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铁达尼


  美国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
  当重量超过一百吨的太空穿梭机,清晨时分安全降落在跑道上时,有印第安人血统的布兰卡船长,仍决定将在太空遇见的怪事保密。除自己之外,就只有“发现号”的六名船员目睹怪事发生。不过,他们已一致决定,暂时不会把回航前那一刻所看到的,向太空总署的十人小组报告。
  俄罗斯,哈萨克斯但,拜科努尔宇宙飞船发射场。
  在接近北冰洋大梅尔半岛出生的金科夫船长,带领四名船员,驾驶“联合号”太空船,越过大气层,于“发现号”着陆后三小时,从太空站安抵地球。
  一个星期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太空人,第四次在俄罗斯的“和平号”太空站上会合。也许由于举行过三次模拟试验,今次的征空行动,可没有引起传媒的特别注意。
  又怎会想到,一次看来风平浪静的联合征空演习,正面临一个神秘巨浪”的冲击?在太平洋上空四百公里的漆黑外太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雪夫斯基博士为首的特别小组,恐怕亦没有机会听到金科夫船长与船员的特别报告了。
  这五名全在共产政权下成长的太空人,深深明白到”沉默是金’l的道理。假如他们的确天真到将在太空站上面看见的景象,向特别小组和盘托出,说不定立刻被送进疯人院度过下半生。青出于蓝,新的政权比旧的更心狠手辣,说出真话的人,可能会被派到切尔诺贝尔核电厂的地底,清理依然发出致命辐射的核原料。
  因此,当金科夫船长率领四名船员步出“联合号”太空船的机舱时,都用最佳的演技,掩饰着脸上的惊讶,若元其事的拿着地面指挥中心女同事送上的面包和盐。
  当俄罗斯五名太空人,正在接受传统欢迎礼时,在英国的城市南安普敦港,正弥漫着一片浓雾。停泊着数艘大邮轮与货船的海面上,不时传来阵阵低沉的汽笛声。
  在阴沉的天色里,一名衣着华丽的老妇人,正从一辆银灰色劳斯莱斯钻出,在两名护士的搀扶下,来到泊在码头的一艘小渔船旁边。尾随着她的,是一名又矮又胖又秃头的私人医生。
  残破的船头,用油漆漆着的船名,虽然因剥落而模糊不清,但用心细看,还是可以读得出的。
  “箭鱼夏利。”老妇人念出船名时,满是皱纹的脸上,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不过,她转眼间又收起笑容,忿怒地回头,狠狠地盯着身兼司机与保缥的黑人,充分表现出老太婆喜怒元常的怪脾气。倚在车门旁边的黑人连忙将点着的香烟抛到地上,用皮鞋踏熄,立正高声道歉:“对不起,卡昂女伯爵。”
  “丽恩,你还是这么讨厌人吸烟。”一名满脸油污的老船长,从船底的机房探头出来,口中正叼着一具烟斗:“你始终不肯改变刁蛮的小姐脾气。”
  “夏利,去年聚会的时候,你也答应过我,不再吸烟斗的。”明天就要庆祝九十大寿的丽恩卡昂女伯爵,发娇嗔时就好比三岁的小女孩,“聚会快开始了。”
  箭鱼夏利识趣地拔出烟斗,掷到飘着浓雾的海上,耸一耸肩,用出奇敏捷的身手,跳上甲板,跨过船舷,来到卡昂女伯爵面前。两位年近九十的老人家,四目交投,好像电影中的凝镜。又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分别展开双臂,热烈地拥抱起来,仿如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
  “你的宝贝威廉呢?”箭鱼夏利替丽恩抹去鼻尖的一点油污,扮一个鬼脸:“丽恩与威廉,是永不分离的一对,你别向我这个老朋友说,他今天没有伴你一同来。”
  丽恩的脸上再次泛起诡异的笑容,然后从斗篷中掏出一头小小的玩具熊,用颤抖的右手,在夏利的眼前晃来晃去:“威廉,还认得你的救命恩人吗?”
  女伯爵手中的玩具熊,既残旧又脱毛,与她的年龄和身分极不相衬。不过,衣衫槛楼的老船长,又何尝跟一身华服的女伯爵合衬?威廉,并非丽恩的丈夫或爱人,而是一头连流浪汉也不要的古老玩具熊。
  可是,在古董玩具收藏家的眼中,威廉已经是一件元价宝。这类一九一”二年出厂的玩具熊,目前全球只剩下五头。一九九三年,法国巴黎举行大规模古董玩具拍卖会,一头被狗咬掉半只耳朵的同类型玩具熊,以接近十万美元的成交价,被一名神秘买家投得。
  丽恩怀中这头玩具熊完整无缺,又何止值十万?
  “假如世界上没有你,威廉就没法伴我一生一世。”丽恩拥着这古董似的玩具熊,偎倚在夏利的怀中:“八十三年了……”
  八十三年前又究竟有什么事,发生在他俩的身上?
  *
  银灰色的劳斯莱斯,驶到一问由旧船坞改建而成的小旅馆前。箭鱼夏利,隔着挡风玻璃,看见两名工人,正把一条横额挂到大堂人口处。卡昂女伯爵轻抚着怀中的玩具熊威廉,感慨他说:“今年的聚会,还剩下多少个参加*
  夏利当然明白,为何丽恩会如此感触。在这间小旅馆举行的一年一度聚会,越来越少人参加,恐怕今年与会的,绝不可能超过十个人。这也难怪,试问在一宗八十三年前海难中生还的小童,仍然有多少个能够活到今天?
  一九一二年四月,一艘被誉为世界最大的邮轮,从英国的南安普敦,首航前往美国的纽约。这一艘豪华邮轮,载有二千二百二十六名乘客,身分非富则贵,包括美国国会参议员、陆军上校,百货业矩子,甚至负责建造这艘邮轮的工程师。““十三”,果然是二个不祥的数字。这一霞被称为永不沉没的巨型客轮,在四月十二日深夜,在大西洋的航道上撞到冰山;结果船身断成两截,在十三日凌晨时分沉到海底,造成一千五百零三人罹难,成为当年轰动世界的海上事故。
  侥幸生还的七百二十四名乘客当中,有两名六岁大的小童,他们的父母当时都已葬身怒海之中。
  这两名小童,男的叫夏利韦特,父亲是海洋生物学家,母亲是科学杂志的总编辑;女的叫丽恩卡昂,是奥地利卡昂家族的后人。这两个小孩子,当日欢天喜地跟随父母登上邮轮度假,又怎会料到,自己竟在一夜之间变成孤儿?
  令夏利与丽恩成为生死之交的,正是这一场世纪大海难。他们是第二批今上救生艇的小童。如今丽恩怀中拥着的玩具熊威廉,就是夏利替她从海中拾回来的。
  救生艇中的小童,在遇险后一直保持联络,长大后更在这艘邮船当年启航的港口,举行纪念海难的周年聚会。
  这艘传奇沉船的名字,连小学生都知道,她名叫“铁达尼”。
  {布兰卡船长一踏进太空总署的会议室,便感到不对头。坐在他前面的,并非处理“发现号”升空任务的十人小组,而是三个素未谋面的人。他的心登时冷了半截。假如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传闻中的神秘“z小组”。“布兰卡船长,你在上面看见什么?”坐在中间的人冷冷地问。“我不明白阁下的问题?”布兰卡船长瞪住戴若假发的胖子答这:“上面?你和我的头顶都一样是天花板。”“在俄罗斯大空站外面,你看见什么?”坐在旁边架着深近视眼镜的老者,单刀直人问他:“别装蒜了。”另一名瘦得皮包骨的中年人,按下会议桌上的一颗钮掣,会议室中的一幅邀徐徐升起,露出一个巨大的荧光幕。
  布兰卡船长闷哼一声,因他对今次近乎盘间的聆讯极为反感,这一个臭·名远播的“:小组”,据说是国防部、朕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组成的三人绍富调查组,直接向美国总统负责。可怕的是,他们的行动,其实连总统先生亦蒙在鼓里,这正是“:小组”令人闻风丧胆的原因。
  会议室的灯光转暗,只剩下两盏射灯投在一脸怒容的布兰卡船长身上。画面中出现的,是太空穿梭机“发现号”的机舱全景。这种用广角镜摄录的画面,对布兰卡船长来说,可绝不陌生。他就经常与其他六名船员,挤在摄像管前,跟地面指挥中心的控制人员打招呼。
  不过,作为“发现号”的船长,他绝对可以肯定,没有摄像管安装在这个位置。换句话说,原来穿梭机中不少角落里,都暗藏着太空人不知道它存在的监视装置。
  “你们这群瞥伯!布兰卡船长冲前大骂:“卑鄙r
  偌大的会议室中,索绕着忿怒船长骂人的回响。”偷拍的片段中,传来一把声音:“我做了手脚,穿梭机与指挥中心会暂时失去联络,但不能超过一分钟,否则他们会怀疑。”
  女太空人仙迪在镜头前,用肯定的语气,对另一名太空人盖斯说:“我们三人在外面也见到。”
  华籍太空人陈铁,紧握拳头道:“发现它的时候,我与艾菲正在修理机械臂。”
  布兰卡船长低声说:“绝不能让他们知道的。……
  画面变成一片雪花。
  皮包骨的中年人,走到荧光幕前道:“亲爱的船长先生,假如不想你的退休金泡汤,还是老实说出来好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叫你们要守口如瓶?’”你看见什么?”架着深近视眼镜的老者,把问题重复一遍时,巨墙又再徐徐降下。
  布兰卡船长深深吸一口气,终于吐出七个字:“我们看见半艘船。”
  “船?”戴假发的胖子问骸按罂沾客庑欠纱俊*
  “不不不。”布兰卡船长耸一耸肩道:“是一截沉船。”
  “z小组”两名成员霍然站起,齐声惊讶地问道:“沉船?”
  会议室的空气,好像在刹那间凝结了。
  “不错,是‘铁达尼’,”布兰卡船长淡然这:“一艘在本世纪初,沉到大西洋海底的超级邮船。怎么?别向我说,你们连她的名字也未曾听过?,’
  架着深近视眼镜的老者,来到布兰卡船长要前,不置信地“哼”了一声道:“你们在太空中遇见‘铁达尼’?神经病!
  “看,这正是我害怕给你们知道的原因。”船长答道。
  夕阳西下,黑海沿岸城市苏呼米的”所疗养院里,雪夫斯基博士与“联合号”太空船的船长金科夫,正坐在临海的阳台上,品尝鱼子酱与伏特加。
  雪夫斯基把一小片铺满黑鱼的烤面包,往嘴里送,脸上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他凝望着波光谢谢的海面,忽然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还是告诉我沉船的事吧。”
  金科夫船长口中的伏特加,几乎被吓得喷出来,颤抖的右手已将杯掉到地上,溅起无数的碎片。他的心向下一沉,倘若四名太空人中不是有奸细,就是其中有人出卖他。保守秘密的表决,是在“和平号”太空站一处隐蔽角落进行的。雪夫斯基绝无可能知道,他们遇见的怪事。
  “我说出来之后,你会相信吗?”金科夫船长间道。雪夫斯基没有回答他,只是轻轻呷了一口伏特加。金科夫船长抬头望向满天彩霞,唤起不可思议的回忆。漆黑的外太空,对征空经验丰富的“联合号”太空船四名船员来说,仍然是一处神秘的异域。由于美国人的穿梭机“发现号”再度泄漏燃料,俄罗斯地面指挥中心,不同意这厦美国穿棱机太接近“和平号”太空站。“我们必须保持一百公里的距离,”金科夫船长利用对讲机跟布兰卡船长通话:“直至推进器停止瞩出燃料。”布兰卡船长飘浮在“发现号”的机舱中,按动着一具电脑,检查得穿梭机上三十八个主要导向推进器中,其中有两个发生故障,泄漏出大量燃料。
  以女太空人仙迪为首的三人抢修组,目前正作出紧急维修,必要时只得中断失灵推进器的燃料供应。另外两名太空人则继续修理出现故障的机械臂。
  忽然间,布兰卡船长看见一些东西。
  那是一颗浅绿色的光点。
  布兰卡船长定神一望,它早已飘过窗外。他连忙把脸孔贴近窗口,登时给眼前的景象吓一跳。对讲机中传出在外面抢修推进器的仙迪的声音:“船长,你看见吗?”
  “当然看见,你正跟我打招呼。”布兰卡船长若无其事的回答,已经令女太空人仙迪会意,因为穿梭机上的每一句对话,地面的指挥中心都会听得一清二楚。
  在距离“发现号”不足五十尺的外太空,出现数之不尽的浅绿色光点,包围着一具庞然大物。布兰卡船长在半分钟之前,才把目光移离那一角黑漆漆的外大空,转眼间竟然出现一艘不明飞行物体?
  “船长,我们先返回机舱。”华籍太空人陈铁,一早明白布兰卡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俄罗斯“联合号”的船长,在“和平号”太空站上跟美国“发现号”联络。
  “布兰卡船长,我们似乎遇到同样的困扰。”金科夫船长道:“你有何打算尸在俄罗斯大空站逗留了三个月的太空人,从未想过会遇上,可能是来自外星的飞船。
  此刻,位于美国穿梭机与俄罗斯太空站之间的,是无数飘忽不定的异光。那些浅绿色光点所组成的光晕,将本来是一个黑影的物体,照得一片煌亮。地球上两个超级大国的十二名太空人,都看见一艘外貌毫不特别的交通工具,正飘浮于光点的中央。
  这艘飞船的外型,几乎跟地球上的邮轮一模一样,不过只得半截,极像一艘船的前半部。船身上面满布铁锈,但依稀仍可看到细小的窗口。
  闪烁不定的浅绿色光点,从那些生锈的窗口钻进船舱,又从不同位置价出来,不停地流窜着,像寻找什么似的?另一批光点则游戈于船身外面,形成一层仿如保护膜的物体。、
  几团较大的光点,就飘浮到船头的位置、令人清楚看见船头写着的三个英文字母。
  “tn?……?”布兰卡船长的口在吸动,却没弄出声音。
  假如它是一艘外星飞船的话,又怎会在船头写上属于地球的文字?突然出现在穿梭机面前的,并非来自宇宙深处的飞船,而是来自大西洋海底的一艘著名沉船!11tanic,其中一个译名是“铁达尼”号。此刻跟随他们从一万八千公里,绕着地球运行的,是在一九一二年沉没的铁达尼!
  在太空中包围着半截古老沉船的浅绿色光点,突然全变作耀目的橙红色强光,登时令两个超级大国的太空人,要闭上眼睛。就当他们再次回望那个方向时,半截铁达尼已经消失得无影元踪。强光消散之后,那些浅绿色光点,迅速会聚成一条变形虫似的物体,在“发现号”与“联合号”外面绕了一个圈,便飞向无边的宇宙深处。
  雪夫斯基的目光,从繁星点点的夜空,移到金科夫船长的脸上:“以tit三个字母为首的沉船,未必只得一艘铁达尼吧?”
  “是否铁达尼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解释半艘地球的沉船,会出现在外太空?”金科夫船长凝望大边的闪闪星辰,问道:“他们是来自哪一颗的?”
  “你这个问题,美国人也很想知道。”雪夫斯基将杯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我们潜伏在美国太空总署的间谍,很快会将‘z小组’的绝密档案弄到手上来!*
  不出丽恩所料,今年出席纪念海滩的与会者,只剩下七个人。
  叽十三岁的罗杰斯会长,坐在轮椅上宣布一个特别的消息:“让我介绍两位嘉宾,亚当与夏娃。”坐在大礼堂的几名老人家,都被这两人的名字引得大笑起来。
  一名架着圆圆眼镜的小伙子,站起来自我介绍:“我叫亚当胡夫,是亚利桑那州尸座巨型天线的主管。一个月前,我们接收到一组来自外太空,异乎寻常的电波,竟混合有古老的摩士密码。”
  在这时候,坐在他身旁的另一名黑种女人站起来续道:“我叫夏娃汤逊,目前正参与打捞‘铁达尼’行动。在一个星期前,沉睡在大西洋海床下,断成两截的传奇沉船,有半截突然消失了一分钟。”
  “多谢阁下表演笑话,”一名参加者笑道:“哈哈哈,就算铁达尼消失在海底,又与我们何干?”
  坎有关系,”亚当即答道:“铁达尼遇险时发出的as求救讯号,被某类外太空智慧生物接收到,可惜,当他们赶到地球时,已是八十三年后的今天。”
  夏娃补充道:“他们将铁达尼吸上外太空,搜索兄否仍有生还者。”
  正在打瞌睡的丽恩,半睡半醒地问夏利:“什么事?”
  “没什么,多睡一会儿吧,”夏利轻吻丽恩的面颊:“只不过说有些人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