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来客


(美)威廉·科兹文克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皎洁的月光照在树丛中,给人一种雾气弥漫的感觉。在一处植物繁茂的山岗上,突然降下了一艘来自遥远星际的太空船,它轻盈地停在一块齐整的林间草地上。舱门迅速打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侏儒似的太空人,他们那畸形的脑袋,下垂的胳膊和矮胖的身材,不由使人联想起古怪的精灵。这是一群来自太空的植物学家,尽管飞船上的地球植物馆已拥有地球上成千上万的奇花异草,但是采集工作尚未最后完成。太空人一下飞船,立即四处采集各种植物标本,不论是灌木、树苗,还是美丽的花朵,甚至是毫不起眼的苔藓,他们都小心翼翼连根带土地挖出来,然后爬上舷梯,走进飞船,把标本放进飞船中心的一个巨大温室里。
  他们中有一位走进一片高没头顶的草丛,他感兴趣的是一棵水杉树苗。他在这棵树苗旁边停下来,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开始挖掘。他的身体散发出朦胧的迷雾,将那丑陋的身躯遮掩了起来。
  正当太空人忙于采集植物标本的时候,山脚下的小镇开始骚动起来。雷达和平他扫描监测装置发现了降落在地球上的太空船的信号。一时间,搜索太空船的车辆在公路上奔驰,政府机关的专家们连夜出动,用报话机不断地传呼着。
  那位采集水杉树苗的植物学家站起来,一眼瞧见山谷中的小镇灯火,也许因为这是考察的最后一夜了,他对山谷中的灯光感到特别亲切,有点恋恋不舍,他不由自主地走出水杉林。这时,他的心光亮了起来,这是太空人互相联系的方式,他看到飞船的过道和舷梯上,伙伴们的心光也亮了起来,像星星点点的萤火。于是他放心了,知道暂时还没有危险,就沿着一条林间防火路朝山下走去。他那有蹼的大脚走起来很不方便,特别是膨胀的大肚子一直拖到地上,看起来很滑稽。
  可是那山谷中的灯光仿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一会儿,他的心光不自觉地又闪亮了,与房子里的光相互呼应。他知道,他已经爱上了地球。忽然,他的大脑收到飞船发来的预备警报,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迈开那双带蹼的大脚,朝前走去终于,他如愿以偿地看清了月光下的城镇:繁星满天的夜空,寂静无人的田野和黑黝黝的树林。他深情地想最后看一眼地球人,却没有一个人影,但这也足够了,“再见吧,地球人!”
  他心中默念道。
  突然,他的心光警报系统发出紧急警报:“全体船员,火速返回!危险!危险!!危险!!!”与此同时,他发现一道道炫目的亮光,正从那条防火路朝他这边迅速移动。太空植物学家这下慌了,意识到自己处境十分危险,他一面用双手遮挡着闪烁的心光,以免暴露目标,一面朝飞船方向奔去。他那鸭子一样的脚无法适应地球坚硬的路面,尽管心急如焚,但无论如何也跑不快。四周响起了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地球人用陌生的语言喊叫着,刺眼的白光在灌木丛中扫过。太空植物学家起动他的保护装置,散发出一团迷雾,然后悄悄溜过防火路,钻进了杂草丛生的山谷。等到人声渐渐远去,他便一跃而起,朝飞船奔去。他的心光更加明亮,这是伙伴们的心在向他呼唤。他奋力拨开挡路的树枝,终于感觉到了飞船发射出的强大的辐射波,他甚至看见了舱门还开着,有一位船员站在门边,在招呼他遗憾的是,他长长的脚趾被一些杂草缠住,使他动弹不得。当他好不容易挣脱羁绊,冲进飞船光区的外围光晕时,一个集体决定的信号传来,舱门像合拢的花瓣一样地关闭了。可怜的太空人惊恐万状地站在草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发出炫目强光的飞船掠过树顶,盘旋而上,瞬间,便在夜空中消失了他太可怜了,孤零零一个人,离开家乡有300万光年。他还能回得去吗?
  玛丽太太和她的3个孩子住在镇上一幢有院子的楼房里。院子不大,四周围绕着篱笆,里面有几棵橘子树和碧绿的菜圃。几年前,玛丽太太和丈夫离了婚,靠微薄的工资维持一大家子的生活,非常辛苦,但最叫她心烦的还是几个孩子,成天除了打闹就是玩,不仅不能帮她一把,还把家里弄得乱糟糟的。
  天黑下来了,玛丽太太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一张报纸。楼下传来阵阵喧闹声,这是淘气的孩子们在玩一种魔怪棋。
  “救命!妈妈!救命!”喊叫的是小儿子埃利奥特,他从院子里风风火火地冲进卧室,转身锁上了门。“工具棚里有个怪东西,”埃利奥特哆哆嗦嗦地说,“它朝我扔了一个橘子。”
  原来,埃利奥特刚才溜进院子,从树上采了几个半生的橘子,他发现很难吃,随手扔了一个到工具棚里,没想到这只橘子被什么东西掷了回来,狠狠地砸在他脑袋上。正在玩魔怪棋的孩子们神色不安地站了起来,一起朝门口走去。“站住!全给我待在这里!”玛丽走到门口想挡住他们。但是孩子们并没有理会她的劝阻,一窝风似地冲进了院子。玛丽拿着手电跟着孩子们来到院子里,她朝工具棚照了照,里面除了坛坛罐罐、化肥、农具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时,草地那边传来大儿子迈克的喊声:“大门被打开了”几个孩子闻声赶去,也大声嚷着:“瞧,这么大的脚印!”
  玛丽太太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便把孩子们赶回房间。
  在她看来,这不过是埃利奥特的胡思乱想,大概是玩魔怪棋中了魔吧。
  埃利奥特到底发现了什么呢?原来,那个太空植物学家被飞船遗弃后,在林子里躲了一会儿,直到确定没有危险,才大胆地沿着林间防火路,朝小镇走来,一直走到玛丽太太家的院子外面。他笨拙地翻过篱笆,不料却摔了个四脚朝天,他忍着疼痛,蹑手蹑脚地躲进了院子边的工具棚。就在这时,他被埃利奥特扔过来的橘子打中了胸膛,他也毫不示弱,用橘子回击了地球人,这下把埃利奥特吓坏了。此刻,外星人从躲藏的地方走出来,没料想大脚不小心踩着了地上一柄铁锨,铁锨的木柄弹了起来,碰巧打中了他的头。外星人疼得发出一声尖叫,跌倒在玉米地里。
  熟睡中的埃利奥特猛然从梦中惊醒,他忽地从床上跳起来,带着他的狗哈维一道走出房门,一溜烟跑进了院子。他打开手电,照射着工具棚,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他转过身来,拨开高高的玉米,朝里一瞧,顿时吓得尖叫起来。趴在玉米地里的外星人浑身瑟瑟发抖,一见埃利奥特,拔腿就跑。他慌不择路,一口气跑到山上的树林里,他又饥又累,浑身无力,深深地感到自己的末日要到了。忽然,太空人发现那个小男孩骑着一辆满身铁锈的自行车来到山上。男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东西放在地上,接着走了几步,又放上一个。就这样男孩隔不多远就放一个,沿着一条小路越走越远等埃利奥特走开后,好奇的太空人钻出灌木丛想看看小男孩究竟放了些什么。他拣起地上的东西,原来是巧克力,和太空营养食品很相似。他把巧克力放进嘴里,味道好极了。
  老植物学家早已饥肠辘辘,于是沿着男孩的足迹,一路上拣起巧克力吃,他发觉地球上的食品不仅好吃,而且使人精力充沛。不知不觉地,他又一次来到了玛丽太太的家门口。埃利奥特睡在蔬菜地旁的一个睡袋里。突然,他醒了,用惊恐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怪物。外星人也凝视着小男孩,并向他伸出长长的手臂,他那多鳞的掌心有一块正在溶化的巧克力。
  太空人指了指手掌,然后又指了指嘴巴。埃利奥特似乎懂得这个怪物的意思,他取出巧克力,然后照老样子走几步放一块,太空人紧跟其后,从地上拣起一块块巧克力,贪婪地塞进嘴巴,巧克力汁从他的嘴角流出来,沾满了手指,他发狂似地舔着。
  太空人跟在埃利奥特后面爬上楼梯,沿着走廊走进男孩的房间。他筋疲力尽地躺在地板上,渐渐睡着了。埃利奥特给他盖了一条毛毯,把他藏在了壁橱里。
  第二天,埃利奥特向妈妈撒了个谎,说他病了,这样他便可以不上学了。等妈妈的汽车开走后,他从床上跳了下来,冲着卧室的壁橱说:“喂,走出来吧。”
  外星人忐忑不安地走出壁橱,一边摇摇晃晃地走着,一边用那双特大的眼珠四处张望,他第一次看见地球人的房间,样样都感到新奇。埃利奥特试着和他说话,可这个呆头呆脑的外星人什么也听不懂。埃利奥特无可奈何地带着外星人,一起下楼,走进厨房。“我最爱吃鸡蛋饼,你吃过吗?”埃利奥特拉开抽屉,边说边搅拌起鸡蛋、牛奶和面粉,给外星人做了一顿美味的早餐。用完早餐,他又把怪物带进了洗澡间。外星人进了浴盆,像一条鱼一样潜入水中,水流使他安静下来,他感到特别舒服。但埃利奥特却吓了一跳,他一把拖起外星人,“嘿,这样会淹死的,你这傻瓜!”说着,用一条毛巾替外星人把身上的水擦干。外星人用感激的目光望着这个10岁的小男孩,却无法用语言和他沟通。埃利奥特接着说:“我们各人都用自己的毛巾,这是我的,”他指着墙上挂的毛巾,“这是迈克尔的,那是妈妈的,那是格蒂的,你保存这块毛巾,我们要写上‘E·T’的标记,这是外星人的简称。”外星人听不懂男孩在说什么,但他从埃利奥特那里接收到一种温和的波。他们回到卧室,外星人猛然发现桌上有一台收录机,正在发出悦耳的旋律。这个发现使他很兴奋,他躺在壁橱里盘算,一定要给飞船发信号,让同伴们设法来营救自己。
  埃利奥特的秘密很快被迈克尔和小妹妹格蒂知道了,唯有玛丽太太一个人还蒙在鼓里。迈克尔感到忧心忡忡,他怕外星人会给全家带来麻烦,劝埃利奥特把他交给当局。但埃利奥特坚决不同意,“迈克尔,如果我们把他交出去,他就永远回不到家乡去了。我们应该帮助他找到同伴。”埃利奥特一本正经地说,可具体该怎么做,他自己也没有把握。
  第二天,兄弟俩上学后,他们5岁的妹妹格蒂拿着玩具进了埃利奥特的房间。她一点也不怕那个怪物,还握住外星人的手,把自己的布娃娃、牛仔衫、说话一起读机给他看。外星人正在思考高深的技术问题,他可不需要布娃娃或别的玩具,但那个长方形的拼读机使他突然心跳剧烈,心光震颤不止。
  “这机器会教你怎样拼读。”小女孩边说边操作。外星人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立即明白,这个机器将会教他说地球上的语言,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本身是一台微型计算机。他的心灵扫描进入到计算机内部,扫过微处理机、语言综合器和储芯片。外星人专心地研究这台机器,一遍又一遍地按着上面的键盘,他把存储的语言全部调了出来,仔细研究,终于弄懂了神秘的地球语言。
  不知过了多久,埃利奥特推门而入,发现外星人和格蒂钻在壁橱里。“埃利奥特!”那个老怪物向他招手。埃利奥特张大嘴巴,厚厚的镜片后面,小眼睛瞪得圆圆的。“我教他怎样说话了。”妹妹神气活现地说。“你快对我讲话呀!”埃利奥特兴奋地喊着,“再说一遍!”“埃利奥特”这时迈克尔回来了,他也感到十分高兴。这毕竟是太空人和地球人的第一次沟通埃他们望着那个怪物,只见他用手指了指电话,又指了指窗户。
  “嘿,E·T,你这是什么意思?”
  “E·T要和家里通电话。”外星人一边说,一边重复着刚才的动作。迈克尔和埃利奥特面面相觑,这个问题可把两个孩子难住了。
  一连几天,外星人着魔似地在制造一台通信装置,为的是和他的飞船沟通信息。孩子们都诚心诚意地帮助他,凡是外星人需要的零件,都想方设法帮他弄到。这下玛丽太太可倒霉了,她的许多发夹不见了,雨伞也失踪了,电视机也不亮了,最不能容忍的是,她的汽车报警系统也不能工作了,为此她被警察罚了款。而外星人却巧妙地利用这些零件,制作了一台精致的通信设备。外星人和孩子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忙着制造通信设备时,警察因连续接收到奇怪的信号,已经对他们的居住区进行了监视。
  转眼到了一年一度的万圣节,埃利奥特决定把外星人带到外面去玩玩,外星人担心他丑陋的模样会被人认出来,可埃利奥特却认为没有必要担心,因为每个人都打扮得古里古怪的。孩子们把外星人抬进自行车的货筐里,把通信设备挂在书包架上,来到人声鼎沸的大街上。万圣节给小镇带来了欢乐的气氛,大街上到处是化装游行的孩子,有的扮成美丽的公主,有的扮成凶恶的海盗,也有扮成滑稽可笑的小丑,还有凶神恶煞般的魔鬼外星人盘腿坐在货筐里,看得着了迷,禁不住手舞足蹈起来。周围的人们也注意到外星人奇怪的样子,都惊讶不已。外星人干脆跳下自行车,走进了狂欢的人群。每到一家,他便像走江湖的艺人一样,伸出一个小筐,哄笑的人们纷纷往筐里投放糖果,他到处受到人们的喜爱和欢迎。但是,当他们走家串户来到兰斯家时,外星人突然感到害怕,因为这个红头发的低能儿站在门口,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外星人和埃利奥特,一步步向前进逼。他们向后倒退着,急忙跳上了自行车,但是兰斯似乎早有准备,也跳上了自己的自行车。埃利奥特想甩掉兰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蹬着,但这低能儿突然变得聪明起来,似乎有某种东西通过心灵感应在牵引着他,使他与外星人的系统保持联系。尽管埃利奥特骑得飞快,但兰斯也毫不示弱,他像一个职业赛车运动员,紧紧地咬住埃利奥特不放。两辆自行车飞快地穿过大街小巷,渐渐地外星人发现距离飞船的着陆地点越来越近,他的心跳急剧加快。他想,应该赶快把通信机安装好,向太空发信号,事不宜迟,要争分夺秒。于是,他喊了一声:“抓牢!”然后动了一下手指,自行车像一架直升机似的突然从地上升了起来。自行车擦过灌木丛,掠过树梢,飘过了树林上空。埃利奥特紧握车把,张大着嘴,头发竖立起来。他吃惊地俯瞰下面的树林,那条林间防火路在朦胧的月光下依稀可辨。他简直无法相信这梦幻般的情景是真的。自行车朝着林间的开阔地徐徐下降,外星人用灵敏的指头控制着。当车轮在草地上滑行的时候,外星人的长脚趾被车轮的辐条卡住了,自行车立即翻倒在地。外星人顾不得脚趾的疼痛,从筐子里爬了出来。埃利奥特也迅速爬起,搬出通信机器。当他们确信周围没有人埋伏时,立即动手安装发报机,然后外星人开始向太空发报。埃利奥特站在那里听着太空语言转换成的电波信号源源不断地传出,盼望着奇迹能够出现。外星人也默默地凝视着茫茫夜空,浮想连翩。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灌木丛里还藏着另一个淘气鬼——兰斯,他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茫茫夜空,万籁俱寂,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着,埃利奥特熬不住瞌睡坐在草地上睡着了,躲在灌木丛中的兰斯也推着自行车回家了,因为他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有外星人独自守在发报机旁,呆呆地仰望着深邃的星空。
  麻烦事终于来了,警察的窃听器发现了孩子们的秘密,一张捕捉外星人的大网撒开了在玛丽太太家里,外星人的情况也有些异样。埃利奥特回到家,打开壁橱门,发现外星人躺在枕头上,脚趾伸在空中。他想让外星人直立起来,可外星人却前扑后倒地晃来晃去。
  “头痛,埃利奥特。”太空植物学家痛苦地说。埃利奥特慌了神,他用力扶着外星人,但觉得这个老怪物重得离奇,他从来没有碰过这么重的东西。忽然,他接触到外星人眼中一种从没见过的来自宇宙的眼光,这眼光像电流一样击中了他,埃利奥特立刻变得和外星人一样沉重了。这可不是好兆头,外星人的密度急剧增加,他变成了太空中的一个黑洞。外星人意识到这种危险,他知道,他的全身在急剧收缩,说不定会收缩成针尖那么大小的体积。但是,他不能让埃利奥特同他一起灭亡,“走开”他有气无力地说。但埃利奥特却仍然紧紧依偎在他身旁,使他感受到爱的温暖。
  夜幕降临,埃利奥特把家里药橱里存放的所有药片都拿出来了,但无济于事,外星人愈来愈虚弱,甚至影响到屋子里所有的植物,这些花草也随之枯萎了。埃利奥特痛苦极了,他很想帮忙,却不知该怎么办。他突然想起外星人神奇的手指,那个曾经使他手上的伤口愈合的手指,“把你自己治愈吧!”他恳求道。外星人强打起精神,几乎是央求似地对男孩说:“离开我,带我到远处去我对你们是个致命的危险,对你们星球也是个致命的危险”第二天,迈克尔发现埃利奥特睡在走廊里的一张床上,目光呆滞,迈克尔慌忙把他摇醒,扶着他回到自己的卧室。但奇怪的是,他感到埃利奥特很重,好像一个沉甸甸的大铁球。
  好不容易把弟弟拖进卧室,迈克尔又看见外星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脸色异常苍白,神智恍惚,嘴里说着呓语。迈克尔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觉得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在冲击着他,他伸手摸了摸埃利奥特和外星人,发现他们烧得滚烫,他知道必须把他俩的体温降下来。于是,迈克尔不顾一切地用一只胳膊夹着埃利奥特,同时又用另一只胳膊抱起外星人,使出全身力气,好不容易将他们拖进了浴室。他把他俩放进澡盆,打开水龙头,想浇灭他们身上燃烧的“火”。
  然后,他急忙下楼去找妈妈。玛丽太太顺从地跟着他上了楼。她推开浴室的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缠绕在一起的“爬行动物”,她吓得闭上眼睛。等到大着胆子睁开眼睛时,终于看清了浸在水里的是埃利奥特和一个丑陋无比的怪物。这时,她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将埃利奥特拖出浴盆,迅速用浴巾裹住,然后,把几个孩子都往楼下赶。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赶快离开这里,赶快避开这个缠着埃利奥特的湿漉漉的“爬虫”,别的什么也顾不上了。外星人仍旧泡在浴盆里,埃利奥特抗议似地喊道:“妈妈,我们不能把他扔下不管”玛丽太太毫不理会,她不顾一切地推着3个孩子,向大门走去。但为时已晚,门口站着许多身穿宇航服的人,她的家已经被团团包围了。大门口停着一辆大篷车,大篷车的后门连着一个巨大的软管,软管的另一端有一个空气密封门,从那里才能进入房子。房子里挤满了人,他们都是被召集来的专家。现在,他们把外星人和埃利奥特放进一个便携式的清洁室内,用各种仪器对他们的身体进行全面检查。外星人的身体构造和地球人完全不同,他的整个胸部好像是一颗心脏,专家们的知识几乎都派不上用场,他们像解剖尸体一样用针戳外星人,将他的四肢朝不同方向弯曲,还用解剖刀切开他的耳槽,试图揭开外星人生命的秘密。然而一切努力都毫无意义,因为地球上的医疗手段和仪器,比起外星人的实在太简陋、太不值一提了。外星人静静地躺着,意识到他的生命正在不断地崩溃。
  在这所房子的另一个房间里,一队医生正在为玛丽太太一家人治疗,不时还询问有关外星人的情况。埃利奥特依然昏迷着。这时外星人的情况开始急剧恶化,很快,血压测不出了,脑电图也成了一条固定不变的直线,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几乎就在外星人心脏停止跳动的同时,埃利奥特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这是因为外星人在他奄奄一息的最后时刻找到了和地球男孩屏蔽开来的方法,这样他们体内的感应切断了。
  埃利奥特猛地坐了起来,尖叫道:“E·T,不要走!”医生们摇着头,一切努力都失败了,外星人静静地死去。玛丽太太走过来,把手放在埃利奥特肩上,但他没有觉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老朋友,眼睛里充溢着无尽的悲哀。他们被带离清洁室,透过透明的塑料屏障,看见外星人被装进一个塑料尸体袋,上面盖了干冰。接着,特工人员将外星人放进一个铅制的棺材。埃利奥特等特工人员走后,独自走了进去。
  他俯下身去,用手拂去外星人脸上的干冰,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E·T,我原以为我能永远和你在一起我还有好多好多东西要给你看氨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到塑料薄膜上。
  忽然,一束来自太空飞船的金光射入,触到了外星人那具有治愈能力的手指,使它发出神奇的光。外星人用自己的手指治愈了自己,而且,他发现了飞船的船长近在眼前。“晚上好,船长。”外星人说。外星人全身笼罩着夺目的光辉,他的心光又明亮了,由金黄色变成鲜红色。埃利奥特惊喜不已,他机警地朝门口一看,赶忙用双手遮住外星人的心光。“E·T要和家里通电话。”外星人睁开眼睛说。
  埃利奥特连忙俯下身,“好,我一定把你带出去,不过你先忍耐一会儿。”他脱下外套盖住了外星人的心光,然后将干冰重新放在外星人身上。他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双手捂着脸,径直来到厨房。他悄悄对着迈克尔的耳朵说了些什么,迈克尔点点头。接着,迈克尔从侧门溜了出去。停放外星人的棺材被特工人员抬进了大篷车,埃利奥特吵着要和E·T在一起,特工人员没有办法,只得让他上了车。埃利奥特一上车就敲了敲驾驶室的门。司机座上坐着的是迈克尔,他猛踩油门,大篷车像百米运动员离开普跑线似的,猛地开动,将连结着的巨型软管和围罩房屋的塑料外壳撕裂开来,发出刺耳的巨响。迈克尔拼命按喇叭,大篷车像发疯的野牛向街道上疾驰而去。玛丽太太如梦初醒,带着小女儿跳上自己的小汽车,拼命追赶大篷车,她开始意识到,那个怪物肯定没有死。
  迈克尔把大篷车开到一条通往远山的路上,山上有一群孩子正在引颈张望。半小时前,迈克尔打电话让他们骑上自行车在这里接应。大篷车停了下来,埃利奥特和迈克尔搀扶着外星人走了下来。小伙伴们被样子古怪的外星人吓了一跳,好半天才清醒过来,七手八脚帮外星人爬进埃利奥特的自行车货筐里,然后骑上各自的自行车向上山的公路急驰。这时,警车拉着警报尾随而至,玛丽太太的汽车也追了上来。他们发现大篷车的车门打开着,里面却空无一人。
  忽然,灌木丛中冒出那个低能儿兰斯,他冲着警察和特工歇斯底里地喊道:“他们骑自行车跑了!我知道他们去湖边了!”警察和特工人员立即跳上车,向兰斯指的方向驶去。
  这时,兰斯冲玛丽太太笑笑:“到森林去,我带你去找他们。”
  “可是那湖”
  “嘿,我并不傻!”低能儿做了一个鬼险。警察和特工们受了骗,当他们发觉上当时,又重新回到公路上猛追上来。外星人在自行车货筐里颠簸着,路面坑坑洼洼,但这却是通向远山森林的必经之路。外星人的大脑已接收到飞船的信息,他向飞船发出了求救信号。眼看自行车就要进入森林,马上可以脱离危险了,不料从城镇的最后一个街口,突然冲出一群隐藏在暗处的警察和特工人员,把路堵死了。与此同时,后面的追兵也赶到了,混乱的探照灯如同漩涡一样,把孩子们包围了。
  这时,不知谁大喊了一声:“豁出去了!”孩子们踏车向前,像一把锋利的剑劈向前面的人墙。
  忽然,外星人抬起一个手指,顿时,自行车队像一群鸟儿一样腾空而起,从围捕的车队上空飞过去。所有的警察、特工人员全都傻了。自行车队在夜幕中轻盈地滑翔,外星人伸出手指指点着,渐渐降落在通信机安放的草地上。一束炫目的淡紫色的光芒忽地照在地上,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仰望着夜空。大家惊呆了,一艘太空船在他们头顶上空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像圣诞树上一颗硕大的装饰物从漆黑的夜空降落下来。孩子们沉默不语,沉醉在飞船巨大的威力之中。埃利奥特转过身,深情地望着外星人。外星人的眼睛比往常大多了,“谢谢你,埃利奥特。”他说。
  这时玛丽太太他们也赶到了,格蒂朝外星人跑过来,把拼读机放在他手上:“给你作个纪念。”
  外星人双手抱起格蒂:“谢谢,好孩子。”
  远处出现了警察的影子,外星人一怔,慌忙放下格蒂,转身向埃利奥特伸出双手。他们拥抱着,外星人慈爱地抚摸着埃利奥特的心脏,用指尖在上面划了个复杂的波形符号,于是指尖的光芒在埃利奥特胸前闪烁不停。“我就在这儿。”他安慰道,然后外星人走上了飞船的跳板,走进迷雾般的光晕里,他回过头,依依不舍地望着埃利奥特。一团五彩缤纷的光晕在埃利奥特的眼前升起。
  两行泪水顺着埃利奥特的脸颊流淌,“再见了,E·T!”他低声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