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病房的病人


(美)阿尔弗莱德·贝斯特

  公元2112年,美国正在为理想而战。当前方的战事正日趋白热化之际,纽约的圣奥尔本斯美国陆军医院的T病房也在后方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圣奥尔本斯按伤病员的伤势和病情建立了19种病房,分别用字母A到S做代号。那么,T病房是什么病房呢?
  这个问题恐怕目前还没人知道。T病房的门上挂着双重锁。来访者不得入内,病人也不许离开病房。进进出出的医生和护士的脸上都流露出困惑的神情,但他们又缄口不言。
  据一个干杂活的女工说,她曾打扫过T病房,里面根本没有人,只有24张病床,桌上的东西都蒙着一层灰尘。可是,另一位值夜班的工友却说,夜里他分明听到有歌声从里面传出来。
  医院里议论纷纷:有人说那是一间鬼病房;也有人认定那是供参谋部的官僚们喝酒取乐的非正式俱乐部议论传到卫生部长卡彭特将军那里,他找来了负责T病房的迪莫克博士。
  迪莫克博士向将军解释道:“T病房有24名特殊病人,他们不吃也不睡,还常常突然失踪,所以要把门锁起来。可是,锁对他们毫无作用。”
  “真有这么奇怪的病例吗?给我带三个病人来。”卡彭特将军说。
  此时此刻,内森·赖利正吃着法式烤面包,喝着黑啤酒,一边和共同进餐的钻石大王吉姆·布雷迪打赌:“艾森豪威尔将军一定会赢的”吉姆·布雷迪说:“我可不和你赌,你是个能未卜先知的家伙!”内森·赖利笑了笑,他用餐布抹抹嘴,然后起身回到卧室,脱去衣服,换上一件灰衬衣和一条灰色的宽大裤子。衬衫的口袋上印着很大的蓝色字母:圣奥尔本斯美国陆军医院。接着他消失了。
  莉莱·麦琴的屋子外面聚满了一群群爱慕她的第二十军团的人。当她身披宝蓝色斗篷,微笑着坐上马车时,一个青年飞奔过来,跪在她面前,用小刀刺伤了自己的左臂,让鲜血染红了她的裙裾,口中叫道:“我爱你,莉莱。”莉莱温柔地笑着:“宾汉,谢谢你。”说完,马车在一阵玫瑰和紫罗兰花瓣的花雨中起程,穿过广场来到守护灶神圣火的神庙。莉莱撇下那些爱慕者,独自走进神庙,跪倒在神坛前,一边吟诵着一篇祷文,一边拈了一撮香撒在神坛的火焰上。然后脱去衣服,穿上一件灰上衣和一条灰裤子。上衣口袋上印着:圣奥尔本斯美国陆军医院。她微微一笑,不见了。
  在欢呼声和掌声中,乔治·汉默走出议会厅,格拉德斯通和邱吉尔在门口和他紧紧握手,迪斯累利则邀请他到家里去吃饭。当上完汤和第一道菜时,汉默要求暂时离开一下。他走到楼上,脱去外套和平鞋,穿上一件灰衬衫和一条灰裤子,失踪了。
  一等兵内森·赖利、护士长莉莱·麦琴和下士乔治·汉默正坐在卡彭特将军的办公室里。他们穿着医院的灰色病人服,吗啡使他们迷迷糊糊。
  办公室里灯火辉煌,迪莫克看到在场的有间谍部门和保安部门的专家,不禁一愣。卡彭特将军不怀好意地笑着。
  “迪莫克,我们实在很难接受你的失踪故事,我的专家想跟你和你的病人谈谈‘忽隐忽现的行动’。如果你的确与情报泄漏事件无关,那么我们再着手调查这件不可思议的事件。”
  专家们不由分说地给迪莫克做了潜意识软化、伊特释放、超自我阻滞等检查。结果,一无所获。
  当他们转身准备给病人做检查时,一等兵内森·赖利、护士长莉莱·麦琴、下士乔治·汉默就像蜡烛熄灭似的,突然失踪了。
  卡彭特将军为错怪了迪莫克而感到十分内疚,他当即晋升迪莫克为上校。当三个病人重新出现在椅子上时,卡彭特将军又找来精神病医生,给在座的每个人做一次检查。他们诊断的结果是在座的人都得了轻度休克症并出现幻觉。
  卡彭特将军一方面派人调查24名病人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另一方面派6名专家搬入T病房,观察病员的日常起居及行踪。
  一个星期后,一名专家前来汇报,内森·赖利常常谈起“钻石吉姆·布雷迪”。
  卡彭特将军找来宝石匠,让他查一种叫“吉姆·布雷迪”的钻石,可他无能为力。卡彭特将军又找来语言学家、家谱学家,他们也只知道“布雷迪”是500年来美国的一个普通的姓,别无其他。
  最后,卡彭特将军找来了第一流的历史学家雷德利·斯克林博士。斯克林博士曾对为实现美国理想的战斗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结果被判处了20年苦役。
  斯克林博士一听就知道“钻石吉姆·布雷迪”是18世纪的钻石大王。
  顺着斯克林博士的线索,几天后,卡彭特将军得到一份报告:内森·赖利回到20世纪初的时代,他在那儿过着理想中的生活,他是一个高水平的赌棍,他打赌艾森豪威尔能选上总统,赢了钱;他打赌职业拳手马西亚诺能击败另一位职业选手拉·斯塔泽,又赢了钱。护士长莉莱·麦琴逃往罗马帝国,在那儿过着自己的理想生活,她成为倾国倾城的美人,还有一个叫宾汉的情人。下士乔治·汉默逃往19世纪的英国,在那儿他是一位议员,是格拉德斯通、邱吉尔和迪斯累利的朋友那24位病人是受到氢弹爆炸波的冲击而引起巨大变化的。
  “这些人正进行着超越时代的旅行,但他们却都犯了时代的错误。”斯克林博士分析道。
  艾森豪威尔直到20世纪中叶才进入政界,内森不可能既是18世纪的“钻石大王”吉姆·布雷迪的朋友,又在艾森豪威尔竞选获胜一事上打赌;莉莱·麦琴不可能有宾汉这个情人,宾汉根本没有在罗马生活过;迪斯累利死的时候,邱吉尔才7岁,他们不可能同时成为乔治·汉默的朋友“斯克林博士,如果我们能和那24位病人一样,随心所欲地进入自己理想的现实,我们还要战争干什么?这种奇迹似的事情、神圣的创造、超越物质的精神如果能够探索、研究出来,贡献给全人类,那不是一件伟大的创举吗?”卡彭特将军激动地说。
  “这倒也不失是战争的一大收获。”斯克林博士无不讥讽地说。
  “你能干这件事吗?斯克林。”卡彭特说。
  “不能,我干不了。你需要一位诗人,一位懂得创造的艺术家。”斯克林说。
  卡彭特发疯似地在他那2亿9千万个坚强而干练的专家中进行挑选,可他始终也没找出一位理想的人眩宝石人面(美)穆尔科克马车终于停住了。霍克蒙默默地跟着卫兵下了车,他看到眼前是一大气宫殿式的建筑群,四周高大的塔楼,闪着深色的金光。这里是德克帝国的皇宫。
  卫兵领着他穿过宫殿里高大的走廊,戴着蛇皮面具,披着带斑点大氅的马里达斯男爵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马里达斯男爵领着霍克蒙走过一道道铁门,踏进一间灯光耀眼的房间,里面放着一架非常精美的机器。机器几乎全由柔和的红色、金色和银色的网络组成。霍克蒙按照马里达斯男爵的指点站到踏板上。网络的细丝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它具有人类肌肤那样的温度和活力。网络发出柔和的乐声,像阵阵微风沁人心脾。
  “阁下,请走进去,必须将黑宝石嵌进你的额头,别怕,我保证你不会感到痛苦的。”
  霍克蒙按男爵说的做了。网络瑟瑟作响,黑宝石轻柔地抚摸着他,似乎要进入他的体内,与他融为一体。霍克蒙突然觉得头颅里产生了一种压力,非常温暖而柔和的感觉遍布全身。他心里明白,这台机器正在将一种坚硬的物体嵌入他的前额,他感到有些苦涩和委屈。
  一个月前,科恩省年轻的霍克蒙公爵率领人民,起来反抗德克帝国的侵略与压迫。但是,由于寡不敌众,他们很快就失败了,公爵也被关进了监狱。
  一天,德克帝国的军事首领马里达斯男爵找到霍克蒙,表示可以给他自由,并归还他的领地。但条件是,霍克蒙必须打入邻近的卡马格省,掳取其领主布拉斯伯爵的女儿伊莎尔达。
  为了回到童年时的牧场,为了让自己领地的人民过上平安的日子,霍克蒙接受了这笔交易。但马里达斯提出要把一颗具有魔力的黑宝石嵌入他的前额,以便观察到他的行踪,了解防守固若金汤的卡马格的情况。马里达斯不仅要得到布拉斯伯爵美貌绝伦的女儿,还要占领卡马格富饶的土地。
  正想着,霍克蒙感到前额一阵剧痛,他觉得自己长出了第三只眼睛,前额嵌入了一块硬硬的,又很平滑的东西。
  “好了,霍克蒙公爵,你可以走了。从此,无论你走到哪里,我们都能了解你所遇到的人和事。一旦你背叛我们,黑宝石中的生命力将会吞噬你的脑子。”
  霍克蒙公爵顺利到达了卡马格,因为人们都知道他是科恩省起义的勇士。他把马里达斯教他的话说了一遍,讲述自己如何被俘,如何饱受折磨,头颅里被嵌进宝石,又如何逃出来。人们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布拉斯伯爵的女儿更是用满怀敬意的目光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晚上,布拉斯伯爵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席间,卡马格著名诗人鲍金特尔朗诵了他特地为霍克蒙写的十四行诗,赞美他迷人的故乡。霍克蒙被诗句特有的韵律和节奏打动了。听着听着,强烈的乡愁和酒精的作用使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用毛皮和丝绸铺成的床上。他睁开眼睛,仿佛又看到伊莎尔达小姐漂亮而又多情的眼睛,他发现自己好像被她迷住了。
  突然,他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接着传来了布拉斯伯爵洪亮的声音。
  “睡得好吗?霍克蒙公爵。你躺着别动,脸上也不要露出惊恐的样子,免得马里达斯怀疑你。”
  霍克蒙顿时感到十分惊愕,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布拉斯伯爵继续说:“霍克蒙公爵阁下,我年轻时也读过一点巫术方面的书,所以昨晚的宴会上,我让鲍金特尔用诗来打动你思乡之心,从而令你渐渐失去知觉,以便我们了解你的心里活动。我们明白你是被德克帝国的人诱使而来的,也知道宝石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杀你,因为我不愿失去一个潜在的德克帝国的强有力的对手,我知道你心里是非常痛恨他们的。我可以凭我有限的功力暂时帮你消除痛苦,如果你要彻底除掉黑宝石,你只有去求助于法师马拉奇奇。喝完你床边的那杯酒,你就走吧,免得马里达斯发觉后来找你麻烦。”
  霍克蒙公爵听了布拉斯伯爵的一番话,羞愧难当,他决心再和马里达斯战个你死我活。他一仰脖子喝下了床头柜上的红酒,顿时觉得额头微微发烫的黑宝石变清凉了,不觉精神一振。他披上衣服,去找马拉奇奇。
  历经千辛万苦,霍克蒙公爵终于在离卡马格不远的一座密林里找到了马拉奇奇。他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但皮肤却很光滑白皙。
  霍克蒙公爵说明来意。马拉奇奇想了一会儿,说:“我没有理由帮助你,除非你杀了马里达斯,他杀害了我整个家族的人。现在,他又开始进攻卡马格。杀了他,你再来见我。”
  马里达斯男爵以搜索霍克蒙的名义,带领10万人马,把卡马格围了个水泄不通,并要求卡马格成为德克帝国的一个省,这遭到布拉斯伯爵的严辞拒绝。
  马里达斯恼羞成怒,下令猛攻卡马格。一艘艘黄铜制成的扑翼机腾空而起,向卡马格的居民区、粮仓等处投火药弹。
  布拉斯高举佩刀,发出信号,一群巨大的红鹤展翅高飞,响起一阵阵“扑扑”的声音。红鹤背上的鞍子上,坐着配有火焰长枪的士兵,士兵不断用枪瞄准扑翼机的驾驶员射击。一个个驾驶员应声跌出机舱,扑翼机遂撞到山崖上粉身碎骨。同时,红鹤也被击落不少,带血的羽毛飘满天空。扑翼机不及红鹤灵活,而红鹤的战斗力却不及扑翼机,一场空战打得难解难分。
  陆地上,马里达斯男爵仗着人多势众,向卡马格冲来。布拉斯伯爵不慌不忙,一扬刀,从四面的塔楼上射出一个个白色圆球,白色圆球落在进攻队伍的前面炸开,散发出一种迷幻气体,把德克帝国的士兵一批批熏倒在地。马里达斯男爵不甘示弱,搬来一门门火炮,对四角的塔楼猛攻。一个塔楼旋转倒地,又一个塔楼德克帝国的士兵已攻到了卡马格城下。
  布拉斯伯爵让军队分成两路,迎战敌人。他自己手持宝刀,一马当先冲出城门。刀起头落,霎时间,便杀得敌人人仰马翻,血流成河。但毕竟马里达斯的士兵是城里士兵的10倍,布拉斯伯爵杀进杀出,刀都砍钝了,可敌人的包围圈却越来越校渐渐地,年迈的伯爵有点力不从心了,一个不小心,马失前蹄,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人穿着一身黑色锁子甲,高喊:“霍克蒙在此!”手持大刀,杀进重围。
  “哼,你终于来了!”马里达斯一把金刀拦住他的去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立刻战成一团。霍克蒙报仇心切,越战越勇,大刀舞得飒飒有风。马里达斯武艺也不弱,一刀一刀有招有式。终于,霍克蒙看准了一个破绽,一刀砍去,击中马里达斯的右臂,使他的右手一颤,大刀落地。霍克蒙正想乘胜追击,突然头上一阵绞痛,黑宝石又渐渐发生作用了,它的生命力开始了。可霍克蒙顾不得这些,直追马里达斯,举刀向他砍去,这时,马里达斯回过头,一扬手,掷出一把匕首。匕首插进了霍克蒙的左胸,霍克蒙咬咬牙,刀起头落,马里达斯终于被杀死了。霍克蒙眼前一黑,直直地从马上栽了下来。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窗前的鲜花和伊莎尔达秋水盈盈的双眼。她告诉他,他们胜利了!霍克蒙杀死了马里达斯,德克帝国的士兵没有了首领,乱作一团,很快被打退了,霍克蒙成了了不起的英雄。布拉斯伯爵已派人去请马拉奇奇了,所以伊莎尔达劝霍克蒙坚强一点,再忍耐一会儿。
  霍克蒙感到头上一阵阵绞痛,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他伸手握住了伊莎尔达白皙的小手,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说了句:“您真美!”然后,闭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