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


作者:星新一

  晚上九点左右,在报社的社会新闻部,有几位记者留下来。什么时候会发生事件,实难以预料。他们就是为了等待出事,才守候在这里的。
  但是,一连几个夜晚都平安无事。大家觉得有点无聊。不知是谁开的头,引出下面的话题。
  “唉,连一起不寻常的事也没发生。等得手都直发痒。在这儿也真毫无意义。”
  “说得对。要有个最醒目的事件,抢在其他报社之前……”
  “要是有个令人大吃一惊的新闻,把读者给吸引过来,那可就好啦!”
  于是,每个人都在挖空心斯思地讲述着。
  “有了!”有人喊道。大家随那声音望去,一个高个儿的家伙站在那儿,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睑色苍白,全身黑色服装,给人一种说不清的奇异的印象。这不见得就不是个重大事件。
  “你是哪一位?”
  一位记者满怀期待地问道。那家伙立即满不在乎地回答说:
  “我是吸血鬼。”
  “什么?……”
  “您不大知道吧。我用吸人血的方法,使我的生命永存。而且,被我吸了血的人,我能操纵他,按我的命令活动。你们诸位是以报道操纵舆论。我们虽然算不上同行,但也很是相近呢。”
  “吸血鬼这玩艺儿,我知道。可是,究竟,你要干什么……”
  “奇怪吗?疑问在什么地方?啊,啊,是为什么要吸血这一点吧!对于你,那就象酒啦烟啦之类的东西一样,戒不掉,而在我哪,吸血则是我养身之所必需。”
  记者打断那家伙的话,说:
  “没有那种事。我要说的是,别做那些骗小孩子的恶作剧吧。我们这儿,正忙着哪!”
  “是嘛。方才,你们不是还在谈论希望发生不寻常的大事件……”
  “你偷听那些话啦?”
  “吸血鬼的存在不能成为新闻素材,是吗?雪人啦,外国湖的怪兽啦,古墓的发现啦,这一类的事,似乎才是你们所醉心……”
  “哟、哟,稍等一下,我和大家商量商量看。”
  记者给了他一把椅子。记者们稍稍离开那家伙,小声交谈着。
  “怎么回事,这家伙头脑不正常吧。”
  “这样看,也许正确。但是,我似乎觉得还有些真实性。如果把他赶走,回头又弄清了他是真的,可就追悔莫及了。”
  “等等!还是慎重些好。也许是竞争对手哪家报社搞的阴谋吧。也许是电视台搞的一场精采闹剧。如果冒冒失失,会成为社会笑柄的。无论怎么说,这可是一个不可疏忽大意的时代呀。”
  “但是,赶走他也是可惜。总之,问题的关键,是这家伙是不是真货。试着客客气气地问问他本人看。”
  没有另外的办法。于是,决定轮番提问。
  “请问,吸血鬼这玩艺儿,是存在在欧洲的吧。”
  “对啦。但是,当今是喷气时代。利用西行航线的话,没有日光照射,往哪儿飞都行。对于吸血鬼来说,是不善于对付日光的,您知道吧!”
  “对不起,我们想知道你是不是真货,要检查你的血,可以吧?”
  “岂有此理。对我来说,血液是任何东西也代替不了的宝贵东西。取一滴也不行。我还有权拒绝,报社方面应该明白吧。”
  怎么也没能触及关键问题。只好强制采了血,进行威胁,继续对那家伙提问。
  “我们想报道事实。读者也在等待。我们并不怀疑你说谎,但要个什么证明,这一点你能理解吧……”
  “这有办法。你们当中的一个人,谁都行,让我咬一下,让我吸吸血,你们观察被吸血之人的变化就能得到证证据,再没有胜过这一着的了。”
  记者们只是面面相觑,没有一个站出来。那家伙说:
  “怎么啦?如果觉得我说的荒唐,那就用不着害怕。如果弄清了我是真的,可就是你们所期望的头号新闻啦。”
  “但是,要吸血,太……”
  “打退堂鼓了吗?报道是你们的职务呀。我想,会有为它而献身的人吧……”
  “诚然,报道是我们的职务。但是,不应该成为受害者到外面去,咬过路的人吧。我们将据实准确地详细报道。咬过路人,将是新闻消息的第一手材料。”
  “是这样啊……”
  那家伙笑了。对此,一位记者勃然大怒地说:
  “怎么的,好,拿个锋利的桩子钉进你的心脏。如果你是是个吸血鬼,该是转眼化为白骨,粉碎后消失。你豁得出来吗?”
  “豁得出来。还用说嘛,当然豁得出来。我已经超过长生期了。活够了,但是我不能自杀,身体内的血不允许,而且无论是疾病啦,还是事故啦,我都碰不上。够了吧。有没有豁出去的必要,是在你们方面。这次我豁上了,假如万一……”
  “怎么?”
  “假如我还没成为吸血鬼的话……”
  “怎么样?”
  “难道报社的记者不应更全面地考虑到,假如我还没成为吸血鬼,你们这样做就是杀人。在报社内行凶、惨杀,才是特号新闻……”
  “嗯……”
  记者们无从回答。
  “看来多半是没有缘份,话不投机,那么,我就告辞……”
  那家伙回去了。记者们愕然,但靠着记者平素敏感的习惯,立即清醒过来:
  “哎呀,赶紧跟上。如果清查,就可弄清这家伙的真面目,就能使他原形毕露。”
  “那还用说.方才我就想到了,我干吧。”
  “哦,要小心。说不定是个圈套。把你引诱出去,咬上一大口,可就失算了。去两个人。最好拿着十字架形的东西。对啦,那把剪刀行。张开象个十字架,还可以做为蛮好的防身武器。”
  一切都进行得很漂亮。那家伙走得慢慢的,在后面跟随很容易。夜,已经深了。天空阴沉沉的。只顾尾随,什么也不注意,从从容容。照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查清那家伙的住处了吧。两位记者会意地点点头。
  那家伙向小公园的深处走去,在一片繁茂的树木下面止步了。突然,那家伙的身影变成了一只大编幅,飞起来,钻到黑暗的天空中消失了。
  (译自《新潮文库》1984年版星 新一著《冬瓜马车》)
                 李湘云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