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体杀手


佚名

  肯特与白尔丝娜并肩走著。“有什么线索吗?”白尔丝娜问。她是肯特的朋友,一家儿童医院的心理学大夫。
  “毫无进展。”肯特是一家报社记者,最近接手了一个任务━━追综报导几宗连续发生的车祸事件。可他手里只有一份统计资料。这项由电脑自动统计的调查表明,交通事故率连年上升,而且当事人多为刚刚开始驾车的少年。“这些孩子的驾车技术是一流的,安全考核也全是A级,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撞人,总是说想不到会撞死人。”
  “会不会是恐怖组织成员?”
  “警方说不可能。他们彼此背景不同,互不相识.唯一的共同点是都十七、八岁,刚刚驾车不久。我跟他们谈过,都是些不错的孩子。”
  “你刚才说还有一项调查?”
  “有关交通事故受害者的,青少年比例在增加。司机说他们象是要自杀,径直朝汽车上走。可他们死前全无自杀迹象,更无遗言。几个幸存者说没想到会被车撞上,说不清为什么。”
  “有没有心理障碍?”白尔丝娜问。“没问题,而且视觉都很好。”
  “我那儿也是这个问题。”白尔丝娜谈起了医院里的事:“那些小孩子都很乖,可孩子家长说他们眼看著往桌椅上碰。我看不出有心理学问题,可他们也无任何视觉障碍。”
  “真是怪事!这些孩子都怎么了?”肯特烦躁地摇摇头。一辆汽车飞驰而过,肯特象是没看见,要不是走在后面的白尔丝娜拉他一把,险些被撞上。
  “好啦,你都给搞糊涂了。今天是我的休息日,咱俩得玩个痛快。”白尔丝娜说著把他拉向一游艺馆。
  这种无人管理的小游艺馆到处可见。肯特最近迷上了电子游戏。这些立体游戏机是他放松神经的良方。“我这次要打败你!”
  白尔丝娜戴好了手套。她以前总是输家。“你想得美。”肯特拿起了头盔。他俩分别站在游戏机两端,面前出现的是手持兵器的古代武士。肯特每次都发现穿上古装的白尔丝娜有一种古典美。
  “杀!”白尔丝娜抢先发难,长枪直抵肯特咽喉。肯特敏捷地一晃,枪柄没入对方胸膛。他俩尽情发挥,打中的只是电脑图像。白尔丝娜很快招架不住,失掉了兵器,只能以肉掌相拼了。她憋足一口气连连发拳,肯特毫无反应,身负重伤。
  “我赢了!”白尔丝娜兴奋地摘下头盔。肯特一言不发朝她头上猛击一拳,白尔丝娜连眼都未眨,“你不服输?”肯特突然笑了起来,他对虚晃的一拳很满意。
  “我找到答案了!”白尔丝娜奇怪地瞧著他,不知他怎么了。
  “我问你,为什么不躲我那一拳?”
  “你……”她一时答不上来。
  “你还以为那是电脑图像,假的!对吧。”
  “嗯。”白尔丝娜点点头,楞了一下。“我明白了!”她反应很快。“儿童立体感尚未完全建立就玩立体游戏,搞不清真与假的区别,总把桌椅当成游戏里的幻像,所以……”
  “不愧为我的朋友,好聪明!”肯特开她的玩笑。
  “可那些驾车的孩子呢?”她还有不明白的。
  “他们玩惯了各种赛车游戏,所以能顺利以高分通过驾车考核。但他们总把公路上的汽车与游戏里的相混,以为撞上去也没关系,所以总是说想不到会撞死人。”
  “那些被撞的小孩还以为是在游戏里过马路呢!”白尔丝娜忙说。肯特看看表,他要紧把文稿写出来。当天下午,他的文章登了出来,题目就叫“立体杀手”。
  三天后,政府颁布了一项新法令,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禁止出售和使用立体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