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魂附体的人们


(日)简井康成

  武夫从换气口慢慢地把身体往下垂,然后跳落在地下室的走廊上。
  啊!终于成功啦!他逃出来了。
  今天下午,轮到武夫值日,小西老师要他把坏了的椅子搬到地下室仓库去。当武夫来到仓库,把椅子堆放好,正准备出去时,门,“哐”地关上了。任其他怎样用力敲打,都没有人来给他开门,他只能从换气口爬出来。
  究竟是谁这么恶作剧呢?武夫猜想可能是藤田。上午,数学测验,藤田想偷看武夫的试卷,武夫没让他看,他一定怀恨在心。当小西老师交代武夫把多余的椅子搬到仓库里去时,藤田是在旁边听着的,他当然知道武夫在仓库里。
  明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武夫恨恨地想。现在,他可得快点回家,妈妈正等着他吃晚饭呢。
  武夫到教室里拿了书包,急急忙忙往家里走。从学校出来,穿过商业街,这是武夫回家最近的路。
  今天,街上的气氛好像很特别,人们都用冷漠无情的眼光瞥了一眼武夫,就匆匆走了,连住在自己家对面的阿婆看到浑身上下都是灰土,脚上的伤口还渗着血的武夫也不打招呼。
  好不容易走到家了,武夫松了一口气,打开门,大声叫着:“我回来了!”
  妈妈和弟弟茂夫闻声走出来,可他们都不认武夫了。茂夫坚持说,他家只有他一个儿子。爸爸回来了,看到家里闯来一个脏孩子,不由分说就把他赶出来了。
  武夫“哇哇”大哭起来,他像发疯一样,在路上跑着。
  人世间竟有这样的事情,自己家进不去,亲生父母不认识儿子。究竟是什么事让大家都神经错乱了呢?
  武夫绕着自己家团团转,看到家人团团坐在餐桌边,热热乎乎地吃着火锅。这么温暖的家不再是自己的了?武夫的空肚子咕咕直叫,他感到身上很冷。他走到街角的垃圾堆,拣出一捆旧报纸,钻进工地的水泥管中。在地上铺好报纸,又在身上盖了几张报纸,武夫这才明白,报纸原来也是可以避寒取暖的呀。
  饥寒交迫的武夫眼角噙着泪珠,今天发生的一切,他怎么也不明白。明天,明天一定要把这一切弄清楚。
  天还没亮,武夫就被冻醒了。他决定要去派出所查一下户口簿,那上面一定会有他武夫的名字的,然后再去找爸爸、妈妈说理。
  不过,总不能这样脏兮兮地去派出所,他会被当成小叫花子赶出来的。武夫来到工地的洗手处,掏出手帕,把脚上的伤口,以及被灰尘弄脏的地方,都仔细地擦了一遍。肚子照样是空空的。武夫擦干净了身子后,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自来水,挺挺肚子,然后,提起精神走到马路上。
  朝霞已经染红了天空,武夫抬起头,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双腿一软,差一点摔倒在地上,幸好边上有个人扶住了他。武夫睁开眼睛一看,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中年男子,他打量着武夫,问:“你怎么了,孩子?”
  武夫说:“噢,没事。”
  那人又问:“那你能告诉我,去天文学研究所怎么走吗?”
  天文学研究所,是一个规模很大的研究所,武夫的爸爸就在那儿工作,武夫常去玩。于是,他很有礼貌地向中年男子说了去天文学研究所的路。那人道了谢,就走了。
  武夫转身向派出所走去。迈进派出所,他笔直走到户籍科的柜台前,向办事员要了自己街区的居民户口册,急急地翻了起来。
  “找到了!”武夫兴奋地叫了起来,他看到了户口册上有自己的名字和出生年月。
  武夫把户口册递给办事员,自己转身就跑,他要赶快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他们弄错了,户口册上有他的。
  家门虚掩着,武夫推门进去。妈妈不在客厅,厨房传来“哗哗”的水声,他连忙走到厨房,看到妈妈背对着大门,正在洗菜。
  也许是听到脚步声,妈妈转过身来。
  “氨
  妈妈的这张脸太可怕了。下巴长长的,耷拉在胸前,眼睛睁得圆圆的,通红的舌头,松弛无力地垂着,更可怕的是,脸部全是绿颜色的,还闪动着荧荧绿光。
  武夫拔腿就跑,后面的脚步声紧紧跟了上来。武夫越跑越快,幸好他是学校的长跑冠军,这才甩掉了背后的怪物。
  妈妈怎么会变成怪物的呢?武夫不明白,看来,只能去找爸爸了。他边想边往天文学研究所走去,可没走几步,就远远地看到刚才问路的那个中年男子向这边走来。
  那人对武夫说,他沿着这条路走到尽头,也没看见天文学研究所,只有光秃秃的一片荒野。武夫更糊涂了,天文学研究所分明是在这条街上的呀!
  “看来,我还是去问问警察吧。”那人自言自语道。武夫跟在他后面进了警察局,他也想搞个水落石出。
  警察正伏在桌上午睡,中年男子上前推推警察的肩膀,警察盖在脸上的帽子落到地上,露出一张绿油油的脸。那中年男子乘警察睡眼惺忪的时候,拉起武夫拼命跑。
  他们逃到一个角落里,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过了一会儿,那男子告诉武夫,他是临近街区的一所大学里的天文学教授,叫白川。昨天傍晚——也就是武夫被关进仓库的那段时间,他无意中看到这个街区的上空,闪过银色的光芒,一只像UFO一样的飞行物在这一带飘浮着。所以,他今天来到这个街区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现在看来,外星人的灵魂吸附在人们的身上,把这个街区控制住了。
  “不行,我们得赶忙向日本政府汇报,否则日本危险!”
  白川又跑开了,武夫紧紧跟在他后面,只要跑出这个街区,就没有危险了。
  街口有家食品店,白川教授给自己和武夫买了午饭,武夫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刚吃完饭,就看见远处有一群警察朝他们奔来,白川教授拉起武夫飞快地朝邻近的街区逃去。后面追赶的人越来越多,白川和武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武夫,坚持住,还有1公里。”白川鼓励武夫。
  可是,前面出现了一个哨卡,白川和武夫被抓住了。警察把他们押到飞船上,关进一间空屋子。墙上出现了一个鬼影,他说:“地球上的人,知道我们事的只有你们两个,所以我们要把你俩押回我们的安奏星。”
  难道我们就这样完了吗?难道我们就听凭外星人入侵地球?
  白川教授和武夫决定破坏飞船的控制系统。因为白川教授发现外星人刚才说话时,长长的影子投射到房间里,这说明这屋里的四堵墙都是幻影造成的“心壁”,是无法真正阻挡他们的。
  白川和武夫决定乘外星人不备,孤注一掷,试一试。他们手拉手朝墙上撞去。果然没什么障碍!
  白川教授先破坏了电脑控制器,这样可以使附在人们身上的外星魂不起作用,然后他又操起一根金属棒挥舞起来,一个个仪表被砸坏了,飞船打起转来。武夫则在飞船底部挖了一个洞,然后往燃料库里投入一根火柴,自己和白川教授纵身一跃,从洞底跳离了飞船。
  “轰”,一股浓烟滚滚而起,飞船被炸毁了。
  武夫清醒过来时,发现躺在妈妈怀里,爸爸、弟弟、对门的阿婆、老师、同学都围在他身边,他们的脸又变得像过去一样慈祥、亲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