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三角洲


(西班牙)柯蒂斯·加兰

  一架小型飞机在平静的海面上飞行,不时发出轻微的隆隆声。飞机上只有一名飞行员,他叫戴夫斯,是国家航天局专家团成员,同时也在美国政府组织,国家空中现象调查会(NICAP)供职。
  此时此刻,他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下面这片浩瀚的大海——笼罩着神秘面纱的百慕大死三角海区。戴夫斯前些天亲眼看到英国海军的一份档案卷宗,里面收集着自1840年以来20多艘失踪船只和为数众多的坠毁飞机的证据、报告和材料。最后一页是关于在美国注册的“信天翁”号游艇的。当时,这条艇正载着39名旅客在巴哈马群岛东北海域航行,准备开往百慕大群岛的汉密尔顿港,然而,它却在这片神秘的海域消失得无影无踪。戴夫斯的未婚妻瑟勒娜也在这条艇上。
  瑟勒娜是这条艇的主人,霍默叔叔的唯一侄女,也是他万贯家财的继承人。霍默叔叔酷爱航海,每次远行,都要把瑟勒娜带在身边,这次去百慕大旅行也不例外,却没想到,这一次“信天翁”号一去不复返,没有人知晓霍默叔叔和他的乘客们究竟在何方。
  突然,戴夫斯发现在他下方,一条乳白色的船飘浮在海面上。没错,这是一条游艇,“信天翁”号游艇。
  接到戴夫斯的报告,英国皇家海岸警卫队立即对游艇进行了搜查。和预料中的结果一样,船上空无一人,也没有乘客仓促离船的迹象。船没有遭到任何损伤,无线电、雷达、发动机都正常,燃料充足,没有任何原因迫使他们集体撤离。
  戴夫斯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在征得同意后登上了空荡荡的游艇,他要亲自检查一下。当他跨进瑟勒娜客舱的门槛时,激动得嗓子都噎住了。他看到了她的衣服饰物、化妆用品,一切都有条不紊地放在那里。他感到一阵战栗:船上39人同时失踪,又不留下丝毫痕迹,也看不到暴力和混乱的迹象,这是多么可怕、多么令人震惊的场面!
  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是机械地检查底层客舱。突然,他隐约地听到游艇的底层传来狗的吠叫声。是斯基派,瑟勒娜的心肝宝贝!
  戴夫斯找到了被关了起来的斯基派。毛茸茸的小动物亲热地跳到他的手臂上,把他的手和脸都舐湿了。
  斯基派受了伤,戴夫斯决定带它去看医生。狗伤得很奇怪,它的背部有四个菱形伤口。这是一种灼伤,伤口间距相等,好像是事先在狗的脊背上画好,然后再打烙在狗身上的。
  NICAP晚上有重要会议。戴夫斯来不及回家,把狗带到了会常NICAP的领导卡梅伦少将带来了一盒录象。这是一组关于体育比赛的电视报道,摄象机跟随运动员的动作变化而转动。突然,一个绿色耀眼的发光物体从不远处的棕榈树后面的海岛上升起。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轮廓甚至结构。
  它是一个完整的圆盘,像两个合在一起的瓷盘。透过菱形的绿色舷舱,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影。就在这时,一团黑影扑向银幕,吼叫声响彻漆黑的大厅。是斯基派!狗继续在狂吠,好像银幕上有它不共戴天的仇人。考虑到斯基派是“信天翁”号事件的唯一目击者,卡梅伦少将破例同意斯基派和戴夫斯一起再观看一遍录象。当银幕上出现在海岛上空的奇怪飞行物体时,斯基派又紧张了起来,玻璃球似的双眼死死盯住银幕。图象放大后,它狂叫起来,从戴夫斯的双臂里跃起,狂怒地向幕布扑去“您对这有什么看法?少将。”戴夫斯心情沉重地问道。
  “我还不太清楚,戴夫斯。”少将承认道,“狗暴怒地狂吠不是没有原因的,显然是”“少将,我坚信‘信天翁’号遭到了飞碟的袭击。”戴夫斯态度冷静,一字一顿地说,“这条狗一见到银幕上的飞碟,就能回忆起往事。你看,它的伤口,菱形的伤口,和飞碟的舷窗多么相似啊!”
  “你的说法很危险,戴夫斯。”少将向他指出,“作为NICAP的成员,对外你必须保持缄默。”
  戴夫斯知道,他是不可能得到政府的帮助的,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寻找瑟勒娜。
  晚上,《新奇电讯报》的记者洛丽找到了戴夫斯。
  “戴夫斯先生,我愿意帮助你解开‘信天翁’号游客失踪之谜。我昨天刚从百慕大回来。”说着,洛丽递给他一个雨布口袋。口袋上有他熟悉的“信天翁”号标记,里面全是船上人员的个人财物。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儿得来的?”戴夫斯发现了一枚金戒指,这正是他送给瑟勒娜的订婚戒指。
  “一位老渔民在百慕大海区的一座神秘的小岛——魔鬼山上发现的。”
  “我们明天就去魔鬼山。”
  戴夫斯和洛丽驾着一艘摩托艇驶往魔鬼山。从戴夫斯冷峻的神情上可以看出,他们此行前途莫测。
  戴夫斯和洛丽上了岸。洛丽握住戴夫斯的手,开了个玩笑:“让妖魔来欢迎我们吧!”她的话音刚落,魔鬼山上的深褐色巨石崩开了,从地底下迸发出震天撼地的响声,整座小岛剧烈地颤动起来。一个硕大无比的黑影带着尖厉的响声和硫磺的蒸汽从火山尖冒出。那是个会飞的巨大的碟子,有菱形的舷舱,金属的外壳上有一层古怪的绿色。飞碟像陀螺似地盘旋上升,突然缓慢而又冷酷地向戴夫斯和洛丽飞来。戴夫斯镇定地站在那里,他终于找到了飞碟,找到了百慕大的“门”。飞碟缓缓地降落在海滩上,洛丽看到了飞碟的菱形支撑架,每个菱形支撑架又由四个小的菱形组成。由于它以强大的推力和惊人的速度与地球大气层摩擦,它的每个支撑架都被烧得通红。她心里明白他们的命运已掌握在宇宙人的手里了。
  飞碟终于停稳了。它喷射出一股蓝色的蒸汽,使戴夫斯和洛丽昏昏欲睡。顷刻间,他们的身体像中魔法似地离开沙滩,被一种神奇的力量吸进了飞碟。他们身后的摩托艇也被这奇异的力量毁灭,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飞碟重新升向空中,波浪把它留在沙滩上的“脚颖抹得一干二净。
  戴夫斯睁开眼睛,发现洛丽还在他身边。他环视了一下房间,这是一间菱形的房间,连墙壁也是菱形的。四周静寂无声,发光的墙壁上慢慢地显示出一个人影,一个女人的形象。
  “瑟勒娜!你还活着!”
  “戴夫斯,你冷静一些,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瑟勒娜的话使戴夫斯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飞碟上的人来自遥远的地方,他们的能力之大是地球人难以想象的。他们把飞机、轮船都肢解了,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们到地球上来是为了执行一项长期的任务。他们要了解适合地球人的那种生活条件,仿效地球人的生活方式,然后适应它。”
  “适应?”洛丽弄清了她的话的含意后,不禁毛骨悚然,“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是地球上的人了至少在外表上像地球人了。”
  “是的。他们经过一番脱胎换骨的改造后,除了发达的头脑外,一切都像一个逼真的地球人。”
  戴夫斯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慢慢地低下了头,神情沮丧,“原来你是”“原谅我,戴夫斯,”瑟勒娜喃喃地说,“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不能成为你们中的一员。我们有自己的规矩。我们像人,但不可能成为和你们一样的人。如果你看到我们的真实面貌,你会吓晕过去的。我想再看看你,这将是我们幸福的别离。”
  “你,霍默叔叔你们还有谁?还有多少人?瑟勒娜。”
  “我不能告诉你,戴夫斯。有许多这样的人,但我们不会伤害你们。我们将和你们共处一段时期,然后离开你们,不留下任何踪迹。”
  “那么,在百慕大失踪的人中都是你们的人吗?”
  “百分之九十是我们的人。”她笑着说,“他们回来了,而不是你们所认为的被掳走了。但有些人和他们一起被带了来,他们可以在两者中进行选择:留下来,还是被改造后再送回去。但是他们都愿意留下来,他们可以在我们的星球上无忧无虑地生活,他们在那儿很幸福。现在你怎么办?和我一起留下来,还是回去?”
  戴夫斯和洛丽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坚定地说:“我们一起回去。”
  “很好。我们将在你们的大脑中插入一种仪器,可以控制你们,使你们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我们的事情。”
  “我可以再看看你吗?”戴夫斯有些恋恋不舍。
  “当然,戴夫斯。”她缓慢、温柔地说。
  片刻之后,瑟勒娜出现在房门口。她深情地望着戴夫斯,“戴夫斯,我曾经爱过你,但有些事情却使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不能再爱你了。这种变化就像一堵高墙把我们分开。你将是我在另一个星球生活时的珍贵回忆。我们最后告别吧。”
  她留给戴夫斯最后一吻。这是她的嘴唇,但戴夫斯明白这已不是真正的爱的接吻了,也不是原来的生命了,但是还蕴育着人类温柔、激动的烙樱“再见吧!瑟勒娜。”他喃喃地说。
  “永别了,戴夫斯。”她答道。
  接着,他和洛丽一起沉浸在甜蜜的昏睡中。当他们醒来时,他们又回到了地球上。瑟勒娜,对戴夫斯来说只是一个回忆,一个消失在太空中的遥远的回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