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子姑娘


星新一

  这个机器人制作得非常精巧,是个女人。因为是用人工精心制作的,所以,无论多么漂亮的美人,都可以制造出来。这个机器人,集百美于一身,可以说,是个佼佼出众的美女。诚然,她有些清高。可是,又有哪个貌美的人不清高呢?
  再不会有谁愿意干制作机器人这种事了。制造和人类同样能干活的机器人,简直是件蠢事。试想,若是拿制作那种玩艺儿的费用,能够造出效率更高的机械来。何况等待雇佣的活人多得很嘛。
  她,纯属为了消遣才被制作出来的。制作她的人,是个酒吧间的老板。干酒吧间老板这个行当的人,回到家里是无心喝酒的。对他来说,酒,就是赚钱的工具。自己喝,那是不合算的。是酒鬼们使他发了财,又有闲功夫,于是,他就做起机器人来。这完全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由于他兴趣颇浓,所以才制作出这么精巧的美人来。皮肤跟真人一模一样,一点也看不出假。莫如说,看起来比真人还要真呢。
  可是,她大脑不行,近乎空白。对问题只会做简单的应答。动作也单调,仅仅能喝点酒什么的。对于这个缺陷,老板也无能为力。
  机器人制作成功后,老板便把她派上了用场。酒吧间里虽说有不少的座席都空着,但是,机器人却被安排在柜台里面站柜。这是因为老板怕露出破绽,弄巧成拙。
  酒吧间里,新添了个妙龄女郎,顾客们都上前同她打招呼。而她呢,只在问到名字或年龄时,才给以清晰的回答。其它的就不灵了。既使这样,也没有谁发现她是个机器人。
  “你叫什么名手?”
  “宝子姑娘。”
  “多大岁数了?”
  “还年轻呢。”
  “年轻是多大呀?”
  “还年轻呢。”
  “究竟是……”
  “还年轻呢。”
  到这个店来的顾客,大都是些有数养的人,逢到这种情形,谁也就不便再问下去。
  “衣服真漂亮呀。”
  “衣服漂亮吧!”
  “你喜欢什么呀?”
  “我喜欢什么呢?”
  “你喝杜松籽酒吗?”
  “我喝杜松籽酒呀。”
  她特别能喝酒,无论喝多少也不醉。
  她又年轻,又美貌,就是有点傲气,回答问话冷冰冰的。顾客们把这个事儿传扬开了,大家都聚到这个酒吧间来,争着和宝子姑娘攀谈。老板也让宝子姑娘陪酒。
  “顾客中你喜欢谁呀?”
  “我喜欢谁呢?”
  “喜欢我吗?”
  “喜欢你呀。”
  “下次陪我去看看电影什么的吧?”
  “去看看电影吧。”
  “那么什么时候去呀?”
  “……”
  当她一回答不上来问话时,便发出信号传给老板。这时,老板便出来为她解围。
  “诸位先生,可不能太捉弄她呀。”
  听他这么一说,大都觉得有道理,顾客们便苦苦地一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老板常常蹲在柜台后面,从机器人脚底下的塑料管里,把她喝下去的酒再收回来,重卖给顾客喝。
  然而,顾客们谁也没有特别留心。别看她人年轻,可却是个性情稳重的孩子。从来不用恭维话去同人纠缠,就是喝多了酒,也是安安静静的。因此,她也就越发讨人喜欢,接近她的人与日俱增。
  常来的顾客中有个青年。他对宝子姑娘简直着了迷,几乎每天都要到酒吧间里来。可是好象枉费心机。但他对她的爱慕之情却日益高涨。为此事,他拖欠的账款越积越多,难以还清。无奈,终于开始拿家里的钱,这使他的父亲大发雷霆。
  “不许你再去!把这些钱拿去还清欠款!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
  青年来到酒吧间还账。他想,今晚是最后一次了,自己喝了很多酒,又说是作为告别纪念,也让宝子姑娘喝了许多。
  “我不能再来啦。”
  “不能再来啦?”
  “你难过吗?”
  “难过呀。”
  “真的?不是那样吧?”
  “真的。不是那样的。”
  “再没有象你这样无情的人啦。”
  “再没有象我这样无情的人吗?”
  “我杀了你吧?”
  “你杀了我吧。”
  他从兜里拿出一个药包,将药倒进了酒杯,推到宝子姑娘面前。
  “喝吗?”
  “喝呀。”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宝子姑娘把酒一饮而尽。
  “你随便去寻死好啦。”他说着转身便走,把“我随便去寻死”的答话丢在了背后。他到老板那儿付清了账,然后,推门出去了。夜已经很深了。
  老板等那个青年人出了门之后,便对余下的顾客说:
  “现在我请客,诸位请尽情地喝吧!”
  说是请顾客们喝酒,其实是因为顾客们喝了从塑料管里回收的酒,看样子,不想再来了。
  “喝呀!”
  “好了!好了!”
  顾客和店里的伙计,都互相对着干杯。老板也躲在柜台后面,悄悄儿地干了一大玻璃杯。
  这天夜里,已经很晚很晚了,酒吧间里仍然灯火通明。收音机一直在播送着乐曲。可是,却人声绝迹不见有谁出入。
  这时,从收音机里传出一句“祝您晚安!”随后便停止了播音。宝子姑娘也在跟着说;“祝您晚安!”可下次,不知谁来和她搭讪,她端端正正地在等待着。
                               任伶 译
  ------------------