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术人


  “夜子小姐,你要努力呀!我们会为你打气!”
  “多谢各位支持!我夜子一定会在这决胜回合里,摘取‘占术王’这宝座。”
  夜子这理想,是今届每个‘占术王’皇座争夺战’中参赛者的理想,这里每个选手都全力以赴争夺‘占术王’的荣誉。他们经历长期刻苦的锻炼,精心去研学占算术数外,更以钢铁般体能和精神,去苦习降龙伏妖之术,这一课是每个参赛者最艰辛的一课,每每在学习过程中,抵受不了地狱式的训练,失去自己的性命,他们如学成毕业后,便正式成为“占术人”,这样便符合资格参加五年一届的“占术王”争夺战,竞逐那占术王位荣誉。
  “降龙回合,各选手第一召集。”会场里的召集讯息,不断地播放着。
  “夜……夜……夜子小姐……。”一个羞怯的支持者,从人堆中挤进来走向夜子。
  “什么事?”
  “夜……夜子小姐……,这里是我从大神庙中祈求的平安符,是送给你的。”支持者含羞地一鼓作气的把心里话说出。
  “多谢你!”夜子习惯地接过了支持者所送的礼物后,细看下,手里的小礼物,是一个作八角形的小镜子平安符,符身给红丝缠着,造型精致美观。
  这刻夜子内心感动非常,她回想小时候家里贫穷得很,把自己卖进了占术学院里,当那竞逐占术王种子选手,课程是严格和冷酷地训练,每天课后总是全身伤痕累累。课余也没什么个人时间,也没有和其他一起集训的同学们交往,因为大家都是竞争对手,没有友谊存在,只有敌意,活在这里便像身处冰雪世界里,什么都是冷冰冰没有生气,所以夜子都是过着寂寞的日子,在孤单无助的生活中长大。
  夜子自从当上了“占术人”后,在比赛场中,竞逐了几场次的比赛后,努力争取好成绩,终于一夜成名,为观众所认识,受到一群拥护者的支持,突然而来的受欢迎,夜子也惊觉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同往日,从前的灰暗日子,终于可以摆脱了,可以过一些新生活,夜子也明白到保持现在的一切,便必须要摘取“占术王”的宝座,吸引更多的支持者,才能维持美满的现状。
  “这平安符,我会在比赛中挂在身旁的。”夜子徐徐把平安符挂在颈项上。
  “呜……!呜……!”那支持者看见夜子十分爱惜自己所送的礼物,开心得哭了起来。
  “你就是总积分排行第三的那新秀占术人吗?”一个九尺高昂的巨汉傲慢地斜视着夜子。
  “他是摩天!那总积分第二的占术人!”夜子的支持者纷说着。
  “是吗?排行第二那位……。”夜子听后,仰昂起头来,以挑战的眼神盯着巨汉。“我的名字是——夜子,请你记着!”她手指着身前的摩天说。
  那巨汉粗鲁无礼地推开围拢着夜子的支持者们,步向夜子来。
  “新秀!我知你比赛成绩很好,有不败的纪录,在众多新人里脱颖而出,你在我遇过的对手中,可算是冒起得最着的一个。”
  “巨人!我也知你在过往历届竞赛中,成绩优秀,是一位资深的选手,但这不代表一切,竞争的时代还是强者为王。”
  “夜子小姐,说得对。摩天参加了数届竞赛,都未能坐上过占术王的王座……。”夜子支持者们嘲笑地说。
  这时摩天面色寒冷,横眼一扫众人,突然四周强风暴起,旋动着劲吹向众人。
  “是‘异风卦术’,大家快靠向我来。”夜子喝叫着。
  “新秀!你学会了五行象法吗?”摩天惊讶的问。
  在隆然巨响之后,夜子与众支持者被一圆桶形土墙所包围,把来袭的裂风也挡开了。
  “新秀!你不要妄想在我手上夺取占术王宝座,你还未够资格与我竞赛!”
  “巨人!你也不要在狂妄自大,你只是排行第二位的,还有上届占术王压在你的头上。”
  暴烈的强风不断从四面八方地袭向圆桶土墙,发出了轰轰巨响……
  “新秀!你这种一夜成名的选手,过往我遇过很多,他们总是在决胜回合中落败,之后像流星闪逝般,在竞赛场上消失无间。”
  “只是他们骄傲,而发生错误。”夜子在心里警惕着自己。
  “哈哈……!骄傲?有谁人对自己实力不骄傲,新秀你也不例外,将会在竞赛中失败。”
  “巨人多谢你为我着想,但请为你的前途担心吧!”此时,摩天鼓动着双手,在掌心中有红光击射而出!落向土墙前,随之,土墙四周便烈焰冲天,发出爆栗噼啪之声。
  “新秀,这是我的绝技‘离火卦术’,好好尝尝身在火炉的滋味吧!”
  “停止!停止!”从远处传来喝止的声音。
  “新秀,你的经理人救军到了。”摩天慢慢收起法力来,手负背后傲视着远处跑来的人。
  一瞬间,电光火石,四周的火焰和土墙消失了,夜子和支持者们现出身来。
  “你们为何在这里进行私自斗法?”
  摩天与夜子两人默然着,只见一位肥胖身材的中年人,负着百磅的体重,像皮球般弹跳而来。
  “摩天,你是资深选手,为何在这里进行私自斗法?”胖子严厉地责骂说。
  “杜尔!你看见我们斗法吗?”摩天瞪目的说。
  “哼!杜尔,你应该问自己公司选拔出来的那位新秀。”顿了顿“你所经理的新人里,没有一个可与我相比,我又怎会和他们私斗?”
  “那么说,你们没有私下斗法,也没有犯会规啦!”经理人杜尔恐怕夜子也犯了规,被剥夺参赛资格,连忙把对话完结了。
  “杜尔,我没空闲和你说话消遣……。”摩天傲慢地转身便走,临行前还冷眼一扫夜子,桀傲非常。
  “摩天真无礼,再见也不说一声,真目中无人。”
  “杜尔先生,摩天的傲慢,是因为他拥有实力才有这种无礼的态度。”
  “夜子你为何为摩天说好话?”杜尔惊奇地问。
  “因为摩天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夜子回想刚才比试法力,摩天不挥一手,只是眼神一扫,便迅速发出法术,运用挥洒自如,自己稍一分神,差点败在他手上,如在竞赛场上再次遇上,必定要集中精神的对付,夜子想到此节,手心也沁出冷汉淋漓。
  “降龙回合,作最后召集。”召集广播的声音向起,使得四周声音回荡。
  “夜子,召集时间到了。快点到大会报到吧!”
  “是!杜尔先生!”夜子向众人道别后,快步进入会场,只留下经理人和支持者们呐喊助威。
  “加油夜子!加油夜子!”
  太阳散慢地升到天中,在正午的时分,阳光开始活跃起来,没顾忌地东奔西窜,走到每一角落去,那圆镬形的天师竞技场给阳光所占领,阳光好象比那些竞赛选手更跃跃欲试,比那欣赏比赛的观众更疯狂热烈,但阳光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便是作争霸占术王位的见证……
  “哗!”全场观众见占术王登场,都纷纷站力欢呼,尤其那些女性的观众,看见占术王的英俊,如着魔般失去理性地狂呼。
  “他就是那‘占术王’?”夜子敬仰地想。
  “哼!靠样子来取笑吗?”摩天不是味儿的心里说。
  “哗!占术王真是俊朗不凡。”夜子的支持者们赞叹。
  “喂!你们忘了是支持夜子吗?”经理人杜尔说。
  “是……是……我们绝对支持夜子的。”各人都伸舌地作着怕怕样子。
  “排行第一的云中道人是个高手,夜子没有把握能取胜,尤其他那神秘的绝技……。”杜尔担心着。
  “杜尔先生!夜子是有实力和年轻的选手,你不用担心吧!”支持者异口同声的说。
  “其他的敌手也实在是太强了。”杜尔说。
  “你那么担心,不如我们用吉卜赛占术,占出比赛结果好吗?”
  “你说什么话?你忘了大会规例吗?”杜尔责骂着。
  “你是说,如果占卜比赛结果会遭受大会的死亡咒语吗?”支持者们说。
  “那不是吗?”
  “但,没有人知道这传说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从前我公司里的一位新晋选手,因偷偷占算结果,而被死之诅咒……那选手还是我弟弟……!”杜尔回忆着过去的惨痛记忆。
  “噢!对不起!”支持者们沉默下来。
  “各位选手,这回合的赛例与以往相同,哪一位最先离开迷宫和捕猎最多妖兽的,便谁是占术王。”司仪说。
  “当各人进入天师竞技场地下迷宫后,各选手的生死,大会是没有责任保障,各选手可以自有卜捕猎妖兽,没有特定的规例局限选手们的赛程……”
  “那么说,竞赛中便可不择手段,罔顾他人了。”在场观众议论纷纷。
  “各位观众第十五届占术王争霸即将开始。”当司仪宣布后,竞技场中央,变幻出一道门来,门里露出一行石阶向下走,进入一处幽暗异域去。
  “各位选手!起步吧!”司仪手一挥,比赛正式开始。各选手和上届的占术王同时展动身形,争取进入迷宫的有利位置。现场观众狂呼着,腾沸的情绪,如疯狂地失去理智。
  “各位观众请抬头看天上的显象幕。”司仪高吭的声音在叫嚷,刺激在场观众们的情绪。
  “看那天幕!”镬形场的空中垂下环型天幕,让在座的观众可以在三百六十的角度里。欣赏十一位选手进入迷宫后激战的播放。
  “占术王加油啊!”“摩天!努力奋斗!”“夜子必胜!”场中观众看着战斗的播放,在为自己所拥护的偶像打气。
  迂回曲折,幽玄阴深的地下迷宫,群魔在蹲伏着,大会安排了上万只饥饿怜怜的妖兽,在等待选手们作午餐。
  “嘘!五行火象!”一串炽烈的赤火,直线般射入黑暗里,照亮角落四周都通红了,此时一头全身黑毛的妖怪赶命的跑出来,向着夜子龀裂着尖锐的獠牙,准备扑击。
  “嘿!只是小丑一只,五行木象……”夜子咒语一出,从黑暗中迅速地蔓延着墨绿的树网,组建成一个巨形树牢,把夜子和妖怪也围了起来。
  突然树牢中显现了数十只黑毛妖怪来,每一只长相都奇形怪状,没一只是相同,唯一相同处,便是那副凶恶妖异的表情,它们在发出凄厉的叫嚣,如想生噬人们般恐怖。
  “一共是三十九只……一次过把你们狩猎,可以省却了时间。”夜子话说完后,立刻涌身到空中,群妖见她展动身形,也不甘后人的跃起狙击。
  “嘿!”夜子娇喝一声,顿时全身下沉,越过上升的群妖们。半空的群妖只是错呆的望向下堕的夜子,愤怒的张牙舞爪。夜子的动作全是诱骗它们跃上半天,好让自己在地上仰视它们,群妖在半空中,无从借力,夜子便有机可乘了,从低角度,找出它们的弱点。
  “五行金球,发射!”夜子再次施发咒语,转眼间她手中激射出十枚金球来,从不同角度袭向半空中的妖兽。“轰……轰……轰……!”连球爆发。
  随后,爆声四起,半空群妖纷纷中弹,落向树牢所织成的树网中。“收!”夜子迅速地施法收起树网,轻易而举地把群妖狩猎光净。
  “用上了半小时,已经狩捕了九百八十一只妖兽,比预习时快了零点二秒……”夜子计算着收获。
  “啊!救命!”陡然间远方的黑漆深处,传来惨烈的呼叫声。“救……救命……命!”
  夜子机敏地拔身跳进发声的暗处,在微弱的光下,看见一团锈迹斑斑的废铁,正在吞食一名选手。
  “排行第九的狄菲……。”夜子惊愕。
  铁兽发现还有其他人类的声音,便循声来追,气势凶凶的流动着废铁的身躯而来。
  “五行水卷!”两柱白色的水卷疾牵向铁兽,阻挡着它的来势。夜子便趁机会,全身向后弹退,避开铁兽疯狂的来势。“呀!”当夜子迅速倒退时,突然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它向前反推,力度威猛。夜子在心神未定间,给偷袭,全身只好给背后猛力牵引,不退反向前冲,撞进铁兽的怀里去,还给铁兽借机反抱着不放。
  “是谁?是谁偷袭我?”夜子怒哮着。
  “嘿……!”黑暗里传来一声冷笑后,便没了踪影。
  夜子给铁兽抓着了,脱身不得,看见它张口来噬,令夜子战斗神经强烈反射,立刻镇静心神,把全身幻化成一蹲钢石,防止给铁兽撕碎肉身。铁兽龀裂着夜子,给她坚硬无比的身体,碰碎了牙齿,铁兽用尽力量也动不了夜子分毫,狂怒异常。
  “金身化水!”钢石夜子喝叫后,全身钢质立刻溶化成水,从铁兽臂湾内泻流入地,便隐没土中。
  铁兽呆看空抱的手臂,奇怪着食物为何会失踪。
  “烈火克金!”突然铁兽火焰四起,把它烧得吱吱怪叫。夜子随后从土中钻了出来。
  “蠢材!”夜子从土中冒出后,准备把铁兽收起。
  此时黑暗四周,隐隐沁透着淡淡的白雾,一眨眼间,结聚浓密,迅速的蔓延整个空间白茫茫一片。
  “什么妖怪出来吧!”夜子沉着冷静地等待突变。
  那片片白雾把正燃烧火旺的铁兽也包没了,连一点火光也吞没了,透不出一丝光芒来。
  “你是排行第三的新晋夜子吗?”浓舞里渐渐现出一位穿白礼服,黑长发的英俊男子来。
  “噢!原来是占术王!”
  “夜子刚才的应变技巧很好,反射神经也很敏锐,能迅速地解决危机而再作反击,这一点看出你的优秀!”
  “多谢赞赏!”夜子面红耳赤的说。
  “不过,你的技术也太杀伤力了,残害了很多生命。”
  “占术王,你的说话是什么意思?”夜子并眇着他说。
  “我们只是比赛,用不上杀害生命来夺取胜利!”
  “那么你的神秘技术,不是用来取胜的吗?”
  “哈哈,这些白雾谈不上什么神秘……”
  “你说……你的绝技便是这些白雾吗?”夜子看着漂浮空中的薄雾,用手煽动着,在黑暗里的白雾,黑白分明,夜子感觉奇异的问:“雾?能杀敌制胜吗?”
  “我没有杀敌!”占术王轻轻地一笑。
  “我不相信你不杀敌能取胜?”夜子摇着头。
  “我从来也没有杀生,只是引领它们到达一处安详的地方。”占术王闪耀着纯洁的眼神。
  “是……是真的吗?”夜子看见他眼光正气,说话诚实,不像在欺骗自己,便有少许相信他了。
  “这白雾一点也不神秘,也不是绝技,只是要仁慈的心,便能控制。”占术王爽朗地笑笑,“这个白茫茫的世界里,是无争、无欲、无求的乐土,非常安详宁静,进了雾了妖怪群,受这环境的熏陶,凶残的性格也淡化下来,都自愿留下来生活,避开现实的残酷世界……。”
  “妖兽怎能在平静中生活,它们是好勇斗狠的。”
  “好勇都狠的是人类,现在的正邪对立,不是人类创造的吗?”占术王惆怅地说。
  “我……我们制造对立……。”夜子初接触这理论感到愕然。占术王紧接着说:“因为对立才能特出人类的伟大,去战胜对方,便受同类的敬仰,这一切是不平等的。”
  “你的意思是人和妖是没有对立,相反是平等的吗?”
  “哈!你真聪明……”夜子回想自己小时候的经历,人类的同族也一点没有公平的对待自己,一点都不平等。
  “那么人类和妖兽有需要自己的乐土吗?”夜子问。
  “没错,我是引领需要乐土的人和妖……”夜子沉思占术王的说话的理论而呆立着。“夜子!小心呀!”占术王惊呼着,迅速地从浓雾中扑向夜子来。“是偷袭吗?”
  随后突然一声轰隆巨响,夜子刚才所站立的位置,被一闪雷电击中了,发生强烈爆炸,把夜子和占术王一起给冲击的气流弹高到半天去。
  “白雾!”占术王身在空中,仍然清醒,看见半空的夜子给气流冲击翻滚,知她是昏晕了,便命令白雾去救援半空的夜子。
  “嘿……!雾中道人,你中计了。”黑暗角落里传来说话。“你……摩……?”占术王错愕问,给一闪从黑暗里划出的闪电所击中,立刻火光四起,消失粉碎,被爆破四散着。
  “呀!”观众看见天幕直播这一幕情景,都站立着尖叫起来。
  “雾中……,今日你的歼灭,只怪自己太仁慈,竟然把防身的白雾,用来救援竞争对手……嘿!”无情冷笑。
  这刹那间发生的变故,占术王想也想不到,自己是这样简单的被偷袭,便消失在世界……。
  此刻占术王的白雾托着夜子降到地上,慢慢便在黑暗中如失主宰般散开去。当白雾散开,便显露了在雾中生活的千多只妖魔来。
  “嘿……!有便宜可拾了。”冷笑声说。
  千多只妖兽呆立当场,对眼前的变化,如在作噩梦。
  “地阴卦街!”冷笑声咒出法术,立时妖兽群所立的土地下陷去,渐渐形成漩涡,迅速强烈的吸力,一口气把群妖吸进到漩涡中心,群妖只是发出惨烈的悲鸣,面上流露绝望的可怜,以往凶残的性格,不知到了那里去。
  “卑鄙小人!你是谁人?”一串烈火射向发出法术的黑暗角落处。“蓬!”赤火落进黑暗中爆发点点星火,赤光乍现下,照出一高昂身型在疾退去了,没入黑暗里。
  “是……摩天!”夜子怒忿的哮叫。
  夜子被爆炸气流冲击到半天,在半昏半迷间,看见占术王给消灭掉,内心一阵激动,只懂张口呆看瞬间的变故。一切只在刹那间发生和完成,都不让人喘息过来。
  夜子知道刚才自己是从地狱的边缘走了出来,占术王为救援自己而葬送了性命,自己才能活回来,是他一念的仁慈而牺牲,他做错了吗?
  夜子落寞地坐在地上。“是什么东西?”夜子发现自己坐在一件物件上,便拾起来看看。
  “哦!是平安符……!”夜子从地上拾起支持者所送的礼物,看见平安符的小镜面上倒影着自己面孔。她看见一双水零零的眼珠,不断滚动着珍珠似的泪水,她坚强的心,一下子崩溃了,抱着平安符在痛哭,她始终是一位年轻无知的少女,怎么能承受残酷的压力……
  “为什么我在哭泣呢?”夜子自己也不相信会为这经历而哭泣,自小从学院里训练冷漠的情感,没有尝过一丝人情的温暖,毕业后投身竞技场上,遇过无数人情冷暖,奸狡残杀的经历,自己的心也训练得如铁石般厚,那“哭泣”的情感也在身体消失似的,但此刻给占术王的仁慈理论所感动后,发觉自己还拥有世人失去了的情感,她的内心慈悲也给召唤醒来。
  “这些争逐的日子,从前的我是十分向往,但现在……”从前的一切,因为生活而盲目的去做,今天的醒觉才是夜子的开始……
  “其实我生存的目标,都是想找寻一片安静的乐土呢!为何还在这里做战斗的傀儡呢?”夜子勇敢的站起来,立正美妙的身躯,闭起双目,举手过头,口中在召唤。“人和妖都是有生命的物体,都是平等的,我要用仁慈为他们寻求乐土。”一刻间,黑暗中四散的薄雾,逐渐的结聚起来,围拢着夜子,迅速的隐没了,只留下淡淡的白雾。
  “岂有此理!”摩天狼狈地在地上爬行着,他满身伤痕,苟且残存的挣扎着,他身周围满是眼光焯焯、饥饿怜怜的妖兽群,准备扑击摩天。
  “下流无耻的巴仑祭师!”摩天痛恨地狂叫着。
  他如此劣景,是报应目前。他给排行第四的罢仑祭师所设下的陷阱偷袭成功,全身重伤,动弹不得,现在还遇上妖兽群的围攻。
  “吖……吖……”妖兽群作出攻击的信号。
  摩天躺卧地上,不甘心的瞪眼看着妖兽步近身边来,把自己撕裂噬食。突然群妖身旁弥漫缭绕着丝丝淡雾,渐渐由淡转浓,迅即地结成白雾,把群妖吞没了。
  “是……是雾中道人……”摩天震惊地诧异。
  “你……为何懂这绝技……”令摩天更惊讶的随之而来。只见浓雾中珊珊地走出一位清爽焕发的少女来。
  “夜子?”摩天颤抖着,心想她是复仇来的。
  夜子慢步的走到摩天身前,徐徐张开五指爪向他,摩天颤抖着闭上眼睛,等待夜子用残酷的报复手段来惩罚自己,但等了一回,摩天没感到任何痛苦的折磨,只感到夜子把自己拖行着走,他好奇的张眼来看。
  “你……你为何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
  “我曾经偷袭你,你才来向我报仇……”
  “嘻嘻……我以往是那么残暴吗?”爽朗地笑。
  “你……你为何懂得雾中的绝技?”
  “就因为‘仁慈’嘛!”
  “‘仁慈’?我不相信!”摩天目瞪口呆猜疑着。
  夜子苗条亮丽的身躯随手牵着巨大的摩天在走着,她的力量是从何而来的呢?真是‘仁慈’带来的吗?她散发着占术王的白雾,在迷宫里迅速地转着,一路上吸纳着那些可怜孤独的妖兽,给它们一片乐土,在竞技中的选手看见此情景,只是在错愕着,都感到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幕……
  “哗!新一届占术王诞生了。”天师竞技场中的司仪在宣布着。全场的观众也欢呼震天。
  只见迷宫的终点大门开处,夜子盈盈地走出来,此刻引起全场轰动。
  “夜子!”全场的支持者都开心得狂叫。
  “我很有眼光,没有看错人。”经理人杜尔满意说。
  “新一届占术王,可以得到丰厚的奖金外,更可以代表全部占术人,当上他们的首领,进住堡垒宫殿……”就是这些名利的魔力,吸引着贪心的人类,不顾生命和他人生命来争夺,是多么的疯狂。
  “咦!夜子拖着摩天吗?”全场呼叫。
  夜子微笑着,没有理会观众的喝彩,只是抓着摩天走向占术王的黄金宝座。
  “夜子隆重地登场了。”司仪宣布。
  出人意表地,夜子把摩天轻轻地扶上黄金座椅上,让摩天坐下来。“摩天!你的愿望达成了,这占术王的荣誉是你,这是你梦想的乐土……。”
  “是真的吗?”摩天兴奋得难以置信。
  “夜子!竟然放弃占术王的荣耀?”全场轰动惊欢。
  “因为我要寻找自己的乐土……!”夜子自说自话。
  白雾又再次弥漫,盘绕着夜子,转为浓密,冉冉升上半天去,消失在青空中,我想夜子是去找寻她的乐土,快活地过着新生活。
  当每逢春回大地,迷雾散发的季节时,你会否在雾景中碰上了笑面迎人,笑声爽朗的夜子……
                   (end)

                    后记:

  时间不断顺着地球运转而去,占术人这故事已经连载至完结篇了,其实这故事的产生,是在三四年前参与某漫画同人志组织而初步构思,但未能实现,直至现在才有机会重见天日,把故事设想完整,以小说形式发表,令我非常高兴。这故事发生在一片弱肉强食的时空里,每人想逃避现实去寻找“乐土”,正如我们现在的世界,人性失去很多,尤其“爱”这罕有的伟大,希望人们早点醒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