  他也在安慰自己。现在是下午6时7分,就是说这么短的时间内地球人已无处可逃了。
  屋外已不见一丝阳光,东方越发显得明亮了。
  “都!”荧光屏右上角跳出一个小屏幕-有重要新闻。卢克按键使小屏幕变大。
  “地球末日,今晚九时!”播音员以耸人听闻的语调报道这一惊人消息。
  “这颗行星正以很高的加速度撞向地球……没有质量,没有引力……,除光学系统外其它预警系统均无反应。这颗行星可能以我们未知的能量形式存在。”
  这等于承认专家也没办法了。
  “……光学系统正受到干扰……图像越来越模糊,你们现在看到的只是电脑处理后的图像。”一颗特大的星球占满了屏幕,看上去象是个空心球。
  “卢克……”优芳妮再次感到恐怖。他们不想再看报导。世界各地的人们垂死前的绝望挣扎使人惨不忍睹。他们双双走出屋子,要最后看一看这个世界。
  一个模糊的、象鬼火一样闪烁的圆球占了整个东半个天空。这就是那颗行星,象魔鬼张着血盆大口,要把整个地球吞掉。
  卢克和优芳妮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要互相体慰,共同度过这最后的时光。
  “汤姆!”,他俩同时想到了儿子。
  小汤姆还在玩他的放大镜,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卢克轻轻走近儿子,他不想带给儿子这最后的恐怖。
  “爸爸,”汤姆发现了他,把放大镜放在他手里,“你看,小虫子。”
  卢克看到一只瓢虫。在汤姆的引导下,放大镜下的瓢虫由小变大、变模糊,慢慢占满了整个视野,然后又越变越小越清晰,当放大镜贴近卢克眼睛时,小虫已朝另一个方面爬去。
  “透镜!”卢克突然激动地叫了起来。他低头吻了下儿子,拉起优芳妮跑进了屋子。
  “我们没事了。”他对惊异的妻子解释着,“是引力透镜!在我们与那颗行星之间有一团星际物质,由于引力的作用使这颗行星的光线弯曲,象透镜一样将我们本来看不到的行星虚象投射过来。与我们相撞的仅是一个虚象。”
  引力透镜是一个基本常识,优芳妮很快明白过来,并飞快地给通迅社发出了一篇文稿。
  小汤姆跑了进来,看着爸爸妈妈,笑了。他不知道刚刚有一场多么可怕的虚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