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听到山洞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以他的经验,要从脚步声判断出来人还不算是难事。
  ‘是冲着我来的吗?'他心中估计着。'我躲在这个山洞中居然会被发现?'
  他缓缓取出放在包袱中的剑。那是一把有着乌黑剑鞘的剑,剑身微呈弯曲,但即使如此,比一般的剑还是略长了些。
  随着脚步声的逼近,他在左臂上的伤口也开始隐隐作痛。'还没好吗?没想到神圣武器的威力居然这么强'但是他早已习惯于各式的伤痕,这一点伤对他来讲,根本不算什么。
  ‘来了'他口中喃喃的念着。
  一道细小的人影迅速的跃进山洞。在黑暗中那人的眼睛却闪烁着晶莹的水晶光辉,好似深海中的珍珠一般。他与那人对望了一眼,彼此都吃了一惊。那人发现山洞中还有人,急忙转身贴着穴壁,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神情。
  ‘原来是个女孩'他口中喃喃的念着。对于一个在外流浪的人,夜视的能力是必备的。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却对于她的美貌吃了小小的一惊。'连看不清楚都这么美了,嗯……想必一定是个美人吧……'
  然而真正让他讶异的是,以他藏匿的功夫,在世上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而今天这女孩居然一进来就发现他,更何况是在黑暗中……
  他正要出声打个招呼时,又有三个人影抢进山洞。他们手上的火把把山洞中黑暗都驱散了。而他也在这亮光下,往那女孩所在的方位看去。
  那是一个清秀的年轻女孩。在火光的闪烁之下,她略显苍白的脸颊泛起了美丽的金黄色,一头绿色的秀发微微杂乱的拖曳到她细柔的双肩。一双澄澈的眼睛闪烁着,好似暗夜中的两颗宝石。身上穿着一件如同雪花般乾净的白色长衣,腰间系着一条黄色的丝带,把她那匀称的身材都展现出来。连像他一般铁石心肠的男人,都不禁心中微微一动。
  只见那女孩拂了拂耳际的长发,轻轻的哼了一声,"你们真是紧追不舍,我又没惹你们,何必苦苦逼我呢?"他朝那女孩脸上望去,只见那清秀的脸蛋上多了一丝美丽的嗔怒。
  他附和着,"对呀!你们以多欺少也太过分了吧!”
  那女孩没想到这躲在山洞里的怪人(她是这么想的没错)居然会帮她说话,很高兴的对他笑了一笑。他微微屈身行礼作为回报。那女孩用手捂住小嘴,咯咯的轻声笑着,好像把追来的人都忘记了一般,很高兴的和他打了声招呼。
  他觉得自己心中的寒冷似乎融化了些,好似接收到一股暖流。他摇了摇头,决定要把这暖流驱散。转头向火光望去,他对于这三个紧追女孩的人毫不在意,大概是哪里的恶徒吧……
  不对……白玫瑰甲,黄玫瑰盾,红玫瑰枪……他猛地发觉这三个紧追而来的人居然是以正义为使命的游侠。从他们三人的脸上,丝毫感觉不出一丝恶。他对于游侠可熟悉的很,一旦游侠心中起了恶念,环绕在游侠四周的圣光是会消失掉的。而这三人身上的圣光却依旧微闪着,代表这三人还是得到了正义之神-帕拉丁的守护。这个女孩被三个正义的使者追杀着??……他感到越来越有趣了。
  那三位游侠中的领袖轻轻的咳了一声,"先生,我劝你赶快离开,现在这里非常危险。”
  “这名女子是很危险的人物,你不要被她的外貌骗了。我们是奉了潘那柯城葛来风城主的命令来除掉她的。我们是游侠,请你相信我们……”
  那女孩跑到他的身边,摇着他的肩膀,"不要相信他们"他看着她惹人怜爱的表情,只好推翻他原来打算两不相助的决定。
  “这样欺负弱女子也叫游侠吗?除掉?这种话你们也忍心说的出口?我看葛来风大概也疯了,才会叫你们追杀这样一个无助的弱女子……”
  一名年轻的游侠可忍不住这口气,"你……你不要不知好歹……我们可是为你好耶!!”那名游侠的领队早已发现他身边的长剑,"我们知道尊驾身手了得,而且深富正义感,但是这女子实在是危险人物,千万不要被她外表所骗了!”
  他不禁笑了起来,"深富正义感?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他反手扯下身上的斗蓬,缓缓的把手中的微弯长剑树立胸前。乌黑的剑鞘与他挂在胸前的项链的紫色宝石互相反射着火把散发出的光芒……
  那三名游侠几乎是同时间叫了出来,"魔界之石,你……你是暗骑士!!!!”
  他微笑着,"在美女之前是不能见血的。今天就放你们走吧。还不向这位姑娘道谢。”
  那游侠首领一咬牙,手势一挥,喝道,"今天就连你也一起除掉!!"舞动着手上的红玫瑰枪,猛力的挥击着。另两名游侠也一并冲了上来。
  他摇了摇头,"真是不知好歹"他手中的长剑突然自动的从鞘中弹了出来,便如一道黑色的流星般的击落了三名游侠的长枪。"你们三人加起来也挡不了我一招的,识相的就快滚吧!待会我的魔剑醒来,我想留你们的性命都办不到”
  那游侠首领见毫无胜算,急忙命令撤退。"暗骑士,你这自找死路的笨蛋!"口中骂着,脚下可丝毫不慢,一溜烟的三名游侠就不见影踪了。
  那少女见到这奇怪的人(她现在对他比较有一点好感了)帮她赶走了这几天一直紧追她不舍的讨厌混蛋游侠们,很高兴的向他行了个礼。
  “谢谢你了~~。你好厉害。一下就把那三个混蛋打败”
  他望着眼前这个清秀中带点稚气,却又有着几分娇媚的女孩。危险?
  “他们为什么追你呢?能让三个游侠追击,不简单耶。”
  她轻轻咬了自己的嘴唇,摇头,"我不能说”
  他也摇了摇头,"不能说?再大的坏事在我暗骑士面前应该也不算什么吧?”
  那女孩用力的摇了一下头,"我可没做坏事!”
  “哦?那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呢?”
  那女孩跺了跺脚,"我是怕吓到你!”
  他有点狂妄的笑了起来,"这世上能吓到我的事情还不多。我倒想听听”
  那女孩有一点着急,用带着一丝哀求的眼神望着他。"你……”
  他努力的把自己松动的意志再次坚定,"我救了你耶。你总不能让我莫名其妙打了一场架吧。”
  她无力的垂下头,"好吧……你要有心理准备”
  他连忙鼓励她,"放心,我不会被吓到的。”
  那少女头低的更低了,似乎不敢和他眼神接触……
  “我……不是人类……”
  “什么?"他吃了一惊。
  那少女豁然把头抬起,眼光中已经溢满了泪水。
  “我是……龙!
  她眼泪儿留在眼框里打转,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你笑什么笑啊?"语音仍带点哽咽。
  他仍然没有停止他的笑意,"那你为什么哭呢?”
  被问到这问题,那少女的眼框又红了。"每次只要被别人发现我是龙族,他们都要杀我……不管我对他们再好,他们都把我当恶魔一样的看待。我很想和人类交朋友啊。”
  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别哭啊!龙小姐。"说完有点捉狭似的笑了起来。
  她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你为什么笑得这样开心?你不怕龙吗?"边说边拭去脸上的泪水。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怕啊。”
  她有点被搞糊涂了,"那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他握了握手里的剑,"我还有我的剑在呢!如果看到这么美丽的龙族女孩就要逃跑,那哪一天遇到丑恶的龙族战士,我岂不是连逃都逃不动了。”
  她高兴的笑了起来,似乎完全忘了刚刚的忧伤。"嘻嘻!那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
  他望着她明亮如早晨的太阳一般的笑靥,觉得自己全身都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嗯……你确定要和我做朋友吗?跟我交朋友不见得是好事呦……”
  她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为什么呢?”
  “跟我交朋友后,你要和其他的人类交朋友就更困难了!”
  那少女摇了摇头,"为什么呢?”
  他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因为我是个坏人呀!”
  那少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喔!坏人是那种大家都讨厌的人吗?”
  他点了点头,"我是比龙族更令人讨厌的人喔!对于人类,我是比龙族更可怕的存在。”
  她好奇的打量着他,"可是你看起来比刚刚那三个臭人类好多了!”
  他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葛来风听见了一定会气死的。哈哈!居然有人说我比游侠还要好?”
  那少女有点委屈的辩解着,"真的嘛!!反正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是龙族还和我讲话的人。我要和你交朋友啦!”
  他这辈子还没有这么哭笑不得过,"好吧!如果你想要的话……”
  她高兴的用她的双手握着他的左手,"你是我的第一个人类朋友喔!!你叫作暗骑士吧。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他被她温暖的小手握着,心中却转着古怪的念头……'好像没有鳞片"……这时连忙回过神来,"嗯!……我叫做道格拉斯。不过一般人只知道我叫做暗骑士。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高兴的讲出一长串音节来,"这是我的名字~linstarseer-ranbowar-dratinor”
  他吐了下舌头,"龙族的名字我可记不来。乾脆这样吧……我就按着你的名字的第一个音。
  叫你-'琳'好了。”
  少女高兴的手舞足蹈,"好啊!那我就有人类的名字了!!”
  他怪有趣的看着她,"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对了,你是龙的哪一族呢?”
  琳微笑着,"你猜猜”
  他想了想,"肯定不是绿龙,葛来风不会追杀自己的盟友的。是红龙吗?也不像。红龙都
  很野蛮。褐龙吗?还是银龙?”
  琳很高兴的把脸凑到他的脸旁边,"看着我的眼睛!”
  那是一双闪烁着银光的眼睛。他直觉的说着,"银龙吗?”
  琳拍了拍手,"没错。龙族化身为人类时,会把本身的能量藏在眼睛里。我是银龙族的,所以眼睛会有着银色的光芒。如果是褐龙,眼睛就是难看的褐色。”
  他侧着头想了一下,"银龙不是都很看不起人类吗?怎么会想要和人类做朋友呢?”
  “我很喜欢人类啊!"琳有点生气的嘟着小嘴。"可是族里大家都说我疯了,所以我就逃出来了。”
  他被琳的表情惹得笑了出来,"假如龙族都像你这样可爱就好了!”假如可以,他真的很想一直这样笑下去,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了。然而,洞穴外再次传来的脚步声却让他神经紧绷了起来。
  他口中喃喃念着,"高手来了……”
  虽然是在黑暗中,琳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睛在一瞬间燃起了火
  ……战斗的火……
  “高手?"琳不解的摇摇头,"我没有感觉到啊……”
  他摇了摇手,示意琳不要说话。因为敌人已经来到附近了。
  ……山洞外吗……
  他在思索中同时感受到两种情绪,害怕和兴奋。他害怕是因为这敌人身上所带着的邪恶气息是如此的强烈,他兴奋则是因为他害怕……他已经很久没有害怕过了……
  ……能叫我暗骑士害怕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问题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一道人影伴随着四盏鬼火已经飘了进来。琳看到这人影时竟不自觉的战栗着,"是你!!??”
  那人悠悠的笑了一下,暗绿色的鬼火照在他那苍白的有点过了火的脸上,竟泛起一层诡异的绿芒,显得十分阴森恐怖。
  “我可爱的小女孩呀!!没错,我们又见面了。"那人轻轻的微笑着。
  琳显得有点害怕,"你想做什么?"她不禁往暗骑士的方向靠近了几步。
  那人似乎觉得琳的问题很好笑,"小姐,我要你的命。”
  “我要你的命!!"那人凶狠狠的又强调了一次。
  琳有点不知所措的挥舞着双臂,"我……我又没惹你……”
  那人的微笑有点阴险,"你不需要惹我。要怪就怪你不该身为龙族吧……"那人忽然语音
  一沉,"暗骑士,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少插手!”
  他不知何时已经走到琳的身边,温柔得扶着她的肩膀。
  “我只是觉得奇怪……"他接着讲了下去,"堂堂黑暗贤者的副帅,号称三百年来最强的降巫师的西恩.莱德,居然会追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女孩……”
  那人点了点头,"有时我也觉得奇怪呢!!"他接着又摇了头,"谁叫她是个龙族呢……我莱德一向是对美女最手下留情的呢!”
  “我可不知道黑暗贤者原来也与龙族有不共戴天之仇。”
  莱德摇了摇头,"这不关你的事。暗骑士!"语音突然缓了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变得异常沈重,"我给你一分钟。赶快给我滚出去!!!我就饶了你一条命。”
  他突然放肆的笑了起来,"敢说要饶我命的,你是第七个。"然后他轻轻抚摸着他的剑,"第七个祭品。”
  莱德有点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睛,"暗骑士,你是自找死路。原本还想给你一个机会加入我们黑暗贤者的。可惜可惜,看来今天不除去你是不行了……”
  他点了点头,"很好,没想到能和黑暗贤者的副帅交手,真是荣幸之至。你若是死在我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莱德冷笑了一声,"你们已经被我的魔法阵困住了,还不知道吗?嘿!真是不知死活”
  他心中一凛,居然发现一股强大的魔法力场已经包围着这山洞。
  “区区的一个魔法阵算什么……"琳这时已经镇静了下来,因为她觉得自己和这个暗骑士联手一定不会输给这个可恶的坏蛋,"我只要变身就可以摧毁它!!"她知道自己恢复成龙族型态时的力量。
  莱德恶作剧般的笑了起来,"好吧!你就变身吧!如果能够的话……”
  琳很快的发现自己的力量居然完全消失了,"怎么可能?"她惊讶的叫了出来。以人类法术的能力,应该是封不住龙族的变身才是,可是……
  他也同样的吃惊,"你们终于解开了吗?"他曾经听说过黑暗贤者一项恐怖的计画。
  莱德骄傲的举起了手,"没错,我!!!我解开了……!!!”
  “寻者(seekas)的法术!!!”
  -------------------
   注: 寻者 - seeker ,seekas,是在龙族之前统治世界的神种族
      是一种具有高度智慧的鸟型生物,龙族对他们而言,就
      像是小狗小猫一般。后因不明原因灭绝
      详细资料可参阅 圣·好狗 所著的冒险者之书
  西恩莱德在他那冰冷如大理石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在我的双重魔法阵下,除了我自己的法术之外,任何的法术都是施展不出来的,包括龙族。”
  琳有点不相信般的念了一个闪电咒文,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完全出不来。对于身为龙族一员的她,从未感到如此无助过,恐惧和死亡的感觉在她的心头闪过。她摇摇晃晃的退了几步,几乎站立不住,几乎……
  一双有力的臂膀扶住了她。
  他淡紫色的眼眸流出了淡淡的怜惜,双手轻轻的扶她坐下。
  “你休息一下。别怕,这儿有我!"他用连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的温柔说着。
  莱德冷笑着,"让我送你们进入永远的安息吧!!!”
  “阴间的死灵们,听我召换,人世再临!!!”
  就在咒文完毕的刹那间,一群鬼魅从黑暗中拥出,围绕在莱德的四周……
  他似乎对莱德及这堆死灵部队毫不在意,对琳笑了一笑,"小心,别受伤了。”
  对于如此的藐视,莱德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再见了!!!暗骑士。"手臂一挥,身旁的死灵们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那传说中龙域中最冷血邪恶的暗黑骑士冲去。
  就在此时,他身边的剑突然发出了嗡嗡的鸣声,一种兴奋的鸣声。
  莱德惊讶的叫了出来,"魔剑-悲鸣狂乱斩???!!!"。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些冲过去的死灵竟被尚未出鞘的魔剑吸住,一个个消失在那独特的鸣声中……
  莱德愤怒的低吼着,"好!没想到传说是真的。这些死灵算是给你的礼物!!接下来尝试我真正的威力-暗黑死光!!!"十道光芒从莱德的手指中暴射而出,左手五道死光往琳飞去,右手五道死光却猛攻着他这辈子所遇到的最强敌手。
  “暗黑死光?!"他可不敢轻视这传说中破坏力超强的法术,只有最强的降巫师才拥有这种碰触即死亡的可怕法术。"该是你出鞘的时候了!!!"悲鸣斩似乎是期待已久的从剑鞘中弹了出来,瞬间山洞中居然充满了血红的光芒。那五道击向他的死光居然被这血红色的光芒淹没了……
  他并没有忘记还有另外五道死光。"光翼斩!"一道光幕飞出截击了那五道死光。
  “对不起,让你受惊吓了!"他轻声向脸色有些苍白的琳道歉。
  莱德脸上闪过一阵苍白,随即因极度的愤怒变成紫红色。
  “暗骑士,就算你能保住你自己,也保不住她。在seeker 的魔法阵中,她可是毫无自保能力。原本我是要把她的能量吸收,现在我只要她的命!!!”
  琳紧紧的抓住衣袖,如铃当般的声音虽然微微颤抖着,却是坚毅无比。
  “别管我!我可以照顾自己!”
  他摇了摇头,"我都已经管了,就一定管到底。"右手把悲鸣斩交给了琳。
  琳睁着大大的双眼,"?”“好好拿着这把剑,它可以吸收一切邪恶的力量。一切邪恶的法术,在这把剑前都是无效的。”
  “那你呢?"
  他微微的笑了一笑,"对付这种程度的敌人,空手就够了。”
  莱德对于这个人的狂妄自大,已经快被逼的发狂。
  “暗骑士,你是自寻死路。到了地狱再后悔吧!”
  “以死亡之神ephraim 之名,阴间的诸灵,无底坑的恶魔,赐给我掌管死亡的力量!!!”
  他对于突然降临的可怖黑暗力量感到可怕,死亡的阴影掠过心头。
  “好!为了答谢黑暗贤者的礼物,我也拿出我的最高技艺吧!"随着话声进行,他的身影
  也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
  “究级奥技-残像杀法!!
  转瞬间山洞内形成一幅诡异的图画,西恩.莱德四周泛起了一片灰色的雾气,而在灰雾之外的是数不尽的残像幻影与一抹红光。
  西恩.莱德的瞳孔发出奇异的光芒,冷笑着:
  “暗骑士,就让你尝尝黑暗界最可怕的死亡之雾吧!”
  '死神之雾'的威名,居然使他超快速移动中的身影在瞬间慢了一下。他略略听过这法术的名字,只知道传说中的死亡之雾,是只有最高段的黑暗贤者才能使用的法术。
  然而他刹那间的错呃,却立刻转变为更为高涨的斗志,这也是他暗骑士之名始终能保持不败的原因。
  他发动了攻势。
  整个山洞又恢复了死寂,灰雾与残像同时消失。
  一道人影缓缓倒下……琳很想大叫,却发现自己已失去了声音。
  他很清楚琳为何有这样的反应,因为他左手中,正提着西恩.莱德的首级。那是在万分之一秒中,他以超神速的残像天斩,硬生生的从这个可怜的黑暗贤者脖子上扭下来的。
  倒下的人影,只是西恩.莱德无头的尸体。
  他很想安慰吓得脸色发白的琳,然而,轻易的胜利带给他的,不是喜悦,而是不安。
  堂堂黑暗贤者的副帅,居然如此轻易倒地?但他多年的血战经验告诉他,西恩.莱德是真的死了。那到底……?
  他手上的人头居然在这个时候讲起话来。
  “果然不愧是传说中不败的暗骑士,居然能快过我的反应,可怜的西恩莱德。”
  这不是西恩.莱德的声音,他警觉了起来。然而他知道自己晚了一步。
  他手中的人头,竟变成一团黑影,紧紧缠绕着他的手臂。
  “你是……?”
  不知何时,那死灰色的迷雾再次充满了洞中。
  从黑影中传出一个声音,"死神,ephraim。!”
  “怎么可能!"他感到不可置信。"即使是死神自身,也不可能跨越生死两界的边际!”
  那声音丝毫没有一点感情。
  “所谓的死神之雾,就是黑暗贤者以自身做媒介,使我能穿越死生边际。”
  那声音继续道,"然而你的速度超过我的预料。使我来不及保护西恩.莱德。”
  “在我回到死界之前,我要把这笔帐讨回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他居然有点自嘲的笑了起来。
  “那就快点动手吧。能跟死神交手,是我多大的荣幸啊!”
  死神冷冷的声音回汤在山洞之中,"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加入黑暗贤者……”
  他打断死神的话,"那我就不配称做暗骑士了。”
  那声音似乎竟有一丝的遗憾,"那真是可惜了,那我只好把你送到虚无之境好好悔过吧!”
  原本缠绕他的手臂的黑影突然迅速抽离,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黑色漩涡。从中传来的强大吸力,竟将他身形不由自主的往前带了两步。他急忙稳住身形。
  一层淡红色的斗气缓缓在他身边泛起,他运起全身的斗气来抵挡这强大的吸引力。然而,他可以感受到他的斗气正一点一滴的被吸入黑色漩涡。
  “该死,你太大意了!"他咒骂着自己。徒劳无功的发出一个攻击法术,他知道自己没剩多少时间了,他的斗气已经稀薄到肉眼无法辨识了。很快的,他将会被漩涡给吞吃,被吸入那无边无际,只有永远的孤独的虚无之境。
  然而在那之前,他还必须做一件事。
  “琳,快逃!”
  躲在魔剑后的琳早已被局面的快速变化吓得脸色发白。她咬了咬牙。
  “不,你不会输的,不是吗?”
  虽然漩涡造成的真空令他呼吸困难,他仍然挤出个无奈的微笑。
  “凡事总有第一次,虽然这看起来比较像是最后一次。快走吧,我撑不住了。”
  斗气已经消失殆尽的他,凭着最后的意志力,仍然与死神的黑暗漩涡战斗着。虽然身体已经有一半在那漩涡之中,但他即使到最后一刻,也不会认输。
  然而出乎他意料,琳却冲了上来。
  “快走!银龙女孩!不要过来!”
  “不!"琳手中拿着他的魔剑,红色与银色的光芒交错着。
  “我不会背弃我的朋友的!”
  暗红色的光芒切入了黑色的漩涡,一支纤细却有力的小手硬生生将他拉出。
  他惊讶的张开眼睛,却发现那个瞳孔闪着银光的美丽女孩,正握着他的魔剑,冲入了漩涡之中
  “不!"他伸手希望能抓住她,却只触着了她飘扬的长发。
  然后,漩涡消失了,带着美丽的女孩。
  他掌中有一根银色的长发。
  一根在黑暗中,闪耀弧月般美丽的银发。
  ****************************************************************
  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知道魔界之石上的银色丝线是什么。
  那是一个礼物,一个最后的礼物。
  他摇了摇头,修正自己,不是最后。
  死神,虚无之境。他淡淡的笑了笑。他并不是毫无目标。
  一趟新的旅程,不是吗?
  一趟他非去不可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