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丝妲小姐



                    ponstar
  我冲进门,惊讶地发现父亲正坐在他那张大书桌后方看报纸。
  “爸,我接到学校通知说……您病危了?”事实上他脸色红润极了,一点没有生病的样子。
  果然,他咧开嘴微笑:“我骗他们的。”
  圣母玛莉亚!我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他竟然欺骗珊妮修女,愿上帝宽恕他的灵魂。
  “事实上,”他补充说道:“是你伟同干爹病了。”
  干爹病了?我前个礼拜回学校前还顺道去看过他呢!那时伟同干爹健康得不得了。但是上帝它给人的考验是随时随地的,并不因为科技的进步而有所改变;我在心中为干爹祈祷。“嗯……认真说也不算是他病了啦……”父亲吞吞吐吐的解释:“是他的一部……人。”“一『部』人?爸,您确定真的没生病?我打电话给救护站……”
  他的脸颊大概快燃烧起来了,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吗?父女都十八年了,我觉得他父兼母职一直做得很好;有什么话讲不得的吗?
  “一部……那个这个……机器人啦!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很精致的人造皮肤,完全活人比例,动作非常地灵巧,姿态非常优雅,而且很会做……『家事』的那种机器人。”
  我猜他指的是“家事欧巴桑”吧!学校里刚好有一部,外型、动作都和真人几无两样,而且打扫工作做得非常彻底,造价不訾;不过我知道干爹是国内顶尖的机器人工程师,常有厂商拿新机器给他测试,所以有部昂贵的“家事欧巴桑”也就不足为奇了。“我知道那种机器人。”“你知道?”他的语气有点惊讶。“学校里刚好有一部。”“教会学校里要一部那种机器人干什么?”
  “为什么不要这种机器人?教会学校里都是女孩子……”我想解释有很多打扫动作要爬高爬低的,如果没有“家事欧巴桑”很不方便,但是父亲挥挥手,红着脸以了然的神色阻止我再说下去。
  “你知道就好。总而言之,你干爹喜欢上了彭丝妲小姐,我们最好现在就赶过去阻止他做蠢事。”
  我来不及换衣服,就糊里糊涂地跟父亲上了飞行船;但是心里却纳闷着家事欧巴桑、彭丝妲小姐、和干爹做蠢事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父亲和干爹是多年的好友了。每次我们到干爹家,两个人就拼命聊天,聊他们的大学生活,他们在部队里的战友……白天聊不够,到了晚上还要“同床而眠,促膝长谈”到天亮。我对男人的事了解不多,不过刚好知道如果现在的男孩子这么做,只会被当作同性恋!喔,圣母玛莉亚!我这样想时在太不纯洁了;难道是父亲的思想不太……“正确”……所以要阻止干爹和彭丝妲小姐的恋情?
  但是我知道父亲和干爹绝对没有不正常的关系的。事实上,他还介绍过好几位大方的女士给干爹认识。不过缘份是上帝的恩慈,干爹一直维持着单身生活,
  我想那不能怪父亲的。“我们要如何阻止干爹做蠢事呢?”
  “那很容易。我们可以表现出父女很温馨的样子出来让你干爹看。他看了之后,就会觉得他需要的是一个正常的家庭和可以疼爱的女儿,而不是彭丝妲小姐了!”
  我的脑筋更混乱了。“所以,彭丝妲小姐很不好罗?”我问,一面想着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彭丝妲小姐是个电影明星吗?似乎有点印象。“那当然。”
  “但是,你没见过她吧?怎么会知道她好不好呢?”
  “肯蒂,这种事是一定的,不需要见过面才知道。”“哦?”
  我想再问父亲,不过今天飞行船多,天上交通乱,所以我停口,让父亲专心地驾驶飞行船……反正待会我可以亲眼评定彭丝妲小姐适不适合当我的干妈的。
  **************
  经过半个小时的飞行,我们到了干爹家。干爹给了我一个热切的拥抱,对于父亲则有较多的保留……嗯,我这么说或许保守了一点,干爹对父亲根本是有些勃然大怒。他大声地说:“你敢干涉我和丝妲,我就和你绝交!”显然他们二人对于彭丝妲小姐已经有过初步地交换过意见,而且两人有相当不同的认知。
  父亲尴尬地说:“我怎么会干涉你呢?只是肯蒂放假,我带她来玩而已。”
  他向我施眼色,要我配合他的谎话。我在心中暗祷,没有答腔,一面静静地看着干爹;我很确定干爹没有生病,所以有病的是彭丝妲小姐罗?“伟同,外头是谁呀?”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彭丝妲小姐的声音;沈稳,内敛,而且舒适。随着这个话音由干爹背后探出头来的,是一张完美无缺的脸。圣母玛莉亚,我从不知女人也能这么美的。
  “蜜糖,来见见我最好的朋友。”
  “原来是赛门哪!”彭丝妲小姐说,并且从干爹的背后钻出来,惊喜的握住我的手,“你一定就是肯蒂罗?伟同常跟我说他有一个可爱的干女儿,我早就想见见你了呢!”
  我回以一笑。彭丝妲小姐是天使,她有使人愉快的气质;她是个漂亮的小姐,看来觉得眼熟,很可能是个电影明星吧?印象中在哪本杂志里看过……真好笑,我平时是不看电影杂志的;我转过头看父亲的反应,如我所料,他呆呆地看着她,眼睛一刹也不刹,嘴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进来坐吧,晚餐就快好了哟。”彭丝妲小姐说。
  我碰了碰父亲的臂膀,低声问:“到底彭丝妲小姐有什么不好?”
  父亲没有回答。我猜他的魂大概给勾去了。
  **************
  到了晚餐结束时,我想我快羞愧的难以自容了。
  晚餐期间,父亲着了魔似的望着彭丝妲小姐,连干爹制止的眼光也没有用。圣母玛莉亚,我真不该责备他;但是他的表现,比我进教会学校前那个追求我的黄毛阿邦还幼稚。干爹也没好多少,如同所有恋爱中的男人一样,没事就要碰碰彭丝妲小姐,好像一刻也无法忍受不接触她。幸好彭丝妲小姐担任起女主人的职责,亲切地问我吃饱了没有。上帝为证,她的调理真是我吃过最好的,我不由多吃了不少;啊,天父您要助我免于口腹之欲。彭丝妲小姐是恶魔……她的魅力引人犯罪。
  晚餐后,我们在客厅里看电视。节目十分精彩,不过两个男人的眼光依然追逐着彭丝妲小姐,我好像是空气一样。我逮着了一个机会私下问父亲:“到底先前为什么说彭丝妲小姐有什么不好?”父亲回答:“忘了我的话,稍早我是白痴。”
  “你认为干爹应该娶彭小姐罗?”
  父亲迟疑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不过我怀疑他会不会给他们适当的祝福。
  上帝助我,父亲的表情好像吃不到心爱饼干的小孩。他曾经如此迷恋过母亲吗?也许吧!我知道他常看着母亲留下来的影带,偷偷流泪……但是母亲毕竟走了很久了……
  这个晚上简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好不容易到了就寝时间。干爹家只有两个房间,所以男士们决定睡一间,我和彭丝妲小姐睡另一间。互道晚安后,我先去使用浴室,彭丝妲小姐忙着把客厅收拾干净。洗澡到一半,她敲了敲浴室门。
  “肯蒂,要我帮忙洗背吗?”
  多么奇怪,但是却温馨的彭丝妲小姐啊!我猜她一定有些日本人的血统吧!
  我不忍拒绝她,于是便说道:“好啊!”
  她全裸着进浴室来,身上皮肤在柔和的灯光下晶莹平滑。她有着傲人的身材,虽然我也是女的,可是还是禁不住叹息:“你真是美。”“肯蒂才美呢!”她说。
  她慢慢地替我在背上抹肥皂,片刻之后,我决定回报她的招待,我也拿起肥皂为她抹背。
  她的肌肤光滑细致,像丝一般柔软。不过我的手忽然摸到异样的东西,像是刻在光滑面上的一些符号;我抹掉肥皂泡,一行字显示出来:fully functional screw
  machine,pornstarcorp.2023.
  我一定发呆了很久。然后我想起来,有一次父亲有本色情杂志没有收好摊在桌子上,我不小心瞄到一眼……上帝宽恕我,那真的是不小心的,我只记得那篇文章是在报导,电影公司新投资的机器人工厂正以著名女脱星为模特儿,制造某种特殊用途的机器人……
  上帝,这是不自然的……难怪父亲要极力反对了!但是彭丝妲小姐这么完美,哪一个真正的女人及得上她呢?那个晚上虽然藉助着睡眠装置,我还是翻来覆去睡不好。
  父亲解救干爹的任务后来彻底失败了。唯一令人感到安慰的是,父亲没有沈陷在彭丝妲小姐的温柔乡中。不过当那天珊妮修女告诉我,父亲为了家事欧巴桑打电话来学校抗议时,仍然令我羞红了脸。
  珊妮修女不解地问:“我不懂,为什么令尊坚决反对教会添置一部很会做家事的机器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