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生命的石头


【美】戴维·坎普顿

  吉达乘坐的宇宙飞船终于到达了“拉皮达”星球。一年前,吉达的父母随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来到“拉皮达”定居。
  这儿地域广阔,完全不像地球上那样拥挤不堪。一年后,吉达也到了这儿。
  “那就是为你们准备的‘拉皮达’上的石头宫。”一位脸像牛皮一般皱纹交错的航天港工作人员笑着说,“你们会对这儿的一切都很惊奇的。你看,每所房子都像《天方夜谭》里的宫殿一样。”
  吉达在迎接的人群中发现了她的父母,但令她意外的是他们竟然老得让人难以置信。仅仅一年的时间,父亲那满头油亮的黑发已成了一头乱蓬蓬的白发,胡子也已花白,他甚至连像过去那样抱抱她的力气都没了。而妈妈竟已双颊深陷,银丝满头。可他们确确实实是自己的父母啊!吉达哭着投入了他们的怀抱,不知是喜是悲。
  一路上的风光却使吉达目不暇接,惊诧不已,竟连汽车的颠簸也没有感觉到。沿途一片片庄稼,一座座漂亮的石头房子不时从她眼前掠过。吉达情不自禁地赞叹着这些闪着节日焰火似的光辉的房子。
  我们家的房子也是这样的吗?她心里暗暗想着。
  实际上,她家的房子比谁家的都好,它像一条彩虹,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光辉。吉达迅速地跑上前去,摸着闪光的墙壁。太阳把石头晒得发烫,她觉得手掌有些刺痛,好像触到了火焰。吉达高兴得手舞足蹈,可是她突然发现她的父母显得很悲伤。
  自从吉达到来以后,她的父母总是心事重重的。而他们衰老的面容像个阴影似的跟随着她,搅得她睡不好觉,虽然这儿出产的水果、蔬菜比地球上任何地方都大、都鲜美,吉达可以尽情地吃。有一次,她听见父母在低语,他们还以为她早已睡着了。
  “这事可千万别发生在她身上啊!”这是母亲悲切的哽咽声。
  长久的沉默以后,父亲缓缓地说:“年纪越轻变得越快!”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她家来了个小老头儿。虽然他那棕色的起皱的面孔在吉达看起来像颗核桃,可他那白眉毛下的一双大眼睛却炯炯有神。他一只疙疙瘩瘩的手上提着个鼓鼓囊囊的装满了水果的网兜,另一只手打着招呼。
  “嘿,伯特太太,我带来些鹅莓和茶燕子果干。”他侧目打量了吉达一下,说:“这种水果特别好吃,可惜我昨天吃得太多,倒了胃口。”
  吉达瞪直了眼。在他身上最为奇特的地方是他的身材,且不说他的年龄,就说他那个儿,还没有吉达高,跟旧画册里的土地爷一样。这个叫拜勃的人不久就带着吉达出去踥/oo跶了。
  他们沿着一条豌豆地里的小道散步,吉达好想蹦蹦跳跳地走,可是又不好意思那样做,因为这会对那位“老”伙伴不礼貌。
  他总爱唠叨个没完,简直像只猴子;可是讲着讲着,又突然闷声不想了,好像满腹心事的样子。
  他们谈到了翻跟头,拜勃打赌说他能翻六个。
  “恐怕那是在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吧!”吉达说。
  她忽然发现拜勃的脸扭曲起来,他那两只干瘪的手捂住脸,转过身去,不让她看到他在擦眼泪。吉达很是为难,她不大习惯老年人在她面前哭。
  “你看我多大了?”拜勃突然挑战似地问。
  “我想,你一定比我父亲大一些。”吉达小心翼翼地回答。
  “我猜你也会这么说的。不过信不信由你,我左盘右算,十个手指加上两个脚趾是我的年龄。”
  吉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可是天底下最笨拙的玩笑。
  拜勃的脸色有点难看,笑容也收敛了,说:“我不明白,你笑什么?当这事千真万确地发生在你身上时,我相信你再也笑不起来了。我是不愿意变老的,起码在我十二岁时不应该像个老头。”
  吉达迷茫地望着这个个子还没她高、跟旧画册里的土地爷一样的小老头儿。
  “人们为了摆脱地球上拥挤的环境,两年以来陆陆续续地迁移到这个星球上来。一段时间以后,人们发现他们变老的速度比地球上要快得多……”“年纪越轻老得越快,是吗?”吉达小声问。她突然想起了父母的对话。
  “没人知道这是什么原因。科学家正在研究,但还没得出结论。这里的事不准向地球透露。一旦这里的情况传到了地球,‘拉皮达’就完蛋了。人们会惊恐,会慌乱,从而使这里成为禁区,在星象图上就会盖上‘煞星’的标志,可瞧这绿油油的田地,新鲜的空气,宽广的空间,这哪像煞星啊?”拜勃不住地揪着他的白发,神情激动。
  两人慢慢地往回走,回到了那闪闪发光的石头垒成的房子。
  第二天,两人在玩时,吉达发现野外所有的石头都是黯淡无光的,跟地球上的差不多。
  “可是那种闪光的石头在哪里呢?”吉达好奇地问。
  “就在这里。”拜勃的笑声像老绵羊“呵-呵-呵”的咳嗽声一样难听,“这种石头只有盖成房子后才闪光。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回家的路上,吉达拣了整整一网兜石头,拜勃拖着他那老头儿似的瘦弱的身子帮着一块拣。小姑娘和小老头慢慢地踱回了家。
  吉达用这些石头把她家窗子外面的灌木丛围了一圈,灌木上满是含苞待放的花蕾,香气袭人。过了几天,吉达发现一种微弱的闪光从新垒成的石头堆里射出来,好像落日的余辉。
  或许是离房子近的缘故吧,或许是这些石头喜欢接近人。
  吉达心想。
  当天夜里,吉达梦见石头把她围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多,直向她逼近。她左冲右突,怎么也挤不出去。
  第二天,与拜勃出去散步时,吉达既不想跑,也不想跳,感到特别疲倦。她偶然照了一下镜子,发现她原来乌黑的头发已渐渐发白,一揪,满手的白发。这不可能是真的。吉达跳了起来。她恐慌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双手还是那么丰满、柔嫩,不像拜勃那干瘪的爪子。不,她还没变,她不可能变。
  可是,确确实实,她不能像刚来时那样活蹦乱跳了,只要一跑,她就心跳得厉害,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亲手垒起的石头此刻已不是那种暗褐色的了,表面上隐约地闪现出一种美丽的光辉,好像浮着一层油的水坑表面出现的彩虹一样,五光十色。而石头周围的灌木丛,前几天还枝繁叶茂,现在已完全枯干了,花儿未开已经枯萎凋零,尚有几朵残花留在发脆的树枝上,但却像烤干的纸一样。
  晚上,吉达再次梦见了石头。石头,那些大石头,把她紧紧地包围起来,就像包围那些繁花满枝的灌木一样。各种奇异色彩的石头在周围萦绕闪耀,吉达发现她那光滑的皮肤已经萎缩,变得像出土的羊皮纸。这一切使她突然明白了石头的秘密。她一下子从噩梦中醒来了。
  尽管她告诉了爸爸妈妈石头的秘密,说必须把房子推倒,可他们仅把这当作她的疯话,认为是噩梦把她吓了。
  吉达找到了拜勃,连珠炮似地说了她的梦和灌木的枯死,以及如何发现石头让人变老的等等。人们必须停止再用这种石头造房子。她知道仅靠她一个人是永远说服不了大人的,她必须和拜勃一起用行动来证明她是正确的。
  一天夜里,吉达和拜勃从家里溜出来,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地向着最近的一片田园走去。
  整整一个星期,两家人组织了一批人四处寻找他们。其实找寻他们的人并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离他们有多近:他俩平躺在地里,身上用菜叶盖着,搜寻者的脚步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孩子们宁可让露水把全身湿透,宁可几天吃一次生菜和水果,也决心要远离那些闪着“鬼火”的石头房子,越远越好。
  最后,他们还是被找到了--熟睡在厚厚的山莓子叶下面。他们中的一个是小姑娘,满头青丝,没有一根白发;另一个是一头红发、满脸雀斑的大约十二岁的男孩。
  对“拉皮达”人来说,还有什么比长寿更值得留恋的呢!
  当这些宝石般的房屋一旦被人们抛弃,它们又变回到原来的暗褐色。而吉达和拜勃发现住帐篷更是别有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